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藏人主张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1 两条主张
   
   
   1)主张政治反思


   2)主张政府中立
   
   2 两项反对
   
   1)反对奴性回潮
   2)反对利用信仰抹黑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达兰萨拉西藏宾馆大堂)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新闻发布会现场)
   
   第一,我对西藏有荣耀感
   
   西藏始终处于“赞普精神”的护佑之下,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吐蕃(西藏)全盛时期,雄踞中亚,帝国骑兵踏碎“唐都长安”,占领恒河延边,跨越阿拉伯奥索大河,并且,占据东方和西方交往的要塞“丝绸之路”,所以,吐蕃成为世界东方和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西藏有起义的胆魄,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当吐蕃帝国政府有法不依,脱离税制而老百姓遭受压迫和剥削的时侯,人民万众一心地起来推翻了横跨千年的吐蕃帝国政府,而且,挖出历代赞普坟墓,金银财宝分发给疾苦群众。
   
   西藏有政治和文化复兴的前车之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曾处于群雄割据时期(923-1270)。从多麦(安多)开始了佛教后弘期,托很多班智达(即‘大学者’)和翻译家之恩,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引进印度和中国等邻国的优秀文化成份使丰富西藏文化。这场文化复兴运动不仅在西藏在行政上割据的局面重新聚于统一,而且,当时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发展达到顶峰。
   
   西藏人民是个乘政治动荡善于抓住时代机遇的群体,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任何革命性的时局变化永远超出人的设计,面对新的时代变化而能够抓住机会的才是正真的政治家。西藏现代史上,先后发生过驱逐“驻藏清廷钦差大臣”和“驻藏中华民国领事馆”的事件。前一个事件发生在清朝被推翻时期,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趁机实施驱逐清朝在西藏的势力政策,而且,颁布了西藏独立宣言。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2016年西藏流亡社区司政大选参选人李克先)
   
   在中共统治下向被压迫的人民首次展示反抗(伟大领袖)毛泽东不等同于反抗“老天爷”的是西藏人民,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侵占西藏时,在忍无可忍的促使下西藏三区人民万众一心地采取暴力和非暴力结合的手段反抗中共侵略者,而且,强烈谴责被统战的西藏政府官员,也在侵略者的眼皮底下杀了几个藏奸,由此发生震惊世界的“三月十日抗暴起义”。
   
   西藏人民已经宣告哪怕遇到“男亡剩女”的严酷局面也不会向侵略者低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新一代西藏人不仅没有落入“后殖民主义者”设计的圈套,从拉萨起发动一轮接一轮的抗暴起义,2008年形成“全藏起义”,又称“土鼠年和平革命”,使西藏抗暴自由运动步入一个新的台阶。与此同时,令世界震撼的新一轮抗暴运动是自焚抗议,至今近150多位男女英雄殉难。
   
   西藏人民具有自力更生能力,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现今西藏人民逼迫处于境外和境内,但是,托老一辈藏人的福,在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世界各国定居的藏人处于自力更生状态,而且,流亡中的年轻藏人在知识和能力方面,各自所在国不落入别人的后面。
   第二,我在担心西藏
   
    1 在西藏流亡社区,除了眼前,已堵塞了政治反思的思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如果西藏人在亡国和奴役中想站起来,我不相信在富人的钱包里能够站起来;也不相信在苦行僧的“道歌”中能够站起来;更不相信在取得某个西方大学的文凭后能够站起来。我们能否站起来?主要取决于西藏文化精神,即高举吐蕃赞普精神去彻底政治反思。我敢肯定,假使一切用西方标准去审时度势时,我们始终不会有站起来的机会。如果有也不可能适合于藏人的一个西藏。
   
    2 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拉帮结伙和纷争中政府没有采取中立态度,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流亡社会也人类社会的组成部分,有些拉帮结伙和纷争是正常的,即使政府不能中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纷争,最起码流亡社会的纷争中必须坚守中立,非常遗憾的是政府不仅没有中立,还扮演了纷争的推手,比如,曾新旧“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组织纷争,“雄丹护法神争议”以及最近在美国纽约发生的声称“中间道路”支持者向警察提告拘捕西藏青年大会举办的游行示威者时,政府站在那一边?还谁不清楚这个政府没有中立态度的现实。
   
   3 在西藏流亡社区,奴性即将摧毁一切,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中共在大力宣传,如果在西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最落后和最野蛮的西藏永远不会有发展。与此相应而西藏流亡社区也有人在大讲特讲中国是个强国,西藏对独立没有希望,西藏不应该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对西藏人有经济利益,其实,这些表述属于纯粹的政治奴性发作。还在流亡社区的公私人员中运作更可怕的奴性手段是借用“恭敬依止上师善知识”理论,作恶多端,却大家明知视而不见。如果不扫除这些不良恶习,西藏人民永远无法站起来。
   
   4 在西藏流亡社区,某些政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伴随人类文明升华,人们希望减少与信仰相关的纷争和宗教之间的纠纷,但是,二十一世纪的西藏流亡社区,却借用宗教之名的纷争相当尖锐,甚至曾“鬼神之争”而发生过杀人事件,现今所谓反对“雄丹护法神争议”和信仰“雄丹护法神”的很多人已亮出内心的丑陋,而且,这些纷争也在蔓延西藏本土。在此关头,政府必须采取中立,并要想尽办法要制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的组织或人员,否则,流亡社会将步入彻底破裂的危险。
   
   第三,我不得不参选
    总之,在西藏流亡史上具有记载意义的唯一的事情是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以及赐予民主制度,但是,很遗憾的是独享赐予民主机会的参选者们,一旦进入“岗坚集雄”(政府所在地),就忘却了西藏复国和“岗坚集雄”不是首都拉萨的现实,开始享受“新贵族”的生活。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克先的参选司政大选主张原文缩写)
   
   当西藏一连串发生革命式的抗暴事件时,对西藏现况不熟悉的官员们,手忙脚乱,一事无成。在这个时候,人称李科先的我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具有意义大于丢失。说白了,我不得不参选的时机已到。虽然我在用反抗的方式参选司政大选,但是,除了反抗,我和我们有“再造西藏”的谋略,也有西藏复国的梦想,更有醒悟和质疑的精神!
   
   藏历2142年木羊年,公历2015年8月3日于达兰萨拉西藏宾馆。
   

此文于2015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