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郑恩宠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刊于香港《争鸣》8月号
   特輯:嚴打維權律師
    「習法治國」向維權律師亮劍
   
    ──「央視審判」引發輿論強烈抨擊


    (大陸)牟傳珩
     七月十日,中共當局對大陸維權律師群體開展大規模圍剿,截止到七月十六日19:00,全國受到牽連的人數達二百一十五人,其中律師一百二十九人,其他公民八十六人,有很多人多次被約談喝茶和受到當局警告。包括王宇律師、周世鋒律師在內多人已經被刑事拘留,受影響的維權律師及人士分別來自十八個省區。另外,此事件涉及三個律師事務所被查抄,包括鋒銳律師事務所、李金星律師辦公室及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有維權人士因拒絕傳喚而遭到大批警察包圍住處,亦有律師涉網上言論而被人半夜騷擾。中國大陸各地籠罩一片白色恐怖。與此同時,官方媒體異乎尋常大肆詆譭和抹黑維權律師群體及訪民,並稱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重大犯罪團夥」。
   
   
   
     國安委維穩模式被稱「習法治國」
   
   
   
     大陸官媒指,此行動由公安部統一部署。隨後,司法部、北京市司法局及北京律協均表示「堅決支持」。而中宣部和國信辦,就嚴令包括商業網站在內的所有媒體,集體轉發官媒批判王宇和鋒銳律師事務所的文章。此次大規模的打壓維權律師群體行動,被民眾稱為「中國大陸的美麗島事件」,且引起包括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譴責,和香港、台灣人權團體等國際社會的強烈抨擊,將習近平上台以來,高度攬權、親自指揮國安委的高壓維穩統治模式,稱之為「習法治國」。七月十四日,英國《衛報》以罕見大規模、長篇幅,全面詳細報道中國政治反對派人士在美國白宮網站呼籲奧巴馬政府中止習近平九月訪美安排。七月十六日,聯合國人權高專辦、歐盟和加拿大等國際組織和政府通過其官方微博紛紛發表聲明,敦促中國當局停止這一人權迫害行動。
   
   
   
     習近平曾在著名的「八‧一九」講話中強調,不能搞「愛惜羽毛」、裝扮「開明紳士」那一套,要「敢於亮劍」,「不做騎牆派」,其中許多言辭甚為嚴厲,如「有一小撮反動知識分子,利用互聯網,對黨的領導、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政權造謠、攻擊、污蔑」,「一定要嚴肅打擊」。如今全國統一部署向「死磕派律師群體」亮劍,正是這種「一定要嚴肅打擊」的法律實施。而「習法治國」展開如此驚天動地的大規模圍剿,主要是恐懼維權律師群體與訪民群體結合的聯動效應。
   
   
   
     法律界的空前浩劫
   
   
   
     近年來,中國內地律師界湧現出不少護法維權、與公民維權運動合流的「死磕派」精英。他們直接抱團維權,或者通過「護法」行動對峙公檢法的專政權力,支持民告官訴訟。他們實質上是當今中國法治希望的行動派,是以群體方式站出來抗爭公權力違法的一線鬥士。這些年來不斷湧現出:鄭恩寵(二○○三年入獄,行動嚴格受限)、郭國汀(二○○五年流亡加拿大)、高智晟(二○○六、二○○九年兩度遭抓捕判刑)、郭飛雄(二○○六年被抓判刑,二○一三年再度被抓)、范亞峰(二○○六年之後人身自由一直受到嚴格限制)、許志永(二○○九年被抓,二○一三年被抓判刑)、滕彪(二○一一年被綁架失蹤七十天)、李柏光(二○○五年被抓,行動受限)、張星水、陳光誠(二○○五年起被長期軟禁家中,直至二○一二年逃出)、朱久虎(二○○六年被抓)、莫少平、浦志強(二○一四年被抓,仍未開庭)。
   
   
   
     「死磕派律師群體」維權運動十多年來,從維物權到維人權,從維己權到維他權,從法庭內到法庭外,律師實際上已深入一線,直面抗爭。這也是導致「習法治國」重點打擊的原因。
   
   
   
     維權律師群體令當局恐慌
   
   
   
     去年三月二十日,王成、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四位律師,前往「黑龍江省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公民,卻遭建三江警方毆打、綁架並非法拘留,引發律師不斷抗爭與聲援。事件在網上引起極大關注,不少律師公民自發組建失蹤公民營救團,接連不斷前往當地要求放人,與公權力死磕到底,影響巨大。此後,死磕派律師群體力量不斷顯現,令當局非常恐慌。
   
   
   
     近年來,維權律師群體導致了「習法治國」高壓管控下的當局惱羞成怒,恨之入骨,不僅對其中的重頭人物實施直接抓捕,更借助其律師年檢制度大行壓制、迫害維權律師。如今,中國大陸的二十五萬律師的執業證每年都要進行年度審檢,各地司法局經常會對經辦過敏感政治案件的律師及相關律所進行打壓,故意拖延或不給辦理年檢。目前,全國已有幾十位維權律師因此失去執業證。
   
   
   
     「央視審判」掀輿論惡評如潮
   
   
   
     日前,中央電視台在晚間的《新聞聯播》節目中,讓最近被公安機關抓捕的一些維權律師在全國觀眾面前「坦白認罪」,並把這批維權律師定性為「黑社會犯罪團夥」,展示了黨喉舌一貫未審先判的法盲醜劇。「央視審判」的如此做法,頓時在海內外引發輿論強烈抨擊,惡評如潮。網友紛紛質疑:這種法庭未審、央視先判的違法形式,比文革期間的遊街批鬥更為惡劣。因為遊街看到的人不多,而上電視示眾,卻是舉國遊街。
   
   
   
     就在全國範圍抓捕律師的兩天之後,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法學泰斗江平,七月十二日在京都律師事務所二十周年年慶上發表演講嗆聲:公權力不能動不動就抓律師。中國近代史學者章立凡,直言這次抓捕律師事件是中國司法的倒退。而著名律師斯偉江則對中國最高法院的官方微博也在轉發央視的報道表示遺憾。他說,當最高法院的官方微博,仍在轉發這些央視判決時,我仿佛看到,他們自己不但在矮化自己,甚至自己在不停地敲響那個喪鐘。美國資深中國及東南亞法律學者之一、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當局目前對中國維權律師發動的大規模鎮壓行動,不僅對習近平九月訪美產生惡劣作用,而且使其中國特色法治成為一場鬧劇。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認為,習近平當局頒《國安法》、打壓維權律師,如同毛發動文革的「五‧一六通知」和「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是文革新版本,「一旦成勢頭,全社會無人能倖免」。
   
   
   
     通往法治之路的希望所在
   
   
   
     日前,維權律師王全平雖被吊銷了執業證,卻捐款十萬元,用於支付被抓捕律師的代理律師們的交通和差旅費。律師楊金柱更公佈了自己的遺書,宣佈半年後退休,但退休前義無反顧先擔任周世鋒律師的代理律師,突破國保和有關部門的一再阻撓,抱著「有去無回」的決心,執意進京,展示了維權律師將戰鬥到底的決心。
   
   
   
     記得李金星律師和張磊律師曾策劃過一場「死磕派精神展」,照片與實物都在他們位於北京東三環的律師會所展出,彰顯出律師與公權力死磕鬥法的驚心動魄抗爭。這些照片,展示了一場場兇險戰役中,律師們一如既往地死磕到底的勇氣。著名刑法學家陳興良教授曾戲言這些死磕派律師「不像律師」,但是「律師不像律師首先是因為法官不像法官」,他認為「不可否認死磕派律師以一種自我犧牲的方式推動法治進步」。眼下,又有越來越多的律師走上了抗爭公權力非法妄為的死磕之路。他們依據中國現行的法律,在法律的框架內,與違法的公權力死磕程序、死磕事實、死磕法律。這正是當今中國「公民不服從」抗爭行動的一部分,而律師的「死磕精神」也是中國通往法治之路彌足可貴的希望所在。如今「習法治國」竟向維權律師亮劍,引發國際輿論公憤,注定要被釘在中華歷史的恥辱柱上。
   
   
(2015/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