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重庆文革武斗大事记
    作者:何 蜀 编撰
    1966年
    7月1日
    本日出版的中共中央理论刊物《红旗》杂志发表以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穆欣署名的文章《国防文学是王明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口号》,点名批判中宣部负责人周扬和他的“一些追随者”曾在30年代“围剿鲁迅”,在说到“周扬的另一个追随者竟然攻击鲁迅提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是‘罪恶’”时,在注释中写明,这个“周扬的追随者”是任白戈(不久穆欣本人也遭到打击迫害)。此文由新华社发给全国各地党报转载。在中共中央西南局、四川省委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经任何组织手续,而对西南局书记处书记、重庆市委第一书记兼重庆市市长任白戈公开点名批判。在重庆广大干部群众中引起震动。

    7月8日 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廖志高赶到重庆,在潘家坪高干招待所召开市委会议,传达由陶铸通报的、邓小平主持召开的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后的意见:任白戈的错误是30年代的问题,60年代的工作还是好的。并要求把这个意见用座谈会的方式传达到17级以上的干部中去。随即,任白戈以“请假检查”名义离开工作。
    7月29日 中共重庆市委驻重庆大学工作组召开有专案人员参加的小型座谈会,当面揭发批判重庆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郑思群。工作组长、副市长兼市委财贸政治部主任余跃泽宣布郑思群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和“里通苏修”等四大罪状。宣布对郑进行“监护”,
    8月2日 郑思群自6月21日被市委工作组定性为“黑帮”,被市委宣布“停职检查”并在22日《重庆日报》公开点名批判后,对强加的罪名不能接受,不堪迫害,于凌晨以刮胡刀片割断颈动脉自杀身亡,终年55岁。
    8月3日 中共重庆市委在重庆人民大礼堂召开全市大专院校和中学文革积极分子大会,正式传达北京新市委召开的大、中学校文革积极分子大会精神和毛泽东有关撤销工作组的指示、刘少奇关于“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等讲话。重庆大学每班选派三人参加。大会未完,重大学生就已闻讯在校内写出大标语“拥护党中央,拥护毛主席,赶走工作组,自己闹革命!”当晚出现《就郑思群自杀事件给西南局、李政委的一封信》等要求重新审查郑思群死亡事件的大字报,对市委工作组表示了公开抗议。
    8月4日 中共重庆市委驻重庆大学工作组晚上召开全校大会,市委书记鲁大东代表市委宣布永远开除郑思群党籍。会后所有学生被带回各自班级强行表态。同时连夜组织“左派”写拥护市委决定的大字报。
    8月5日 市委工作组奉命撤离重庆大学,遭到部分师生员工自发拦阻,要求澄清郑校长死亡事件,作出检查。工作组被迫暂留学校,直到作了检查才得以离去。
    8月8日 中共中央通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时称《十六条》),在第六条中特别提出:“在进行辩论的时候,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但同时在第四条中却又说:“不要怕出乱子。毛主席经常告诉我们,革命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8月13日 重庆大学学生周孜仁起草的号召向市委造反的大字报《致全市大专院校革命同志的一封公开信》得到全校数千人签名响应。数千师生集合前往附近重庆建筑工程学院串连,受到冷遇。下午在校文工团戏剧队房间里由吴庆举主持召开了总结会,各系派代表参加。到会的校体育队周家喻、冶金系熊代富、查正礼、电机系黄顺义等后来成为八一五战斗团的主要领袖人物。
    8月15日 因对工作组评价上的分歧,重庆师范专科学校(今重庆师范大学)学生出现两派对立,反工作组一派处于劣势,其“轻骑”、“排炮”两个小组派出代表向反工作组观点已占大多数的重庆大学师生求援,重大数千师生应邀前往声援,与师专保工作组一派展开辩论,附近的师专附中(今市第八中学)学生及一些工人、机关干部、居民也带着不同观点前往该校加入辩论,双方争执不下,前去处理问题的市委领导被纠缠多时难以脱身。形成重庆第一次规模较大的群众性大辩论及造反派师生与市委领导当面争执局面。事后,重庆造反派将此日视为造反开始纪念日,造反派亦被称作八一五派。
    8月22日 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热情赞扬、大力支持的北京红卫兵“破四旧”运动的影响下,重庆由党政领导部署组建的学生组织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教职工组织赤卫军等从本日起陆续上街“破四旧”,并在市委统一布置和公安机关配合下对一些“专政”对象进行查抄。大量采用抄家、封门、戴高帽、挂黑牌、游街、体罚、殴打、砸毁文物古迹等武斗手段。著名民主人士鲜英(抗战时期曾给予中共大力支持的“民主之家”特园的主人,1957年被打成“右派”)被市委内定为重点抄家对象之首,由市公安局和重庆大学赤卫军组成抄家队进驻,在特园内挖地1尺进行全面查抄,特园内曾接待过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王若飞等中共领袖的大客厅中的珍贵历史文物《签名轴》(上有到过特园的国、共两党领导人的纪念性签名)从此失去下落。据不完全统计,主城区市中区由区委组织对统战人士、工商业者、“五类分子” (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分子)及“有海外关系”者6407户进行了抄家,抄走各种财物估价396万元;江北区由区委指名查抄1445户,抄收944户物资(折价27万余元);北碚区由市委社教分团和区委组织对“五类分子”及其他“牛鬼蛇神”1240户进行了抄家,抄走各种财物估价43.
    956万元。南岸区抄家千余户。沙坪坝区查抄住宅1000余家。据重庆市公安局史志办公室统计,全市共有13160户“牛鬼蛇神”被抄家。
    △市委晚上秘密发出四条指示:1、不准到市委门口参加(跟学生的)辩论;2、不准到市委门口写反击(学生的)大字报,如果对市委有意见,也不要贴大字报,可以由工作队转;3、不准职工去看大字报;4、不准家属子女去看大字报。同时警告:若有违反者,党员开除党籍,团员开除团籍,干部受处分。
    8月23日 市委派至北碚区的社教分团文教工作队发出《关于缙云山风景区和北泉公园文物古迹清理情况的报告》,提出缙云山和北泉公园等寺庙的大小泥塑神像均应彻底捣毁。官方组建的红卫兵按此精神在全区砸毁神像2000多个。
    8月24日 重庆各大专院校统一成立了“红五类”学生和教职工中的党、团员骨干为主的赤卫军。
    △重庆医学院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成立。
    △十几所大、中学校的造反派学生到六中召开革命串连大会。经大会主席团多次“邀请”,市委派书记处候补书记丁长河在大会快结束时到会,但不表态。会后,全体与会者到市内游行并散发传单。
    △李井泉到重庆。当晚接见重庆大学文革筹委会全体委员时说:你们都是八一五派,你们去声援师专、建院的革命行动,就像苏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一样。刘文珍、鲁大东陪同接见。
    8月25日 重庆市委召开各大专院校文革筹委会代表和学生代表“炮轰市委”会议,列名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中共中央西南局宣传部长、西南局文革小组组长刘文珍代表西南局讲话,号召“集中火力,炮轰市委”。
    △重庆大学赤卫军召开批斗校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邓时泽、校团委书记刘稚民的大会,会后宣布将二人交机械厂群众“监督劳动”并责令检查。
    8月26日 重庆大学造反派红卫兵组织八一五战斗团冒雨举行成立大会。
    △重庆及外地赴渝学生1万多人以本日《重庆日报》一通栏标题底纹下暗藏有“北京大红尸”字样的“反动标语”问题而围攻、冲击报社,并将总编辑袁明阮揪出戴高帽子游街、批斗至次日。
    △重庆市南岸区一批高中学生到老君洞、真武山等道教、佛教名胜地“破四旧”,真武山住持和尚因被搜出练功刀剑而被认定有“变天复辟”阴谋而当作“反革命”扭送公安局。随后一些学生又到市内著名佛教名胜罗汉寺“破四旧”,五百阿罗汉塑像全被砸毁。
    8月27日 中共重庆市委召开大专院校师生代表会议,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讲话,宣布罢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任白戈的官。市委书记处书记鲁大东代表市委作检讨。
    △下午,重庆市赤卫军在市体育场举行誓师大会。
    8月28日 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部分学生到江北区“宣传十六条”、鼓动造反,因写出的“集中火力炮轰市委”大字报被当地正在集中学习的民办教师以“毛主席万岁”标语覆盖而发生冲突。此事被市、区党政领导支持下反对造反的一派干部、群众夸张宣传为所谓“八二八惨案”,八一五派学生被宣传为“暴徒”、“反革命”。随后,市内许多地方出现对八一五派学生和赞同八一五派观点的群众围攻、揪斗、游街、强迫请罪等现象,群众对立情绪加剧,武斗现象多有发生。
    8月31日 在到重庆蹲点的西南局宣传部长刘文珍大力促成下,重庆五十多所中学的红卫兵在重庆七中召开代表大会,筹备成立中学生红卫兵总部。
    △市学联和市委文革办公室串连组织23个学校的人员在重庆医学院会议室成立了重庆市毛泽东主义红卫兵联络站。
    △西南师范学院造反派学生与红旗战斗团发生激烈冲突,时称“八三一”事件。
    8月 两路口税务所罗光远等成立“红色警卫队”,后发展成重庆市革命职工造反团。
    9月1日 重庆市中学生红卫兵总指挥部成立。西南局宣传部长刘文珍和市委领导到会祝贺。
    9月1日至3日 南岸区数千群众在市39中学广场与主张“炮轰区委”的少数派师生、群众“辩论”。每天都有数千人停工、停产、停课到区委阻止“炮轰”派进入区委机关。
    9月2日 李井泉和重庆市委开会商定:重庆师专党委书记要撤职,市委在这个问题上也有错误,要在3日大会上作检查。通知各学校派代表参加。市委书记辛易之要到会检查“八一五”那天压制群众的错误。
    9月3日 经重庆市委建议,重庆市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在文化宫召开代表大会,通过成立宣言。市委派来了乐队和记者。同时,由市委提议,经请示成都军区批准,五十四军军长韦统泰、政治部主任梁大门奉命担任毛泽东主义红卫兵“辅导员”,并派来了10个解放军“联络员”。
    △重庆大学赤卫军将已调离重大的前党委副书记宋殿宾及其妻张道臻抓回学校,挂黑牌,戴高帽,在风雨球场批斗,并把邓时泽(校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陆正荣(无线电系党总支副书记)、贺学洪(冶金系党总支副书记)、王德伦(教务处副处长)等抓到会场陪斗。首开丑化、武斗领导干部的先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