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吕千荣的博客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国安部成腐败重灾区 多人栽情妇身上 图
·胡锦涛与江泽民分裂对阵三大内幕曝光
·转:谁能为我为父伸冤,我愿意嫁给谁
·转载几文,看虎王和大小老虎们还能挣扎多久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转载几文,看抓捕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郭伯雄落马倒计时
·曾庆红家族腐败内幕
·传习家人怒斥〝曾庆红助推习近平〞是瞎编 黑手是他
·传上海红顶赌王案开始收网 涉市长杨雄
·白宫获中南海内部档曝六四死伤数 军队内斗险内战
·揭秘脑控武器
·中俄关系惊现“异常” 江泽民再近秦城一步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姜维平)
·传曾庆红儿媳洗钱超千亿 家族丑闻密集爆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周永康认罪 习亲定“铁帽子王”打江曾
·周永康的罪行才这么点?侮辱老百姓智慧(图)
·《庆亲王 你懂的!》出版 分析:围剿曾庆红行动展开
·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中共内部正式通报周永康政变 文件下到县处级
·央视焦点访谈疑泄打下只大老虎信号
·评: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博讯ID:ylw1941 , 你敢和我一样在这里公开自己的真实身分吗?让世界做证看谁
·要打大老虎?中纪委: “哪怕是难办也要先办”
·习动真格 9大央企“家族式利益” 江进入射程(图)
·这些名人都被丑化了!这些内容将颠覆你的历史观(图)
·一个惊人科学实验 瞬间改变科学家的无神论思想
·曾庆红郭伯雄家族涉军产案 习近平怒查 (图)
·毕节四儿童服毒自杀新细节引爆的N个疑问
·何清涟: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新华日报: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 怎能代表国家?
·黃毓民發言稿:否決假政改,無慚尺布裹頭歸!
·周案秘审传因刘云山涉案 一份政变名单或获证实
·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简直惊呆了!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图)
·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习近平两释一个明确信号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罗瑞卿之女曝中共陈姓将领乱伦奸污侄女
·"江泽民美国嫖妓,妓女闯入陕西省委机关讨嫖债"两新闻揭露了中国烂透的根源
·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
·清洗国安部,习近平提前布局
·刘云山妻儿涉车峰案 父子两代卷入政变?
·103岁“开国少将”裴周玉去世 疑曾暗杀刘志丹, 曾拿过比女人还低的工作分数
·美人权团体敦促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施压
·频传江曾受掣肘 “终极老虎”呼之欲出?
·看看中国最穷困人口的生活,我不禁流泪
·外媒报道张德江张高丽两人腐败丑闻和与江泽民涉嫌"非组织活动"
·转载两文看习王反腐是民心所向: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反腐妥协? 习
·被托梦 重庆老农挖坑致富梦成真 凿出鱼泉年赚30万 图
·揭秘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国领土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三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传习近平将清洗中宣部 部长刘奇葆或换下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传江派在上海密谋开枪滋事要挟习近平
·庄丰:习出新规为王铺路 打虎直逼常委
·郭伯雄缺席〝七一〞 传涉〝十宗罪〞性质严重
·习王江曾中南海公开火拼 瓦解政变集团现蹊径
·新版宪法誓词中去〝党〞去〝特色〞是两大进步
·转载几文:看中共将何去何从
·姜维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北京3•19政变”完整版
·股市暴跌,不依法彻查逮逋江泽民,中国无法新生
·揭秘江泽民集团准备政变推翻习近平的阴谋
·史海:毛泽东延安欲封三宫六院 让丁玲开名单
·争鸣杂志:中共高层联署要求习近平做3届王岐山做2届 图
·转载两文,来看中国股市中国政治的博弈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 20图慎入
·传令计划案将公布 习近平拿下〝庆亲王〞风向标或已现
·网传央视封杀的12张惊人照片
·苏联解密档案披露毛泽东与中共的惊人黑幕
·牛顿证明:宇宙是神创造 不是偶然现象
·蔡小心微博证实:股市暴跌幕后黑手是江泽民集团
·美议员:中国政府拘押的是中国最勇敢、优秀的人士
·王明揭露毛泽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王明揭露毛泽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综合外媒:江泽民曾庆红集团做空股市是为了在北戴河会议上逼宫习近平李克强
·到底是谁能控制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可以随意删除我的博文
·习出访 公安部连夜抓维权律师 称怕群体事件有112人名单 (图)
·习江激斗,江泽民或在习近平9月访美期间发动政变!
·官商同“裸”攫取财富 9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 中国双重国籍者有800万
·中纪委打虎已剑指虎王江泽民和老老虎曾庆红
·政协委员吁火化〝毛贼〞 万里要求重评毛泽东
·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人数已达190(更新中)
·吕千荣的声明:对维权律师和访民的镇压迫害,就是对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的践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当每一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当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看了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后,我想都会如同在恶梦中醒来,留下无奈伤心的眼泪!

   
   从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反映了现实中国社会的真实现状!中国人民这哪是生活在一个法制国家呀?完全是生活在一个黑帮统治满嘴谎言的黑社会!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能够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政治改革!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2015年7月20日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影片脸书专页图片)
   
   更新: 2015-07-18 20:20:45
   
   
   【大纪元2015年07月19日讯】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
   
   放弃做医生 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
   美国之音报导,陈光诚5个月大时因一场高烧而失明,但他仍然努力读书,1994年,陈光诚考入青岛盲校;1998年入读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推拿。他毕业回到老家,被分配到沂南县中医医院工作,但是他没有去上班。
   
   放弃做医生后,陈光诚开始全心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渐渐的,他的“赤脚律师”的称号不胫而走,找他寻求帮助的村民也越来越多。2002年,他还上了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
   2003年,不顾家人的阻挠陈光诚与外语教师袁伟静结婚,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2005年女儿降生。他开始调查强制堕胎,政府如临大敌。
   
   2006年3月到6月,陈光诚被秘密关押三个月。2006年下半年,陈光诚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2010年9月9日,陈光诚刑满回家。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从一个小监狱走进了一个管理更严密的大监狱。
   从2010年到2012年,大批中外各界人士到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去探访这位被软禁在家的盲人。他们受到拦截、辱骂、殴打等粗暴对待。人们戴上墨镜或用黑布蒙上眼睛,对他表示声援,呼唤他获得自由。
   
   秘密策划出逃方案
   报导说,整整一年多,陈光诚和袁伟静都在秘密策划出逃方案。他们研究每一个看守的习性,找机会爬到屋顶上勘察地形,无数次地讨论每个方案的利弊。陈光诚在头脑中反覆演习,直到每一步该如何去迈他都烂熟于心。
   
   陈光诚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李肃:“当然也无数次的失败。有时候突然有几秒钟的时间,我刚要逃走的时候。看守就一下子又看到你了,那我只好假装去看一下我院子里的月季花长得怎么样了,或者我假装到自来水那儿弄水洗头之类的,就蒙混过去了。这样无数的失败,当然也包括我们打算挖地道逃出来,最后被中共发现了,就把地道给填起来。”
   
   李肃:“还真挖了?”
   
   陈光诚:“真挖了。挖了两米多。”
   
   李肃:“挖了多远?”
   
   陈光诚:“两米多吧。”
   
   与看守一墙之隔
   不断的等待,不断地寻找机会,终于,2012年4月20日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机会来了。
   陈光诚:“那天正好就有这个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出去倒水,稍微有点儿松懈的时候呢,我就迅速地躲到我们家的一个角上,他们看不到的一个地方,然后在那儿稍作停留,就翻越了我们家的第一道墙。”
   
   李肃:“你这个墙有多高?”
   
   陈光诚:“第一个墙倒不是很高。第一个墙可能有两米多高?从我们家到第一个邻居家的墙。因为我们那边都习惯有一个平房。平房都有楼梯,所以说往上爬不是很困难,只是往下下有点困难。
   
   “当我刚刚翻越过邻居家的院子,刚刚爬到她平房的楼梯上的时候,我就听我这个邻居一推大门进来了,哎呦,我说坏了。然后我就赶紧爬到她的平房顶上,就仰面躺到她的平房顶上,那样她就看不见嘛。
   
   “东边的墙是比较高的,可能要超过四米多高。所以我就慢慢地用手扳着,把一个手挪下来,扳着这个墙缝,再把手挪下来,慢慢地往下下。快要下到底,还差一米多高的时候,因为我的体力不支,就一下掉下去了。
   
   ​“那我就赶紧爬着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因为就在南边就有一个看守的据点。他如果站起来一看,就看到我,所以我就快点儿往那儿跑。我事先知道,那个地方有三个猪圈。我就赶紧地,本来有个门,我可以进去,后来我发现没有这个门。我就只好从那个猪圈墙上跳进去,赶紧躺在猪圈里,靠着墙。仔细地听到外面的看守,一个一个在说话啊,在看手机短信啊,打火机啊,那个动静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实际上他们离我可能也就只有几米远,只不过有一个猪圈墙隔着,他们看不到我而已。”
   
   没有后退的可能
   陈光诚:“在翻了几道猪圈墙最后呢,这边又有一道,第五道墙。我要翻的第五道墙。这个墙就比较高。”
   
   这是一道南北走向的墙,北边是一条大路,那里是个看守据点。几个人紧紧地盯着这道墙,使得这里几乎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关卡。这时陈光诚突然想到,早上他曾听到村里的拖拉机出去干活。他知道看守通常会挪一下椅子给拖拉机让路,这几秒钟的时间就是他的机会。他静静地等待着拖拉机收工回村的时刻。
   
   陈光诚:“我一直等啊等啊,等到那天晚上6点多的时候,这个拖拉机就远远地从东南方向来了。我就想我要做好准备。然后等拖拉机越开越近,越开越近,开到东边然后转弯向西,快走过来的时候,这个人就拿着凳子,因为很清楚,他一拿凳子躲到西边,听得很清楚。我想快点!我就赶紧翻过这个墙,然后一下子骑上去以后赶紧跳过去,跳到那边,要不然拖拉机一过去,他一回来就麻烦了。
   
   “也就在这个瞬间,我跳下去的时候,因为这个墙是以前房子的墙倒掉了,底下有一些石头,大块的石头,有的像葫芦那么大,有的像茶壶那么大。我跳下去以后正好这一只脚先着地嘛,这个脚一下子就摔在那个石头上。当时我就感到一种钻心的剧痛。一着地我扑通就躺在地上,一点也不能动。
   
   “我当时真的是很纠结,我就想哎呀,既然老天让我成功地逃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离我们家差不多有100多尺了,那么为什么又让我把这个脚摔伤了?你说本来就看不见,就非常非常地困难,可是现在又剩下一只脚,我怎么走?那个时候真的是心里很难受,但是也知道必须前进,没有任何后退的可能。”
   
   拖着摔坏的右脚,陈光诚又艰难地翻过两道墙。这时他想到了夜间游动的岗哨,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陈光诚:“赶紧我想快点再回去吧。我就通过这个豁口又想办法又翻进来,又藏在里面。事情也凑巧,我刚进去不到一分钟,真就有一个巡逻的从南边走过来,从北边过去。”
   刚刚停了的雨此时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村里的公鸡已经开始报晓,陈光诚知道不能再等了。
   
   陈光诚:“我就趴在地上,用膝盖和胳膊肘在地上走。慢慢地就爬过了那条大道。爬过这条大道以后呢,就快出我们村了。
   
   “快要出村口的时候呢,我就发现有一个地方,雨淋在一片塑料薄膜的声音上。因为这些看守在下雨的时候往往都是撑起一片薄膜,躺在底下睡觉。我们家周围那些人都是这样,所以这个我都知道,但是这片薄膜我真的不知道底下是盖着老百姓的东西,还是看守堵在那一个入村的路口,因为根据经验所有进村的路口都有人在站岗嘛,但是我当时内心里好奇驱使我真想去摸摸是不是人。但是我也知道可能要是人,我这一摸也就坏了。哈哈。”
   
   20个小时的艰难旅程
   正是这样一个雨夜,陈光诚沿着河边小路爬到了隔壁的西师古村。那里距离他家的直线距离其实不过七八百米。但就是这样一段不长的路程他却在绕路、等待、连滚带爬、跌跌撞撞中走了近20个小时。
   
   李肃:“你中间没有吃也没有喝?”
   
   陈光诚:“哪有啊。那个时候我就记得我渴得,我的嘴里黏黏的,就跟吃了糨子一样。”
   李肃:“那你逃出来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谁啊?”
   
   陈光诚:“到这个村里呢,我记得我就去敲他们村里的门。其实他们有很多人可能,也许他们看到我了。但是他们不认识我是谁。因为我那个时候是浑身泥水啊。膝盖、胳膊肘全都磨破了。有时候一看就把门关上了。但是我还是敲开了一个好心人家,有一个差不多快50岁的妇女,就问我,你从哪里来啊?我说我从东边来,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点水喝。然后她就从自来水管子里给我接了了差不多有,我们舀水的,差不多一升水的样子,我就一气喝下去了。”
   
   这位村民按照陈光诚的指示,找到了他七年前维权时曾帮助过的村民刘元成的妻子。
   
   陈光诚:“她老远走过来就看着我,我就知道她在想。因为我已经是狼狈不堪了。她不认识我是谁了。因为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脚步在放慢,那就是在思考,一直走在我跟前差不多两米远的时候,我就问她,我说表嫂你还认识我吧。她就一边迟疑地一边说,认不出了,你是谁啊。我就告诉她我是谁,我说我是陈光诚啊。‘啊,你怎么出来的?!’就这样一种声音。‘那么多人!’ ”
   
   “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
   刘元成一家找到陈光诚的大嫂,辗转给在临沂打工的大哥陈光福打了一个电话。
   
   陈光福:“她第一句话就告诉我说光诚逃出来了。我当时非常惊讶。我就问了一句:真的假的?她说真的,我看到他了。我知道在这样的问题上她不会和我开玩笑。我说现在在哪?她说在西师古刘元成家里。我说好,这个消息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对任何人讲。”
   
   李肃:“接到电话以后您做了什么?”
   
   陈光福:“我第一个联系的是南京的何培蓉(网名“珍珠”)。我在第一时间给她发了一个信息,也没有直接说,因为我怕这个邮箱也不安全。我就说:‘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怎么想法儿把他捉住’。我相信她看到这句话以后肯定知道指的是光诚逃出去了。但是等了一段时间她没有给我回覆。我就想她肯定忙,看不到这个信息,然后我又出去买了一个新的电话,买了一个新的电话卡,给郭玉闪打了一个电话。”
   
   郭玉闪,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非政府组织传知行研究所创始人,2005年曾经和陈光诚一道调查临沂计划生育侵权案。
   
   陈光福:“我告诉他,第一句话我就说,“光诚逃出来了’。他当时也是不太相信,也是和我一样,第一句话问的是,‘真的假的?’,我说真的,你大嫂看到了。 他说,那好。他想了一下,不过想的时间不长,就告诉说我说,我明天下午会赶过去。在我们到之前,一定想法保证他的安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