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未莊採訪記]
半空堂
·善和恶的手
·我家三弟
·读《红狗》的联想
·老子虽死 可奈我何
·游岳麓书院记
·党妈妈的奶头
· 旧文新帖话江总
·从月饼说到其他
·反三俗要不得
·眇翁张先生传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莊採訪記


    ——王亞法
   
   
    引 子

    不知什麽時候,我墜入了乾嘉派的圈子里,染上了考據癖,這癖好的初始,是從研究一個叫未莊的小鎮開始的。
    未莊是魯迅先生的小說《阿Q正傳》中阿Q 的故鄉。
    周所周知,小說的主人公阿Q 早已死了,是被砍頭死的,而且幾十年後,滑稽演員嚴順開又在電影中還原了一次,這是鐵釘釘的事實。然而使人費解的是,一百多年後,未莊還有許多酷似阿Q式的人物,其保真度之高,遺風之盛,令人驚訝,我不由深思,阿Q是否遺下子孫,何以他的基因無處不在……
    帶著這個問號,我以記者的身份,來到了未莊。
   
    第一章 籠絡部長錢統愼
   
    魯迅先生的文章雋永耐讀,發人深思,關竅處喜歡暗藏春秋,譬如他在日記中,把“幹那事”寫作“濯足”,把“秋瑾”寫作“夏瑜”,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在《阿Q正傳》的第六章里,魯迅先生寫道:“鄒七嫂在阿Q那裡買了一件藍綢裙,舊固然是舊的,但只花了九角錢……鄒七嫂得意之餘,將伊的綢裙請趙太太去鑒賞……”
    阿Q是一個窮鬼,因為窮,沒有女人喜歡他。有一天,他在趙太爺家裡舂米,吃過晚飯,和趙家的女僕吳媽聊天,一時性起,忍不住下跪,向吳媽吐了一句求愛的話:“我和你困覺,我和你困覺!”因此遭了趙太爺一頓臭打,還賠了一頂氈帽和一件破布衫;他摸過靜修庵小尼姑的腦袋;看社戲時偷摸女人……這樣一個長期性壓抑的窮鬼,慷慨把一件舊藍綢裙,便宜地賣給鄒七嫂,鄒七嫂又如此得意,其中會沒有貓膩嗎,我一直心存着這個疑問。
    因為我是外國記者,若要去未莊採訪,手續十分繁複,經過了未莊當局七折八彎的審批,才找到一位叫錢統愼的大佬。
    錢統愼是當年錢太爺的曾孫。未莊開埠時,他循著祖父“假洋鬼子”的足跡,去東洋留學,在早稻田大學畢業後,仗著在京城里當官的丈人的權勢,回未莊當了“籠絡部”部長。
    “籠絡部”是一個專裝笑臉,广施小恩小惠,拉攏海內外短視小人的機構。
    未莊的“籠絡部”,就設在市中心的一座大樓裡。
    一進門,就看見客廳的正中,掛著一幅“賓至如歸”的大字,四字直書,墨跡斑斑,酣暢淋漓,猶如抗日電影中,日本大佐座位后“武運長久”的條幅。兩邊墻上,掛滿未莊歷代大人物的老照片,阿Q的照片居中,下面用紅筆寫著,“偉大的先驅、偉大的的先知、偉大的勇士、偉大的鄉賢。”四個火紅的“偉大”,顯得特別耀眼。
    錢統愼先向我介紹一通阿Q的丰功偉績,然後請我坐下。他點燃一支煙,滿臉肅穆,用敬仰的口氣道:“阿Q公是徹底的無產者,是我們未莊的先烈,他為了我們未莊的解放事業,拋頭顱灑熱血,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我不由暗暗驚詫,世事真詭譎,流氓無產者居然最革命,阿Q竟然成了革命先烈,但我沒有把驚異流露出來,只管提問: “阿Q先生在未莊有子嗣嗎?”
    錢統愼吸了口煙,神情嚴肅道:“你應該叫阿Q先賢,或者叫阿Q公,我們未莊人都是這樣尊稱他老人家的!”
    我連聲說Sorry,Sorry,改口道:“請問阿Q公有後代嗎?”
    “嚴格說,是革命的後代。” 錢統愼掐滅手中的煙蒂,緩緩道,阿Q公生前,有丰富的革命感情和浪漫主義精神,他老人家和鄒七嫂、吳媽都有過革命的血肉感情。”
    “他向吳媽求愛,魯迅先生不是說,‘吳媽‘大叫著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後來帶哭了’嗎?”我不解地問。
    錢統愼道:“女人都愛虛榮,吳媽也不能免俗,她表面上不接受阿Q公的求愛,其實當天晚上,她就帶著傷藥去土穀祠,給阿Q公塗抹傷口。小時候我聽祖父說,那晚吳媽和阿Q私通,懷孕了。因為吳媽是趙老太爺家的僕人,趙老太爺認為有辱趙家的面子,就把吳媽接到魯鎮的娘家生下孩子,取名阿O。阿O後來繼承父志,參加了革命,土改那年,他帶領工作隊回未莊揪斗地主,槍斃了趙老太爺,為阿Q公報了仇。”
    我憑著記者的嗅覺感到,這是一條重要的線索,能找到阿O,一定能挖到許多珍貴的資料,於是我問:“你能介紹我去採訪那位阿O嗎?”
    錢統愼道:“阿O在京城的灌輸部工作,他曾在未莊辦過幾所學校,宗旨是發揚阿Q精神,將阿Q精神作為革命的傳家寶,世世代代傳下去。”
    我頭次聽說京城里還有一個叫“灌輸部”的機構,於是問:“灌輸部是幹什麽的?”
    “這是未莊的特色主義,你們外國記者當然不懂——”錢統愼又燃起一支煙繼續道,“灌輸部的職能是,生產一種特殊漿糊,將這種特殊漿糊,灌輸到正常人的腦子裡,使經過灌輸的腦子的人,變得溫良恭儉讓,聽朝廷的話,按朝廷的指示辦事,做朝廷的好學生,甘願讓朝廷的江山,永遠讓他們傳子傳孫。”
    “哦——這不就是‘科學發展觀嗎’?”我明白了。
    錢統愼鼻子里噴着煙,點頭道:“到底你是當記者的,容易理解。”
    我心想,原來你們未莊那麽多的阿Q子孫,就是用這種方法灌輸出來的,奇妙,奇妙!
    我的理解,讓錢統愼的說話更來勁了:“我聽爺爺說過,阿Q公和鄒七嫂也生過一個兒子,叫阿P。阿P很像他老爹,革命性很強,後來在‘高麗戰爭’中犧牲了。他本來是阿Q公的合法繼承人,很可惜!”
    “是啊——”我違心地應聲道,心想,幸虧那場高麗戰爭把阿P這個孽種炸死,否則還不知未莊的百姓今天在過什麽生活呢!
    錢統愼似乎對我的應聲很滿意,接著說:“你和五毛兄弟一樣,對阿Q公失去接班人感到沉痛,但不要緊,阿P烈士還留下一位革命的種子,叫阿R。”
    我聽他提到五毛,不由好奇問:“你們未莊也有五毛?”
    “有呀,三毛的弟弟就是五毛嘛。”錢統愼不經意地回答。
    不過,我對五毛使隨便問問,興趣還在阿R身上,沒等他說完,我就搶着問:“我能去採訪那位阿R嗎?”
    錢統愼對的我的要求似乎有些為難,吸了口煙,沉吟了一下道:“阿R是位很有個性的將軍,你若去採訪他,必須遵守幾條採訪規則,如果你答應了,我可以替你聯繫。”
    “什麽規則?”我問。
    錢統愼認真道:“阿R的肚子奇大,因為肚子大,所以在取名時用個‘R’字,大肚子下面兩條腿,很形象吧!”
    聽了錢統愼的解釋,我捂住嘴,不讓笑出聲來。
    錢統愼馬上臉色正經道:“你犯了大忌了,阿R將軍最忌諱的就是別人笑話他。見了阿R將軍,必須做到三不笑,你能保證嗎?”
    為了達到採訪目的,我乾脆回答:“我可以保證!”
    “第一,見他大肚子不準笑。”
    “我保證!”
    “第二,阿R少將愛摳鼻子,你見了不準笑。”
    “我保證!”
    “第三,阿R少將是世界幾百年,未莊幾千年出一個的特色後代,有空前絕後的超天才,因此說話海闊天空,玄妙高深,你若聽不懂不準發笑。”
   “我保證!”
    落實了我的三個保證,錢統愼拿起電話,打給阿R將軍,他打開免提,只聽得那邊廂哼哼哈哈,官腔十足,不知所云,這邊廂唯唯諾諾,脅肩諂笑,奴性十足,話筒里最終傳來對方含糊不清的聲音:“朕恩準,朕恩準!”
    錢統愼放下電話,我迫不及待問:“‘朕恩准’是什麽意思?”
    “朕恩準嘛,阿R將軍是龍種,喜歡自己稱朕!”錢統愼擦擦額頭的汗,可見他剛才的緊張。
   
    第二章 未莊奇聞
   
    我從錢統愼的辦公室下樓,捧著魯迅先生的原作《阿Q正傳》,沿街走來,一路對照,試圖找出舊時的痕跡來。今日之未莊和魯迅先生當年書中所描寫的對比,已經滄海桑田,不可辨認,街上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人群如雲,甚是繁榮。
    我正低頭尋思,暗歎歷史的興廢,時間的無情,突然迎面看見一尊高大的塑像。我打了個手招,抬頭望去——嗨,這不是阿Q嗎?頭戴破氈帽,頸盤臭辮子,這模樣我在丁聰的《阿Q正傳木刻插圖》中見過,只是塑像的姿勢變了,丁聰插圖中的阿Q姿勢是在打架,而塑像的姿勢是揚起右手,似乎在扇陰風,又似乎在招魂。
    我正要取出照相機,剛要拍照,一位戴破氈帽的小眼睛迎上來,自我介紹道:“我是這裡的義務解說員,看樣子你是外地記者吧,我來幫你介紹一下吧!”
    不容我道謝,他就滔滔不絕地說:“這裡是魯迅先生書中土穀祠的原址,阿Q公故居的所在地。”說完,指指馬路對面的KTV大樓道:“那裡原本是”趙太爺的府宅,土改時曾經分給貧僱農小D居住,前幾年拆遷潮時被拆除了,改建了這幢大樓,專門供官員們上班來泡妞唱歌,你是外國記者,也有資格享受這個特殊待遇。”
    我感到納罕,問小眼睛道:“你怎麽知道我是外國記者?”
    小眼睛回頭朝四周掃了一眼,小聲道:“老實告訴你,我是“籠絡部”的人,在錢統愼大官人手下干活。我們未莊有個規定,凡是有外國記者和敏感身份的人來,都得派人監視,我就是干這行的。”
    我更感到納罕了,他既是“聯絡部”的人,怎麽會自曝身份呢,便半開玩笑道“老兄莫非在開玩笑吧,你既是籠絡部的人,怎麽會如此自我介紹呢?”
    小眼睛又小心地朝四周掃視一眼,用更輕的聲音道:“如今未莊已到了官場黑暗,冤獄遍地,索賄成風,無官不貪的地步,就拿我們錢部長來說,他早已把子女和老婆都送往國外,一旦情勢變化,準備溜之大吉,但眼下朝廷中他有岳父撐腰,誰也奈何不得。嗨嗨,別看未莊的表面繁華,其實骨子裡已經爛透了,如今那些當官的有幾個是真心為朝廷服務的。”小眼睛見我不相信他,又補了一句,“既然大官們可以把情報賣給外國,難道我就不能給你們外國記者透露消息嗎?”
    我不禁暗嘆,未莊人心渙散,民怨鼎沸,官場內斗,分崩離析,人人都在挖朝廷的牆腳,可見氣數已盡,來日無多了。又一想,在此是非之地,還是說話小心為妙,每逢朝代末日,人心險惡,道德失衡,小人得志,不得不防,於是我換個話題問:“我要去阿R將軍辦公室採訪,怎麽走法?”
    小眼睛睒睒眼皮問:“你莫非要去阿R將軍吧?”
    “是的,是的!”我答應着。
    “我給你引路!”小眼睛說罷,走在前頭。
    我剛要起步,驟然聽得警哨四起,只見一群警察朝賭場沖去。我趕緊躲到塑像底下,準備拍照。小眼睛追過來,一把擋住道:“外國記者來未莊是禁止拍照的,給警察發現,你就麻煩了。”
    “哦哦——”我連連應諾。
    放好照相機,我小聲問道:“警察為何要衝擊賭場呢?”
    小眼睛見周圍無人,放開聲音說:“賭場是朝廷大官們詐錢的地盤,前幾天有一批外地賭徒,贏了不少錢,大官們吃了虧,所以嘛……”小眼睛說到這裡止住嘴,不敢再說下去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