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吕千荣的博客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回复徐水良:我希望你更加努力的配合中共迫害我、诬蔑诽谤我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关注包蒙蒙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从仰华 裴国动 郭飞雄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来看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问问孟建柱和郭声琨: “政法系是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北京小红门乡拆迁户起火案7天无结果 死者家属向开发商讨说法
·江西维权人士应立刚被开庭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九评退党翻墙链接
·微博热传宋祖英演出无耻一幕
·唐荆陵狱中发祝福吁砸烂枷锁 三湖南网民立春拜李旺阳遭扣押
·呼吁关注苏昌兰 ,我的心为那些被中共囚禁迫害的勇士流泪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
·从“虎王”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巨款 来看中共的反腐闹剧
·郑恩宠律师,请你收起对中国访民群体的侮辱性言论
·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
·微自由:杭州三自教会领袖被抓
·為出動解放軍鋪路? 中國首次定性港亂由分離組織策動
·红二代罗宇揭秘中共体制邪恶 中共把访民关精神病院迫害
·震惊!揭秘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邪恶恐怖迫害、谋杀,你才知道什麽
·罗瑞卿之子罗宇论中共——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这身军装就没法穿下
·从李登輝给中华民国蔡英文总统的留言中看到了他写不尽的对中华民族的热爱
·淫魔毛泽东竟把找情人的无耻写进了《毛泽东选集》
·郑恩宠,看看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迫害、谋杀,中共支持你对访民的
·吕千荣评:“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別獎頒给胡耀邦”
·中共闹剧:谁在和中央唱反调删除了《《王岐山:谁再删帖谁就是和中央唱反调》》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
·致陈卫珍姊妹的公开信
·中共脑控迫害我干扰我写《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
·朝鲜用中共援助做了什么?曝邓小平访朝当场发飙
·介子平: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
·小学生作文《习爷爷,我们少先队员个个都姓党》【图】
·周锋锁等支持中国使馆馆址改名的国会提案,劝奥巴马不要否决
·网曝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 邓小平家族贪腐四万八千亿美元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
·向国际社会呼救:中共有关部门最近都在脑控迫害、谋杀我,中国电信配合控制我
·转文解读中国:习近平发飙:不要再叫我“习大大”!(图)
·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支持新华社记者周方实名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
·压制言论自由,民众怒批中宣部
·徐文立:《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贺信彤 著)一书推荐词
·全球媒体快讯:美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 敦促中国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
·中共革命家们沒有恋爱婚姻,只有性交
·波兰乌克兰继续去共产主义化 街道改名
·王钢:紧急关注——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极可能已经身亡;9岁半女儿失踪
·文革百种酷刑:人头当球,人皮活剥
·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因绝食在塘沽中医院住院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
·习近平保卫战/吴祚来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两会闭幕日女访民在天安门喝农药自杀被戴手铐抓走"的
·震惊:长平兄妹何罪之有?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
·某党要完了,谷歌计划通过卫星向全球各个角落提供免费wifi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
·枪决赵紫阳父亲的大会 他装胃病不去参加
·国内媒体重磅新闻:高层内部消息:习近平要民主转型
·中共政权六十多年来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恶!
·再揭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
·国外未获批药物流入中国 沦为“小白鼠”的国人如何反应?
·罗宇:最根本的问题是江泽民 军队已经完蛋了 图
·不知中共这次会不会也把这个自杀死亡的上访冤民刑拘了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推荐秦永敏先生为2016年“中国杰出民主人士”的推荐信
·巴拿马文件冲击波:震荡的世界与无动于衷的中共
·高智晟:请刀下留命 一一一 于天津争村官血案的紧急呼吁
·中共关押迫害癌症病人黄燕,又软禁倪玉兰,到底是政党还是匪帮?
·吕千荣:关于为何非要揭露张健是中共特务的声明
·平壤日报: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
·从朱承志被赤壁公安酷刑折断手指,来看中共是匪治还是法治
·郭飛雄獄中大出血 當局不准送院
·罗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八)必须把江、曾拿下
·朱承志苏州纪念林昭遭黑帮绑架到江苏省公安厅控告
·吕千荣声明:我接受张健的认错道歉!因为知错能改,就值得尊敬!
·费良勇向德国政府呼吁紧急救援中国人权活动家杨茂东(郭飞雄)先生
·民阵主席盛雪参与声援郭飞雄的有限绝食
·民阵主席盛雪已在2016年5月4日参与声援郭飞雄、于世文的接力绝食
·中共战史自曝红军强奸妇女 团长参谋长被“慰劳”
·徐秦和律师到武汉追问秦永敏下落被武汉国保扣押
·铁证揭开徐水良是中共特务的面纱
·“雷洋事件”,再次撕下了中共体制性邪恶的遮羞布
·重庆曝疫苗案 网民:现场警察全撕了警号(组图)
·紧急声援:重庆公民崔斌夜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砍伤 现在医院急救
·张昆死于昌平警察之手冤魂未散 雷洋又命丧黄泉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紧急求助呼吁
·蔡英文上任,马晓力发震撼言论:极左破坏力最大
·紧急求助:重庆当局想害死崔斌,造成他无钱救治也无钱吃饭
·中共中高级官员淫乱大盘点,这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
·号外!武汉国保迫害六四幸存者张毅 竟拆掉了他家屋顶
·人民网员工辞职信:我不想再颂盛了!我不想再敲诈了!
·中共安全机关向群众公开:是习近平批示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
·吕千荣为郭飞雄、于世文两弟兄和秦永敏夫妇禁食祷告的声明
·辛子陵:廖锡龙李继耐被查 习要他们交代活摘罪行 组图
·西安市军属访民曹秀琴被拘留释放后又被镇干部关黑监狱 儿子李启红四处呼救
·徐 秦: 赵素利生死追查行动
·北京八旬老人写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共去注册
·纽约时报:西藏的秘密战争,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峰案涉三大常委家族 〝交代的干干净净〞
·网曝海淀公交杀人者金重齐杀的可能是国保或黑社会
·快讯:网曝海淀公交杀人者金重齐是怒杀国保 中共网监急删消息
·RFA:北京维权人士金重齐刺死两人 死者或为国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当每一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当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看了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后,我想都会如同在恶梦中醒来,留下无奈伤心的眼泪!

   
   从山东爱国维权盲人陈光诚所遭遇的迫害和逃亡之路,反映了现实中国社会的真实现状!中国人民这哪是生活在一个法制国家呀?完全是生活在一个黑帮统治满嘴谎言的黑社会!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能够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进行政治改革!
   
   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2015年7月20日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影片脸书专页图片)
   
   更新: 2015-07-18 20:20:45
   
   
   【大纪元2015年07月19日讯】曾遭中共软禁多年的的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明的孩子成为维权律师,之后遭到中共的打压,并艰难逃出中国的过程。
   
   放弃做医生 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
   美国之音报导,陈光诚5个月大时因一场高烧而失明,但他仍然努力读书,1994年,陈光诚考入青岛盲校;1998年入读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推拿。他毕业回到老家,被分配到沂南县中医医院工作,但是他没有去上班。
   
   放弃做医生后,陈光诚开始全心投入为村民维权的事业。渐渐的,他的“赤脚律师”的称号不胫而走,找他寻求帮助的村民也越来越多。2002年,他还上了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
   2003年,不顾家人的阻挠陈光诚与外语教师袁伟静结婚,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2005年女儿降生。他开始调查强制堕胎,政府如临大敌。
   
   2006年3月到6月,陈光诚被秘密关押三个月。2006年下半年,陈光诚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2010年9月9日,陈光诚刑满回家。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从一个小监狱走进了一个管理更严密的大监狱。
   从2010年到2012年,大批中外各界人士到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去探访这位被软禁在家的盲人。他们受到拦截、辱骂、殴打等粗暴对待。人们戴上墨镜或用黑布蒙上眼睛,对他表示声援,呼唤他获得自由。
   
   秘密策划出逃方案
   报导说,整整一年多,陈光诚和袁伟静都在秘密策划出逃方案。他们研究每一个看守的习性,找机会爬到屋顶上勘察地形,无数次地讨论每个方案的利弊。陈光诚在头脑中反覆演习,直到每一步该如何去迈他都烂熟于心。
   
   陈光诚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李肃:“当然也无数次的失败。有时候突然有几秒钟的时间,我刚要逃走的时候。看守就一下子又看到你了,那我只好假装去看一下我院子里的月季花长得怎么样了,或者我假装到自来水那儿弄水洗头之类的,就蒙混过去了。这样无数的失败,当然也包括我们打算挖地道逃出来,最后被中共发现了,就把地道给填起来。”
   
   李肃:“还真挖了?”
   
   陈光诚:“真挖了。挖了两米多。”
   
   李肃:“挖了多远?”
   
   陈光诚:“两米多吧。”
   
   与看守一墙之隔
   不断的等待,不断地寻找机会,终于,2012年4月20日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机会来了。
   陈光诚:“那天正好就有这个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出去倒水,稍微有点儿松懈的时候呢,我就迅速地躲到我们家的一个角上,他们看不到的一个地方,然后在那儿稍作停留,就翻越了我们家的第一道墙。”
   
   李肃:“你这个墙有多高?”
   
   陈光诚:“第一个墙倒不是很高。第一个墙可能有两米多高?从我们家到第一个邻居家的墙。因为我们那边都习惯有一个平房。平房都有楼梯,所以说往上爬不是很困难,只是往下下有点困难。
   
   “当我刚刚翻越过邻居家的院子,刚刚爬到她平房的楼梯上的时候,我就听我这个邻居一推大门进来了,哎呦,我说坏了。然后我就赶紧爬到她的平房顶上,就仰面躺到她的平房顶上,那样她就看不见嘛。
   
   “东边的墙是比较高的,可能要超过四米多高。所以我就慢慢地用手扳着,把一个手挪下来,扳着这个墙缝,再把手挪下来,慢慢地往下下。快要下到底,还差一米多高的时候,因为我的体力不支,就一下掉下去了。
   
   ​“那我就赶紧爬着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因为就在南边就有一个看守的据点。他如果站起来一看,就看到我,所以我就快点儿往那儿跑。我事先知道,那个地方有三个猪圈。我就赶紧地,本来有个门,我可以进去,后来我发现没有这个门。我就只好从那个猪圈墙上跳进去,赶紧躺在猪圈里,靠着墙。仔细地听到外面的看守,一个一个在说话啊,在看手机短信啊,打火机啊,那个动静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实际上他们离我可能也就只有几米远,只不过有一个猪圈墙隔着,他们看不到我而已。”
   
   没有后退的可能
   陈光诚:“在翻了几道猪圈墙最后呢,这边又有一道,第五道墙。我要翻的第五道墙。这个墙就比较高。”
   
   这是一道南北走向的墙,北边是一条大路,那里是个看守据点。几个人紧紧地盯着这道墙,使得这里几乎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关卡。这时陈光诚突然想到,早上他曾听到村里的拖拉机出去干活。他知道看守通常会挪一下椅子给拖拉机让路,这几秒钟的时间就是他的机会。他静静地等待着拖拉机收工回村的时刻。
   
   陈光诚:“我一直等啊等啊,等到那天晚上6点多的时候,这个拖拉机就远远地从东南方向来了。我就想我要做好准备。然后等拖拉机越开越近,越开越近,开到东边然后转弯向西,快走过来的时候,这个人就拿着凳子,因为很清楚,他一拿凳子躲到西边,听得很清楚。我想快点!我就赶紧翻过这个墙,然后一下子骑上去以后赶紧跳过去,跳到那边,要不然拖拉机一过去,他一回来就麻烦了。
   
   “也就在这个瞬间,我跳下去的时候,因为这个墙是以前房子的墙倒掉了,底下有一些石头,大块的石头,有的像葫芦那么大,有的像茶壶那么大。我跳下去以后正好这一只脚先着地嘛,这个脚一下子就摔在那个石头上。当时我就感到一种钻心的剧痛。一着地我扑通就躺在地上,一点也不能动。
   
   “我当时真的是很纠结,我就想哎呀,既然老天让我成功地逃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离我们家差不多有100多尺了,那么为什么又让我把这个脚摔伤了?你说本来就看不见,就非常非常地困难,可是现在又剩下一只脚,我怎么走?那个时候真的是心里很难受,但是也知道必须前进,没有任何后退的可能。”
   
   拖着摔坏的右脚,陈光诚又艰难地翻过两道墙。这时他想到了夜间游动的岗哨,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陈光诚:“赶紧我想快点再回去吧。我就通过这个豁口又想办法又翻进来,又藏在里面。事情也凑巧,我刚进去不到一分钟,真就有一个巡逻的从南边走过来,从北边过去。”
   刚刚停了的雨此时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村里的公鸡已经开始报晓,陈光诚知道不能再等了。
   
   陈光诚:“我就趴在地上,用膝盖和胳膊肘在地上走。慢慢地就爬过了那条大道。爬过这条大道以后呢,就快出我们村了。
   
   “快要出村口的时候呢,我就发现有一个地方,雨淋在一片塑料薄膜的声音上。因为这些看守在下雨的时候往往都是撑起一片薄膜,躺在底下睡觉。我们家周围那些人都是这样,所以这个我都知道,但是这片薄膜我真的不知道底下是盖着老百姓的东西,还是看守堵在那一个入村的路口,因为根据经验所有进村的路口都有人在站岗嘛,但是我当时内心里好奇驱使我真想去摸摸是不是人。但是我也知道可能要是人,我这一摸也就坏了。哈哈。”
   
   20个小时的艰难旅程
   正是这样一个雨夜,陈光诚沿着河边小路爬到了隔壁的西师古村。那里距离他家的直线距离其实不过七八百米。但就是这样一段不长的路程他却在绕路、等待、连滚带爬、跌跌撞撞中走了近20个小时。
   
   李肃:“你中间没有吃也没有喝?”
   
   陈光诚:“哪有啊。那个时候我就记得我渴得,我的嘴里黏黏的,就跟吃了糨子一样。”
   李肃:“那你逃出来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谁啊?”
   
   陈光诚:“到这个村里呢,我记得我就去敲他们村里的门。其实他们有很多人可能,也许他们看到我了。但是他们不认识我是谁。因为我那个时候是浑身泥水啊。膝盖、胳膊肘全都磨破了。有时候一看就把门关上了。但是我还是敲开了一个好心人家,有一个差不多快50岁的妇女,就问我,你从哪里来啊?我说我从东边来,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点水喝。然后她就从自来水管子里给我接了了差不多有,我们舀水的,差不多一升水的样子,我就一气喝下去了。”
   
   这位村民按照陈光诚的指示,找到了他七年前维权时曾帮助过的村民刘元成的妻子。
   
   陈光诚:“她老远走过来就看着我,我就知道她在想。因为我已经是狼狈不堪了。她不认识我是谁了。因为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脚步在放慢,那就是在思考,一直走在我跟前差不多两米远的时候,我就问她,我说表嫂你还认识我吧。她就一边迟疑地一边说,认不出了,你是谁啊。我就告诉她我是谁,我说我是陈光诚啊。‘啊,你怎么出来的?!’就这样一种声音。‘那么多人!’ ”
   
   “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
   刘元成一家找到陈光诚的大嫂,辗转给在临沂打工的大哥陈光福打了一个电话。
   
   陈光福:“她第一句话就告诉我说光诚逃出来了。我当时非常惊讶。我就问了一句:真的假的?她说真的,我看到他了。我知道在这样的问题上她不会和我开玩笑。我说现在在哪?她说在西师古刘元成家里。我说好,这个消息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对任何人讲。”
   
   李肃:“接到电话以后您做了什么?”
   
   陈光福:“我第一个联系的是南京的何培蓉(网名“珍珠”)。我在第一时间给她发了一个信息,也没有直接说,因为我怕这个邮箱也不安全。我就说:‘那只鸟儿飞出牢笼了。怎么想法儿把他捉住’。我相信她看到这句话以后肯定知道指的是光诚逃出去了。但是等了一段时间她没有给我回覆。我就想她肯定忙,看不到这个信息,然后我又出去买了一个新的电话,买了一个新的电话卡,给郭玉闪打了一个电话。”
   
   郭玉闪,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非政府组织传知行研究所创始人,2005年曾经和陈光诚一道调查临沂计划生育侵权案。
   
   陈光福:“我告诉他,第一句话我就说,“光诚逃出来了’。他当时也是不太相信,也是和我一样,第一句话问的是,‘真的假的?’,我说真的,你大嫂看到了。 他说,那好。他想了一下,不过想的时间不长,就告诉说我说,我明天下午会赶过去。在我们到之前,一定想法保证他的安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