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徐水良文集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再說道德和德治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中国道德重建,任重而道远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再駁鮑彤胡平
·一評川金會二評郭粉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隨筆兩則
·郭陣營剩下不要或不太要臉皮的人
·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冬小麦返青前的苗色
·再說道德和德治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一)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必须搶在中共發動世界戰爭前推翻中共
·再聊民運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徐水良


   

2015-7-11


   

   
   民运是中共的政治反对派。民运的本职就是从政治上反对中共及其专制,争取建立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包括从理论上,舆论上揭露和抨击中共。民运关心股市,主要也是从政治角度评论股市,抨击中共操纵和控制股市,欺骗、掠夺和侵吞广大民众的血汗。并向广大民众说明,中共控制的大陆股市,不是正常股市,而是中共及其权贵骗取小民血汗的地方,要民众不要上中共的当。
   
   草庵一再攻击民运的本职工作,攻击民运用革命和其他方式反对中共的工作。要民运放弃自己的本职,脱离政治反对派的轨道,去当奸商,用自己的乞丐状况,去与历史上经济实力空前强大的中共专制帝皇集团去比富,用民运自己的最弱,去与中共中共的最强博弈,要民运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少得可怜的口粮,装到中共的口袋——中共的股市里面去,以便让中共在自己完全控制的股市口袋里玩弄、侮辱、围歼和吞没民运,并且用民运投入股市的行为,去帮助中共用股市欺骗掠夺民众,用心险恶。
   
   不过,草庵这类胡话梦话纯属空话空谈。草庵攻击民运从事政治,准备革命,是空话、空谈。实际上,草庵要乞丐去操控股市,才是纯粹的空话空谈。没有人会相信此类梦话空话,更没有人能够执行此类梦话空话。
   
   洛杉矶朋友曾经对我说,别人吹牛时把芝麻吹成西瓜,草庵吹牛是把芝麻吹成宇宙。他毫不脸红地吹牛多少亿资金,多次上帖吹牛洛杉矶民运每年给国内6位数美元捐款,甚至在独立评论上吹他自己给法轮功捐款一亿,他则用自己的名字,为那个蒙面吹牛的一亿美元背书(估计那个蒙面马甲也是他自己)。我打电话向法轮功朋友查证,法轮功朋友说,草庵曾经大会上公开答应给法轮功捐款5万美元,可是,当时几年过去了,法轮功没有收到过他一分钱捐款。法轮功朋友说,每次吃饭,都是法轮功朋友帮他付饭钱。到当时我打电话时,法轮功朋友没有收过他一份捐款,相反倒贴不少钱供他吃饭。法轮功朋友说,这吹牛一亿美元捐款,纯属天方夜谭。
   
   大陆方舟子在这之前。曾经有详细调查,用多篇文章揭发草庵居士在国内各种吹牛诈骗行为。使他在国内无法诈骗。他就到海外渗透过去与他从无关系的民运和法轮功,吹牛撒谎。他当时不了解民运和法轮功情况,以为民运和法轮功有多少钱,不知道民运和法轮功有多穷。所以他当时的吹牛,异常离谱,很多民运人士一看就知道他撒谎。不过,很可能他是带任务渗透,所以仍然不少特线人物和可疑人物帮助他。
   
   请朋友们务必不要上当。
   
   徐水良
   
   2015-7-11日
   
   
   徐水良兄分析的有力、到位。前几天我还在一个小型聚餐时讲,不要低估中共控制经济的能力。我们一些朋友总爱听风就是雨,一会儿是“政变危机”,一会儿是“经济崩盘”,一会儿是“大变化就在这一两年”。错估形势必自损。什么“如何玩死中国股市挟制中共政府”,不要老说这些让人笑话的话吧。北京查建国
   
   在2015年7月11日上午9:15,ShuiliangXu写道:
   
   
   

驳草庵


   

徐水良


   

2015-07-09


   
   
   草庵不懂许多许多基本常识,只能一贯胡说八道,故意误导,他懂什么经济学?可惜我没时间详细驳斥他的胡说。但这里简单写一点,加以驳斥。
   
   一个政府的垮台,一般总是以政治为主导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舆论等等的各方面的综合作用来推动。
   
   没有其他方面的因素共同起作用,即使经济问题比现在股灾严重一百倍、几百倍,例如苏俄、中共及其他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现在的朝鲜、古巴和非洲的某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极权专制国家,都经历过、或者还在经历严重性远超过这次股在无数倍的经济崩溃,甚至多次经济本奎,以及大规模饥荒死人,可是这些极权专制的政权,都挺过来了,没有崩盘、没有垮台,相反,在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基础上,戈尔巴乔夫的一个公开性政治政策,苏联东欧共产主义政权却垮台了。
   
   事实上,股灾和经济危机,对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是大灾难;但对现代国家严格控制和管理经济及股市的情况下,这种灾难的影响就将大大减轻。2009年的危机,之所以没有造成1929年那样的全球大萧条,就是美国和全球政府共同控制的结果,这些国家的政府,不再实行1929年那样、自由放任的自由市场经济。
   
   这些东西,对与完全控制经济的极权专制政权,所起的作用更小。自由市场经济,你无法关闭股市和银行等等,来阻止股灾和经济、金融危机的发展。但极权国家却完全可以。中共已经不止一次采用类似办法来阻止金融和经济危机的发生了。
   
   而且,草庵做梦说梦话,梦呓说用40亿美元就可以操纵或搞垮股市,不要说中共不是傻瓜,你即使用4百亿,4千亿,他们也可以用诡计让你血本无归。中共是极权专制政权,掌握着国家的几万、几十万亿资金,全部国家的资金,而且大笔一挥,就可以用承偌、支票和印制钞票,要多少亿就多少亿,而且还可以动用国家的行政和暴力,随时配合中共行动,连索罗斯那么大的资金和经验,都被中共在香港打败,不要说你那个四十亿了。你那四十亿,绝对不够塞中共的牙缝,只要中共不是像放任他们自己的股市权贵任意操控股市放纵你,只要他们想对付你,你那四十亿,连个水花都起不了。即使你用四万亿,中共出动公安暴力把你一抓,你那四万亿,就落入中共虎口,大概就被中共以没收犯罪资金的名义吞吃了。
   
   多少年来,我一直强调,中国大陆股市不是正常股市,而是中共及其权贵骗取小民血汗钱的地方。
   
   草庵与许多经济学蠢货一样,把中国大陆极权专制的经济,与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混为一谈。
   
   第二,当年中共对付索罗斯,当时中共经济实力还相当小,而且是在实行自由市场制度的香港,实力强大的索罗斯已经不是对手。在中共经济实力强大的今天,而且在极权专制、不是自由市场的中国大陆,谁要是上当,按草庵建议的那样去胡闹,你即使有非常多的资金,你也不过是把自己的资金和自己本身,往中共虎口里送,去填中共虎口中的无底洞。草庵的目的,也许这正是他要欺骗人们,让人们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点资金,投进中共股市中去让中共吞吃,以便彻底解除中共的后顾之忧。
   
   第三,即使这四十亿真能起作用,制造了一场股灾,对于随时可以关停股市的专制政权,没有其他事情大规模配合,那作用非常有限。
   
   第四、即使四十亿真的起大作用,那也根本没有可操作性。民运连四十万四百万都调不出来,空谈四十亿,纯属说空话、梦话。
   
   第五,草庵的一贯做法,就是撒谎欺骗搞误导。这里的谬论,就是非常明显地要把民运引导到空谈制造股灾的空话中去,让作为政治反对派的民运,放弃政治反对派的政治本行,去做梦、梦想和幻想,去作纯粹的空谈,幻想当经济奸商或经济阴谋家,以便减轻民运对中共的政治压力。
   
   而且,草庵不是引导民运去打击中共政治等各方面的弱点,而是误导民运,要民运乞丐去与经济实力空前强大的专制皇帝中共去比富,绝对是个阴谋。不仅是故意误导、转移斗争大方向,减轻中共政治压力,而且是诱骗你上当,主动献身去被中共吞吞吃。
   
   第六、草庵知道的明显是一些道听途说的知识,实际上根本不懂金融。上面谈到的他把股市金融市场,描绘成他可以单方面操纵的东西,而不是各方面参与博弈的地方,就是典型的例子之一。他不少篇幅论述直接在股市上炒作股票、制造股灾和金融灾难,也是同样的例子。事实上,直接在股市上制造股灾和金融灾难,这是相当花大钱的事情。比用股指期货、期权等衍生证卷市场制造金融和股市等危机,花钱要大得多。当然,在衍生证卷市场,一个重要的操作员,动用他手中的大笔资金(绝不是只要四十亿),利用衍生证卷的杠杆作用,就可能造成一场金融灾难。但是,即使造成一场金融灾难,对整体的破坏作用,如果没有其他因素配合,起的作用仍然非常有限。
   
   第七、草庵说:“股灾让中产对中共的幻想梦破灭,自此不再相信中共无所不能。海外民运已经离中国太遥远了,对这次中国股灾的历史性影响至今毫无察觉,甚至不理解这次股灾对中国中产阶级及百姓的深渊影响。再次强调一遍,放弃自由民主这个空中肉饼,高举公平正义这个左翼大旗,海外民运才有希望。”纯粹是一派胡言:
   
   1、第一句就是胡话。中国人对中共幻想破灭,主要是中共的极权专制和腐败,股灾的作用非常有限。
   
   2、海外民运一直关心中国经济和股市,本人就写过好些关于经济和股市的文章。包括这次股灾,本人也到国内论坛上过一些贴。说民运这次对股灾毫无察觉,纯属胡话。
   
   3、把这次股灾的作用无限夸大,是为了他欺骗误导的需要。
   
   4、高举左翼大旗,像他和王希哲那样背叛民运,(也许草本来就是渗透民运的某地下势力),其目的就是消灭反对中共左派极左派的民运,让民运投靠到中共左派权贵,包括投靠到薄熙来、周永康等政法系的怀抱中去。
   
   
   附1,本人19年前的一篇文章摘录,这是本人许多次论述之一:
   
   (一)、完成以经济为中心向以人和人的自由发展为中心的战略转变
   
   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并不是历来就有的,它是随着资本主义社会取代中世纪封建主义的,或专制主义的权力异化的社会而产生的。中世纪封建的,或专制的权力异化的社会,以维护其封建的,或专制权力的等级秩序为中心,资本主义则以经济为中心。他们都是人类异化的产物。在资本主义社会,人的创造物——物质生产力、金钱、经济,反过来决定人和人类社会,成为支配人和决定人的力量。虽然这种异化很早就已经产生,是伴随着金钱的产生而产生的,但经济异化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的产生,却是资本主义的事。其它社会如果有异化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也主要是非经济异化。奴隶制度的异化是把人当作非人,是人本身的非人异化。贵族制度和封建分封制度,则是血统异化。专制制度则是权力异化,如中国秦汉以后的专制社会。共产党国家的专制制度,都是权力异化制度。宗教国家,宗教社会则是人的精神创造物之一,即宗教的异化。资本主义的经济异化,经过长期发展,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初期和前半期,达到历史的最高峰。当时的资本,金钱和经济,表现为一种极其野蛮的力量,对人类起支配、统治作用。但后来,这种异化却开始缩小,尤其是二次大战后,异化向本性复归的趋势渐趋明显。美国未来学家指明的第三次浪潮,信息社会等等趋势,也正是这种总趋势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九二九年到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和世界大战,可能是重要的转折点,前者是经济异化的强大破坏力量的表现,后者是人类自身野蛮的强大破坏力量的表现。过去斯大林等马克思主义理论,说资本主义的危机,还有什么总危机等等,越来越大,资本主义的野蛮性,及所谓的反动性,越来越大,无产阶级绝对贫困化,也越来越大等等,都是完全不符历史事实的。事实上,一九二九年到三十年代的危机是经济危机的最高峰,以后的危机只会越来越小,渐趋消灭。本人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文章中对此曾作过论证,说明经济危机是自由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无政府的产物,随着垄断及政府的计划和干预的发展,经济危机将越来越小。绝对贫困化也是渐趋缩小。而从雅各宾派,到马克思主义,到希特勒的“国家(民族)社会主义”,以这三大反动逆流为代表的,反对人权和民主运动的逆流,以及这股逆流中反对人道、人性、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善良等等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主张恶的力量,恶的理论,主张蛮横暴力和战争的人类野蛮力量,到希特勒也达到最高峰。今后这股野蛮力量也只能在人权,自由、民主潮流的冲击下,越来越小,趋向灭亡。二次大战后,欧美国家的人权、自由、民主、平等的发展,也正是这种文明趋势的典型表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