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今早醒来,首先看到转来的盛雪群发信:“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态、什么背景、什么目的,我对你们只有怜悯,也求世人怜悯你们。盛雪”
   
   看来,很有必要澄清以下事实:1、我与费浪勇先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2、我与彭小明先生也从没有过任何联系。不仅如此,还不敢苟同他的有关西藏问题的观点。但彭先生的这封《致民阵特别工作委员会各位委员的信》,有理有据,十分负责,呈现了一个民主追求者的正气和公义,肃然起敬。3、我曾与刘劭夫先生和毅然女士通过话,那是因为加拿大警方向我调查盛雪,为了有的放矢,我跟他们求证了一些情况。不过,也有一年多没任何联系了。4、我与小平头有联系,这一点,我在《受害者的反击》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5/06/blog-post_13.html一文中已说清楚了。否则请盛雪务必拿出“公开合流”的证据。
   
   事实上,这两年多以来,我连好朋友也是很少联系的,因为忙于写作长篇纪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现已近尾声。我愿意先把《导言》发表在这里,供大家参阅。——朱瑞按


   
   
   中国人爱玩圈子,即使到了国外,也要跨过七大洲、越过四大洋,搬弄出一个又一个小圈子。反过来说,中国人最担待不起的,就是被排除在圈子之外了。所以,在一个小圈子里,最厉害的整人方法,莫过于孤立或边缘化他人了。
   
   毛泽东算摸透了中国人的脾气,玩弄异己于股掌之上。像“文化大革命”,从某种意义说,可谓玩弄异己的运动。凡是异己或者潜在的异己,就发动积极分子们将其祸害成牛鬼蛇神,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还令其朋友、亲人等周围之人都与其划清界线。
   
   虽然“文化大革命”时我还很小,但也体验了这冰山一角。一天,我跟着爷爷到街上转悠,突然,前面出现了又喊又叫的人群。到了跟前才发现,被围在中间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他那头上还被很滑稽地扣了一个纸糊的高帽,大家正在向他发泄着愤怒,一会儿举拳头,一会儿踢腿,有的还吐着口水。
   
   “啊,爸爸!”我喊了起来。爷爷立刻把我抱在怀里,捂住我的嘴。
   
   爸爸是医生,懂英语,偶尔还翻译一些医学论文。妈妈就拿着那些发表了爸爸译文的医学杂志给我们姐妹几个看。我当然看不懂,但知道爸爸了不起,起码妈妈舍不得让爸爸下厨做饭的 。
   
   现在,爸爸的尊严被那些革命群众残忍地蹂躏着,而全部原因,后来听说,仅仅是我家拥有一片果园。但那并不是爸爸的错,是爷爷的爸爸留下的财产。不过,很快就被国家没收了。
   
   长大后,发现同学们也常玩小圈子,也常有人被孤立和边缘化,我很是反感,就主动走近那些形只影单的同学,跟她们说话,甚至帮她们写作文。这倒不是说我喜欢标新立异,只是不能忘掉父亲被批斗的情景。我告诫自己,不跟着别人欺负人,不随波逐流。
   
   包括我的穿着打扮,既不想赶时髦,也不会穿那些粗制滥造、花里虎哨随大流的次品。穿衣服力求自然大方,避免招摇、也别画蛇添足。但是很希望料子好,做工精良。这在中国,谈何容易?
   
   也算命里注定吧,我看见了西藏。走进帕廓的那一瞬间,我就被征服了。我喜欢那里的一切,从服装到首饰,买了这个买那个。而我接触的藏人,也与中国人不同, 他们不搞小圈子,不孤立他人,不欺服弱者,甚至对乞丐也满怀怜悯。然而正是他们,在遭受着中国的入侵和压榨。
   
   于是,我开始写西藏,写他们的服装、首饰,写他们内在的善,更写他们正在经历的苦难……写着写着,就与那个“支持西藏”,自称民运“重量级”的人物相遇了。我说的是盛雪。第一次见到她,就被那种忸怩而花哨的打扮吓昏了,接下来,又被那些空洞的人云亦云的口号吓昏了,在我看来,此人就是一部制造喧嚣的机器。后来,唯色用“厌恶”,形容她对盛雪的观感,可谓一语中的。
   
   但是,贡嘎扎西非让我参加温哥华的汉藏交流,又让我在达兰萨拉期间,与盛雪那个所谓的“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临时活动几天,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贡嘎一次又一次地打来电话,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我。
   
   没想到,从此就被盛雪粘上了。比如,在温哥华汉藏会议期间,盛雪拐弯末角要我捐款;而在达兰萨拉期间,盛雪的朋友阿海又要我加入盛雪计划成立的“国际汉藏作家协会”;后来,那个所谓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离开了达萨,仍然把我的电邮圈在里边,又是通知电话会议,又是介绍他们的聚餐……不过,我始终沉默着,保持了敬而远之。
   
   于是,盛雪发来公开信,给我戴上了“破坏汉藏关系的大帽子”,这就相当于打成“牛鬼蛇神",于是乎她那利益圈中的积极分子们一拥而上,以真名、化名、匿名,对着我这设定的靶子,栽赃陷害,开始了花样翻新的大批判。这让我很自然想起当年爸爸被批斗的情景,何等相似!没想到这些口口声声离不开“民主”的人士们,竟然把毛泽东的花拳秀腿,学得如此惟妙惟肖,对发掘利用人性弱点,如此在行。
   
   我不怕被孤立,不仅不怕,还很乐意独处。有时一个人在家,为阻挡外面的喧闹,还要把窗帘挡上。但盛雪对我的孤立却是另外一种境地,盛记一伙很得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真传,把人拽进一个烂泥塘,再进行各种各样的精神凌辱。那时,我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批判邮件。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唯色和尊贵的阿嘉仁波切,以及来自西藏三区的很多藏人,公开地表达了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挡住泼来的污水,百倍地答谢了我这些年对西藏的写作,虽然这是我——一个西藏问题的直接和间接目击者的义务。
   
   这肯定让盛雪的小圈子吃惊了。以往,他们想祸害谁就可以祸害谁,从来所向披靡。我的朋友也提醒道:“那是捅一团包着屎的马蜂窝,巨人也斗不过,而且粪水会溅得到处都是。”朋友所言不虚,其后我果然领教了盛记圈子怎样抓住中国人的弱点,只要提供少许利益,就会有人,包括学者、作家、律师各色人等,朝她下跪,毫不在意普天之下还有公义和良心。
   
   这个小圈子究竟毁谤埋葬了多少无辜之人?只有盛雪自己最清楚。而此刻,境内外藏人路见不平的发声,会让那些善于投机、为盛雪作拥趸的人后悔昧着良心站错了队吗?
   
   无论如何,盛雪的厚颜无耻一以贯之。说起来,前后有四年多时间,我平静的写作生活完全被搅乱。一会儿见发来匿名攻击信;一会儿见盗用我名义、仿冒我邮箱的群发邮件;一会儿见造谣说我靠盛雪炒作自己……一波又一波,直到盛雪被德国之声和自由亚洲电台陆续解聘,并被加拿大警方追查,我的生活才相对平静了。
   
   平静的日子,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回首这次海外“文化大革命”的惊涛骇浪。为了不再有异议者的尊严被凌辱,为了使“中国海外民运”中一些自毁形象者有勇气审视自己,我决定在此曝光这个“民运”小圈子,或者说,“民运江湖”。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在报复。不是的,报复无助于说明真相,而说明真相,让事实水落石出,比报复重要得多。”似乎这是赫尔岺说过的话,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位唯物主义者,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而且我知道,说明真相需要大量细致的工作,需要以平静的心情回忆发生的事实,并以翔实的第一手材料和大量原始文字向有心了解真相的人们展示来龙去脉。
   
   转自朱瑞博客: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5/07/blog-post_24.html
(2015/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