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我见】“社会基本素养由女人决定”论,是男人道德主导资格和文化导向责任的自弃,与女权主义精神暗通。五四以来,“女不女”现象越来越普遍,女性特征丧失,女权主义泛滥,根本原因在于男人没有负起文化、政治责任,违反了夫为妻纲、男为女纲的原则,自暴自弃。

   【击蒙】安乐哲说:个人主义价值观使人类选择错误信仰,失去道德和精神,走向自己的反面;人类必须实现对第一次启蒙的突围,走向以人为中心的信仰、道德与精神生活的第二次启蒙。(儒家网)安乐哲缺乏哲学常识。个人主义就是以人为中心的。只有实践以仁为中心的儒学,才能实现对第一次启蒙的突围。

   【启蒙】西方文艺复兴运动,是以人为中心的个人主义(人本主义)启蒙,突破了以神为中心、政教合一的神本主义。个人主义虽然不错,但哲学品质不高,道德资源不足,远逊于以人为中心的儒学。人类要超越个人主义,实现对第一次启蒙的突围,必须推崇和实践仁本主义。详见东海《仁本主义论集》。

   【拜物】唯物主义哲学以物质为第一性,必然导出物质主义价值观,以物质为第一位,以之为人生第一尺度和世界最高标准,以之衡量和判断一切,比如判断成功与否、幸福与否、光荣与否、可不可爱等等。儒家以仁为本,亲亲仁民爱物;物质主义以物为本,把爱物放在最前面,即使还能亲亲仁民,也非常有限。

   【拜物】唯物主义哲学可谓拜物教,物质主义女子简称拜物女,不一定坏,但质量不高。这种女子物欲炽盛,物障深重,或无情,唯利是图,为了物质利益,将亲情爱情友情统统抛于脑后;或薄情,用情不真不专更不深,完全靠不住。物质无恒,物质多寡标准亦无恒,故拜物女的感情势必肤浅善变。

   【拜物】女子拜物,可以理解,无可厚非。拜物教和拜物社会中,大多数男人都已沦为拜物者,何况女性?不过有必要提醒,拜物是物化的结果,实质上是自视为物,故不可敬不可爱也得不到真正的敬和爱,侥幸得到也很容易失去。机关算尽终失算,聪明易为聪明误,自轻自贱最可悲。

   【儒眼】吴三桂败亡主要并非战术问题,兵抵湖南之后,即使选择北伐或东进,也逃脱不了败亡的结局。吴氏反复小人,虽得部属拥戴,久为天下所鄙,毫无道义号召力。其降清尚可以“养晦待时,密图恢复”自辩,但他缢杀永历帝,已彻底自绝于明,再“推封三太子”起事,焉能欺人欺天下哉。

   【历史眼】有些大恶是无法悔改、无可赦免的,一旦犯下,纵然放下屠刀,也须入地狱走一遭。嬴政焚坑,毛氏文革,都是彻底自绝于儒家,自绝于中华,就再也回不了头,纵欲回头,也已无岸。清朝杀害戊戌六君子之后,再搞改良,终难续命,天命已绝,必死无疑。

   【启蒙】“自由不是统治者的恩赐,而是誓死抗争的战利品。”这个流行观点似是而非。自由何来,因地因时因人而异,因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统治者而异。统治者的思想品德尤为重要。若逢光绪蒋经国戈尔巴乔夫们,主动改良是可能的;若是昏暴邪恶之君,只能自下而上推翻之或自外而内消灭之。

   【有感】“服务员滚汤浇头女顾客”的事件中,服务员固然缺德,女顾客也很无礼,双方都未成人。无德无礼无修养之徒碰到一起,很容易产生矛盾冲突,酿成各种悲剧。或无事生事,或小事变大,大事变得不可收拾。笔会多年来内战缠斗不休,根本原因也在于此。某些会员有必要加强德养,重新做人。

   【环球】民主要义是权为民所授,授权要点是六个字:公开定期选举。同时民主与人权平等法治宪政相辅相成,以自由为中心。以此通用标准衡量,中国显然非民主国家。环球时报刊文《中国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强词夺理。不过,该文的潜在义和前提义无疑是:民主是个好东西。名义上毕竟不敢反民主。

   【击蒙】为唯物主义谬论辩护的方式之一,是将物质概念扩大化,把意识说成一种能量,能量也是一种物。这个狡辩很容易破斥,因为唯物主义是与唯心主义、物质和意识相互对立和依存的两个范畴。把意识拉进物质概念里,不符合马哲原义,不足以为之辩。

   【儒眼】苏俄文化即马列文化,本质上是反文化、反文明、反道德的,被苏俄文化洗过的人与社会都特别愚昧反常,信奉苏俄文化的政权都特别邪恶反动。马路左右皆非正道,左道尤邪,故极左势力和毛粉群体特别非人,一旦得势,什么人间恶迹都能创造出来。

   【态度】毛粉群体是古往今来一切人类中最坏的,比所有蛮夷、盗贼、邪教都恶毒,比倭寇更凶残。从延安至今,这个群体或兴或衰,但恶毒凶残一以贯之。对于毛粉的恶行,应该以直报怨,以牙还牙,甚至加倍报复;对于毛粉的恶言,就像对待鸡犬,不妨闭目塞听,置之不闻。

   【夫妻】一夫一妻制合乎人性,最为科学。民主制和礼制都是一夫一妻制,但礼制是一妻多妾,更科学更有利于家(家庭家族)的兴旺和传承。当然,纳妾有各种严格特定的规定,如于民于国有相当贡献和功德,结发之妻不能或不宜生育等等。注意,一妻多妾制只能在礼制下实施,否则家无宁日族无宁日。

   【击蒙】有毛泽东思想的拥护者自称:“我主张人民至上,主张真正的人民民主”云。首先,毛氏实行的是党主极权制并发展为领袖独裁制。在其政治序列中,党为重(领袖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为人民服务只是欺世盗名的巧言。其次,在马主义毛思想框架中,人民主要指无产阶级,而且实质上被虚化了。

   【儒眼】对于毛派,不妨一棍子打倒。马帮虽无君子,或有好人,毛派中则是连好人也没有的。好人而称毛派,必非正宗毛派,非原教旨毛派。郑州就有一个著名毛派,虽然口头上毛言毛语,但主张言论自由,而且尊孔尊儒,这不是伪毛吗?所以其人在毛派中也不受待见,罕有同志。

   【启蒙】集权与极权,乾纲独断和领袖独裁,小同大异,本质不同,不可不辨。不仅礼制,西式民主制,中央政府也有集权的必要,国家总统也有独断的时候。另外,专制与极权也不能划等号。专制有良性恶性之别,儒家民本位的开明专制,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与法家君本位的恶性专制(极权)性质截然不同。

   【看中国】一个社会要流行马主义毛思想,不容易;要成为指导思想,大不易;一旦成为指导思想,要罢黜它,更不易。迎神容易送神难,此之谓也。把邪神迎来,让恶魔附体,要想驱逐之,非死去活来地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可。注意,马主义毛思想,观点有异,原则一致,打断骨头连着筋。

   【击蒙】或说“儒家把忠君思想体系做到了极致”,这是儒学和历史的双重无知。法家眼里只有君,只讲忠君,不讲爱民;国家主义眼里只有国,只讲爱国,也不讲爱民。在民、国、君三关系中,唯有儒家以民为本,把民放在第一位,爱国忠君不能违反民本原则。

   【击蒙】或说:“自干五口口声声热爱毛主席,但是对人民群众的死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云,这个“但是”用得不当。口口声声热爱毛主席的人,必是毛左或毛粉,必然对人民群众的死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毛氏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暴君和骗枭。热爱毛氏的人必然热衷于暴力和欺诈,必然不顾人民死活。

   【纠偏】或说:“不信儒家,不信孔子的,都是劣等人”云。此言过了,过犹不及。不信儒家和孔子者,未必都劣。如儒道和自由主义门中,善人正人上等人都很多。正确的说法是:除了出世之人,反儒派都是劣等人。君子发言,必须句句中正,一字不苟。

   【法眼】有时候生死就在一瞬间。身临危境而无损,置之死地而出生,未必皆侥幸和偶然,偶然后面往往有必然在。上天厚爱,因为能顺天;吉人天相,因为是吉人。一瞬间的危而复安,往往有赖于平时的修养及祖宗的德荫。天灾人祸,防不胜防,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和庇护所。

   【看中国】一个文化反常的社会,载不动任何正常的东西,建不起任何好制度,民主法治无望,礼制德治更无望。文化反常,必然导致政治反常,道德反常,直到一切颠倒,恶人恶势力想不成功都不可能。反孔崇马相辅相成。反孔反儒的中国亡于马列主义北狄,这是因果的必然,天理的必然,历史的必然。

   【看中国】关于服务员水浇女顾客事件,服务员法办,火锅店赔偿,理所当然,法所必然。同时,在道德上,女顾客的无礼也应受到舆论谴责,让更多的人引以为戒,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冲突,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请学习一段诗经: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观人】对于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有必要进一步观其行,观其是否言行一致;对于满口男盗女娼的人,听其言足矣。世界上不乏言善行恶的伪君子,绝无言论反常而行为正常、理论反常而实践正确的事例。言正行未必正,言邪行必然邪。如毛氏和毛派,满口邪言邪语,听其言就必须绝其人。

   【看中国】教育部颁布《中小学生守则》,第一条就是“爱党爱国爱人民”。这是赤裸裸的党主极权主义宣示,也是典型的反儒思想和反动言论。孟子说“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教育部把人民放在党和国家之后,恰好反过来,党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这是对中小学生进行负教育。

   【看中国】周小平诗曰:寒风欲熄点点星,奈何焰柴已连天,几番扑闪薪不灭,瞬时必成燎原火。读罢失笑。以前嘲笑老干体,幼天王体,至少老干体还能讲点平仄,幼天王体还能勉强押个韵。而周小平体一切免谈,信口开来都称诗,打碎枷锁大自由。这真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时代。

   【光荣】正理易遭歪理抹黑,正义易遭邪教忌恨,正人易被恶势力敌视。这是对正理、主义和正人最好的肯定,是一种光荣的加冕。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度,被转世被入以煽动罪是光荣的;在豺狼当道、恶虎纵横的时代,被豺狼忌恨被恶虎敌视是光荣的。

   【嘿嘿】对于毛粉群体来说,胡赵胡温都太温和了,习更是太好了。它们只配生活于毛时代。在培养利用毛粉和迫害乃至杀害毛粉方面,毛氏都不愧为第一高手。从延安到文革,直接间接死在毛氏手里的人数以千万计,除了国军,不是毛粉者几希。毛氏绝对是毛粉群体最大的克星、灾星和杀星。

   【儒眼】环球时报刊文说:必须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民主并非王道,西式民主问题重重,需要进行文化提升和品质优化,但中国非民主国家是显而易见的,何必如此涂脂抹粉巧言狡辩?我相信,对于写这种文章的人和刊发这种文章媒体,是正常人都难免深深厌恶鄙视。

   【习习】《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出版,体现了习近平思想和眼光的局限性。即使圣贤为政,其政绩需要一定时间。子产贤人也,从政一年,民众大恨;三年之后,颂声方起。不论焦裕禄品德如何,事迹真假,他从正式上任兰考到死于肝癌总共才10个月,作为政治模范和典型,意义大不足。习近平上当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