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牺的牲——悼子明]
逸风文集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试谈学校道德教育中的负果效问题  
·经典真的回归了么!  
·当代文明世界的基本成分分析
·华德福教育之路
·昏暗的镜子
·华德福教育----- 一次介绍性演讲
·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爱琴海事件杂感 --我要做什么样子的学问?
·道德是否能够?
·“智齿”记
·疯癫状态下的生命个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牺的牲——悼子明

   题记:“真正的哲学家,是死后才出生的”。——尼采
   
   陈子明已经远离我们而去了,留给我内心的徒然的悲戚和某种莫名的无奈,我一时不知道还需要说一些什么。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环顾四遭,尽是黑暗来袭,生于黑暗之时,活在黑暗之中,正和当年鲁迅先生所言“惯于长夜过春时”的感受竟然有惊人的一致性。以己推人,近日又看到了河南老乡阎连科先生获得卡夫卡文学奖时候的演讲辞,也与黑暗有关,那篇演讲最有和惊触我心的话语竟然是:“我是一个最能感受黑暗的人。”
   
   也许,在这个世间,与我一样,看见黑暗、感受黑暗、懂得黑暗、行走在黑暗里、逃避黑暗、对抗黑暗、追逐光明的人还有很多。


   
   陈子明先生,以一己之身对抗黑暗,其思想熠熠生辉,有光亮,令世人瞩目和赞叹,赋予我们这个时代以意义,当后人回顾这个时代的时候,因为会有一个名字叫做陈子明的存在才使得这个时代没有失去分量。
   
   也许,历史正是由这些具有思想重力的人的存在才会有意义,正如,那个时代因为有一个女子林昭的存在,才使得这个民族不会失色和羞愧难当。
   
   很多年以前,我曾经悲哀地写道:中国这片大地上,总是以自己最优秀的儿女作为其牺牲,来推进时代的进步。(大意)从迈向菜市口的戊戌六君子到黄花岗众烈士们、从秋瑾到林昭……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不过是在脑海里演示的是血淋淋的各种牺牲,呈予上帝面前,祈求上帝饶恕剩余十多亿苟活者的罪孽而已。
   
   “牺牲”是一种献祭。古词意中,“牺”是纯色,“牲”是祭祀用的奉物,“牺牲”也就是祭祀用纯色高贵的家畜。
   
   《诗经·鲁颂》中“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用騂牺。”“騂”是赤,纯正的赤色牲口最高贵。《国语·鲁语》中有“赐女土地,质之以牺牲,世世子孙无相害也。”有了以高贵的牺牲作盟誓的意思。
   
   伏羲也叫“牺皇”,他与女娲合称“牺娲”。为什么叫“牺皇”?因为他“牺牲以充庖厨,以食天下。”这里不是简单的牺牲与被食用关系,“庖”的意思是“包含万象”,也就是以自己为牺牲,让天下万民享用。这“牺牲”于是从一代又一代人诞生的源头,就成为一种崇高,超越了原始的献祭。
   
   正是一代一代的牺牲才有文明的哺育与推动历史的志士去前赴后继。
   
   陈子明也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牺的牲;他也是一个纯然的高贵的牺的牲,正是他的这种高贵的牺牲,摆放在走向光明的祭坛之上,引领更多的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前赴后继,朝向光明。
   
   陈子明也成就了当代的夸父逐日的神话,尽管他倒在了通往宪政通往自由民主道路的路途上,但是在摆放他的祭坛上所燃烧着的睿智的思想火焰,始终照亮着处于黑暗中的继续追逐光明的人们。
   
   陈子明先生的身体遭受的损害应该毫无疑问地与他的人生所经历的苦难有关系。苦难可以摧毁他的肉体,但是不会摧毁其高贵的灵魂。正是其高贵的灵魂的存在,其肉身作为牺的牲才凸显其真实纯然的受到喜悦的价值。
   
   于这个特定的历史的社会的环境中还苟活着的还在继续感受黑暗的人们,都默默磨练自己成就一种蹈海英雄般的心胸和气魄;都会在笑对“报纸和电波传来的谎言”(穆旦语)后还要承受来自黑暗的“恫吓和忠告”;因为,我们,包括陈子明先生,都一直在体味着一个持续了65年的荒诞离奇的梦。
   
   我的一位诗友在早上出门购买豆腐脑时候,发现买豆腐脑的女人因为惧怕城管而时刻怀着惶恐之心,发现了这样的一个秘密:
   
   “当我每天晚上,熬夜伏案,将灵魂探出窗外,游走在无垠的天地之间,摘取语言的桂冠,赶在天亮前流着热泪将这些智慧的星灿,虔诚地供奉给这个社会时,内心的不安和惶恐,竟然和这个卖豆腐脑的女子如出一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天兵天将突然出现,因为某一个敏感词而删掉我的帖子?会不会有哪句话因为触及这个社会紧绷的神经而被上纲上线?会不会因为某一句话,给我及我的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这不寒而栗的惊恐来自何方?我们为什么活得如惊弓之鸟一般?谁来庇荫我们焦虑不安的灵魂?安抚这四面楚歌的绝望?当社会和精神让我们无所皈依,坐卧不安时,如何放射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生命之璀璨之光?”(见彦一狐:《一颗惶恐之心》)
   
   看到这里,我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是谁让无罪的全民(从小贩到诗人)都变成了被威吓的怀有惶恐之心的存在?
   
   曾经与一位台湾的友人聊天,他很不理解的是:在台湾,这些敢怒敢言敢骂马英九总统的现象和正常呼吸着纯净的台湾上空的空气一样,很平常稀松,很正常;为什么在大陆的论坛里,如果文章里存在某一个敏感词,就会被马上删除掉?所谓的民主自由,在台湾人的心中,正常的和吃饭一样,到了广袤的大陆,却成了稀缺资源?
   
   我说,因为这片天地充满了雾霾,并遮蔽了光明,所以,不能自由呼吸。
   我说,这片天地已经被人为地时空倒错了65年了!所以,这片大地上所发生的任何事情,在我们看来,习以为常;在外界看来,光怪陆离。
   ……
   
   在这里,你会看到的不是人间天堂,而是人心的地狱。是意识形态带来的制度之祸带来的畸形社会形象。
   
   在和一位喜欢抱怨的作家朋友交流的时候,我劝勉他说:我们真是生逢其时,素材太多,早已经突破了我们的想象力,即便是最有想象力的作家,其想象力指数也会被爆表。我们作家的文字生活,是那些西方作家心路历程所享受不到的文字上的盛宴!
   
   陈子明的唯一遗憾,就是在享受苦难赋予给他的丰富的天才灵感之时,沉重的肉身却容不下他那丰盈的灵魂;丰盈的灵魂寻找自由天国的路径的同时所播下的自由种子尚未发芽,就舍弃了承受苦难的肉身,进入了另外的时空而去。
   
   我偶尔也写几首直白的诗歌,但是,在这个浑浑噩噩、危机四伏的世界,小资情调的诗歌没有存在下去的价值和理由。所以,反抗诗歌,反抗一切的来自社会与精神的形形色色的奴役的词句才赋有生命之意义。我的一位诗友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披挂着自由的钾衣,堂而皇之地为一个族类,长期被束缚被麻醉的头脑开颅?我们还要承担多少难以诉说的痛苦和无以承受的苦难才能过上不用设防,无需戒备的平常人的日子?……我们内心的犬儒,骨子里的麻木,如何在有神和无神的庇佑下守住柔软的怜悯与博大的爱?”(见彦一狐:《一颗惶恐之心》)
   
   谨以此
   
   悼念陈子明先生!
   
   逸风 于2014-10-29
(2015/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