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小平头夜话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彭小明先生,大函收悉。先生所言,深以为然。先生为民阵的健康发展乃至于为中国民主的拳拳之心,跃然纸上;先生儒雅君子之风,也感染了我!我相信,先生出于公心的持重之言,必然能获得民阵及海外民运人之赞许!
   
   这里有一件小事需要向你说明并致歉的。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那个晚上理监事的选举完毕之后,我以为主席的选举是理监事的事儿,于是就携内人告退。一整天的会议,加上晚上还要召开民阵的换届会议,内人陪着已不堪疲乏。会议离住处有一点距离,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到住处。但是在第二天盛雪责怪我没参加主席的选举,害得她差一点没选上。我解释说我以为是理监事才有资格选主席,就跟中共一样,中央委员会才能投票选总书记。她疑惑的看着我说,张小刚在会议前就已经宣布了选举规则。看来她她不相信我的解释。由于她说差一点没选上,我就想当然的认为她是以微弱的优势胜选了。所以在我的小文《谁是特务?》中说盛雪跟你对垒而胜出。特此向你道歉!
   
   其他事情我不想说了,就说盛雪向苏君砚索要500元的事情。这件事情我可以说凡是在2008年之前在多伦多民阵这个圈子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的,盛雪也胆敢抵赖,信誓旦旦说没有此事,实在是叫人无语!


   
   别人不说,贺军(逸君)对此事就明明白白。2012年之前,贺军经营着一家餐馆,苏先生单身一人,经常在去贺军的饭店吃午饭,主要是为了聊天。他们的话题很多时候是在议论盛雪,其中多次提及那500元的事情。贺军也抱怨盛雪向他募捐,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有了共同的语言。这两年多伦多争执起,贺军站在了盛雪一边,苏先生感到愕然和不解。
   
   2011年2月在旧金山召开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会议,我跟贺军住在一个房间。他主动跟我说起了盛雪。这是多伦多的圈子里第一个人跟我议论盛雪。因为在大家眼里,我跟盛雪关系很铁。贺军说到了盛雪屡次问他要钱,包括这次会议,他先给了500,后来瞒着老婆又给了500,一共给了1000元。他抱怨说他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了,还要我出钱。他还说,2008年,民阵到美国支持杨建利的“公民万里行”活动,回到多伦多,就是因为忘了给盛雪的母亲买酒,被盛雪的母亲劈面辱骂。他说了很多,还有其他的事情,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我说,盛雪不珍惜友情,很势利,巴结有钱人,终有一天她母亲会把所有的朋友都得罪光。
   
   2012年在布达佩斯,我住在贺军的隔壁。刚到的第一天晚上,贺军请我过去喝酒。出于礼貌,我让内人先睡,一个人到了他的房间。他已经喝得醉醺醺了,拿着杯子都站不稳。他怒气冲冲的骂盛雪,我说为什么呀?他说,她当着张小刚的面取笑他。我问怎么回事呢?他说他今天来得早,报到了之后就一个人在附近转转,回到了报到处,盛雪跟张小刚在一起,贺军就说,我转了转,对附近很熟悉了。盛雪就调侃他,说,你既然熟悉了,明天就带我们到会场吧。张小刚哈哈大笑。贺军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说,这也没什么呀,不过是开玩笑,何至于如此?这时候贺军完全失态了,手持酒杯,摇摇晃晃,欲坐在软软的席梦思上面,又滑到了地板上,站起来继续喝。颤抖着的手点上烟,把空烟壳往窗外扔出去,我还以为他把酒杯扔出去呢。我说,你别喝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开会呢。他继续骂骂咧咧,说盛雪是个婊子,不要脸的货色!我想,这时候盛雪要是出现在他面前的话,说不定会把她撕成碎片。
   
   (平头按:盛雪多伦多的男宠上海“小赤佬”贺军因张晓刚“坏了‘先来后到’规矩”而借酒喷醋大骂盛雪是“死不要脸的臭婊子”,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早在2005年的民阵澳洲悉尼会议期间就上演过相同的一幕,只不过那会坏了“先来后到”规矩通奸的主角还不是此时的张晓刚(张当时还是围着盛石榴裙转的“小白脸”,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是彼时的潘永忠!花开两朵,单表一枝。话说05年民阵澳洲悉尼会议,当时盛雪与潘永忠在会议旅店公开苟合姘居,惹怒了盛从加拿大带去的护花使者逸君(贺军),逸男宠醋意大发借酒撒泼地要闯进房去找潘永忠单挑,要不是众人(其中就有张晓刚,造物弄人,“有志者事竟成”!当年的拦人者竟成了盛雪的榻上之男宠,从此加入盛雪“拖屁股大连襟”行列)拦住差点酿成二男为一女决斗的血案。因此,盛雪罗致男宠贺军参加“小白脸”罗乐组织的所谓“调查组”核实陈毅然对盛雪的举报,还不等于脱裤子放屁吗?!去年盛老太驾鹤西去, “民运慈母”语出盛雪的面首盛母的干儿子潘永忠悼词美文。实际上冠以“民运岳母”倒是十分贴切——多伦多盛家的确是盛雪情夫面首走马灯似来往的落脚点和中转站,入幕之宾、故雨新知计有顾明、高光宇、阿海、黄河边、寇天立、万毅忠、李天明、潘永忠、张晓刚等等一众“拖屁股大连襟”。
   
   这一幕当时同栖一楼的一众民运大佬都是耳熟能详的,若干年后由“共特”李震做东的2010年布达佩斯会议上,在盛雪与张晓刚通奸一事上(老话说得好“万恶淫为首,百善孝当先”.习包子反腐,还真拿一众“与他人通奸”的中共贪官来祭旗),一众大佬藏着掖着“揣着明白装糊涂”地为盛戏子背书表态“支持盛雪就是支持反共大业”——盛雪淫乱与反共大业有半毛钱关系吗?!——仰或大佬们干脆理直气壮旗帜鲜明直奔主题地高呼“支持盛雪淫乱,就是支持反共大业”!好一帮道貌岸然的好色之徒。走笔至此,平头想起每在论坛揭露盛雪,总有张晓刚、张扑、黄河边(高冰尘)等几个盛雪男宠披着马甲“久在鲍鱼之肆,不闻其臭”色胆包天地跳将出来教训平头:“人家老公董昕戴绿帽不急,你招哪门子急呀!”末了还不忘奚落一句“小平头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其潜台词不就是炫耀:哥几个“拖屁股大连襟”“共饮一江水”之好艳福吗?!张晓刚堪称多面手(首): 上床是面首 ,提起裤子充当打手地在网上为盛雪顶屎盆子,打棍子,扣帽子。盛雪真是“两手抓,两手都硬”呀。对此,平头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简直是侮辱平头的审美情趣!他们以为是男人都该象秃头、颈短、个子矮的王万星“见了母猪赛貂蝉”一样见了盛雪在多米尼加海滩晒徐娘半老“感恩”卖肉照(“感恩身边有人珍惜,感恩远方有人爱慕”),就迷糊激动找不着北地喃喃自语“天上的阿爸父啊,夏娃的岁月啊!”……详情参阅一帖子请看盛雪自己上传的搔首弄姿的卖肉照。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6/shengxue/2_1.shtml
   
   平头在此郑重声明,对臧錫红(即盛雪)这根老黄瓜(而且还是“涮了绿漆——装嫩”的老黄瓜)平头不屑一顾,更无意于挤进盛雪“拖屁股大连襟”阵容扩充门面。平头在此恳求盛雪的面首们,今后再也不要如此无耻下流出言自取其辱了。阿门。)
   
   2013年贺军是反对召开论坛会议的,他说没钱就别开,我拿不出钱。我说,你没钱就不要捐,谁也不会强迫你。他说他打工如何累,面对着温度很高的炉膛,浑身被汗水浸透,血汗钱却被盛雪拿去挥霍,为她的政治服务。他希望我出面反对开会。但是我说,早在2012年我对盛雪明确表示支持开会,因此我不会食言,我就捐200元,多了拿不出。他说,我这次不捐钱,他们就把我边缘化,跟我玩世态炎凉。我说,你怕什么边缘化,我就不怕,你们边缘化我吧。
   
   综观贺军以前的言行,我也感到不解和愕然。
   
   关于500元,盛雪本人就跟我承认过。她说,她当时对苏君砚说,杨建利发动“公民万里行”,需要钱,你是否能捐一点,最好能给1000元,结果只给了500元。后来苏君砚跟盛雪的关系冷淡了,我就说究竟是为什么?盛雪说,他想干民阵主席(我不清楚是全球民阵主席还是加拿大民阵主席?估计是加拿大民阵主席。),后来没给他干,他就生气了。他可能以为给500元就能弄个主席干干。我跟盛雪闹翻了之后,把这话对苏君砚说了,苏先生勃然大怒,他说,胡说八道!我都民阵加拿大副主席了,我会在乎这个主席吗?我会人格低下到花500块钱买个主席吗?
   
   向苏君砚索要500元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那么多,盛雪都敢赖账,其他就可想而知了。盛雪说了那么多谎话,早已诚信荡然。我看她言必民主,都觉得有几分滑稽。对于她的不诚实,开始我惊愕,愤怒,叹息,现在我已经出离了这些情绪了。我现在只是感到可笑滑稽,她的表演已经发生了喜剧的效果了,这就是黑色幽默!
   
   顺颂大安!
   刘劭夫 2015,7,22.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