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小平头夜话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致民阵特别工作委员会各位委员,并致民阵全体同仁
   
   民阵内外有些朋友谈到当前民阵的内部纠纷,有点“想当然”地认为不过是常见的争权夺利罢了。以为反对盛雪当主席,大概自己想取而代之……。于是两边劝劝,说点好话,希望双方能重归于好,或者至少息事宁人。不,好心的朋友们,这个想法是不对的!
   
   这里不是个人权力之争或意气之争,而是正邪之辩,是民阵内部的一场反腐败反不正之风的斗争。过去那种民运争夺职位和组织分裂的现象跟今天的反腐斗争根本就是两码事。盛雪还想把今天的反腐败反不正之风的抗争解释为争夺她的主席权位的斗争,用以转移视线。盛雪在利用民运捞名利,打击任何妨碍她的同仁。而在民阵人全都自食其力的德国,大家都是倒贴金钱和时间搞民运,而不是发民运财的情况下,盛雪代表的是一股浊流,正在跟清流作顽固的抵抗。民阵要让正气抬头,邪气溃散。


   
   对于盛雪的言行应该有一个冷静的总结。希望大家跳出个人交情和息事宁人的思维定势,冷静客观地想一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批评盛雪的意见首先不是来自费良勇,而是来自加拿大本地。因为近距离的盛雪无法全天候地藏头露尾。盛雪将主要的批评者一概斥之为中共特务。实际上她的指控并没有证据。令人惊异的是苏君砚、刘劭夫和陈毅然(陈育国)等人都是热心民主运动的知识分子。各位朋友不要因为有了“特务”的帽子就不愿意细读这几位揭发者的文字。稍加分析就可以发现,这些并不是骂架的口吻。而且他们的特点是对民阵依然感情很深,而且是冷静、客观地陈述事实。
   
   苏君砚原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所的研究人员,出国后坚持自食其力,并长期写作抨击中共的系列性评论,是加拿大民主运动的重镇之一。这样的优秀骨干,为什么突然愤然退出民阵?真实原因何在?盛雪说苏是因为一个女人当了领导,所以他退出。传话人是罗乐。结果罗乐的陈述说苏君砚没有谈过退出的原因。这个话题已是一个漏洞,至今盛雪没法解释。苏君砚的陈述,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信息:盛雪夫妇向他强要500加元现金。拿走时连谢谢都没有一句。苏君砚是一位正直的知识分子,在民运内外有很好的口碑。一位这样德高望重的老知识分子,竟会诬赖盛雪夫妇吗?500加元数字不大,报警的话可能不能立案。但是对于我们民主社团来说,索贿或者类似的言行,哪怕仅仅十元也是决不能容忍的。工作委员会应该很快就能查证这件事。苏君砚退出民阵之后,盛雪散布了两个信息:一个是说他是中共特务,另一个是说他有性别歧视(不喜欢女人当领导)。结果两者都无法落实,也没有合理的解释。到底有什么证据说老苏是特务?有证据,拿出来。没证据,就要道歉,并引咎辞职。
   
   盛雪指责上述数人是特务的理由是他们曾经回国。这个理由太荒谬了。德国也有不少参与民主运动的朋友,经常跟我们联系往来。只要不上六四的照片和报道,他们就可以回国。他们有家庭的顾虑,有生意上的不便(例如有位医学博士在国外行医,同情六四,但是他的处方中某些药品必须从国内采购才能达成疗效,所以他既回国,又为我们帮忙,还给六四难属捐款)。如果连这样的朋友都无法团结,民阵也太没有雅量了。更为讽刺的是,加拿大那些支持盛雪的民阵成员几乎也个个都经常回国。拿这类标准来打击批评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希望用大帽子压制批评者,欺骗海外的朋友,让海外各国的民阵人先入为主,不再认真了解批评者发出的声音。
   
   我的建议是,各位新老战友做一次换位思考,放下任何框框和偏见,冷静客观地把加拿大批评者的信件看一看,衡量衡量,他们提供的信息有没有可信的地方。为什么他们几位愿意公开自己的真名实姓,电邮地址,甚至自身的历史身世,来向民阵朋友发表意见,关心民阵的发展和成长,爱护和珍惜民阵的形象及威望?他们提出批评的目标比较集中,就是盛雪。他们的文风比较平实,没有讽刺、侮辱和人身攻击,而是尽量摆事实讲道理。他们现在是或不是民阵成员,并不是关键。任何政党和社团都欢迎党外朋友的批评和指教。因为那正是本组织有力量受人关注的明证。盛雪的反应非常气急败坏。将批评者坚决一律打成中共特务。显然是不正常的,或许可以反过来说,批评已经击中了盛雪的要害。
   
   2015年加拿大政坛发生了一点地震,河北贪官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逃亡加拿大已被中加两国警方锁定。这个贪官的儿子携款入籍加拿大,不仅做大了生意,而且培养他的女儿向政界发展,还到处捐款,以稳固自己的地盘。五月份又有任薇办理130名中国留学生假结婚案。加拿大华人社区里的黑洞很大。民阵尤其要谨慎自律。
   
   民运领导人并非完全无权无势。我们就曾给国内出来的知识分子出具证明信和介绍信,他们就能拿到居留身份。但是我们坚决不给经济难民可乘之机。(过去这类人一旦拿到身份转身就走人,招呼都不打,不再来参与民主运动)。现在海外的经济难民零零散散,大款贪官却沓来纷至。贪官为办居留都舍得大出血。因为几万洋钱,若干房产,拔一毛以换居留身份,还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传言中盛雪涉及收取冰箱等实物,甚至还有接受房产馈赠的说法(网上已有地址门牌和照片)。盛雪未经理监事会的商议就任用自己亲近的人手组成调查组,并很快发表了盛雪清白的报告。从法学常识出发,当事人盛雪所涉社团出具的报告,不具备说服力。这类做法,不做还好一点,做了,反而更增添了质疑。工作委员会应该否定这一报告,重新查询。
   
   有人说,民主法治国家不是“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吗?是的。但那是司法机关的原则。对于公众人物,对于政党和国家,并非这么简单。实际情况是:虽疑亦不容。因为党国尊荣更高于个人名节。下面以德国前总统辞职案为例。
   
   伍尔夫原是德国Niedersachsen州长,经基督教民主联盟(执政大党)提名,年仅51岁就依法当选为联邦总统。可是就职不久就出现丑闻。起先是准备通过朋友关系获得低息买房,接着是电话阻止新闻单位报道相关消息,后来还有关于账目问题,比如旅馆、餐馆费用等问题。而且打电话干扰新闻,要求图片报暂不报道。结果反而新闻大哗。行政部门启动调查,法院说明如果伍尔夫支付两万欧元罚金,就可以中止调查。伍尔夫坚持不付,要求审核还以清白。可是执政党和联邦德国不能容忍名誉和尊严的损失,因为总统人选是德高望重的政党代表,总统则是国家的象征。法院申请取消对现任总统的司法豁免权(虽疑亦不容),等于逼迫伍尔夫不得不申请辞职。伍尔夫黯然下台,实际任职19个月。联邦机关动用数百万欧元的人力物力,调查、审核伍尔夫的财产和经济往来。最后认定总统期间只有750欧元(约合900美元)的旅馆费餐费是由有求于总统审批的商人支付。伍尔夫申说并不知情。毕竟数额太小,处罚也谈不上。官司结束,伍尔夫自称基本上讨还公道。但是他的损失非常巨大:失去了总统职务,夫人出走,订购的低息贷款房也没有买成,名誉更是受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坐上被告席的总统。伍尔夫一案也有值得深思的地方。事情还是跟他平时有失检点有关。既已当选总统,月薪高达两万左右,以前出任州长,月薪也十分丰厚,何必还要拉拉扯扯,寻找关系户,张罗低息贷款买房呢?低息也罢了。并不犯法。可是他对质询的议员撒了谎。这才是不能容忍的。新闻界要报道,他又电话干扰新闻界,当然反而闹大了。再者,作为联邦的最高级员。怎么可以糊涂到吃饭、住宿让别人付账呢?何况那人还是等着总统大人审批某项目的当事人。伍尔夫辞职以后,联邦议会很快就遴选了新任总统高克。750欧元数目虽小,毕竟不清不楚,仍然有损国家的形象,有损执政党的清誉。武尔夫的辞职,是迫于新闻舆论、党内派系和人民的呼声。
   
   盛雪没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她是否涉嫌利用民主运动的资源收贿受贿?几次会议的帐目问题,有待清查。
   
   盛雪的生活作风有失检点也是值得重视的问题。曾给民运带来的负面影响相当严重。民主运动没有必要因为个别负责人的言行失检而毁誉。女性并不是遮掩腐败的借口。某种意义上说,民主运动的女性更加应该洁身自好。否则恶名更盛!政治抗争团体不是自由散漫的文艺沙龙。关于盛雪帐目的系列材料,未来将陆续整理公布。
   
   民阵应该如何对待腐败的问题?民阵难道能够容忍玷污形象损害清誉吗?民阵面对的是专制独裁的共产党,就要坚持民主法治,面对的是无官不贪的共产党,就要坚持清正廉洁,面对的是淫邪秽乱的共产党,就要坚持行为端方。越是政治上艰苦受压,越是要在各方面洁身自好。病入膏肓的共产党尚且还能开展反腐倡廉,(至少在口号上)老虎苍蝇一起打。民主中国阵线怎能不及时清洗腐败?
   
   盛雪故意将反腐败的争论拉扯到个人争权的方向上去,这是十分徒劳的。2006年我就一再推让没有参加竞选。2012年我和盛雪的得票总数是完全一样的。我也没有出来说任何争主席权位的话。让盛雪顺利出任主席。如果要争,我完全可以据理力争。现在也一样,我可以再重复一次,盛雪如果引咎辞职,我也愿意辞去副主席的职位,以避顺势继任之嫌。海外民运已经二十多年了。其中的人物,正邪、廉贪的形象,水平、文风、作派和个人性格都已经逐渐清晰起来。演戏不能演一辈子。另外,盛雪在一些回应文字中使用了市井型的辱骂词语。对此我坚持不予回敬。堂堂民阵不应是对骂的场所。摆事实,讲道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德国 彭小明 2015 7 13
(2015/07/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