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曾节明文集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最近中共上海当局对互联网的政策作出调整: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这就导致VPN和其他翻墙软件丧失作用。鲜有人注意到: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封网恶毒招数,它完全有别于胡温时期依赖提升防火墙过滤技术的封网,因为在没有流量的情况下,再高超的翻墙软件也没有用。这就好比水厂关了水阀,水管里没有了水流,你再有高明的户外偷水技术也没有用。
     随着中共上海当局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上海电信提供的优化国际流量宽带项目“出国精品网”,也于7月16日起不再办理,这就反映出:电信部门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不是为了搞钱,而是执行中共当局的命令,为了封堵不利于共产党专制的信息,以确保“网络正能量”。
   


     这是中共当局对互联网作的重大战略调整,它正在进行当中。笔者估计:一旦上海试点成功,中共习近平当局必将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的封网的“新政”,推向全国,恰如中共胡温当局2008年强推“火车票实名制”一样。
   
     此次厉行“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的釜底抽薪式封网,是习近平对互联网的根本态度流露,许多人没有注意到,习近平对互联网,比胡锦涛和江泽民都更为敌视:
     早在2013年,习近平在内部讲话(即“819”讲话)中就严厉告诫全党:“互联网为亡党亡国的大敌”,提出对网络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习近平讲话声未落,中共当局即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起抓捕互联网意见领袖,把“清网打谣”恶潮推上新台阶。
     此次大幅限制家用互联网出国带宽,就是与“清网打谣”一脉相承的新政,而且这次的限制,是前所未有的断根式限制:习近平不惜损害经济利益、伤害中产阶级,也要保证互联网的“安全”。
     如果限制家用互联网出国带宽的新政推向全国,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便向朝鲜的“光明网”迈进了一大步。
   
     自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国大陆社会悄悄的、然而却是稳步的向着极权倒退:经济上国进民退、重新以行政权力干涉物价、火车票“实名制”(一如毛泽东时代旅行要“介绍信”);习近平上台后,更发生了类毛共的“暴力救市”、釜底抽薪式限制互联网的限制家用网出国带宽试点。。。冷冰冰的倒退事实,无情地揭穿了芦笛、冯胜平之流“党主立宪”、“统治者让步”、“互动”等等无耻忽悠;除非中共垮台,否则此种倒退不知伊于胡底。
   
     中共对互联网的此次重大调整,必将沉重打击以博讯为代表的体制外海外中文网站,令其作用大减,形势在迫使流亡海外的中国反对派,对其国内工作作出重大调整。
   
     海外反对派通过互联网影响中国大陆的黄金时期,是1998到2008年期间,以李洪宽向大陆电邮群发“大小参考”为代表,但约自2008以后,中共当局大幅升级了邮箱过滤技术、以及防火墙技术,导致翻墙软件不再象以往那么利索了,民运通过互联网对大陆的影响,遂开始不断滑坡,海外中文网路和国内中文网络日益隔阂,越来越“两张皮”,海外反对派中文网路,越来越成为海外民运异议人士自娱自乐和内斗的“内网”,对大陆民众的影响越来越小,而与此同时,以微信和微博组群为代表的国内互联方式,对国内的影响越来越大,但是这些互联方式尽在中共当局监控之中。
   
    此次习当局大幅限制家用网出国带宽后,必进一步大幅削减海外流亡反对派通过互联网对大陆的影响,这就迫使民运必须采取新方法影响大陆。而最简易实用的“新方法”,其实并不新,就是减少对互联网、手机的依赖,回归街头运动和颜色革命的原始方法:
     就是串联、刷标语、大字报、发放传单、张贴告示等等。由于这些原始的方式无须现代工具,因此,久已依赖科技监控民众的中共当局,必然很不适应,很难进行监控。
     毛泽东时代,中共当局可以“走群众路线”,依靠“小脚侦缉队”、“红袖套”等愚民做义工,对专政对象进行监控,但在士气低落的当今,就很难做到这点,现在除非政府出大钱,不然去哪里去找这么多有觉悟的“革命群众”呢?
     整个八十年代,没有互联网,老百姓没有手机、没有公用电话、几乎清一色没有家庭电话。。。但是却发生了“八六”和“八九”两次民运大潮,其中“八九”民运发展到全国范围、数百万人规模,差一点就倾覆了中共政权。民运各大佬、各领袖要想一想,当时国内的大规模街头运动,是怎么发动的?当时应该怎么动,现在就应该怎么动。
   
     早在2005年前后翻墙软件热火朝天的时期,我就冒时髦之大不韪地说过:互联网上的抗争代替不了街头运动,因为互联网运动给中共当局的施压的压力,是永远不可能与街头运动相比拟的。例如:大规模的街头运动,足以令政府的运作陷入瘫痪,而互联网运动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要颠覆中共政权,非要有大规模的街头运动不可。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冯胜平之流,一方面拼命散播“党主立宪”、“互动”的所谓“和平理性”观点,一方面竭力贬低街头运动,说什么“八九”式的街头运动“过时了”、容易被人利用、社会振荡太大云云。
     但是另一方面,中共习近平当局现在却在加紧开发主用于驱散大型群体聚集示威的“微波武器”。
     至此,冯胜平之流为何竭力贬低街头运动?中共当局最害怕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七月二十九日于夏热纽约州
   
   
     
   
   
     
   
   
   
     
   
     
(2015/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