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曾节明文集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无神论的宇宙观,表面上不迷信、不盲从、讲求科学、证据。。。实际上最迷信、最盲从,而且,它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因为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无神论必然导致唯物主义,因为无神论否认灵性的存在,于是连超物质的精神,也被矮化成物质;持无神论宇宙观的人,认为一切存在的,都是物质的。与有神论相反,无神论是形而下的,它不承认任何超验的东西,它认为任何才能都是学习和实践得来,至于小鸟为什么长出翅膀来了自然就能飞,至于莫扎特为什么六岁就能作曲、至于人为什么会梦到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形而下的无神论无法解释。
     因此,无神论不能用来作预测,因为未来的事情尚未出现,这就在它的形而下范围之外。无神论只能只能用来推测可能性,就是以逻辑因果律来推测下一步可能会怎样,这种讲求证据、排除先验的“预测”,就是堂皇地命名为“科学预测”,实际上它的“预测”能力极其低下:


     因为这种“预测”,不过是在估算可能性,而未来的每一个下一步,往往会存在多种可能,因此,可能性的估算,基本上是百试不灵。
   
     例如:1910年的时候,维也纳流浪汉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可能性有多大?经过后世概率学家的估算,接近0%,但就是他在23年后成了德国总理,而许成为德国总理可能性大得多的人,却没有当到总理;1915年的时候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如火如荼的时候,在西线冒着枪林弹雨冲锋的列兵阿道夫.希特勒,阵亡的可能性,当然远远大于他日后当总理的可能性,但此人就是没有阵亡,后来硬是当了总理。
     1644年旧历三月十九日,李自成大军进北京,当李自成一伙骑在马上向北京市民拱手致意的时候,谁能够抛开先验用推理得知:中国很快将是满洲人的天下?连多尔衮就没有想到,多尔衮倾巢出动的时候,初始的目标也只是拿下燕京,扩充一下满清国的地盘而已,远没想到会如此顺利。
     以形而下推理来看:李自成大顺朝取代明朝可能性,难道不比满清的入主大得多?但得到天下却是满清。
     1945年下半年,毛泽东误认为国民党军队已经疲惫,夺取天下的时机已经成熟,命令八年里对日军游而不击、养精蓄锐的共匪黄俄军队,向国民政府全面开打,结果战至1946年六月,各路匪军均被击退,损失惨重,蒋介石一度有一鼓作气、把黄俄共匪驱逐至苏联的大好形势。这时候无论中国还是美国,有哪位专家抛开先验推测到了三年后国民党丢失大陆被赶到小岛的事情?连毛泽东都不敢有此奢望,老毛原来预测:单在东北,就须与国民党打上十几年。
     1991年八月,苏联突然发生“819”事件,并在当年四个月后解体,苏共亡党,美国和西方的特勤机构和专家全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用形而下的“科学”方法,没有一个人估算到苏共会在没有严重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的风平浪静形势中,突然就崩溃了。
     这些,都是令无神论“预测”者傻眼的经典事例。
   
     但是,这些重大的历史变故,都被有神论者预测到了:美国女预言家珍妮.杰克逊在1944年就预言说:中国即将变成共产党红色国家,当时包括罗斯福总统在内的美国朝野人士都不相信;《推背图》的作者李淳风,甚至在一千三百多年之前,就预测到毛泽东和共产党征服中国暨祸国殃民;瑞士占星家克拉夫特和波兰预言家梅辛,分别预言到了希特勒的上台和垮台;而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甚至在四百年前就预测到了希特勒和纳粹党的兴亡。
     美国预言家埃德加.凯西提前四十多年就预测到了苏联的覆灭;在1989年的时候,列宁格勒一个十来岁的苏联男孩对纪录片的记者说:苏联将很快解体。当时没有引起人注意。
     有神论论者为什么能够频频作出精准的预测?就因为有神论是一种形而上的宇宙观,由于承认超物质的精神以暨先验的存在,有神论者必然是唯心主义者,唯心主义的思维是形而上的思维,它既可以讲求实证,又可以超越实证,于是敞开了多个获取真理途径的大门,它也就更接近求真的本来面目;而无神论者因为其唯物主义形而下的属性,决定了其只能采取逻辑思维和实证的方式,这就非常局限,且这种方式是不可能预测未来的。
   
     由于否定灵性,所以无神论者身上往往没有灵气,他们既不能发明也不能创造。无神论唯物主义的思维,天生是倾向于质疑、否定和批判的怀疑主义思维,此种思维方式成事不足、破坏有余,因为它只能衍生无休无止的诡辩、引发无休无止的争斗。
     无神论者的缺乏灵气和怀疑、斗争属性,往往令他们成为妒贤嫉能的“科学斗士”,反“伪科学斗士”、“打假专家”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就是这一类的典型,他们既不能发明和创造,又妒贤嫉能,便只有通过所谓“科学打假”。。。通过否定和打击别人,来抬高自己,来获取成就感。
     现在海外中文网站上,此类小方舟子还少吗?此类脑残网评,也是自己一事无成,却天天蹲守网站,通过讥讽、否定、打击能者和拉偏架、犯浑,以哗众取宠获取一点可怜的“成就感”。
   
     但这类人其实是既不真懂科学、也全无道德的学痞恶棍,他们比他们的质疑、批判、打击对象邪恶百倍不止。他们其实没有任何学问和成就。
     象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真懂科学的大家,其实对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有着莫大的敬畏之心,因为真懂科学到了极高境界,人反而霍然开悟,知道自身力量的渺小,就象从宇宙中俯瞰地球而后怕一样,所以许多大科学家反而是有神论者。
     而无神论者以“半桶水”最多:正因为对科学似懂非懂,半通不通,这种人往往极端狂妄自大,竭力把科学推捧到如宗教般的崇高位置,并挥舞“科学”的大棒,四处“打假”、斗人。。。从而在马列教之外,又形成一种新的、无神论的“拜科学教”,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就是这种人的代表,他们满嘴高唱“科学”,实际上是打造“拜科学教”的“科学鬼子”。
     何祚庥、方舟子之流,表面上大反“伪科学”、大反“迷信”,实际上他们要反掉别人的迷信,来营建自己无神论的迷信王国——他们在新造别人对他们的迷信,俨然无神论主教的姿态。
     在网上也可以看到:两位著名的无神论“扫荡派”领袖,在扫荡别人“迷信”的同时,营建对自己的新迷信不遗余力:无不哗众取宠、沽名钓誉、好大喜功、甚至贪天功为己有。。。批判别人时俨然一副真理化身、救世主姿态,绝对比王林还狂傲!
     
     就对社会积极作用来说,无神论是百无一用,对未知的世界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因此,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等满嘴唯物主义“科学”的大佬们,内心对无神论实际上不屑一顾,只把它当作愚弄臣民的东东,私下里一个个都去求神、问佛、摇签、算卦、测字:斯大林私下里说,如果没有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护佑,地球早就没有生命了;德军进逼莫斯科危在旦夕的时候,斯大林同志急忙紧抱东正教粗腿,祈求上帝保佑;毛泽东宁愿相信道士的“8341”数术,也正眼不看马克思的书;邓小平请风水师;江泽民、习近平暗中拜佛。。。。。。
   
     另一方面,无神论虽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它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破除人敬畏之心特别有效,既然没有超验超物质的东西,那还有什么可敬畏的?既然人只能活一世、活着是暂时,死了是永远,那还不及时行乐等什么?那还不抓紧时间贪污腐败、尽可能招漂亮小姐各种花样玩够、爽够,还等什么呢?
     既然人不过是一堆物质,没有灵魂,没有报应。。。那么杀人算什么呢?杀婴又算什么呢?“六四”屠城又算什么呢?只要有机会不受制裁,坏事做绝你又能奈何?
     一个失去了敬畏之心之后,当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坏事就敢做。马克思、列宁暨共产党头子之所以拼命提倡无神论,就因为无神论能够让党徒跟从它杀人抢劫、无恶不作,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即所谓“革命最坚决、最彻底”。
     对老百姓,共产党之所以大灌无神论迷魂汤,是因为老百姓破除了“封建迷信”之后,才能树立对他们马列邪教魔鬼帮的新迷信。
   
     由此可以发现一个规律:网上的无神论“反伪”斗士,一定是坏人,而且是比他们反对对象坏得多的坏人。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七月二十二日于仲夏夜纽约上州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