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风花雪月之一 ——荷]
罗列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花雪月之一 ——荷

罗列

   

    住地近处有一池塘,不大,东西长而南北稍窄,约四百平方,每到春夏,池塘里面竟也荷花盈盈荷叶田田——那里原先没有荷花,据说是几个高中生从别的地方将根蔓从别的地方扯过来插进塘边她就活了——每年春夏秋,我常常不自觉的来这里溜达溜达!

    现在是夏日,荷花荷叶正茂盛——这在遥远的中国东北,这大概是荷最好的年华,因为印象中好多次,都到5月下旬了,这里还都乍暖还寒,过了仲秋,这里即可迅速的冷起来!先前读萧红的《呼兰河传》,她说她们那里半是冬天半是夏天,我脑海里还不是清晰,现在我明白了!

    这里的荷是不结藕的,与南方不同,莲子倒有——不过我在这里没有尝过颗粒饱满成熟的莲子,莲子还很青的时候我倒吃过几粒,味蕾的感觉是麻麻的木木的,微露一丝清香,——这里超市卖的藕都是来自南方,削得一片一片的,装进带有液体的塑料袋,能放好长时间。我很乐意吃,妻不干,她说有防腐剂,对身体不好!有时非得让我开袋用清水泡好几天才让吃,而此时我吃藕的兴趣也就没了。因此,我就抗议,在中国,什么东西你就大胆的吃吧,吃死活该,吃不死就算捡着。但大多的时候,我都说不过她!

    谈到荷,总避免不了谈荷叶荷花,翻翻文学史,咏荷花的比较多,谈荷叶的诗都有哪些呢?恐怕纯咏荷叶的太少了!我从古人荷花荷叶易衰的诗中体味到他们对人生对历史的慨叹,如南唐中主李jing的《浣溪沙》其二中,“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其实最早打动我促使我对历史深思的一首词是五代一个不太著名的叫鹿虔黓的词人写的《临江仙》,全词如下:“金锁重门荒苑静,绮窗愁对晴空,翠华一去寂无综,玉楼歌吹,声断已随风。烟月不知人事改,夜澜还照深宫。藕花相向野塘中,暗伤亡国,清露泣香红》”——这首词借景抒情,以拟人手法,假托荷花的恨,以露为泪,寓意极深,将亡国之感伤写得痛彻骨髓!

    近日闻习主席为了弭声,意将不同声音圈起来——除继续关押刘晓波,许志永,浦志强外,又收拘了许多律师,我没生活在文字狱高压下的清朝,弄考据训诂那些我可参考的资料又太少,就写点风花雪月的文字,故将此文命名为《风花雪月之花——荷》!

    虽然时令现在是夏天,但我分明听到寒蝉在耳边唱着带有冷意的歌,看到几片荷叶开始泛黄,然后不久是秋天冬天,香消玉殒,枯荷在坚冷的冰上画着抽象的画——再然后明年的春天……

    ——写于2015年7月21日

(2015/07/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