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郑恩宠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屈振红律师恢复执业
·刘律师到上海我被限出
·攻上海帮收集证据人人有责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王宇35岁人权律师划破夜空利剑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收集吴志明证据人人有责
·聂树斌案几代律师前仆后继努力
·雷阳案的双方都离不开律师
·习王定调上海反腐将有大动作
·2016年5月中国律师20件抗争记录
·我与82律师谴责津警方滥权
·聂树斌案持续21年律师前仆后继
·夏霖律师被关19月后将开庭
·上海女裸死父母上访14年无果
·四律师赴全国律协维权无人接待
·中纪委步步逼近上海帮好景不长
·高智晟女儿在港台为父奔走
·中共为何突然对律师高度关注?
·我与50律师致信国务院、司法部、全国律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向宪诤:从拆十字架看“义和团”运动死灰复燃
    (博讯2015年08月06日发表)
   
   
   
   
   
    没有目睹过一百多年前义和团暴行的人,可能不会相信,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义和团暴行依然受到国家层面的推崇和赞赏。此类事件从“反日”游行中的打砸日系车、料理店、残暴地殴打同胞,火烧教堂十字架、强拆教堂及十字架,到在网络上捉“汉奸”和“洋鬼子”、无端仇外排外和谩骂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美化抗日神剧”和“火烧《南方周末》”等等。有所不一样的是,昔日的义和团暴民在地上,今日有暴民倾向的新义和团不但横行在地上,还横行在网络上。百年来,义和团暴行在中共控制的社会里有着天然的土壤,“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就是义和团暴民的“革命后裔”;“文革”之后出现的“爱国青年”和近年活跃在网络上的“五毛党”、“自干五”,便是“复活”了的义和团暴民。
   
    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义和团暴乱,暴民武装攻打外国使馆,残害使节和外侨,外国外交人员和传教士被杀无数。在中共掌权后,义和团被视为正统,他们给义和团运动定性为“二十世纪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大规模反帝斗争的开始”。六十年代,红卫兵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发动了“文革”,自以为是义和团的继承者,发动红卫兵打、砸、抢、烧,乱贴大字报,强迫商店改名,驱逐传教修女,打砸教堂,袭击私人住宅,甚至火烧了英国驻中国大使馆,还夸张地把北京苏联大使馆前的一条街道“扬威路”改为“反修路”,苏联使馆直斥红卫兵为“流氓”和“恶棍分子”。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成员当年正是十几岁的红卫兵。毛泽东如此蛊惑红卫兵,正如“文革”初期的《人民日报》所推波助澜的那样:“红卫兵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合法的组织。他们的行动是合法的行动。”那时红卫兵“破四旧”(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类似今天的“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他们本想通过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不料却是一个更加恶毒、仇恨的“新世界”,如今红卫兵暴民思维依然在毒害着中国。
   
    现在看来,“义和团”和“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是绑在一起的蚂蚱,要蹦一起蹦,要跳一起跳,由于他们的存在,反普世价值,反美,反智,反文明,反人性,目的是要把中国社会变成人人互害的“禽兽世界”,而驾驭、操纵他们的上层利益集团早已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了国外安全地带,今天的新“义和团”暴民及新“红卫兵”群体也不过是被中共权贵利用的黑恶势力而已。
   
    最近两年来,新“义和团”暴行变本加厉,主要体现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上,浙江省自2014年1月份开始发动拆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都没有停息,全省数千教堂的十字架目前已经拆了超过1800处,部分教堂被拆毁、破坏,一些牧师、信众被抓、被打、被判刑。仅温州一地就有上万处宗教场所了,其中的基督教场所均受到拆除十字架的威胁。
   
    拆教堂十字架,几乎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走任何法律程序,半夜偷拆、强拆,还打伤信徒多人,被害人无人负责,场所损害也无处索赔。2013年底,浙江政府以“三改一拆”(改旧厂房、旧民居房、旧村落建筑和拆除违章建筑)名义,计划三年内实施大拆大建“首长工程”项目,其中专门成立了事关宗教建筑的“三改一拆”办公室,目的的是拆完全省教堂上的十字架及个别违章宗教建筑。为避免被指责为宗教迫害,他们名义上却连十字架都不提,含糊指“宗教建筑物上的标记”,一律称为“违章建筑”,那时并没有法律依据。2015年7月,浙江省建设厅等部门草草通过并实施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教堂十字架必须贴在教堂外墙上,并不超过建筑物高度的十分之一,但就在该规范实施前,整个6月和7月大肆突击拆十字架,近两个月被拆十字架不少于300处。无论是有了“依据”,还是没有“依据”,十字架照样被拆,起诉法院也不被立案受理。
   
    除了拆十字架,浙江还进一步控制基督教堂的日常事务,要求“五进、五化”政策,即“五进”教堂: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文化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五化”:宗教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这明显是“文革”中“兴无灭资”的重演,把无神论推进教堂,把基督教改造为无神论,无条件接受党的领导,进而更改教义,把基督从基督教中去除,然后图谋消灭基督教。此外,各类宗教逼迫频频发生,在深圳华侨城一处教堂被逼搬家;在福建发生在建天主教堂被当作违章建筑强行拆除,在广西南宁有基督教背景的幼儿园被教育局强行取缔,园主被当地公安抓捕;在温州,基督教信徒较多的高校、卫生医疗系统,一些中共党员被调查,要求书面承诺不予信仰宗教书;在网络平台上,当局限制基督教属灵书籍的发行,注册地在浙江的淘宝网是这些书籍的发行平台,某个网店每月可发行两三册属灵书籍,最近却接到通知被迫将二十多种属灵书籍下架,禁止销售。按照“义和团”的作法,下一步,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也有可能会限量供应,需要凭身份证购买;本地教会禁止跨区域传教,禁止开办宗教内容的大中小学生夏令营;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除了可以设爱国主义、马克思主义课程外,禁止设任何宗教课,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还是已经同化了的佛教,以及道教,同时,中共经常威胁和训斥民众,禁止利用宗教信仰、宗教课程、主日学来反对国家政权、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近六十多年来中共一直禁止外国人在中国传教,被发现后一律驱逐出境······如今,看来更大的逼迫可能还在后面。
   
    当局恐惧基督教,并非没有原因,自邓小平1979年访美后中国开放基督教信仰以来,基督教发展很快,人数增长过快,教会建立过多,堂点建设过频繁,引起当局的惊恐,担心基督教发展会影响中共的统治和政权稳定。按照最近解放军报记者的报道所称,基督教人数1949年后不过40万人,现已经超过一亿人,远高于中共党员的数字,引起高层及国安系统警惕,他们声称,要坚决打击一切非法传教活动,积极扶持、培养一批有影响力的红色学者宣扬科学无神论思想。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还指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境外宗教渗透势力已经把触角伸向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渗透态势愈演愈烈”。按此逻辑,他们把宗教作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工具,因为基督教等宗教“通过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活动据点等,尤其是在广大青年人中间大肆传教,企图改造并同化中华民族的道德观念、精神信仰乃至文化根基。”另外,7月30日,中共政治局还召开会议专门设立中央统一战线领导小组,估计由习近平出任小组长。可见,以宗教管理和控制为主的统战工作也会成为国家安全的主要内容。
   
    中共恐惧基督徒“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特别是大学生中信教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以及共产党员信教的人数也有增多趋势,觉得是一种威胁,拆十字架运动可能就在这一背景下发起了。当然,这一基督教严厉控制的思维,正是一种新时期的“义和团”思维,又是一种“文革”思维,中共自1949年掌权来一直都没变,其左右着各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第一步是压制基督教,一旦可能,他们仍然试图消灭基督教——尽管不可能,他们也要疯狂地冒险一次。西谚说,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