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曾节明文集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海内外中国人中有一种奇特的现象,就是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甚至于把主要不是由传统文化造成的灾难,都统统归咎于传统文化,《河殇》经典地代表了这种现象,柏杨则是这种人的典型。
     在这种人看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整一个是垃圾,中国的两千多年历史,秦朝和宋朝没有分别,元朝和唐朝没有分别,清朝和汉朝没有分别。。。统统都是垃圾。某“独立评论人士”,大概因为屈原不是基督徒,遂在报社破口大骂:“屈原是垃圾!”骂到众人面面相觑,摇头而哂。
   


     对他们来说,中国1949年以后的劫难,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必然结果。
   
     中国人对本国传统文化的此种态度,与其他国家国民对本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他国家人,虽则亦有对本国文化传统作激烈批判者,但很少有那么多狠刨自己祖辈文化命根子的人。近代以来与中国命运相似的俄国人,在对待本国传统文化一事上,就与中国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普希金、帕斯捷尔纳克深爱俄罗斯文化,前苏联最激烈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也以俄罗斯传统为荣。在东亚文化圈子当中,中国人对待本国传统文化的态度,也与日本和韩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少有日本人和韩国人对本国的传统文化持全盘否定态度的。最具讽刺意义的是:对遭许多中国人恨恶挞伐的中国传统文化,日本人和韩国人持非常尊崇的态度:日本人视宋朝和宋朝以前的中国为天朝上国,长期积极学习和引进:日本的京都、奈良,完整地保存了中国唐朝的城市和建筑风貌,日本的传统文化,完整地保留了(东)汉的古朴、隋唐的素雅、两宋的细腻;日本和韩国都完整地保留了唐宋时期节日庆祝的雅致;韩国更是以一种“申遗”的偏狭方式,表现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痴迷式尊崇,韩国一直尊崇中国到明亡,明亡后一直沿用崇祯年号到近代,韩剧《大长今》为什么风靡中国空前?就因为《大长今》中表现出来的华夏风采,其细腻、华美、端庄、飘逸、典雅。。。简直比中国更像中国,令看惯了大陆“辫子戏”的广大中国观众似曾相识、眼生异彩、惊觉汉文化的祖先竟可以如此优雅,恰如一个人的本真被唤醒,想起了自己焕美的前世。
     
     要获知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就要了解中国历史有别于俄、日、韩的特殊地方。
     中国历史上有别于俄、日、韩的最特殊地方是,中国有多次被北方蛮族彻底或部分征服的历史,在近代来临时,中国处于北方蛮族(满洲族)的鄙劣殖民统治下:
     公元四世纪,匈奴、羯、氐、羌、鲜卑五胡乘中国西晋“八王之乱”内讧之机入侵,征服黄河流域,华夏政权被赶到淮河以南;
   
     北宋靖康年间,女真人大举入侵,再次征服黄河流域,华夏政权再次被赶到淮河以南;
   
     南宋末期,蒙古人大举入侵,宋朝顽强抵抗四十多年,终于不支而亡,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亡国;
   
     1644年,李自成大顺军攻占北京,推翻明朝崇祯朝廷,关外建州女真建立的满清国,乘李自成立足未稳内讧、中国内虚之机,倾巢出动,入关窃据北京,后又经过十八年的屠杀掳掠超限战,消灭了奸贼汉奸辈出、内讧不断的南明政权,征服了整个中国,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二次彻底亡国。
   
    而俄、日、韩历史上都没有被蛮族彻底征服的历史。日本在“二战”后为美国占领之前,外战几乎无往不利,从无遭外族割土的历史;俄罗斯历史上虽被蒙古人彻底击败,但只是臣服,并未受蒙古人直接统治;韩国虽然历史上多次被北胡击败,但只是臣服,从未遭蛮族直接统治,故自身文化、种族、风物得以保存完整。
   
     由于满洲的征服(即满清入关),中国在近代西方文明叩门之际,处于北方蛮族(满洲族)的鄙劣殖民统治下,久已丧失民族自主权,故不能象彼得一世时期俄国那样,对先进的西方文明影响,作出积极的反应;也无法象明治时期的日本那样,对先进的西方文明影响,作出大刀阔斧的敏捷调整:
     本来,明末时的中国统治者,出于防止满人入关的需要,对西方先进科技采取了积极的态度,但满清入关中断了这一开放;满清因为其政权的落后少数民族殖民属性,特权少数民族的利益与主流民族(汉族)利益相反,汉民暨社会愈贫弱愚昧,则满人的特权殖民统治愈稳固,引进西方文明进行改革,固然有利于中国,却危及其自身的殖民统治。这就是满清统治者念念不忘的“汉人强,满人亡”的道理。所以康熙之所以不学彼德,不是什么糊涂,而是一种狡猾。从康熙到道光,满清的闭关锁国不是什么“中华文化的自大”,而是满洲统治者防汉的需要。而直到晚清时期,满洲贵族仍指控康有为等维新改良派搞“戊戍变法”,是“保中国不保大清”,其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不难懂得满清在近代以后丧权辱国的重要原因:满清对外动辄割地赔款,主要不是因为打不过,更不是因为“再战必亡”,而是因为全面开打,有导致政权落入汉人之手的风险。
   
     可见,满清与中国的利益是不一致的,满清不能代表中国;清朝时的中国,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清朝时期,本质上是中国的亡国时期。
   
     但是从清末时期一直到今天,许多中国知识分子都没有看到这点,他们认为中国在近代以来的丧权辱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恶果,再想起历史上中国国土多次遭北胡铁蹄蹂躏、两次彻底亡国的屈辱历史,就产生了“中国传统文化整一个是垃圾”的愤激想法。
     而上世纪国际共产势力对中国的再次征服,则加深了此种观念。其实共产党之征服中国,非但与中国传统文化无关,中国传统文化还对此种征服构成了障碍:在中国传统文化保存得较好的江浙,共产党的赤化就遭遇到顽强的抗体,而它在北方,就更加如鱼得水。当然,先今的中共,的确是利用了中国传统的某些糟粕自固。
     
     俄人、日人之所以恨恶本国文化的人明显少于中国,就在于俄国、日本历史上外战胜多负少,而且此两族从未被外族彻底征服,因此,俄、日两族都有很强的民族优越感;本来,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强的民族优越感,孔子的“狄夷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就是此种强大优越感的流露,但是,随着崖山海战的悲壮落幕,中国人晋宋以来最后的民族优越感,一扫而空了。而到了近代时,久在满洲凌虐愚弄下的中国人,早已整体变成华夷不辨、认贼作父、以耻为荣的麻木冢类,他们身上只有两种气味——腐臭味和血腥味,曾国藩就是典型。
     那么,为什么外战比中国输得更多的韩国人,恨恶本国文化的人明显少于中国呢?这是因为韩国虽则更弱,但是她懂得及时屈服和妥协,以免遭蛮族的直接统治,故韩国虽更弱,却从未亡于蛮族之手,其种族和汉文化传统风物,保存得远比中国完好,韩国是小国,周边蛮族的欺凌和压力,反而激发起高丽民族强韧的凝聚力,而中国在蛮族铁蹄下更加悲惨的境遇——尤其是满清入关后惨遭薙发易服的境遇,也令韩国据有了一种民族优越感。
   
     那么,中国传统文化与历史上中国亡国有没有关系呢?我想,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儒家文化轻视科学技术、重文轻武的倾向的影响,对宋以来中国武力不振,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关键是统治者的选取,唐以来科举制度的设立,把知识分子望做官方向吸引,宋制的重文轻武,明朝以理学经书,为科举考试唯一内容,都导致中国人尚武精神逐步流失、而军事技术进展缓慢,这些,都导致了中国在近代以前,愈来愈不能抵御北方蛮族的入侵。而且,在防御蛮族方面,中国大不如日本的是:日本有海洋天险阻隔不习水性的北胡,中国的国土,却向阿尔泰人、通古斯人完全敞开。
     但是,抵御蛮族乏力,是否就足以证明这个民族的文化整一个是垃圾?当然不能。历史上古希腊亡于马其顿、西班牙亡于阿拉伯、拜占庭亡于土尔其,是否就意味着他们的文化是垃圾?殊不知,古希腊文明启迪了欧洲的文艺复兴,俄罗斯正是拜占庭的继承者。
   
     的确,中国传统文化有许多糟粕,但她亦有许多精华。只要剔除其某些不人道、阻碍科技方面的因素,她就是焕美绝伦的东方花园。是以故,笔者坚决反对文化革命,文化只宜改良,而不宜革命,否则就必是灾难。对一个政权可以用革命的手段,而对一种文化施以“革命”,其榜样就是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好些跳踉全盘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是中国的少数民族,尤其是满族人,柏杨、李敖、芦笛都是满族人,他们之所以如此极端,大抵是因为他们曾经的满洲国和满洲族,因为满清血淋淋的入主中国,而消亡了,这明明是征服和殖民他族所得的报应,但是他们不甘心失败,在恢复清朝无望的情况下,唯有切齿刻骨诅咒中国灭亡了。
     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邻国日韩的态度:日韩推崇中国传统文化,完全出自真心,并非满清统治者推崇儒家、喇嘛教那样,是统治的法术;日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有鉴别力的民族之一,对于中国文化,她学的都是精华,宦官、科举、缠足、鞭炮。。。她统统不学,日本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洞若观火,为什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一千多年来乐此不疲?
     如果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大量的珍宝,还会有什么原因呢?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七月七日炎夏纽约州
   
   
       
     
     
(2015/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