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藏人主张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1 两条主张
   
   
   1)主张政治反思


   2)主张政府中立
   
   2 两项反对
   
   1)反对奴性回潮
   2)反对利用信仰抹黑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达兰萨拉西藏宾馆大堂)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新闻发布会现场)
   
   第一,我对西藏有荣耀感
   
   西藏始终处于“赞普精神”的护佑之下,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吐蕃(西藏)全盛时期,雄踞中亚,帝国骑兵踏碎“唐都长安”,占领恒河延边,跨越阿拉伯奥索大河,并且,占据东方和西方交往的要塞“丝绸之路”,所以,吐蕃成为世界东方和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西藏有起义的胆魄,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当吐蕃帝国政府有法不依,脱离税制而老百姓遭受压迫和剥削的时侯,人民万众一心地起来推翻了横跨千年的吐蕃帝国政府,而且,挖出历代赞普坟墓,金银财宝分发给疾苦群众。
   
   西藏有政治和文化复兴的前车之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曾处于群雄割据时期(923-1270)。从多麦(安多)开始了佛教后弘期,托很多班智达(即‘大学者’)和翻译家之恩,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引进印度和中国等邻国的优秀文化成份使丰富西藏文化。这场文化复兴运动不仅在西藏在行政上割据的局面重新聚于统一,而且,当时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发展达到顶峰。
   
   西藏人民是个乘政治动荡善于抓住时代机遇的群体,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任何革命性的时局变化永远超出人的设计,面对新的时代变化而能够抓住机会的才是正真的政治家。西藏现代史上,先后发生过驱逐“驻藏清廷钦差大臣”和“驻藏中华民国领事馆”的事件。前一个事件发生在清朝被推翻时期,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趁机实施驱逐清朝在西藏的势力政策,而且,颁布了西藏独立宣言。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2016年西藏流亡社区司政大选参选人李克先)
   
   在中共统治下向被压迫的人民首次展示反抗(伟大领袖)毛泽东不等同于反抗“老天爷”的是西藏人民,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侵占西藏时,在忍无可忍的促使下西藏三区人民万众一心地采取暴力和非暴力结合的手段反抗中共侵略者,而且,强烈谴责被统战的西藏政府官员,也在侵略者的眼皮底下杀了几个藏奸,由此发生震惊世界的“三月十日抗暴起义”。
   
   西藏人民已经宣告哪怕遇到“男亡剩女”的严酷局面也不会向侵略者低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新一代西藏人不仅没有落入“后殖民主义者”设计的圈套,从拉萨起发动一轮接一轮的抗暴起义,2008年形成“全藏起义”,又称“土鼠年和平革命”,使西藏抗暴自由运动步入一个新的台阶。与此同时,令世界震撼的新一轮抗暴运动是自焚抗议,至今近150多位男女英雄殉难。
   
   西藏人民具有自力更生能力,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现今西藏人民逼迫处于境外和境内,但是,托老一辈藏人的福,在印度,尼泊尔,不丹以及世界各国定居的藏人处于自力更生状态,而且,流亡中的年轻藏人在知识和能力方面,各自所在国不落入别人的后面。
   第二,我在担心西藏
   
    1 在西藏流亡社区,除了眼前,已堵塞了政治反思的思维,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如果西藏人在亡国和奴役中想站起来,我不相信在富人的钱包里能够站起来;也不相信在苦行僧的“道歌”中能够站起来;更不相信在取得某个西方大学的文凭后能够站起来。我们能否站起来?主要取决于西藏文化精神,即高举吐蕃赞普精神去彻底政治反思。我敢肯定,假使一切用西方标准去审时度势时,我们始终不会有站起来的机会。如果有也不可能适合于藏人的一个西藏。
   
    2 在西藏流亡社区的拉帮结伙和纷争中政府没有采取中立态度,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西藏流亡社会也人类社会的组成部分,有些拉帮结伙和纷争是正常的,即使政府不能中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纷争,最起码流亡社会的纷争中必须坚守中立,非常遗憾的是政府不仅没有中立,还扮演了纷争的推手,比如,曾新旧“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组织纷争,“雄丹护法神争议”以及最近在美国纽约发生的声称“中间道路”支持者向警察提告拘捕西藏青年大会举办的游行示威者时,政府站在那一边?还谁不清楚这个政府没有中立态度的现实。
   
   3 在西藏流亡社区,奴性即将摧毁一切,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中共在大力宣传,如果在西藏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最落后和最野蛮的西藏永远不会有发展。与此相应而西藏流亡社区也有人在大讲特讲中国是个强国,西藏对独立没有希望,西藏不应该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对西藏人有经济利益,其实,这些表述属于纯粹的政治奴性发作。还在流亡社区的公私人员中运作更可怕的奴性手段是借用“恭敬依止上师善知识”理论,作恶多端,却大家明知视而不见。如果不扫除这些不良恶习,西藏人民永远无法站起来。
   
   4 在西藏流亡社区,某些政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因此,我要参选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大选。
   
   伴随人类文明升华,人们希望减少与信仰相关的纷争和宗教之间的纠纷,但是,二十一世纪的西藏流亡社区,却借用宗教之名的纷争相当尖锐,甚至曾“鬼神之争”而发生过杀人事件,现今所谓反对“雄丹护法神争议”和信仰“雄丹护法神”的很多人已亮出内心的丑陋,而且,这些纷争也在蔓延西藏本土。在此关头,政府必须采取中立,并要想尽办法要制止利用信仰制造事端的组织或人员,否则,流亡社会将步入彻底破裂的危险。
   
   第三,我不得不参选
    总之,在西藏流亡史上具有记载意义的唯一的事情是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以及赐予民主制度,但是,很遗憾的是独享赐予民主机会的参选者们,一旦进入“岗坚集雄”(政府所在地),就忘却了西藏复国和“岗坚集雄”不是首都拉萨的现实,开始享受“新贵族”的生活。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李克先的参选司政大选主张原文缩写)
   
   当西藏一连串发生革命式的抗暴事件时,对西藏现况不熟悉的官员们,手忙脚乱,一事无成。在这个时候,人称李科先的我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具有意义大于丢失。说白了,我不得不参选的时机已到。虽然我在用反抗的方式参选司政大选,但是,除了反抗,我和我们有“再造西藏”的谋略,也有西藏复国的梦想,更有醒悟和质疑的精神!
   
   藏历2142年木羊年,公历2015年8月3日于达兰萨拉西藏宾馆。
   

此文于2015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