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抓住反对派人士个人品德大做文章,以此角度把反对派事业涂抹得一团漆黑,是共特攻击民运的一贯伎俩之一,其典型文字作品如《荤素谭》,而某些个国安外派、线人多年来对魏京生、王军涛、盛雪、张健的死缠烂打,则是其典型表演。
     此外,十多年来一贯配合中共的镇压行动诬蔑民运人士、民运行动、“一神教”(基督教)的徐水良,竭力鼓吹反对派搞政治只用“正”不用“奇”,谁用奇,就是不道德,就是“特线”,其组织就是特务组织,行动就是特务圈套。也属共特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的套路之一。
     共特以民运人士私德诋毁民运事业,貌似堂皇有理,实际上是非常荒唐的,因为政治事业不是道德事业。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公共事物的管理,其中包括社会各阶层、各群体利益的调节和维系,由于社会各阶层、各群体利益有着诸多的矛盾和冲突,因此政治离不开强制力的威慑,搞政治脱不开包括各种计谋在内的“策略”,也就是说,在道德上纯洁无暇的政治,迄今是不存在的。这无论在宪政民主国家,还是专制独裁国家,都是一样的;不同在于,在宪政民主国家,政治的不道德是受制约的,一般不至于危害大众;而在专制独裁国家,政治的不道德是缺乏制约的——在共产党极权专制国家,政治的不道德更是没有底线的,因此常常造成祸国殃民的后果:


     共产党极权专制国家的此种无底线,其典型套路是,为了所谓“正确”目的,不择手段血淋淋,如中共国,连“准生证”这种制度都想得出来,剥夺公民权利迄今世界一绝。
   
     政治事业不是道德事业,就不能以道德事业的标准来要求政治事业,两千多年前孟子就知道这个道理,孟子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孟子·离娄上》)。
   
     正因为政治事业不是道德事业,所以以道德家的标准来要求从政者,是完全荒唐的。如果从政者完全按照纯洁的私德标准来参与政治(就是徐水良所咋呼的“只用正不用奇”),其结果一定是失败。如果孙中山、叶利钦按照徐某人的“用正”来进行反对事业,会有什么结果?毋庸置疑,当然是孙、叶两人分别被凌迟、被枪毙,而杀人如麻、罪恶弥天的满清和苏联,现在仍坐在联合国的席位上。
     以个人道德非难抹黑民运,激将诱导民运人士去效法谭嗣同,去搞“只用正不用奇”的迂腐送死民运,这就是中共统治者想达到的目的。
   
     但是特别讽刺的是:徐水良一方面狂喊:“只用正不用奇”、“战争才能用奇”,一方面他自己却在配合中共当局镇压——扫荡反对派行动中大用、特用、用足了“奇”:徐水良仅凭康生式的臆想,就把狱中王炳章、刘晓波、高瑜定性为共特,把零八宪章运动、茉莉花行动、同城饭醉行动、香港“占中”运动、大陆国民党组党行动。。。统统打成共特运动或“政法系阴谋”;他以胡锦涛情报(怪事,他的“情报”是怎么得来的?)为由,铁口咬定海外异议人士八成是中共“特线”,他动辄抓别人特务的同时,搜肠刮肚造谣臆想,凭空诬蔑他人“靠法轮功得到难民身份”。。。却对自己的坐牢真相、自己何以得全家于1996年被中共当局经机场免检通道保送美国等重大疑点,始终闪烁其词、讳莫如深,如此一“正”一“奇”,一严一疏,令人不得不叹服:
     高,实在是高!
   
     除了徐水良之外,还有一种以私德误导民运的中共特、线,目前没有引起人注意:就是以一种伪清高的姿态,诱导正派和有书生气的民运人士脱离民运,这类人强调说:政治太肮脏,所以没有必要去从事反共民主化事业,一个人应该洁身自好为上。照这类人的意思,象我这样的人,就知应该写些风花雪月的散文,而不应该去反对共产党。
     这种看法因貌似清高超脱,而有极大的迷惑性,它其实是很荒谬的。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去趟共产党极权政治的污泥浊水,那么人类就没有伟大的“新思维”运动,就没有苏共的瓦解和东欧、蒙古的变天,如果那样,则整个东欧、俄国、中亚、蒙古必仍然生活在共产党的铁幕专制下!戈尔巴乔夫从政时,也撒了许多谎,不然他根本进不了克里姆林宫,而早被淘汰出局(这就是徐某人深恶痛绝的搞政治“用奇”),但是,戈尔巴乔夫不道德的“用奇”,却解放了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这个道德硕果,这是任何洁身自好的宗教家、道德家无法获取的硕果。
     这就是世事堪玩味之处,充满厚黑的政治,却能结出最大的道德果实。所以中国道家说:至正若歪。
   
     共特以私德否定民运事业的做法,也是利用了中国人许多人只注意人不注意制度的思维缺点。许多中国民众习惯于把共产党的罪恶,归咎于毛泽东的个人道德败坏,这是一大误会。诚然,毛泽东确实是个极端自私,没有道德底线的奸邪之辈,但毛泽东之所以那样祸国殃民,归根结底是因为共产党的极权制度,是共产党的极权制度,把毛泽东的恶劣品性的危害放大了许多倍,这才造成了祸国殃民的后果。如果毛泽东当年没有被汪精卫驱逐,而是留在国民党内继续当官的话,他顶多只是一个盛世才式的政治流氓、军阀恶棍,而不可能深刻地危害中国。
   
     虽说制度比人私德更重要,反对派人士即以追求宪政为目标,就应当摈弃“为了理想不惜牺牲(他人)一切”的共产党政客作派,对私德提出较高的标准。我个人认为,搞民运应有两条个人底线原则:
    一是不要去刑事犯罪。象现在东南亚的某人以“搞民运”为掩护,先是诈骗旅法同胞几十万法郎,导致自己在法国无法立身;继而又在泰国伺机盗窃中国难民的财物。。。这种鼠目寸光的下作之辈,是不可能成事的;
    二是要尽量避免伤及无辜民众,切忌象共产党那样“为了革命不惜牺牲一切”;雨果讲得好:
     “在绝对正确的革命原则之上,还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七月三十一日于仲夏纽约上州
     
     
     
   
     
(2015/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