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强拆近两千十字架基督徒不生气咋进天堂]
徐永海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拆近两千十字架基督徒不生气咋进天堂


   
   强拆近两千十字架基督徒不生气咋进天堂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5年7月16日
   
   1、强拆十字架已近2千(1700),如果基督徒不生气、不愤怒,将来我们如何能进天堂
   
   网上一篇文章《浙江拆十字架逾1700,下一目标是最大教堂崇一堂十字架》,其中写到:“浙江省拆教堂十字架,到7月中旬逾1700家教堂被拆十字架,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公布的数字是1200多个,不含天主教的教堂十字架”。强拆十字架已近2千(1700),如果我们基督徒不生气、不愤怒,我们将来如何能进天堂;到了天堂门口,也应当会被踹下去,踹到地狱里去。
   
   因为十字架被强拆,连“官办的”浙江省基督教协会都写了公开信,致信给浙江省民族宗教委员会,报送北京统战部等;还有“官办的”浙江省天主教两会(爱国会、教务委员会)也写了报告。其中公开信中写到:“已严重伤害了全省200余万的基督教信教群众的感情……是严重的违宪行为”。因此,作为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我们不能不发出声音了。
   
   在去年(2014年)9月19日92岁的李克老牧师就写了《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见后)。
   
   李克牧师曾在“三自”的缸瓦市教堂工作到75岁。1999年退休离开“三自”后,来到家庭教会,李克牧师自己曾写到:“我在北京建立家庭教会,按立牧师、长老、执事”。李克老牧师是我(徐永海)在1989年12月24日受洗时的施洗牧师(另一位牧师是杨毓东牧师),是我在2012年6月被按立长老时的按立牧师(另一位牧师是蔡荣生牧师)。
   
   受李克牧师委托,我将李克老牧师写的《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发表在网上。由于李克牧师的这个《紧急呼吁》是致信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因此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主内肢体来联名,来使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能够看到李克牧师的这个紧急呼吁,来使强拆十字架的现象不再发生。
   
   很长时间过去了,由于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力,一直还没有其他的主内肢体来联名。面对强拆十字架已近2千(1700),如果我们基督徒不生气、不愤怒,我们将来如何能进天堂。为此,在此,我请求主内肢体们,让我们关注强拆十字架这件事情吧,让我们来联名吧。
   
   2、如果我们谴责强拆十字架,有可能我们会受到逼迫
   
   2000年,辽宁鞍山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被酷刑,被劳动教养。为此他们求助于北京的我们。我拿出刚发的工资1千元(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证据),刘风钢到鞍山参加了李宝芝行政上诉案公开开庭的旁听。回京后刘凤钢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我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当时的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当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
   
   刘凤钢的文章发表在发表在美国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题目被修改为《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很多基督徒打电话给酷刑基督徒的鞍山警察。过后,为此,北京的警察曾找过刘凤钢,说你们不要再写这样的文章,影响太大北京。警察仅仅是警告,当时也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因为警察酷刑基督徒实在是太不占理了,并且酷刑是违法犯罪行为。
   
   2003年,浙江杭州萧山区的萧山凸渡沙教堂被强拆。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受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主席(会长)的委派,两次去浙江萧山去了解情况,并报道了此事,为此刘凤钢被抓。虽然我并没有怎么帮助教堂被强拆的萧山凸渡沙教会。但是,受此牵连,我也被抓到浙江杭州。后来,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徐永海)2年,张胜棋1年。
   
   看来,政府强拆教堂,强拆十字架,是不能说的,是不能批评的,更是不能谴责的。如果我们谴责了,我们就有可能坐牢,并且有可能牵连其他肢体坐牢。
   
   也正因为如此,有关部门才敢、才能够,如此地强拆十字架,一拆就是近2千(1700)。
   
   强拆十字架已近2千(1700),如果我们基督徒不生气、不愤怒,我们将来如何能进天堂。可是,但是,请肢体们想好了,我们谴责强拆十字架,是有可能坐牢的!!!
   
   3、如果我们谴责强拆十字架,在受到逼迫后,有可能我们得不到来自肢体、教会的帮助
   
   我(徐永海),2003年11月被抓,坐牢2年,另外还有2个多月的监视居住,2006年1月出狱。出狱后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医保,有病也不能及时治疗。
   
   如坐牢期间,我患上了疝气。(作为医生——仅仅是精神科医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坐牢容易患疝气,如余文生、郭永丰都在坐牢期间患上了疝气)。2006年出狱后,因没有钱做手术,一直忍受病痛的折磨。5年后,到了2011年9月才在相识的、不相识的朋友(何德普、秦永敏、毛庆祥、秦山林、刘路、王军、温久成、董科、南泉一、郑治慧、张振、孙祝德、肖俊阁、戚长松、李炳顺、郑盛治、倪雁珠、冯雅英、戴逸奇、谢丽童、魏勇、张涵)和几位大学同学(如在美国的同学刘明,如积水潭医院外科主任赵景明亲自主刀)的资助、帮助下做了手术,使我摆脱了病痛的折磨。
   
   虽然因为基督信仰,我经历了很多苦难,但是我并没有放弃基督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圣经》上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2)。为此,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家庭教会,坚持向良心犯传福音。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了。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受到牵连、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支出,较大的支出就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
   
   1990年,在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的家庭聚会上,一个美国来的牧师说到:“我们都是一个身体的不同肢体,你们是左手,我们是右手。你们左手受伤,我们右手也痛”,从此我是更加坚定地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理。
   
   在《圣经》中,主耶稣说:“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棵桑树说:‘你要拔起根来,栽在海里’,它也必听从你们”。可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我们都不能仅仅凭着信心,让树挪开,让山挪开。说明我们的信心都没有芥菜种大,说明我们都没有信心(但是主耶稣依旧是怜悯我们,让我们将来能去天堂)。
   
   由于我们基督徒信心极小,或者说没有,使得我们很多基督徒(不管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不敢去帮助那些因信仰受到逼迫的肢体、教会。看看当今,仅仅看这近2千个(1700)十字架被强拆,近2千个教堂(教会)受逼迫,更多的主内肢体受逼迫,没有几个基督徒(不管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肯发出声音。
   
   也正因为如此,有关部门才敢、才能够,如此地强拆十字架,一拆就是近2千(1700)。
   
   请肢体们想好了,我们谴责强拆十字架,是有可能坐牢的。并且在坐牢后,在受逼迫后,我们得不到来自肢体、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的帮助。甚至,一些所谓的基督教教徒、信徒,还会说我们是搞政治的。
   
   4、警察酷刑基督徒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揭露了反被判刑,为此我要上访
   
   因为说了“辽宁鞍山警察酷刑基督徒”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警察酷刑基督徒,警察是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即使是杀人犯也不能酷刑。为此在坐牢期间,我上诉、申诉。出狱后我依旧是坚持申诉。
   
   可是我去申诉时,被告知,我要申诉必须去浙江(我被判刑,坐牢都是在浙江),而且我要了解基督徒被酷刑的事情,我还应当去辽宁鞍山。而这一南、一北,需要花不少的钱,而我没有。为此一直耽搁了下来。
   
   由于这个冤假错案,由于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尤其是近一段时间,我将面临着吃不上(形容,但是确实是非常的艰难),为此我不得不来在北京一些信访部门前,来向访民咨询,如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使自己能吃上饭。
   
   前几个星期一(星期一人最多),我到过“国家信访中心”——永定门西街甲一号,这里应当是国务院、最高法、全国人大的信访接待处。这里人山人海,有访民,有截访的。我是先来看看情况,好以后来上访。
   
   我还到过北京市政府门前的街心花园,每到星期一这里都会有更多的访民,他们在进出“市政府信访办”登记(上访)前后,都会在这里待上更多的时间。都到星期一上午,这里都会有很多访民,大家在这里述说心中的痛苦。
   
   这个星期一(7月13日),我又来到了北京市政府门前的街心花园,由于天气太热,40度,人少多了。
   
   5、请求朋友们、肢体们,来支持、帮助、参与我所进行的科学研究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
   
   虽然面对如此的艰难,我依旧坚持基督信仰传福音,并且继续坚持我原有的科学研究,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可是,昨日,我发现,我这篇发在新浪网上的文章(或者说是书),一部分被消失了。今天早上,我再次上传,依旧是一部分马上被消失了。看来是,有人专盯上我了。我一上传,有人就让其中的一部分消失。太可恨了。
   
   我的这篇文章(或者说是书)是纯科学的,虽然涉及到了上帝、灵魂等,但那也是科学所必须要涉及的。可是这样的文章,却被“某些人”盯上了,故意破坏。为此在这里请求朋友们、肢体们给予帮助,给予一读,帮助我保留。
   
   在此,我请求朋友们、肢体们,来支持、帮助、参与我所进行的科学研究,如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帮助我出版《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科学研究成果报告)一书。我相信我的科研成果能够使我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能够使我过上正常的生活,能够使我更好地为主工作,能够使我更好地带领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