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陈泱潮文集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一度“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是大愚至极“天予不取,获罪于天”,还是“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伪“中国民运之父”魏京生先生批判
·今日中国必须反对两个极端,必须重视政治人物的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作事谋始者回眸先机的得与失
·陈尔晋孕育《特权论》思想理论诗:雨夜读《赫鲁晓夫主义》一书有感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毛泽东器重的新疆自治区首任政府主席赛福鼎
·毛泽东的“重臣”赛福鼎在重大历史时刻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中共国和平演变30年《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祭
●陈泱潮与中国民主运动
·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2009年简略自述(10图)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陈泱潮2009年对有神论信仰者简略自述(14图)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两条路线矛盾冲突的反映
·中国体制:党官的罪孽,百姓的痛
·ZT:强烈提议陈泱潮,郭国汀,魏京生,胡平,袁红冰获诺贝尔和平奖
·拾遗:陈泱潮与中国民运队伍的关系
●视死如归,有备无患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
◇◇◇◇◇
▲文化卷
●概括与再播种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征求意见、寻找合作者——中华救世救心大同盟(草创期)章程(草案)
●返璞归真谈妇道
·关于男女分工及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7年迎春曲
·喜读烈雷先生重要文章《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
·永遇乐——国际大有学会赋
·念奴娇——谁得势,在乎是否真命
·蝶恋花——1987年8月狱中赠陈圆圆
·陈圆圆,您来也未?
·青春的烦恼又一次降临
·临江仙——英雄爱美人
·浣溪沙——丁亥七夕贺宿友芳龄20华诞
·水调歌头——陈泱潮2007年中秋寄语国人
·复友人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鸣炮
·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期望
·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觉性
·相兼并容、优势互补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功的保障
·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新千年深刻影响世界和中国的切入点
●民主社会主义
·回应与献礼——关于民主社嶂饕迥J
·热烈的祝贺与殷切的期盼——陈泱潮致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
●观《神韵》有感
·观《神韵》有感1
·2、贺新郎——主題当【尊神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夏伟:中国体制核心巨大矛盾导致社会不稳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7日 转载)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2012年12月17日)
   
    纽约—现年75岁的美国智库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研究报道中国、推动双边关系发展长达半个多世纪。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时候表示,他对习近平上台两年来美中关系下滑现状的悲观“达到1989年六四镇压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
   
    历经美国打开中国大门、中国推动改革开放、美中关系巨变的夏伟认为,虽然“美国人永远不会喜欢一党专政”,但有关体制、价值的分歧不应该绑架美中两国的共同利益, 比如涉及人类能否成功应对共同敌人 ——气候变化的大事。
   
    他认为,扭转美中关系下滑颓势的关键是必须要有像毛泽东、邓小平、尼克松、基辛格和卡特那样有远见和勇气的卓越领导人。他表示,目前两国均缺乏这样的领导人,因此他对未来美中能否继续友好相处感到十分悲观。
   
    夏伟是美国著名资深中国问题专家。他60年代到台湾学习汉语,70年代中进入中国访问。1979年,他全程报道邓小平访美。他毕业于哈佛大学,曾是《纽约客》等杂志记者和自由撰稿人,担任过加州大学伯克利新闻学院院长。他是作家、记者、媒体人、教授、活跃人士。他出版过17本著作,多数与中国有关,最近一本是2013年与鲁乐汉合著的《富强》。
   
    7月底,他在位于纽约公园大道的亚洲协会8楼的办公室接受了美国之音专访。以下是这次专访的实录。
   
    问:夏伟教授,你不久前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你对美中关系的悲观程度达到了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的最高水平,能不能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从未遇到过的悲观现状

   
    夏伟:在我工作的领域里,接触的多是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前外交官、大学教授、作家、智库人员、记者。我在70年代中就到中国,在近距离研究中国几十年后,我必须说,我还未遇到过现在这种状况:一方面,对中国现在所做的感到困惑,也对两国发展日益密切关系的可能性感到悲观;但同时, 我每天打交道的人中多数都感到,两国找到互动合作的途径从来没有比现在更重要。所以,有很大的失望、沮丧,还有挫折感,也就是说,不是不愿意两国关系朝着更具建设性的方向发展,而是越来越感到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可能性不大了。
   
    问:如果这种状况也可以用以描述你自己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在你研究中国的半个多世纪里,是在哪个具体时间点上你发生了这种转变?
   
    夏伟:如果回顾一下历史,邓小平恢复权力的时候我在中国。1979年邓小平访问美国,我跟随他走访各地,经历了那个时代的非凡的欢欣鼓舞,充满希望。从华盛顿、亚特兰大,到休斯顿、西雅图。80年代真是令人振奋的开放时代,人们觉得美国和中国终于找到了某种聚合点,某种途径,走到一起了。
   
    然后,发生了1989年六四事件。悲哀的是,它产生了令人寒心的影响,中国的开放也受到了影响,中国对美国和西方产生了更大的不信任,而且至今我们也没有摆脱这种不信任。这种情况开始发生在江泽民时代;到胡锦涛时代,我们是不进不退;我确实认为,现在的习近平和李克强时代,这种不信任程度更严重了,他们怀疑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目的。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中国主席习近平和退休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走进国庆65周年招待会会场(2014年9月30日)

越来越多的人谈论敌对势力

   
    夏伟:美国人并不熟悉他们怀疑的这种目的。但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却准确反映了多数美国人对马列主义独裁制度的政府没有好感;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开始适应中国,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至少那些了解、在乎和关心中国情况的美国人觉得,我们应该找到能友好相处的途径。
   
    所以,我们的挫折、我自己的挫折,从现实中增长的悲观,使我感到(友好相处的)这种可能不太大了,在过去两年里已经变得不太可能了。互不信任的程度更严重了。
   
    在中国,我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谈论敌对势力,谈论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甚至文化交流的负面影响。我认为,这是一种倒退。这使得两国在一些重大议题,如核不扩散、气候变化、对抗传染病上进行合作变得非常困难。而这些正是我认为应该但还没有发生的、可以从整体上改变我们两国关系的议题。这些都是符合我们共同利益的。
   
    问:你曾在《纽约书评》上写过一篇文章,谈你陪同前总统卡特访问中国遭到的冷遇,能不能谈谈?
   
    夏伟:那是2014年9月,我跟卡特总统到中国去,应该是去庆祝美中建交35周年的。但是,由于某种我所不理解的原因,卡特总统没有获得符合他对美中关系作出的巨大贡献的接待。在我看来,他的贡献跟基辛格一样重要。但是,他没有见到任何重要领导人,他们不断改变他的行程、取消内容、不让一些人发言等这样那样的事情,非常令人沮丧。某一刻,卡特总统考虑提前离开算了。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美国前总统卡特在北京大学的座谈会上(2012年12月12日)

90岁老总统受冷遇令人不解

   
    我确实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政府可能不喜欢,但文章是真实、诚恳的。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没有比较好地接待卡特总统。也许因为新的自信使他们感到不必像35年前接待一个美国总统那样接待这位90岁的老总统了。在我看来这是很短视的。
   
    问:他们也取消了你在人民大会堂的演讲?
   
    夏伟:是的。是个私下谈话,一个双方讨论美中关系的闭门会议。我感到很惊讶。我认为这是不必要的。中国政府常常用这些惩罚性行动来对付他们不喜欢、不信任的学者、记者,甚至一些文化方面的人士,这是非常短视的,影响并损害了美中关系。因为用这种无礼的方式对待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任何帮助。我目睹了这种状况也发生在我的许多同事身上,像大学的学者拿不到签证。我认为这非常遗憾。这样对待为美中关系工作了这么多年的人,我认为,对于我的目标——更好、更密切的美中关系——设置了毫无必要的障碍。
   
    问:你在《纽约时报》的文章里,提出了一个基本问题:美国到底能否和平地适应中国?这显示,你尽管非常悲观,但仍希望找到解决方案,是吗?
   
    夏伟:当然。我花了一生时间研究中国、书写中国。我有一位中国妻子,我的孩子讲中文,我当然希望这两个国家友好相处,当然希望两国有密切合作的途径,因为这不仅对中国和美国,而且对世界都是必要的。
   
    因此,很悲哀的是有些事情常常会出来阻碍我们。当卡特总统在北京,我看到他们没有给予他应有的方式接待他时,我想,如果做出同样贡献的中国官员到这里来受到这种待遇,我也会有同样感觉。所以,我认为我看到了很多不必要的障碍,阻碍了那些确实在做很有意义工作的人。这很遗憾。
   
    问:你在文章中提出了一些改变美中关系的建议,包括“承认中国在南中国海有权享有一些‘势力范围’”等多个选项,希望双方各退一步。但这些建议看上去并不十分有说服力,你自己也称它们是“不可想象”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提这些选项呢?

美中关系的突破需要大胆创新的思考

   
    夏伟:我确实认为双方,如果我们能做出像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做出的突破,像基辛格、尼克松和周恩来、毛泽东做出的突破,如果我们要让美中关系有一个飞跃,那么,每一方都需要有所妥协,每一方都要放弃某些东西,而结果则会获得更多。
   
    有些事情我觉得美国方面至少应该加以考虑,我要说,考虑之一就是美国与中国的力量平衡已经改变了,也许中国确实在南中国海的全球影响上有其正当利益,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要依从其所有的领土申索,但仅承认这一点就是不可想象的,也许我们需要至少开放地加以考虑。
   
    我认为,对中国来说,通过让步和妥协,有些对他们有帮助的事情他们也需要考虑,因为否则的话,我们就只能像现在这样,什么也做不成。
   
    所以,我认为美中关系正处于需要一些大胆的、创新思考的时候了。我还未见到这种思考发生,但希望会发生。

没有妥协就没有外交

   
    问:你认为上面提到的这种令人沮丧情况的发生是由于习近平主席的个性、还是因为中共对保住执政权过于敏感所致?是不是中国觉得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再愿意与美国友好相处了?
   
    夏伟:我认为中国愿意与美国相处,但得按自己的条件相处。可是世界上没有任何双边关系可以这样处理。处理任何关系都需要某种妥协,这就是外交,它就是这样运作的。我们看到美国与伊朗的关系,克里国务卿刚跟伊朗人谈判。每一方都需要有所放弃,由于这样的灵活外交,世界才可以有所获。我认为这就是美中需要开始进行的接触,作出把事情做成的承诺、有所让步、达成协议,使双方能在像气候变化这样的大议题上密切合作。
   
    问:美国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回头审视对华政策,这些声音认为这一政策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美国需适应中国崛起

   
    夏伟:我理解这一观点。在世界上,大国崛起,然后衰落,如何使之和平地进行是个挑战。过去10年里中国确实崛起了,我认为美国在某种方式上需要适应它。我认为在某些方面美国确实也适应了中国。但是,显然也因此导致了一些焦虑和紧张。这需要高瞻远瞩的领导、有非凡能力的领导人,否则我们就会以冲突告终。这就是挑战,这就是现实。
   
    我认为美国适应中国的崛起不是不可能的,我认为中国也需要认识到世界上有些做法会起反作用,我们应该促进包容,达成一种新的相互理解的共识。我研究中国,在那里花了很多时间,但我认为中国难以置信地充满了对美国的怀疑。
   
    是的,我理解,中国是一党体制,西方世界不喜欢一党体制,或者叫专制独裁。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接受它?还是抵制它?这是非常复杂的。

双方均缺乏有远见领导人

   
    夏伟: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伊朗的制度也是大部分西方世界不愿意支持的,但是我们现在谈成了一个协议。我认为美国跟中国也可以达成,应该达成。但这需要巨大的创造力和勇气。我看不到双方具备足够多的这种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