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藏人主张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1 两条主张
   
   
   1)主张政治反思


   2)主张政府中立
   
   2 两项反对
   
   1)反对奴性回潮
   2)反对利用信仰抹黑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达兰萨拉西藏宾馆大堂)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新闻发布会现场)
   
   第一,我对西藏有荣耀感
   
   西藏始终处于“赞普精神”的护佑之下,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吐蕃(西藏)全盛时期,雄踞中亚,帝国骑兵踏碎“唐都长安”,占领恒河延边,跨越阿拉伯奥索大河,并且,占据东方和西方交往的要塞“丝绸之路”,所以,吐蕃成为世界东方和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西藏有起义的胆魄,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当吐蕃帝国政府有法不依,脱离税制而老百姓遭受压迫和剥削的时侯,人民万众一心地起来推翻了横跨千年的吐蕃帝国政府,而且,挖出历代赞普坟墓,金银财宝分发给疾苦群众。
   
   西藏有政治和文化复兴的前车之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曾处于群雄割据时期(923-1270)。从多麦(安多)开始了佛教后弘期,托很多班智达(即‘大学者’)和翻译家之恩,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引进印度和中国等邻国的优秀文化成份使丰富西藏文化。这场文化复兴运动不仅在西藏在行政上割据的局面重新聚于统一,而且,当时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发展达到顶峰。
   
   西藏人民是个乘政治动荡善于抓住时代机遇的群体,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任何革命性的时局变化永远超出人的设计,面对新的时代变化而能够抓住机会的才是正真的政治家。西藏现代史上,先后发生过驱逐“驻藏清廷钦差大臣”和“驻藏中华民国领事馆”的事件。前一个事件发生在清朝被推翻时期,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趁机实施驱逐清朝在西藏的势力政策,而且,颁布了西藏独立宣言。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2016年西藏流亡社区司政大选参选人李克先)
   
   在中共统治下向被压迫的人民首次展示反抗(伟大领袖)毛泽东不等同于反抗“老天爷”的是西藏人民,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侵占西藏时,在忍无可忍的促使下西藏三区人民万众一心地采取暴力和非暴力结合的手段反抗中共侵略者,而且,强烈谴责被统战的西藏政府官员,也在侵略者的眼皮底下杀了几个藏奸,由此发生震惊世界的“三月十日抗暴起义”。
   
   西藏人民已经宣告哪怕遇到“男亡剩女”的严酷局面也不会向侵略者低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新一代西藏人不仅没有落入“后殖民主义者”设计的圈套,从拉萨起发动一轮接一轮的抗暴起义,2008年形成“全藏起义”,又称“土鼠年和平革命”,使西藏抗暴自由运动步入一个新的台阶。与此同时,令世界震撼的新一轮抗暴运动是自焚抗议,至今近150多位男女英雄殉难。
   
   西藏人民具有自力更生能力,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现今西藏人民逼迫处于境外和境内,但是,托老一辈藏人的福,在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世界各国定居的藏人处于自力更生状态,而且,流亡中的年轻藏人在知识和能力方面,各自所在国不落入别人的后面。
   第二,我在担心西藏
   
    1 在西藏流亡社区,除了眼前,已堵塞了政治反思的思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如果西藏人在亡国和奴役中想站起来,我不相信在富人的钱包里能够站起来;也不相信在苦行僧的“道歌”中能够站起来;更不相信在取得某个西方大学的文凭后能够站起来。我们能否站起来?主要取决于西藏文化精神,即高举吐蕃赞普精神去彻底政治反思。我敢肯定,假使一切用西方标准去审时度势时,我们始终不会有站起来的机会。如果有也不可能适合于藏人的一个西藏。
   
    2 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拉帮结伙和纷争中政府没有采取中立态度,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流亡社会也人类社会的组成部分,有些拉帮结伙和纷争是正常的,即使政府不能中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纷争,最起码流亡社会的纷争中必须坚守中立,非常遗憾的是政府不仅没有中立,还扮演了纷争的推手,比如,曾新旧“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组织纷争,“雄丹护法神争议”以及最近在美国纽约发生的声称“中间道路”支持者向警察提告拘捕西藏青年大会举办的游行示威者时,政府站在那一边?还谁不清楚这个政府没有中立态度的现实。
   
   3 在西藏流亡社区,奴性即将摧毁一切,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中共在大力宣传,如果在西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最落后和最野蛮的西藏永远不会有发展。与此相应而西藏流亡社区也有人在大讲特讲中国是个强国,西藏对独立没有希望,西藏不应该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对西藏人有经济利益,其实,这些表述属于纯粹的政治奴性发作。还在流亡社区的公私人员中运作更可怕的奴性手段是借用“恭敬依止上师善知识”理论,作恶多端,却大家明知视而不见。如果不扫除这些不良恶习,西藏人民永远无法站起来。
   
   4 在西藏流亡社区,某些政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伴随人类文明升华,人们希望减少与信仰相关的纷争和宗教之间的纠纷,但是,二十一世纪的西藏流亡社区,却借用宗教之名的纷争相当尖锐,甚至曾“鬼神之争”而发生过杀人事件,现今所谓反对“雄丹护法神争议”和信仰“雄丹护法神”的很多人已亮出内心的丑陋,而且,这些纷争也在蔓延西藏本土。在此关头,政府必须采取中立,并要想尽办法要制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的组织或人员,否则,流亡社会将步入彻底破裂的危险。
   
   第三,我不得不参选
    总之,在西藏流亡史上具有记载意义的唯一的事情是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以及赐予民主制度,但是,很遗憾的是独享赐予民主机会的参选者们,一旦进入“岗坚集雄”(政府所在地),就忘却了西藏复国和“岗坚集雄”不是首都拉萨的现实,开始享受“新贵族”的生活。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克先的参选司政大选主张原文缩写)
   
   当西藏一连串发生革命式的抗暴事件时,对西藏现况不熟悉的官员们,手忙脚乱,一事无成。在这个时候,人称李科先的我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具有意义大于丢失。说白了,我不得不参选的时机已到。虽然我在用反抗的方式参选司政大选,但是,除了反抗,我和我们有“再造西藏”的谋略,也有西藏复国的梦想,更有醒悟和质疑的精神!
   
   藏历2142年木羊年,公历2015年8月3日于达兰萨拉西藏宾馆。
   

此文于2015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