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郑恩宠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向宪诤:从拆十字架看“义和团”运动死灰复燃
    (博讯2015年08月06日发表)
   
   
   
   
   
    没有目睹过一百多年前义和团暴行的人,可能不会相信,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义和团暴行依然受到国家层面的推崇和赞赏。此类事件从“反日”游行中的打砸日系车、料理店、残暴地殴打同胞,火烧教堂十字架、强拆教堂及十字架,到在网络上捉“汉奸”和“洋鬼子”、无端仇外排外和谩骂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美化抗日神剧”和“火烧《南方周末》”等等。有所不一样的是,昔日的义和团暴民在地上,今日有暴民倾向的新义和团不但横行在地上,还横行在网络上。百年来,义和团暴行在中共控制的社会里有着天然的土壤,“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就是义和团暴民的“革命后裔”;“文革”之后出现的“爱国青年”和近年活跃在网络上的“五毛党”、“自干五”,便是“复活”了的义和团暴民。
   
    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义和团暴乱,暴民武装攻打外国使馆,残害使节和外侨,外国外交人员和传教士被杀无数。在中共掌权后,义和团被视为正统,他们给义和团运动定性为“二十世纪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大规模反帝斗争的开始”。六十年代,红卫兵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发动了“文革”,自以为是义和团的继承者,发动红卫兵打、砸、抢、烧,乱贴大字报,强迫商店改名,驱逐传教修女,打砸教堂,袭击私人住宅,甚至火烧了英国驻中国大使馆,还夸张地把北京苏联大使馆前的一条街道“扬威路”改为“反修路”,苏联使馆直斥红卫兵为“流氓”和“恶棍分子”。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成员当年正是十几岁的红卫兵。毛泽东如此蛊惑红卫兵,正如“文革”初期的《人民日报》所推波助澜的那样:“红卫兵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合法的组织。他们的行动是合法的行动。”那时红卫兵“破四旧”(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类似今天的“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他们本想通过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不料却是一个更加恶毒、仇恨的“新世界”,如今红卫兵暴民思维依然在毒害着中国。
   
    现在看来,“义和团”和“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是绑在一起的蚂蚱,要蹦一起蹦,要跳一起跳,由于他们的存在,反普世价值,反美,反智,反文明,反人性,目的是要把中国社会变成人人互害的“禽兽世界”,而驾驭、操纵他们的上层利益集团早已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了国外安全地带,今天的新“义和团”暴民及新“红卫兵”群体也不过是被中共权贵利用的黑恶势力而已。
   
    最近两年来,新“义和团”暴行变本加厉,主要体现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上,浙江省自2014年1月份开始发动拆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都没有停息,全省数千教堂的十字架目前已经拆了超过1800处,部分教堂被拆毁、破坏,一些牧师、信众被抓、被打、被判刑。仅温州一地就有上万处宗教场所了,其中的基督教场所均受到拆除十字架的威胁。
   
    拆教堂十字架,几乎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走任何法律程序,半夜偷拆、强拆,还打伤信徒多人,被害人无人负责,场所损害也无处索赔。2013年底,浙江政府以“三改一拆”(改旧厂房、旧民居房、旧村落建筑和拆除违章建筑)名义,计划三年内实施大拆大建“首长工程”项目,其中专门成立了事关宗教建筑的“三改一拆”办公室,目的的是拆完全省教堂上的十字架及个别违章宗教建筑。为避免被指责为宗教迫害,他们名义上却连十字架都不提,含糊指“宗教建筑物上的标记”,一律称为“违章建筑”,那时并没有法律依据。2015年7月,浙江省建设厅等部门草草通过并实施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教堂十字架必须贴在教堂外墙上,并不超过建筑物高度的十分之一,但就在该规范实施前,整个6月和7月大肆突击拆十字架,近两个月被拆十字架不少于300处。无论是有了“依据”,还是没有“依据”,十字架照样被拆,起诉法院也不被立案受理。
   
    除了拆十字架,浙江还进一步控制基督教堂的日常事务,要求“五进、五化”政策,即“五进”教堂: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文化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五化”:宗教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这明显是“文革”中“兴无灭资”的重演,把无神论推进教堂,把基督教改造为无神论,无条件接受党的领导,进而更改教义,把基督从基督教中去除,然后图谋消灭基督教。此外,各类宗教逼迫频频发生,在深圳华侨城一处教堂被逼搬家;在福建发生在建天主教堂被当作违章建筑强行拆除,在广西南宁有基督教背景的幼儿园被教育局强行取缔,园主被当地公安抓捕;在温州,基督教信徒较多的高校、卫生医疗系统,一些中共党员被调查,要求书面承诺不予信仰宗教书;在网络平台上,当局限制基督教属灵书籍的发行,注册地在浙江的淘宝网是这些书籍的发行平台,某个网店每月可发行两三册属灵书籍,最近却接到通知被迫将二十多种属灵书籍下架,禁止销售。按照“义和团”的作法,下一步,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也有可能会限量供应,需要凭身份证购买;本地教会禁止跨区域传教,禁止开办宗教内容的大中小学生夏令营;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除了可以设爱国主义、马克思主义课程外,禁止设任何宗教课,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还是已经同化了的佛教,以及道教,同时,中共经常威胁和训斥民众,禁止利用宗教信仰、宗教课程、主日学来反对国家政权、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近六十多年来中共一直禁止外国人在中国传教,被发现后一律驱逐出境······如今,看来更大的逼迫可能还在后面。
   
    当局恐惧基督教,并非没有原因,自邓小平1979年访美后中国开放基督教信仰以来,基督教发展很快,人数增长过快,教会建立过多,堂点建设过频繁,引起当局的惊恐,担心基督教发展会影响中共的统治和政权稳定。按照最近解放军报记者的报道所称,基督教人数1949年后不过40万人,现已经超过一亿人,远高于中共党员的数字,引起高层及国安系统警惕,他们声称,要坚决打击一切非法传教活动,积极扶持、培养一批有影响力的红色学者宣扬科学无神论思想。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还指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境外宗教渗透势力已经把触角伸向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渗透态势愈演愈烈”。按此逻辑,他们把宗教作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工具,因为基督教等宗教“通过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活动据点等,尤其是在广大青年人中间大肆传教,企图改造并同化中华民族的道德观念、精神信仰乃至文化根基。”另外,7月30日,中共政治局还召开会议专门设立中央统一战线领导小组,估计由习近平出任小组长。可见,以宗教管理和控制为主的统战工作也会成为国家安全的主要内容。
   
    中共恐惧基督徒“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特别是大学生中信教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以及共产党员信教的人数也有增多趋势,觉得是一种威胁,拆十字架运动可能就在这一背景下发起了。当然,这一基督教严厉控制的思维,正是一种新时期的“义和团”思维,又是一种“文革”思维,中共自1949年掌权来一直都没变,其左右着各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第一步是压制基督教,一旦可能,他们仍然试图消灭基督教——尽管不可能,他们也要疯狂地冒险一次。西谚说,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