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曾节明文集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六月二十六日,以五比四弱势多数作出历史性裁决: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消息传出,全世界男女同性恋者载歌、载舞、游行,欢庆历一个史性的胜利:美国这个世界首强、三亿人口的大国加入同性恋国家的行列,当然是基佬们的历史性胜利。


   
     在西方美国还算是相对保守的,此前,已有荷兰、比利时、西班牙、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岛等十一国成了同性婚姻合法国家,美国的北邻加拿大,早在2005年就加入了这一行列。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基督教在美国社会深度衰落的标志。因为同性恋在《圣经》中是大罪,按照基督教的理念,同性婚姻是不可想象的,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反映出基督教的信仰在美国社会已经边缘化了:美国新上任总统宣誓时手按的《圣经》,徒然沦为传统的形式,就象中国人在端午节吃粽子一样,没有几个人在吃的时候在纪念屈原。
     当然,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也与同性恋水火不容,且更不宽容,同性婚姻在美国的合法化,也反映出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在美国也没有多少市场。美国社会已经深度地非宗教化了。
     
     同性婚姻合法化,对同性恋是巨大的鼓励,这实际上是对自由的滥用。为什么呢?难道同性恋者不应有人权吗?同性恋者当然应该享有不受歧视、不受迫害的权利,但要求社会鼓励并不是权利;类似的,商业性性交易从业者(如小姐和鸭子之类)也应享有不受歧视、不受迫害的权利,但无权要求社会鼓励他们这一行。
   
     为什么呢?因为同性恋对社会有一定的危害性,因为同性恋导致对异性无兴趣,从而严重危害人类的自身繁衍——导致“断子绝孙”,如果一个社会有很多同性恋者的话,这个社会的人口必然负增长和严重老龄化,如果一地大多数人是同性恋者的话,该地的文明必然灭亡,除非有非常大量的移民涌入。
     因为同性恋的对人类生育的严重威胁,所以政府决不能鼓励同性恋,否则社会就会衰败。
   
     讽刺的是,此次美国裁决同性恋婚姻合法后,平日里发了疯地力挺中共计生、呼喊“中共万恶,计生首善”、鼓吹人少富强的某人,气急败坏地跳出来大反特反同性恋,这就怪了,按照其人少富强、人少“环保”的“理工科”逻辑,应该力挺同性恋婚姻才对呀?同性恋多了,人口不就大大减少了吗?人少更富强、更环保呀!可见其思维之混乱。
     而一贯热情支持“邓计生”剪丁的朱学渊老先生,倒是前后一致的理想主义者。据说,6月26日晚上,朱老在德州的家中,从平板电视中看到最高法院的裁决结果后,全身放松地靠在沙发背上感慨:“好,好,形势大好!美国的出生率大有希望可以降下来了!”
   
     其实同性恋的问题就是个人权问题。同性恋者也是人,同性恋是性变态的一种,就象恋物癖、恋足癖、异装癖一样,是终生无法戒除的,每个人同性恋性癖的形成,基本上是身不由己:有的人因为基因不正常,生下来就是同性恋者;有的人小时候被父母或抚养人以异性的方式培养,比如说男孩当女孩养、女孩当男孩养;也有些人在幼小的时候受到同性恋者的诱惑和刺激。。。于是形成了同性恋的性癖。正因为身不由己,所以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性变态者,是值得同情和怜悯的人,他们是不正常的可怜人。
   
     因为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性变态者,他们的性癖是终生无法戒除的,政府、社会、他人强制压制其性癖,必他们给造成巨大的痛苦,甚至令其生不如死!因此同性恋的行为,政府和社会应当予以宽容,对于同性恋的人权,应予以保护。
     某呼喊“中共计生首善”的“理工科”脑残,从偏见和仇恨出发,喋喋不休地鼓吹政府取缔和镇压同性恋,恨不得以邓共计划生育的手法,把同性恋者赶尽杀绝,此人以前狂喊:计生问题要从实际出发,不要被空泛的人权观念束缚了手脚!再次扯着破锣嗓子鼓吹:对待同性恋要从实际出发呐,不要被空泛的人权观念束缚了手脚!
   
     此再次反映出此脑残拿人不当人的反人本反“普世”共产党“科学鬼子”本质!
   
     按照此人伪右偏瘫主张,抓住同性恋者就送上绞架的伊朗,是最健康的理想国!
   
     同性恋者也是人,这是任何一个宪政民主追求者,对待同性恋问题的首要立场。
   
     某脑残强调:同性恋危害极大!并以吸毒与同性恋类比。这完全是不恰当的脑残类比,因为毒品可以完全控制一个人的意识和行为,而同性恋的性癖,远不能完全控制一个人。众所周知:吸了毒的人有时会兴奋得发狂,行为和意识都失去控制,而会作出杀人害人等破坏性极大的举动来,毒瘾发作的瘾君子就更可怕,为了搞到毒品会不惜一切,甚至变成食人恶魔!而同性恋性癖,就远不足以毁坏一个人的正常意识和行为,许多同性恋者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淑女,其性癖并不影响其工作、生活,暨他人的工作和生活,而瘾君子基本上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也令其身边人无法正常生活。
     再则,任何年龄段的人都可以沾上毒瘾,而一个人只要在未成年阶段没有形成同性恋的性癖,基本上就终生不会沾染这一性癖。
     可见,同性恋对社会的危害,远没有毒品来得直接和剧烈,那同性恋与吸毒类比是根本不恰当的。
   
     然而,天道乃中庸之道,凡事不宜过分。同性恋者的性癖权利固应保护,但他们没有权利影响他人、危害社会。同性恋者无权强迫非同性恋者入伙、无权以引诱和刺激未成年人进行或走向同性恋,因为未成年时期,是后天性癖者罹患性癖的唯一时期,尤其是幼年和童年时期。
     因此,同性恋组织发起性癖公开展览、尤其是行为艺术活动,都是有害社会的活动,因为这会误导未成年人,比如旧金山每年一度的“同志”裸体游街活动,就是典型的危害社会活动,惜乎哉王希哲还把它拍成照片贴上网,以显摆自己的“民主人士”属性,这完全是以羞为荣。左派之荒谬,超过右派,由此可见一斑。
     美国许多州严禁开妓院,却又容许同性恋组织在街头大搞色情行为艺术,这显然是一种倒错。
   
     对于同性恋,我主张“同志”们大可以在会所、俱乐部内享受性癖的乐趣,但不可以招摇、游街、搞“同志”行为艺术,以免干扰和危害正常人和未成年人。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七月一日于夏雨纽约州 
     
   
   
(2015/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