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郑恩宠
·取消信访建法院三审制是真正法治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兰志学等律师支持诉江
·法官并非心向党
·上海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河南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向宪诤:从拆十字架看“义和团”运动死灰复燃
    (博讯2015年08月06日发表)
   
   
   
   
   
    没有目睹过一百多年前义和团暴行的人,可能不会相信,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义和团暴行依然受到国家层面的推崇和赞赏。此类事件从“反日”游行中的打砸日系车、料理店、残暴地殴打同胞,火烧教堂十字架、强拆教堂及十字架,到在网络上捉“汉奸”和“洋鬼子”、无端仇外排外和谩骂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美化抗日神剧”和“火烧《南方周末》”等等。有所不一样的是,昔日的义和团暴民在地上,今日有暴民倾向的新义和团不但横行在地上,还横行在网络上。百年来,义和团暴行在中共控制的社会里有着天然的土壤,“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就是义和团暴民的“革命后裔”;“文革”之后出现的“爱国青年”和近年活跃在网络上的“五毛党”、“自干五”,便是“复活”了的义和团暴民。
   
    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义和团暴乱,暴民武装攻打外国使馆,残害使节和外侨,外国外交人员和传教士被杀无数。在中共掌权后,义和团被视为正统,他们给义和团运动定性为“二十世纪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大规模反帝斗争的开始”。六十年代,红卫兵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发动了“文革”,自以为是义和团的继承者,发动红卫兵打、砸、抢、烧,乱贴大字报,强迫商店改名,驱逐传教修女,打砸教堂,袭击私人住宅,甚至火烧了英国驻中国大使馆,还夸张地把北京苏联大使馆前的一条街道“扬威路”改为“反修路”,苏联使馆直斥红卫兵为“流氓”和“恶棍分子”。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成员当年正是十几岁的红卫兵。毛泽东如此蛊惑红卫兵,正如“文革”初期的《人民日报》所推波助澜的那样:“红卫兵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合法的组织。他们的行动是合法的行动。”那时红卫兵“破四旧”(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类似今天的“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他们本想通过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不料却是一个更加恶毒、仇恨的“新世界”,如今红卫兵暴民思维依然在毒害着中国。
   
    现在看来,“义和团”和“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是绑在一起的蚂蚱,要蹦一起蹦,要跳一起跳,由于他们的存在,反普世价值,反美,反智,反文明,反人性,目的是要把中国社会变成人人互害的“禽兽世界”,而驾驭、操纵他们的上层利益集团早已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了国外安全地带,今天的新“义和团”暴民及新“红卫兵”群体也不过是被中共权贵利用的黑恶势力而已。
   
    最近两年来,新“义和团”暴行变本加厉,主要体现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上,浙江省自2014年1月份开始发动拆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都没有停息,全省数千教堂的十字架目前已经拆了超过1800处,部分教堂被拆毁、破坏,一些牧师、信众被抓、被打、被判刑。仅温州一地就有上万处宗教场所了,其中的基督教场所均受到拆除十字架的威胁。
   
    拆教堂十字架,几乎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走任何法律程序,半夜偷拆、强拆,还打伤信徒多人,被害人无人负责,场所损害也无处索赔。2013年底,浙江政府以“三改一拆”(改旧厂房、旧民居房、旧村落建筑和拆除违章建筑)名义,计划三年内实施大拆大建“首长工程”项目,其中专门成立了事关宗教建筑的“三改一拆”办公室,目的的是拆完全省教堂上的十字架及个别违章宗教建筑。为避免被指责为宗教迫害,他们名义上却连十字架都不提,含糊指“宗教建筑物上的标记”,一律称为“违章建筑”,那时并没有法律依据。2015年7月,浙江省建设厅等部门草草通过并实施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教堂十字架必须贴在教堂外墙上,并不超过建筑物高度的十分之一,但就在该规范实施前,整个6月和7月大肆突击拆十字架,近两个月被拆十字架不少于300处。无论是有了“依据”,还是没有“依据”,十字架照样被拆,起诉法院也不被立案受理。
   
    除了拆十字架,浙江还进一步控制基督教堂的日常事务,要求“五进、五化”政策,即“五进”教堂: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文化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五化”:宗教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这明显是“文革”中“兴无灭资”的重演,把无神论推进教堂,把基督教改造为无神论,无条件接受党的领导,进而更改教义,把基督从基督教中去除,然后图谋消灭基督教。此外,各类宗教逼迫频频发生,在深圳华侨城一处教堂被逼搬家;在福建发生在建天主教堂被当作违章建筑强行拆除,在广西南宁有基督教背景的幼儿园被教育局强行取缔,园主被当地公安抓捕;在温州,基督教信徒较多的高校、卫生医疗系统,一些中共党员被调查,要求书面承诺不予信仰宗教书;在网络平台上,当局限制基督教属灵书籍的发行,注册地在浙江的淘宝网是这些书籍的发行平台,某个网店每月可发行两三册属灵书籍,最近却接到通知被迫将二十多种属灵书籍下架,禁止销售。按照“义和团”的作法,下一步,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也有可能会限量供应,需要凭身份证购买;本地教会禁止跨区域传教,禁止开办宗教内容的大中小学生夏令营;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除了可以设爱国主义、马克思主义课程外,禁止设任何宗教课,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还是已经同化了的佛教,以及道教,同时,中共经常威胁和训斥民众,禁止利用宗教信仰、宗教课程、主日学来反对国家政权、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近六十多年来中共一直禁止外国人在中国传教,被发现后一律驱逐出境······如今,看来更大的逼迫可能还在后面。
   
    当局恐惧基督教,并非没有原因,自邓小平1979年访美后中国开放基督教信仰以来,基督教发展很快,人数增长过快,教会建立过多,堂点建设过频繁,引起当局的惊恐,担心基督教发展会影响中共的统治和政权稳定。按照最近解放军报记者的报道所称,基督教人数1949年后不过40万人,现已经超过一亿人,远高于中共党员的数字,引起高层及国安系统警惕,他们声称,要坚决打击一切非法传教活动,积极扶持、培养一批有影响力的红色学者宣扬科学无神论思想。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还指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境外宗教渗透势力已经把触角伸向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渗透态势愈演愈烈”。按此逻辑,他们把宗教作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工具,因为基督教等宗教“通过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活动据点等,尤其是在广大青年人中间大肆传教,企图改造并同化中华民族的道德观念、精神信仰乃至文化根基。”另外,7月30日,中共政治局还召开会议专门设立中央统一战线领导小组,估计由习近平出任小组长。可见,以宗教管理和控制为主的统战工作也会成为国家安全的主要内容。
   
    中共恐惧基督徒“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特别是大学生中信教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以及共产党员信教的人数也有增多趋势,觉得是一种威胁,拆十字架运动可能就在这一背景下发起了。当然,这一基督教严厉控制的思维,正是一种新时期的“义和团”思维,又是一种“文革”思维,中共自1949年掌权来一直都没变,其左右着各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第一步是压制基督教,一旦可能,他们仍然试图消灭基督教——尽管不可能,他们也要疯狂地冒险一次。西谚说,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