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周恩来对四川宜宾地区的电话指示
    周恩来
    1967.05.19
    1、派军队保护造反派。
    2、把反动组织包围起来,进行政治瓦解。

    3、对少数坏头头,必须镇压,把幕后策划者宜宾军分区付司令员徐德有抓起来。
   
   
   
   
   中央首长第七次接见河南赴京代表团纪要
    康生 江青 陈伯达
    1967.07.21
    〖时间: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四十五分──二十二日凌晨四十分,地点: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参加接见的中央领导同志:陈伯达、康生、江青、戚本禹、姚文元、刘建勋等。〗
    康生同志:咱们好几天没有见面了,同志们看,现在北京热闹不热闹?全国都很热闹,上海、四川各地都很热闹。你们看,百万雄师这一套,对不对?(众答:不对!)你们这个态度很好,有点路线的觉悟。全国革命人民、全国革命组织、革命造反派,应该有所表示,当然,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请你们估计一下,在河南有没有同情百万雄师的?(二七方面:有!已经到河南了。)百万雄师已经到河南了,产业军也到河南了,请同志们注意。特别是铁军、十大总部,特别要注意这个问题,你们应该仔细考虑,你们组织里,有没有同情百万雄师的,这一点要注意。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百万雄师是反对二七公社的,是反对中央给二七公社平反的,这在武汉有标语。不但百万雄师,武汉军区也有人这样反对。因为河南军区何运洪与武汉军区有关系。何运洪为什么敢这样大胆呢?同志们,河造总的同志们,十大总部的同志们,你们应该很清醒的考虑。因为河南军区是受武汉军区直接领导的,一军也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我不说武汉军区整个不好。但武汉军区犯了方向路线错误,他们准备自己检查。他们里面有些组织,特别是独立师的一些干部,煽动“百万雄师”反对中央,因此,全国革命人民坚决反对他们,北京的革命群众,还有部队,反对他们不是偶然的。这是件好事,把他们的面貌一下暴露出来,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请河南革命组织、群众组织考虑一下,河南有没有发生这个问题的危险,有没有按照这样的方法再来第二个武汉,每一个革命群众,每个组织,每一个真正要革命的人,都应该在他的头脑里考虑考虑。当然,他们一意孤行,有他们的自由,他们可以走上反动道路。但是,我希望革命群众要禁止这种现象,不要上他们的当,不要假借革命运动走上反动道路。现在,王任重的百万雄师,李井泉的产业军,都向你们河南走,可见河南有点油水。不然,为什么到那里去?因为那里有同情他们的,有支持他们的,和他们结合和他们有点共同的东西,所以,他们才去。是同他们搞在一起,还是反对他们?这个问题摆在群众组织面前,这两条路要自己选择选择,这不能和稀泥,这不能宗派主义、有小团体主义,这是国家大事,这是革命与反革命的问题,希望革命的组织,千万千万不要上这个当。我觉得,群众总是好的,我们坚决相信群众是要革命的,但是,他们一个时候不明真相,会受蒙蔽。现在武汉街上贴满了标语,有些军区的宣传车,也大肆宣传说:“武汉军区支左的大方向是对的。”这完全是造谣。还造谣说,中央说,百万雄师是革命左派。军区的宣传车假造中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林副主席的谣言,欺骗群众。他们总是想采取内蒙古反革命分子的手段,造成既成事实压中央,他们完全想错了。毛主席领导的党中央,是不会被这些坏分子压倒的,他们动不了我们一根毫毛,让他们表演表演,谁愿表演就再表演一番。这样的阶级斗争,才能把文化革命搞到底。这看起来是坏事,实际上是好事。这样,文化大革命才能搞彻底的。同志们,今天从北京会上一大课,他代表全国的革命组织。这一点,我为什么讲呢?因为河南武斗不是停止了,而是一天天的在发展,有军区的某些人在我们面前玩弄两面派手腕,还在煽动群众。同志们从这个地方,可以懂得什么叫陶铸,什么叫王任重,那些坚持执行,坚决拥护陶、王的人,象文敏生、赵文甫等人,从这里可以看出,你们拥护的是什么样的首长,他是什么结果。从这个问题,也可以叫何运洪、李善亭等人看一看,他们实行这种路线,如果不改变,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们能代表解放军吗?(众答:不能)现在全军陆海空都在游行反对他们。同志们从今天可以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得到一个经验,我看对解决河南问题很有好处。当然,也可能有人错误地估计形势,比如你们的公安公社吧,他们看看形势满好,又蹦了出来,我们准备他们蹦,刘大坤,还有一个钟什么东西,他们已经蹦了出来,谁跳出来都行!他们认为是一个大好时机嘛!我看大暴露一下,他们高兴一下,河南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才能彻底解决。现在河南的武斗,不是停止,是发展了,是在酝酿一个武汉百万雄师这样的反动行为,有这样一个危险。因此,我希望你们看到街上革命群众游行的声势,得到一个教训。军区某些人也可以从这个地方看出,支持对抗中央指示的反革命的百万雄师不会有好结果。当然有些同志,比如何运洪同志,检讨承认错误,我们是欢迎的,但是,我上次讲了,是真革命假革命,有一条标准,就是看他是不是言行一致。真正的革命者,是全心全意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不会两面三刀耍两面派手段同志们犯错误不要紧,哪个组织有错误也不要紧,犯错误坚决改正自觉检查就好了。现在有些群众组织,一面打人,一面喊“要文斗不要武斗”,说这种话实在可耻。“从这件事件是可以得到教训的。当然百万雄师内,积极参加的还有“三字兵”,这一点你们铁军要很好注意。“三字兵”就是“黑字兵”,还有公检法,你们十大总部要注意,要警惕,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彼此有同情的基础。我们同意同志们刚才讲的,我一接触河南问题就看出武汉了,不解决武汉的问题,河南的问题很难解决。因为河南军区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政策都是一样的。这个问题大暴露,对解决河南问题有好处,同志们从这里可得到积极的教训,也可以得到另外的教训,无非是再表演一次,因为事情往往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今天我希望同志们,希望每个组织,都平心静气地向团结方面走。按照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向团结方面走。求同存异嘛,不要向分裂方面走。有些组织说起来是统统拥护中央的决定,一个“但是”就转过去了。从总的方面讲,我们代表团的工作是逐渐逐渐向较好的方面发展,我希望军区的同志改正错误,军区的检讨已经印好了,可以发给你们,希望军区把这个检讨发到军分区,如果你们军区真正拥护中央的革命路线,要准备有人冲军区,有人压你们,考虑制造困难,说明他们有办法不让你们改正错误。我们希望大家向团结方面走,向前看,不去算旧帐。
    武汉军区的问题,希望你们作为一面镜子,引以为鉴,不要向这方面走,这是我们的希望。但是现在看,事情的发展不完全是这样。当然,河南也还是逐渐向好方面走的,同志们要注意国家大事,脑子里有敌人,有阶级,有敌人。陶铸、王任重不是死老虎,陶铸、王任重把手还伸向河南。他们的黑爪牙是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敏生、赵文甫等。我们今天也可以讲,对于何运洪的问题也可以讲到底,是改正错误还是坚持错误,我们相信你改正错误,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底是不是确实如此,因为在军区执行正确路线的同志还受压制,代表何运洪路线还在兴风作浪。如果他们这样干,可以继续干下去,但是我们的革命群众、革命干部,甚至犯了错误的干部,都要帮助他们改正错误。我们希望他们真正改正错误,不是玩两面派,真正按照毛主席、按照中央的路线干。河南的问题会完了吗?不会,还会有一场严重斗争,这一场严重斗争对于你们革命群众组织是个严峻的考验。究竟站在那一边,摆在你们面前,由你们去选择,愿意站在那一方面就站在那一方面。过去犯了错误,现在改了就好啦,对中央同志,对文革小组,对毛主席,采取那样的态度,是什么行为?是叛变行为。是愿意跟叛变的人在一起,还是愿意跟革命的人在一起,要选择,中间道路是没有的!跟着叛变的人阴谋诡计总会暴露出来,两面手法会暴露出来,两面三刀总会被揭发出来,希望代表了解这回事,也希望你们对不明真象的群众进行工作,你们不是说要革命吗?离开毛主席的路线、反对毛主席路线,还叫什么革命?你们每次都喊毛主席万岁,每一个人都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但是你们实际行动并不象喊口号那样容易,互相读语录那样容易。我告诉你们,北京和全国革命派都在游行,从这里可以看出,在毛主席领导下的革命群众是真正拥护党中央、毛主席的。
    对你们,也对我们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对于河南特别重要,因为河南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过去是中南局陶铸、王任重领导的。过去军区是反对二七公社的,现在“百万雄师”、“三字兵”、公检法同样反对给二七平反,这里面你们有共同的思想基础,难道我们的同志愿意同他们那样的反动行为搞在一道吗?难道还同他们划不清界限吗?我相信大家不会这样的,现在形势大好,但是斗争是曲折的,复杂的、艰苦的。我希望两方面、几方面达成协议,有些意见可以彼此协商,但是,是有共同点的,共同点,就是反对百万雄师,你们能不能就反对百万雄师达成协议?(众答:能)十大总部同铁军你们能不能?(他们答:能)这就有共同基础了,有这个共同基础,达成协议就不难,你们一方面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各组织在这件事情上,对“百万雄师”、“三字兵”、公检法和一部分独立师,应该发表文件表示态度,象北京的革命群众一样,一起上街反对他们,北京也有两派,但是他们遇到这个东西,大家就一起上街反对他们。大敌当前,就应该团结一致,这一点对于河南的革命群众特别重要,因为百万雄师到你们那里去了,就是给你们搞联合,联合十大总部、铁军、河造总(十大总部、铁军、河造总皆表示坚决同百万雄师、三字兵划清界限)你们不但打电话,还要发表文件。
    张保怀:我们二七公社发表声明……
    戚本禹同志:你们没有问题。
    二七:(读声明的全文,当读到武汉局势极其严重时)
    康生同志:你们把形势看得太严重了,事实上,没有什么了不起,是一部分小丑。
    (当二七公社读到百万雄师迫害王力、谢富治同志,感到万分沉痛时)
    康生同志:这句话不好,为什么要悲痛呢?受坏人的打,就光荣,受了好人的打,就打成朋友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