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藏人主张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1 两条主张
   
   
   1)主张政治反思


   2)主张政府中立
   
   2 两项反对
   
   1)反对奴性回潮
   2)反对利用信仰抹黑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达兰萨拉西藏宾馆大堂)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新闻发布会现场)
   
   第一,我对西藏有荣耀感
   
   西藏始终处于“赞普精神”的护佑之下,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吐蕃(西藏)全盛时期,雄踞中亚,帝国骑兵踏碎“唐都长安”,占领恒河延边,跨越阿拉伯奥索大河,并且,占据东方和西方交往的要塞“丝绸之路”,所以,吐蕃成为世界东方和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西藏有起义的胆魄,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当吐蕃帝国政府有法不依,脱离税制而老百姓遭受压迫和剥削的时侯,人民万众一心地起来推翻了横跨千年的吐蕃帝国政府,而且,挖出历代赞普坟墓,金银财宝分发给疾苦群众。
   
   西藏有政治和文化复兴的前车之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曾处于群雄割据时期(923-1270)。从多麦(安多)开始了佛教后弘期,托很多班智达(即‘大学者’)和翻译家之恩,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引进印度和中国等邻国的优秀文化成份使丰富西藏文化。这场文化复兴运动不仅在西藏在行政上割据的局面重新聚于统一,而且,当时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发展达到顶峰。
   
   西藏人民是个乘政治动荡善于抓住时代机遇的群体,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任何革命性的时局变化永远超出人的设计,面对新的时代变化而能够抓住机会的才是正真的政治家。西藏现代史上,先后发生过驱逐“驻藏清廷钦差大臣”和“驻藏中华民国领事馆”的事件。前一个事件发生在清朝被推翻时期,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趁机实施驱逐清朝在西藏的势力政策,而且,颁布了西藏独立宣言。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2016年西藏流亡社区司政大选参选人李克先)
   
   在中共统治下向被压迫的人民首次展示反抗(伟大领袖)毛泽东不等同于反抗“老天爷”的是西藏人民,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侵占西藏时,在忍无可忍的促使下西藏三区人民万众一心地采取暴力和非暴力结合的手段反抗中共侵略者,而且,强烈谴责被统战的西藏政府官员,也在侵略者的眼皮底下杀了几个藏奸,由此发生震惊世界的“三月十日抗暴起义”。
   
   西藏人民已经宣告哪怕遇到“男亡剩女”的严酷局面也不会向侵略者低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新一代西藏人不仅没有落入“后殖民主义者”设计的圈套,从拉萨起发动一轮接一轮的抗暴起义,2008年形成“全藏起义”,又称“土鼠年和平革命”,使西藏抗暴自由运动步入一个新的台阶。与此同时,令世界震撼的新一轮抗暴运动是自焚抗议,至今近150多位男女英雄殉难。
   
   西藏人民具有自力更生能力,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现今西藏人民逼迫处于境外和境内,但是,托老一辈藏人的福,在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世界各国定居的藏人处于自力更生状态,而且,流亡中的年轻藏人在知识和能力方面,各自所在国不落入别人的后面。
   第二,我在担心西藏
   
    1 在西藏流亡社区,除了眼前,已堵塞了政治反思的思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如果西藏人在亡国和奴役中想站起来,我不相信在富人的钱包里能够站起来;也不相信在苦行僧的“道歌”中能够站起来;更不相信在取得某个西方大学的文凭后能够站起来。我们能否站起来?主要取决于西藏文化精神,即高举吐蕃赞普精神去彻底政治反思。我敢肯定,假使一切用西方标准去审时度势时,我们始终不会有站起来的机会。如果有也不可能适合于藏人的一个西藏。
   
    2 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拉帮结伙和纷争中政府没有采取中立态度,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流亡社会也人类社会的组成部分,有些拉帮结伙和纷争是正常的,即使政府不能中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纷争,最起码流亡社会的纷争中必须坚守中立,非常遗憾的是政府不仅没有中立,还扮演了纷争的推手,比如,曾新旧“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组织纷争,“雄丹护法神争议”以及最近在美国纽约发生的声称“中间道路”支持者向警察提告拘捕西藏青年大会举办的游行示威者时,政府站在那一边?还谁不清楚这个政府没有中立态度的现实。
   
   3 在西藏流亡社区,奴性即将摧毁一切,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中共在大力宣传,如果在西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最落后和最野蛮的西藏永远不会有发展。与此相应而西藏流亡社区也有人在大讲特讲中国是个强国,西藏对独立没有希望,西藏不应该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对西藏人有经济利益,其实,这些表述属于纯粹的政治奴性发作。还在流亡社区的公私人员中运作更可怕的奴性手段是借用“恭敬依止上师善知识”理论,作恶多端,却大家明知视而不见。如果不扫除这些不良恶习,西藏人民永远无法站起来。
   
   4 在西藏流亡社区,某些政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伴随人类文明升华,人们希望减少与信仰相关的纷争和宗教之间的纠纷,但是,二十一世纪的西藏流亡社区,却借用宗教之名的纷争相当尖锐,甚至曾“鬼神之争”而发生过杀人事件,现今所谓反对“雄丹护法神争议”和信仰“雄丹护法神”的很多人已亮出内心的丑陋,而且,这些纷争也在蔓延西藏本土。在此关头,政府必须采取中立,并要想尽办法要制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的组织或人员,否则,流亡社会将步入彻底破裂的危险。
   
   第三,我不得不参选
    总之,在西藏流亡史上具有记载意义的唯一的事情是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以及赐予民主制度,但是,很遗憾的是独享赐予民主机会的参选者们,一旦进入“岗坚集雄”(政府所在地),就忘却了西藏复国和“岗坚集雄”不是首都拉萨的现实,开始享受“新贵族”的生活。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克先的参选司政大选主张原文缩写)
   
   当西藏一连串发生革命式的抗暴事件时,对西藏现况不熟悉的官员们,手忙脚乱,一事无成。在这个时候,人称李科先的我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具有意义大于丢失。说白了,我不得不参选的时机已到。虽然我在用反抗的方式参选司政大选,但是,除了反抗,我和我们有“再造西藏”的谋略,也有西藏复国的梦想,更有醒悟和质疑的精神!
   
   藏历2142年木羊年,公历2015年8月3日于达兰萨拉西藏宾馆。
   

此文于2015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