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 (一) ]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 (一)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海峡两岸,国共两党都在纪念对抗日有贡献的人,国共两党都准备给抗战老兵颁发纪念章,感谢其抵抗外侮。(一真一假)
   


    我们不要忘记,在中华民国伟大抗日卫国战争中,有一大批对抗日有卓越贡献的人,他们没有死在日寇手里,却死在共产党枪口下。没死的人,也成为共产党统治下的最最底层贱民。对于这些人,至今连个最起码的道歉都没有。
   
    滑稽的是,当今共产党三番五次地邀请台湾老兵,来大陆参加他们的阅兵,真实目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我认为我是有资格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人。
   
   
    我的父亲王敏政(字爽斋),1912年6月28日出生在中国辽宁省铁岭县,满族。13岁进入沈阳最好的中学读书。1927年在张学良创办的学生队受训。1931年“九 一八”事变后,王爽斋接触了中国国民党从事地下抗日工作的石坚(字墨堂)老师,由石坚老师介绍加入国民党,投身于伟大的中华民国抗日卫国战争中。在石坚老师领导下从事交通联络工作,为收集日寇军事情报,王爽斋进过奉天造兵所(即沈阳兵工厂),昭和制钢所(即鞍钢),沈阳九一八重武器(坦克)制造厂,大连飞机制造厂,向上级提供有价值的材料。王爽斋做过教师,经过商,当过算命先生,打着佛教徒的招牌,到处宣扬佛教,到处宣传反满抗日,发放抗日传单,发展国民党党员。抗战期间石坚担任东北调查室主任,王爽斋担任东北调查室干事,每一天都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随时准备牺牲。王爽斋曾被伪锦州高级法院判处缺席死刑,是伪满洲国缉拿要犯。1942年王爽斋担任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秘书。
   
    1945年“八 一五”日本投降后,我父亲脱离了国民党组织,在天津弃政从商,1950年下半年被捕。从抗战胜利那天算起,直到被捕前为止,王爽斋无论在国民党内,还是在国民政府内都不担任任何职务,被捕前的身份是天津元昌贸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1951年3月31日上午在天津小王庄刑场,共产党一口气枪毙了193人,其中一人就是我的父亲王爽斋,他曾被小日本判处缺席死刑,但他没死在日本人手里,却死在镇反运动中,死在共产党的枪口下。当年父亲39岁,最小的弟弟刚刚19天。
   
    我的父亲按反革命份子枪毙,祖父被共产党管制,我们一家老小十几口人沦为贱民,成为共产党专政对象。
   
    我为纪念父亲参加抗战十四年,最好的形式就是到芝加哥领事馆门前去控诉共产党。
   
   
    从6月9日开始,到今天7月1日,在芝加哥领事馆门前,我的所有活动情况,我将如实地讲解给网友。
(2015/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