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七月二十一日本没有出行的打算,但下午刷油漆的时候,甸云坠地青青欲雨的天,突然变得晴空灿烂,只于天际有片片碎絮,就象清糖水蛋花汤一样。这些天来微热清爽,难得地找回了一个南方人些许的仲夏感受;短暂的夏天,实在是纽约州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诚此日长水暖的时节,不出行更待何时?再想到平日里节假日每每为民运码字,实在愧对妻儿,于是临时起意,刷完油漆后去安大略湖沙滩揽夏。


     约五点钟出发,驱车上81号路北去,沿途只见那层叠参差深浅森林绿浪,都在明媚舒爽的斜阳下恬然自得,草叶肥茂,大小榆树扑簌簌地在夏风中闪着金粉色的光点,就象泼水节中嬉戏的少女。。。这夏天上州郊野的草木,简直比人要快活百倍:在这美东北的黑土地上、他们没有生存压力、也没有迁徙的观念、他们不用吃毒吃转基因、晚上休憩时分是纯然的幽宁,没有光污染、也不象中国的好树那样,时常有遭盗伐的危险。
     在柔长的仲夏斜阳中,这麦迪逊乡间的草木,多有一层洒落有金粉的成熟深绿,他们象在懒洋洋地消夏,心底潜流着浪漫的山泉。落日中染上金粉的麦田、和远处橄榄绿的森林、County路边悠闲的白色豪斯。。。都在重现廊桥遗梦的场景。无怪,电影《The Bridge of Madison County》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也是在这个落日绵长的时节。
    《廊桥遗梦》表面上述说烂漫,其实反映出一种难以述说的、深刻的孤独,一种美国人特有的孤独。这是真实写照,美国人很自由,但也很孤独;正因此,Nana所唱的《I am lonely lonely lonely》才会风靡异常、迄今传唱不疲,其经久魅力,在如快餐盒饭般的饶舌歌曲中,非比寻常。
     
     将近六点钟,到了湖滨国家公园,只见距沙滩半里方圆的树林宿营区,几乎已经住满,三三两两的老美家庭,有的住房车,有的扎帐篷,但每家彼此之间都保留三五米的距离,他们锅碗瓢盆都带来了,大概是来此自助度假、兼避暑的。一眼望去,宿营区竟是白人的世界,见不到一个黑人。白人更懂享受生活,难道是天生的?
     一群群的小孩不是在树荫下嬉戏,就是沐浴在湖滩阳光下堆沙,抑或在湖中冲浪。美国年轻人口旺盛,这是我到美国的最强感受之一,这显出一种生生不息的生机盎然之美——这应是朱学渊老痛心疾首的现象了!而现在的中国大陆,却是满街的中老年人,我所住的小区,一个单元三十户人家,竟只有五六个小孩,满眼是暮气沉沉的残秋之象。这就是朱学渊博士梦寐以求、大声叫好的“环保”景象。
     美国白人每个家庭,几乎都有两个以上小孩,美国白人有个规律:每家至少要两个小孩,许多人家有三四个小孩,独生子女的小孩是很少见的,因为美国人大抵认为: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是很可怜的。美国人虽然千奇百怪,但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就是认为人第一宝贵,决不会为所谓的“环保”、“资源”、“财富”去压制人、损害人、牺牲人,热爱自由喜欢小孩的美国人,决不会去追求一个“死得多、生得少”的老人社会,所以朱学渊博士指望美国人主动自我实行计划生育的理想,比共产主义还渺茫。
     美国白人小孩不仅人多比例高,与华人小孩还有一个鲜明的对比,就是体格和容貌上更加健美和富于立体感:我来美国后还有一大对比观感,就是深觉华人小孩普遍的扁脑壳、四方脸实在难看,因为这是在愚蠢地突出黄种人外观上的劣势。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华人小孩普遍的扁脑壳并非天生,而是接受东北满族人(女真人)以扁颅为美的陋习造成的:即婴孩一生下来就让其枕着高粱、绿豆、大米。。。等坚硬物仰睡,有些七歪八邪的人家(尤其是北京和东北人家),还把婴孩的手脚捆住,以禁止其翻身——压制人从婴儿开始,以保证把后脑壳睡到消失、把人的圆脑壳睡成饭铲头、绝壁头、“南北头”(清朝时满洲人对汉人的蔑称之一)。由于神造人时的基因选择,黄种人外观本来天生比白种人立体感略差一些,再经过扁脑壳习俗的强力扭曲,于是在鼻梁低平的先天基础上,外加上颅骨扁平和身材扁宽。
     这实在是愚不可及!
     那么,汉人为何丢弃自己的好传统,去拥抱通古斯蛮族的歪风劣俗呢?这是由汉人的官本位文化造成的。自唐朝大兴科举以来,汉人社会逐渐以当官为唯一之荣耀,社会风俗习惯无不唯宫廷、官人马首是瞻。本来,汉族士绅,对于关外的通古斯满洲贼鞑子,是深为鄙夷的,孰料那弱智“庄烈”皇帝朱由检,亡国空前彻底,满洲贼鞑子整族入关当了大官、成了贵族,于是北京暨其周边地区的汉民,就依照官本位遵从起通古斯的习俗起来;于是清末闯关东的汉民,就纷纷拜倒在东北满俗脚下;1948年末,林彪百万四野大军由东北大举入关,大批扁颅的满洲南下干部,随解放军大军,把陋习传向关内四方,并托共产党专制到生产队、到村委会之“福”,比满清入关远为高效地把扁颅陋习深深撒播至天山内外、大江南北。。。。。。 
    
     触景生思,话又扯远了,此次来游,没有想到的是:时值大暑时节,这安大略湖区却是凉风飕飕,如桂林九月天,还没下水即两腿哆嗦。眼前入海的安大略湖,浪涛翻涌,颇为诧异的是,这仲夏时节的安大略湖,是一大块翻涌着白沫的墨绿色水体,全不似2012年感恩节冬游时的湛蓝色。
     既然作了游泳的计划,怎么也得“顶硬上”,更何况,一群白人小孩正在水中搏浪,正向我招手呢。难道我连小孩都不如吗?于是换上牛仔短裤走下沙滩,沙滩稀软如足部按摩,水深未及膝,就被飕飕湖风吹得浑身发抖,还未及迟疑,就被排排涌来的湖浪吞噬全身,昏头转向了一阵,反而适应了过来,好在七月水体温暖,浸在湖中,反比湖面温暖得多。于是迎着浪涌奋勇向前搏浪弄潮,欲展开四肢畅游一节,但还没游开数米,就被一阵排浪吞没,呛得晕头转向,尚未喘过气来,又卷来一排更高的浪,如泰山压顶地扑来。。。顿时乱了方寸,危从中来,情急之下抓住深水游泳区的浮标结绳,强制镇定,调整呼吸节奏,方得转危为安。
     想来这大湖游泳,与海中游泳的难度相同。这仲夏安大略湖的浪涛,比起广西北海银滩,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层层叠叠不断涌起的排浪,卷喷着白沫而来,令游泳之人根本看不见湖面稍远一点的地方;这不断涌起的墨绿水体,浩大而恢宏,令人感觉一种排山倒海的海洋力量;而这安大略湖,确实是通过圣劳伦斯河,与加拿大安德森湾的大西洋海水连为一体。
     望着这不知疲倦不断涌起的浪涛,深切感受到李白在钱塘江观海潮时的那句:“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
     海洋有一种雄浑的力量,赋予海边的人特有的拼搏、冒险精神,这大概是地球上最毅勇的精神,因为地球上四分之三的区域是水体,所以开文明之先的往往是海洋民族,先是亚特兰帝斯人、后是希腊人和英国人。
     这不断涌起的宏大波涛,是蛮族铁蹄、共产势力等大陆野蛮力量的克星:
     对马海峡的汹涌巨浪,摧毁了蒙元侵日舰队,令日本逃过了作鞑虏殖民地的命运;南明鲁王朱以海依凭舟山的浪涛,对抗满清贼鞑屠城薙发势力七年,令舟山成为满清入关以来最难啃的骨头之一;郑成功依凭金门、厦门的浪涛,固守闽南十七年,多次大破满兵,甚至大举北伐差一点恢复南京,打得贼鞑子顺治两次要对郑成功封王讲和;而台湾海峡的浪涛,助明郑政权抗拒满洲贼鞑野蛮殖民二十二年,举国沦丧于腥膻的情况下,一度唯有台湾保存中华衣冠;金门海峡的浪涛,已经阻遏了阻遏黄俄野蛮势力六十六年,迄今仍然阻遏着黄俄。。。。。。
     当然,消极依靠海浪是不能长久的,当年明郑政权消极依靠海浪,结果被贼鞑子康熙启用福建汉奸施琅所摧毁;马英九想躲在海浪后面偏安,结果现在台湾国民党前有黄俄“染红”危机、后有绿营“反外省人”、“去中国化”台独危机,被逼入泥淖。
     国民党要想走出困境,唯有继承当年孙中山在檀香山的精神,以夏威夷的小小浪涛,引发起辛亥革命式光复大陆的排山巨潮来!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七月二十二日于青天白日纽约上州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