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吕千荣的博客
·写给祖国的遗书
·把脉中国: 必须彻底清算毛泽东的滔天罪行,中国才能新生和复兴
·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二)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三)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四)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五)
·震惊世界的惊天奇冤——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血泪呼救(六)
·胡耀邦下台内幕:若叶剑英在 就不是那样了
·博讯首发:一个被中共政府强权部门长期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
·人妖之变 共产主义之父遗嘱全部应验
·呼吁中共逮捕周永康、法办江泽民
·呼吁严惩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汉奸集团的汉奸
·中国安徽残疾冤民吕千荣北京上访直播行
·河南南乐政府,你们到底是匪帮还是政府?
·毛魔节是中国贪官污吏卖国汉奸们的狂欢节,是中国人民的耻辱日
·中共毛诞祭魔,是在亡我中国
·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冤民致中共中央的公开呼救信(组图)
·转:风向!新华网首次直指江父子是日伪汉奸(多图)
·北京南站1人跳楼亡 疑是访民曾致习近平绝命书求杀贪官
·被精神病替代劳教所成维稳新方式
·中国人不能忘记的临沂17岁美少女的乳头被警察烧焦和哪些被迫害屠杀的冤民们
·天安门再现众访民喝农药自杀 一孕妇及多人事后被逐出医院,有的自杀访民在
·吕千荣2014年1月18日受迫害的日记
·三大信号 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或已出事
·吕千荣2014年2月1日受迫害的日记
·陕西杜顺宝因上访全家被害死仅剩一人 妻子被活人火化
·春节假期北京政坛暗潮涌动 加班加点中纪委连出重拳
·联合早报:习最大风险 89后最严峻一年 退有性命之忧
·呼吁中共中央清理周永康祸国殃民集团追究其保护伞、释放吕加平彻查江泽民的
·江泽民家训“闷声发大财” 被曝内幕:江綿恒比曾伟疯狂多了
·刘源洩中共军队机密项目 遭全面封删
·江派政变进行时局势危急 习任军改组长紧抓军权
·博讯:徐才厚郭伯雄再遭实名举报
·宏皓:地产商跑路潮来临 上策为抛光所有地产
·传六省检察院联手抄了周永康的家 资产明细曝光
·黑龙江“建三江”律师抗争记
·呼吁中共中央清理周永康祸国殃民集团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问题
·列宁当德奸进教科书 毛勾结汪精卫联日反蒋几人知(图)
·近100纪检官被暗杀失踪 王岐山多次“惊魂”
·呼吁中共中央清理周永康祸国殃民集团 彻查江泽民的“两奸两假”等问题
·民间高人道解“五星红旗”藏中共灭亡密码
·丁咚:中共“维安”新特点
·美国会通过决议案 纪念六四民主运动25周年
·六.四,今夜我无眠
·戴晴:备忘“六四”
·从常州姚宝华一家和新余刘萍等人的惊天奇冤,看看到底是谁在打习总的嘴
·呼吁停止对基督教徒的迫害,呼吁释放浦志强、高瑜等公民,呼吁中共政改
·我在博讯发表博客为何发表不出来?到底是谁控制的?
·呼吁中共中央清理周永康祸国殃民集团追究其保护伞、释放吕加平彻查江泽民的
·到底是谁在撕扯着刘萍母女的爱国心、公义心
·呼吁中国同胞和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访民郭洪伟被公权力构陷蒙冤和他的生命安全
·18人政变名单涉中共现任常委 微博速删
·江、周汉奸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正在对刘萍母女进行恐怖迫害,并嫁祸习近平总书
·王沪宁被找谈话 反思四大错 否定〝三个代表〞
·呼吁中共中央彻查媒体报道的中信集团前董事长孔丹任职国企领导期间的问题及
·刘萍狱中情况介绍 魏忠平服刑监狱难知
·鲍彤:中国改革必须摆脱邓小平的阴影,改掉邓小平的错误
·吕千荣2014年8月24日受迫害的日记
·美媒:器官摘取成为中共解决政治犯秘密途径
·港人争普选:抗命,不認命
·魏京生:造反者给习近平设血腥陷阱其实可以轻易化解
·魏京生:造反者给习近平设血腥陷阱其实可以轻易化解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图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图
·陈破空:江泽民已经死亡?
·中南海至今不敢解禁的一本书
·传芮成钢被抓〝神秘后台〞是刘云山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图
·巧答“美国亡我之心不死” 网路从新走红(图)
·快讯:老作家铁流撰文起底刘云山被抓
·张高丽纵容亲属敛财 《21世纪网》曝料遭江派报复(组图)
·庄丰: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郭声琨原来是曾庆红表侄
·网传中纪委即将抓捕江绵康
·中共永远隐瞒正式国号 周恩来自有办法 图
·民心相背:二十一世纪的春望
·王岐山盯上江绵康 传韩正听到消息后近乎精神崩溃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清理江泽民、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 原因何在 ?图
·吕千荣关于香港同胞“和平占中”争普选的声明:支持香港同胞的人权、民主、
·视频铁证:看中共江泽民集团是怎么邪恶恐怖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
·胡锦涛露面令计划受关注 江派离间胡习毒计被揭穿
·柴智屏牵出大老虎 传贾庆林、刘云山涉案(图)
·梁振英警察黑帮一起上 江泽民欲靠实现第二次六四再上位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
·为了捍卫中华民国一千一百四十一万八千多平方公里的我中华民族的领土完整,
·习近平弟媳张澜澜遭到江派攻击抹黑
·希拉里预言:中国将走向灭亡,为何没有给中国敲响警钟
·吕千荣2014年10月23日受迫害的日记
·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图)
·吕千荣2014年11月17日受迫害的微博
·转载几文:揭露江泽民、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的处境
·南水北调中线通水 一江毒水流入千家万户(图)
·转:写给大三的女儿,以及那些正在准备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大学生们的—
·习近平—中国第一位具有美国总统风格的领导人
·转:“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抗议美国政府对“双橡园”升国旗的外交态
·张千帆猛轰党媒:反宪政就是反人类
·传北京武警接重大布控任务 即将围捕新〝大老虎〞?
·解密:“六四”时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打算“卷款外逃”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当每一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当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看了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后,我想都会如同在恶梦中醒来,留下无奈伤心的眼泪!

   
   从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反映了现实中国社会的真实现状!中国人民这哪是生活在一个法制国家呀?完全是生活在一个黑帮统治满嘴谎言的黑社会!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能够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政治改革!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2015年7月20日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影片脸书专页图片)
   
   更新: 2015-07-18 20:20:45
   
   
   【大纪元2015年07月19日讯】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
   
   放弃做医生 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
   美国之音报导,陈光诚5个月大时因一场高烧而失明,但他仍然努力读书,1994年,陈光诚考入青岛盲校;1998年入读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推拿。他毕业回到老家,被分配到沂南县中医医院工作,但是他没有去上班。
   
   放弃做医生后,陈光诚开始全心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渐渐的,他的“赤脚律师”的称号不胫而走,找他寻求帮助的村民也越来越多。2002年,他还上了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
   2003年,不顾家人的阻挠陈光诚与外语教师袁伟静结婚,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2005年女儿降生。他开始调查强制堕胎,政府如临大敌。
   
   2006年3月到6月,陈光诚被秘密关押三个月。2006年下半年,陈光诚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2010年9月9日,陈光诚刑满回家。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从一个小监狱走进了一个管理更严密的大监狱。
   从2010年到2012年,大批中外各界人士到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去探访这位被软禁在家的盲人。他们受到拦截、辱骂、殴打等粗暴对待。人们戴上墨镜或用黑布蒙上眼睛,对他表示声援,呼唤他获得自由。
   
   秘密策划出逃方案
   报导说,整整一年多,陈光诚和袁伟静都在秘密策划出逃方案。他们研究每一个看守的习性,找机会爬到屋顶上勘察地形,无数次地讨论每个方案的利弊。陈光诚在头脑中反覆演习,直到每一步该如何去迈他都烂熟于心。
   
   陈光诚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李肃:“当然也无数次的失败。有时候突然有几秒钟的时间,我刚要逃走的时候。看守就一下子又看到你了,那我只好假装去看一下我院子里的月季花长得怎么样了,或者我假装到自来水那儿弄水洗头之类的,就蒙混过去了。这样无数的失败,当然也包括我们打算挖地道逃出来,最后被中共发现了,就把地道给填起来。”
   
   李肃:“还真挖了?”
   
   陈光诚:“真挖了。挖了两米多。”
   
   李肃:“挖了多远?”
   
   陈光诚:“两米多吧。”
   
   与看守一墙之隔
   不断的等待,不断地寻找机会,终于,2012年4月20日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机会来了。
   陈光诚:“那天正好就有这个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出去倒水,稍微有点儿松懈的时候呢,我就迅速地躲到我们家的一个角上,他们看不到的一个地方,然后在那儿稍作停留,就翻越了我们家的第一道墙。”
   
   李肃:“你这个墙有多高?”
   
   陈光诚:“第一个墙倒不是很高。第一个墙可能有两米多高?从我们家到第一个邻居家的墙。因为我们那边都习惯有一个平房。平房都有楼梯,所以说往上爬不是很困难,只是往下下有点困难。
   
   “当我刚刚翻越过邻居家的院子,刚刚爬到她平房的楼梯上的时候,我就听我这个邻居一推大门进来了,哎呦,我说坏了。然后我就赶紧爬到她的平房顶上,就仰面躺到她的平房顶上,那样她就看不见嘛。
   
   “东边的墙是比较高的,可能要超过四米多高。所以我就慢慢地用手扳着,把一个手挪下来,扳着这个墙缝,再把手挪下来,慢慢地往下下。快要下到底,还差一米多高的时候,因为我的体力不支,就一下掉下去了。
   
   ​“那我就赶紧爬着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因为就在南边就有一个看守的据点。他如果站起来一看,就看到我,所以我就快点儿往那儿跑。我事先知道,那个地方有三个猪圈。我就赶紧地,本来有个门,我可以进去,后来我发现没有这个门。我就只好从那个猪圈墙上跳进去,赶紧躺在猪圈里,靠着墙。仔细地听到外面的看守,一个一个在说话啊,在看手机短信啊,打火机啊,那个动静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实际上他们离我可能也就只有几米远,只不过有一个猪圈墙隔着,他们看不到我而已。”
   
   没有后退的可能
   陈光诚:“在翻了几道猪圈墙最后呢,这边又有一道,第五道墙。我要翻的第五道墙。这个墙就比较高。”
   
   这是一道南北走向的墙,北边是一条大路,那里是个看守据点。几个人紧紧地盯着这道墙,使得这里几乎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关卡。这时陈光诚突然想到,早上他曾听到村里的拖拉机出去干活。他知道看守通常会挪一下椅子给拖拉机让路,这几秒钟的时间就是他的机会。他静静地等待着拖拉机收工回村的时刻。
   
   陈光诚:“我一直等啊等啊,等到那天晚上6点多的时候,这个拖拉机就远远地从东南方向来了。我就想我要做好准备。然后等拖拉机越开越近,越开越近,开到东边然后转弯向西,快走过来的时候,这个人就拿着凳子,因为很清楚,他一拿凳子躲到西边,听得很清楚。我想快点!我就赶紧翻过这个墙,然后一下子骑上去以后赶紧跳过去,跳到那边,要不然拖拉机一过去,他一回来就麻烦了。
   
   “也就在这个瞬间,我跳下去的时候,因为这个墙是以前房子的墙倒掉了,底下有一些石头,大块的石头,有的像葫芦那么大,有的像茶壶那么大。我跳下去以后正好这一只脚先着地嘛,这个脚一下子就摔在那个石头上。当时我就感到一种钻心的剧痛。一着地我扑通就躺在地上,一点也不能动。
   
   “我当时真的是很纠结,我就想哎呀,既然老天让我成功地逃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离我们家差不多有100多尺了,那么为什么又让我把这个脚摔伤了?你说本来就看不见,就非常非常地困难,可是现在又剩下一只脚,我怎么走?那个时候真的是心里很难受,但是也知道必须前进,没有任何后退的可能。”
   
   拖着摔坏的右脚,陈光诚又艰难地翻过两道墙。这时他想到了夜间游动的岗哨,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陈光诚:“赶紧我想快点再回去吧。我就通过这个豁口又想办法又翻进来,又藏在里面。事情也凑巧,我刚进去不到一分钟,真就有一个巡逻的从南边走过来,从北边过去。”
   刚刚停了的雨此时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村里的公鸡已经开始报晓,陈光诚知道不能再等了。
   
   陈光诚:“我就趴在地上,用膝盖和胳膊肘在地上走。慢慢地就爬过了那条大道。爬过这条大道以后呢,就快出我们村了。
   
   “快要出村口的时候呢,我就发现有一个地方,雨淋在一片塑料薄膜的声音上。因为这些看守在下雨的时候往往都是撑起一片薄膜,躺在底下睡觉。我们家周围那些人都是这样,所以这个我都知道,但是这片薄膜我真的不知道底下是盖着老百姓的东西,还是看守堵在那一个入村的路口,因为根据经验所有进村的路口都有人在站岗嘛,但是我当时内心里好奇驱使我真想去摸摸是不是人。但是我也知道可能要是人,我这一摸也就坏了。哈哈。”
   
   20个小时的艰难旅程
   正是这样一个雨夜,陈光诚沿着河边小路爬到了隔壁的西师古村。那里距离他家的直线距离其实不过七八百米。但就是这样一段不长的路程他却在绕路、等待、连滚带爬、跌跌撞撞中走了近20个小时。
   
   李肃:“你中间没有吃也没有喝?”
   
   陈光诚:“哪有啊。那个时候我就记得我渴得,我的嘴里黏黏的,就跟吃了糨子一样。”
   李肃:“那你逃出来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谁啊?”
   
   陈光诚:“到这个村里呢,我记得我就去敲他们村里的门。其实他们有很多人可能,也许他们看到我了。但是他们不认识我是谁。因为我那个时候是浑身泥水啊。膝盖、胳膊肘全都磨破了。有时候一看就把门关上了。但是我还是敲开了一个好心人家,有一个差不多快50岁的妇女,就问我,你从哪里来啊?我说我从东边来,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点水喝。然后她就从自来水管子里给我接了了差不多有,我们舀水的,差不多一升水的样子,我就一气喝下去了。”
   
   这位村民按照陈光诚的指示,找到了他七年前维权时曾帮助过的村民刘元成的妻子。
   
   陈光诚:“她老远走过来就看着我,我就知道她在想。因为我已经是狼狈不堪了。她不认识我是谁了。因为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脚步在放慢,那就是在思考,一直走在我跟前差不多两米远的时候,我就问她,我说表嫂你还认识我吧。她就一边迟疑地一边说,认不出了,你是谁啊。我就告诉她我是谁,我说我是陈光诚啊。‘啊,你怎么出来的?!’就这样一种声音。‘那么多人!’ ”
   
   “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
   刘元成一家找到陈光诚的大嫂,辗转给在临沂打工的大哥陈光福打了一个电话。
   
   陈光福:“她第一句话就告诉我说光诚逃出来了。我当时非常惊讶。我就问了一句:真的假的?她说真的,我看到他了。我知道在这样的问题上她不会和我开玩笑。我说现在在哪?她说在西师古刘元成家里。我说好,这个消息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对任何人讲。”
   
   李肃:“接到电话以后您做了什么?”
   
   陈光福:“我第一个联系的是南京的何培蓉(网名“珍珠”)。我在第一时间给她发了一个信息,也没有直接说,因为我怕这个邮箱也不安全。我就说:‘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怎么想法儿把他捉住’。我相信她看到这句话以后肯定知道指的是光诚逃出去了。但是等了一段时间她没有给我回覆。我就想她肯定忙,看不到这个信息,然后我又出去买了一个新的电话,买了一个新的电话卡,给郭玉闪打了一个电话。”
   
   郭玉闪,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非政府组织传知行研究所创始人,2005年曾经和陈光诚一道调查临沂计划生育侵权案。
   
   陈光福:“我告诉他,第一句话我就说,“光诚逃出来了’。他当时也是不太相信,也是和我一样,第一句话问的是,‘真的假的?’,我说真的,你大嫂看到了。 他说,那好。他想了一下,不过想的时间不长,就告诉说我说,我明天下午会赶过去。在我们到之前,一定想法保证他的安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