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徐水良文集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含部分帖子合编)


   

徐水良


   

2015-7-16


   
   
   胡安宁不断攻击污蔑他的那些老同学,甚至说他们是特务。因此我研究了一下,他和他的那些老同学,究竟那一方是特务。
   
   我的结论是:胡安宁才真是彻头彻尾流氓无赖,满口谎言反复无常的政法系薄周曾走卒,最无耻特务线人。他拼命造谣攻击他几个老同学当特务,其实恰恰相反,当特线的是他自己。过去有大量材料,尤其是他自己泄露的与中共特务机构和特务头子(包括“摄政王”、“童贯”,即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等)密切勾结,帮中共情报机构及其头子做事,以及美国FBI追究他当中共特务,他逃回中国大陆,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之下的大量事实和材料作证明。
   
   至于他的那些老同学,当特务的可能性,比他小得多。有的还一再坚决拒绝中共逼迫当特务。
   
   这一次,胡拼命攻击被中共关进精神病院的老同学乔忠令。但乔忠令一再拒绝当特务,拒绝被派往美国当特务。而胡却恰恰相反。如果不是乔忠令拒绝到美国当特务,胡安宁那特线差使,当时恐怕还轮不到他。
   
   胡安宁作为美国公民,被FBI追查,逃中国大陆受特务机关保护,你还好意思提FBI?而且还不断对真民运人士反咬一口,无耻至极。
   
   至于乔忠令与你胡安宁,事情明摆着:他拒绝到美国当特务,你相反;他目前被中共关在精神病院,你不仅逃回大陆受中共特务机构保护,而且是中共特务机构包括特务头子薄周曾即你说的摄政王和童贯们的座上宾,直接听从他们的命令,做了许多事情。这些事实和黑白,你再也颠倒不了。
   
   ====
   
   曾节明:徐十二日突然猛甩六张乔牌,我一看就知道,他援救乔忠令是虚,借乔发难,猛攻你老沪(胡安宁)是实。
   
   徐水良:你特别会造谣。公布乔忠令病历,请我加按语,是马锦春医生的请求,与胡安宁问题何干?
   
   每次都是我们营救胡安宁的同学,胡就出来污蔑他同学。多数时间我不理他,但有时我看不惯就反驳他,如此而已。
   
   ===
   
   余大郎(胡安宁):还有你一出国就急着要与严XX“接线”,是有人证滴!该严是六四期间扭腰中领馆线民。
   
   徐水良:你把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你同学和朋友都说成特务,然后说成我上级或下级,有这样造谣的吗?除了表明你的无耻,还表明你的无能,连造谣都造不好。
   
   严国基是你同学,与我毫无关系。听人说他是你同学,你的同学对你很不屑,我才问你一下严国基是以什么人。那是我到纽约五年以后。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有个严国基,更不知道严国基是什么人。结果你就造谣造多少年,说我一到纽约就与严国基接线。
   
   有这样接线的特务吗?你不过是中共公开的肩客,特务接线需要通过你这样二百五肩客吗?我一到纽约就与你闹翻,好多年不来往,怎么能通过你“一出国”就“急着接线”?五年后问你一句严国基是什么人,也根本不打听他的地址电话,怎么接线?问一句,就能变成一出国我就与我从来不知道名字、从来不认识、五年后才知道的人,在五年后,通过时间隧道,把时间退回到五年前,然后通过当时与我势不两立互相仇视的中共二百五特线胡安宁,“一出国”或一到纽约就“急着接线”?
   
   其他人都是你朋友,有的我迄今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你就造谣我与他们一起。
   
   天底下由你这样无耻又无能的漫天造谣吗?
   
   ====
   
   徐水良:胡安宁你心里有鬼,所以你攻击你老同学陈逸飞严国基乔忠令。他们也看不起你。乔指你让他为你“火中取栗”。所有人的回忆文章,包括你的老战友丁楚冯胜平倪玉贤吴方城傅申奇王希哲王炳章等等等等等等,对你的回忆包括回忆文章,没有一个说你好的。
   
   但老同学毕竟是你老同学,你怎么好意思随便攻击他们?甚至没有证据就咬他们是中领馆特务?
   
   乔忠令回忆书稿虽然对你并无好感,但最多说到,1979年2月上旬,“我的大学同学胡安宁突然来茶室找我……胡安宁令我替他‘火中取栗’“,有点微词而已,没有像你那样任意攻击自己老同学。
   
   作者:徐水良:胡内奸你的阴间鬼书别人看不懂。楼下有你看得懂的文章:2015-06-15
   
   徐水良《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
   
   所跟帖:张三一言:張三一言澄清2015-07-06
   
   作者:徐水良无需认真对待,中共特线任务在身,总是不断有组织造谣反咬2015-07-06
   
   集中造谣污蔑围攻抹黑对中共威胁最大的那些人。他们漫天造谣攻击,要一一澄清,你忙不过来。
   
   加上有些人过去一蜂窝赶时髦信一神教,受神棍等反科学谬论洗脑
   
   他们把这些谬论和陈词滥调当作真理不断重复,要一下子一一驳斥,更加忙不过来。
   
   再加上带任务的特线们,以及胡安宁、刘刚那样的流氓无赖,带着任务,洋洋自得、漫无边际的胡说八道,重复神棍们的陈词滥调,或者乱说未来的什么未来新的宗教。其他特线人物又配合和支持他们胡说八道及造谣围攻,如要一一驳斥,更是特别忙不过来。
   
   在几千年文明史的历史上,人类都是信神的。从启蒙运动才开始有系统批判一神教,中间加上马列教用无神论捣乱,大大打乱和延缓了启蒙运动以来的进程。但是,启蒙运动以来,不过三百多年,普适价值和科学的进展,科学对迷信(即没有实证证实的痴迷相信)证伪,进步仍然异常巨大。可以预料,未来这方面的进展,将更加巨大。至少马列教、一神教这类垃圾文化,在普适价值和科学冲击下,将很快衰落。
   
   好在中国民主运动继承的是欧洲启蒙运动和欧洲民主革命的精神。顺应的正是世界历史的潮流,未来的胜利,属于普适价值、科学和自由民主事业。正象我过去一再强调的:
   
   “现代民主是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欧洲民主革命带来的。启蒙运动主要就是批判基督教,具有鲜明的反基督教性质,欧洲民主革命更是不得不处决大批神棍教士,来为民主扫除阻力。
   
   中国民主运动和国际民主事业,继承的是启蒙运动和欧洲民主革命的精神,不可能不反对党棍神棍,必然要反对马列教党棍及一神教神棍,这一点不可改变,否则就不是民主运动、民主事业。”
   
   =====
   
   胡安宁真蠢,迄今都不明白大家解散第一个公民议政,目的是要把你胡内奸赶走。又怕你闹,所以采用解散的办法,不是用开除的办法。后来你死赖着不想走,说坚决紧跟追随刘青走,但刘青和后来的公民议政仍然坚持不要你。我不过是配合支持他们,并且自己借此机会退出公民议政而已。所以在会上我基本都不讲话,因为此事已经与我无关。后来他们请我继续留在公民议政,但我不愿留下了。
   
   为什么你参与的组织,最后全都不要你,你成为公认的“没人要,没人理”,就是因为你特别能搅,特别能胡闹,特别能捣乱,尤其是特别能造谣,特别无耻,让大家特别讨厌。
   
   
   胡安宁与任何人都搞不好。别人当面不说,背后设计赶他;我却公开说他,他就都把账记到我头上。有时,是别人坚决不要他,我为他讲好话,但当面批评他,他就认为是我背后搞他。例如大家揭发正义党,当时大家都不要他,说他是个搅棍、搅神,不能要,他要来,必定把大家的事情搅黄。我好不容易说服大家让他参加,说他掌握内情,要争取他反戈一击。结果,他刚进来,就上网乱造谣,说是大家组织抓特务连线等等胡话,乱说一气;与正义党作战刚开始,因为洪哲胜极力与大家论战,为正义党辩护。他以为洪哲胜名气大,就马上以连线名义擅自发布撤退命令。实际上他是一个边缘化人物,不是负责人,根本无权指挥。这一下,就把大家气炸了,几乎全部主张把他清除出去。只有我主张留下他,唐伯桥表示比较倾向支持我的意见。最后大家决定把他排出我们圈子内部,但作为外围联系人物,由唐伯桥出面与他联系。他不知道大家把他排出,自以为是继续发号施令,但没有人理他。后来知道了自己被排出圈子内,因为只有我公开批评他,他就把账记到我头上,说是我排除他。
   
   此类事情,有好多次。
   
   另外,他与别人闹翻,攻击别人,别人怕他耍无赖,就退避他、不理他。但我却不怕他,坚决与他死磕到底。因此,他就把我当主要敌人。
   
   当然,我与他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是他把我看作粉碎他充当中共情报机构肩客,执行中共招安计划的最大敌人,内心里对本人充满仇恨;而我,则要找个证据确凿的中共特务线人,作为打击样版,狠狠打击。
   
   =====
   
   余大郎:转答戈壁菲里亚,以示舞台知名/喜洋洋等
   
   喜洋洋:王申酉和乔忠令都是您老的老友?致敬致敬!
   
   徐水良:老友前要加个定语,被胡安宁叛卖的老友。他是二天三叛变,天天当叛徒。没人理,没人要。所以连他的老朋友,都不找他,却来找并非老朋友的我。
   
   余大郎:徐水良某次甚至公开陷害,当面在网信口造谣说“你害死王申酉”
   
   徐水良:你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王申酉的事还要查。你见到自己老同学包括乔忠令等就攻击,纯属内心有鬼。
   
   
   附:十年前在博讯帖子:
   
   送交者:徐水良于北京时间12/26/2005
   
   主题:烦热心朋友把楼下胡安宁材料转FBI,现继续虚拟审理胡安宁案
   
   [博讯论坛]烦热心朋友把楼下胡安宁材料转FBI,现继续虚拟审理胡安宁案。
   
   今天审理胡安宁出卖王申酉一案。
   
   胡安宁,我研究了你昨天的交待,你真是太不老实了。避重就轻,掩盖关键和要害。今天审理你出卖王申酉一案,希望你老老实实,竹筒倒豆子,交待清楚。
   
   你不要以为我们不清楚你们的犯罪事实,昨天甚至还要摆出老资格的样子,太不自量了吧?
   
   老实告诉你,我很早就参与上海的事情,参与炮打张春桥,后来牵连到上海胡守钧案,你那时是个无名丑角。胡守钧案牵到我的老朋友李胜,真名沈继生,被你们上海四人帮坏蛋搞到胡案中,在杭州被捕,多次被十万人大会批斗,他是杭州市数学竞赛第一名,有一个绝顶聪明的天才头脑,可是这个天才头脑被你们上海坏蛋毁了。现在一想到此事,我仍恨得咬牙切齿!此案扩大到我,胡守钧反革命材料中点到我的事情。浙江省公安军管会三次到南京抓捕我,许世友下令保护,才没有被抓走。所以我对你们上海的事情还是清楚的。你不要抱侥幸心理。而且,我特别看不起你这样的软蛋,一抓起来,立刻竹筒倒豆子,交待得一干二净,有时还要捏造诬陷他人。我和我的朋友李胜,受过许多次批判斗争,哪一次不是据理力争?他被十万人大会批斗,批完了,他说,你们今天批的是马克思的话,在全集某集某页,一句话,这个批判会就成了笑话!而我,几乎每次批判斗争会都据理力争,反而把批判者批倒,搞得当局最后不得不“背靠背”批判,哪像你们这些软蛋!与你这种软蛋比,我们是硬蛋,钢蛋,用硬蛋钢弹打你这颗软蛋,不用费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