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
    1967.05.07 中发 [67] 147号
    一、以李井泉为首的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长期以来,把四川省当做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独立王国。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李井泉等人坚持执行刘少奇、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共中央决定撤销李井泉的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的职务,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撤销李井泉的成都军区第一政委所职务。
    二、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成都军区在反对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顽固追随者黄新挺、郭林祥的斗争中,表现是好的。成都军区在支援地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特别是在支工、支农方面,是有成绩的。但是,成都军区个别负责人从二月下旬以来,支持了为一些保守分子所蒙蔽、被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背后操纵的保守组织,把革命群众组织“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和“川大‘八·二六’战斗团”等,打成了反革命组织,大量逮捕革命群众。他们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变成了“镇压反革命运动”。同时,擅自调动部队到宜宾,支持宜宾军分区,支持宜宾地委内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镇压革命群众组织和革命群众,实行大逮捕。在万县军分区,还制造了武装镇压群众的流血惨案。在其他一些军分区和地委,也或轻或重地犯了这样的错误。成都军区个别负责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经中央指出后,成都军区就很快地开始进行改正。五十四军的领导同志,及时作了检讨,行动上也改得快。毛主席在四川的一个文件批语中指出:“犯错误是难免的,只要认真改了,就好了。四川捉人太多,把大量群众组织宣布为反动组织,这些是错了,但他们改正也快”。
    三、由新任成都军区第一政治委员张国华同志、司令员梁兴初同志和前宜宾地委书记刘结挺同志、前宜宾市委书记张西挺同志,负责组织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以张国华同志为组长,梁兴初、刘结挺同志为副组长。筹备小组的成员,应该吸收革命群众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军队其他适当的负责人和经过革命群众同意的地方上的革命领导干部参加。

    四、宜宾地区由王茂聚,郭林川同志负责组织宜宾地区的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在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领导下进行工作。其他专区和省属市或者成立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或者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由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讨论决定,报请中央批准。各专区和省属市的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成员,按第三条规定的原则处理。
    五、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要对四川全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反革命”的革命群众组织、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进行妥善处理,一律平反,一律释放,并且依靠其中坚定的左派作为骨干,搞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死难的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要进行抚恤。对确有证据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另案处理。
    要帮助革命群众组织恢复和发展。川大八·二六和工人造反兵团这样的革命组织,要注意同红卫兵成都部队及其他革命组织加强团结,不要互相攻击,而转移了斗争目标。各革命组织,都要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顿组织,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实行革命的“三结合”。
    六、要响应毛主席号召,大力进行拥军爱民,向军队和群众双方都进行正面教育,加强军民团结,严防坏人挑拨军民关系。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一定会得到广大群众拥护的。要向全体指战员和广大革命群众宣传毛主席关于相信和依靠群众、相信和依靠人民解放军、相信和依靠干部大多数的指示。
    七、要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指向四川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在四川省军队内部,在干部和群众中,要对刘、邓、李等人进行充分的揭露和批判。这个批判,要同处理当前的问题和筹备革命的“三结合”临时权力机构统一起来。
    八、广泛宣传中央军委的八条命令和十条命令,中共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和批语。这些文件中规定的原则,要严格执行。
    九、对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操纵的保守组织主要是进行政治思想工作,使其中的广大群众觉悟起来自己造反,同个别的坏头头和背后操纵他们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决裂,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划清界限,回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边来。要教育受过压制的革命群众组织,按党的政策办事,不要对保守组织的群众进行打击报复,而要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把他们也看作反动路线的受害者。一切群众组织,都只许文斗,不许武斗,不许打、砸、抢、抄、抓。煽动武斗的坏人,必须追究。
    十、关于五月六日成都发生的流血事件,中央将作为重要的专门案件处理。对于枪杀群众的凶手,特别是事件的策划者,要依法处理。一切群众组织的枪支弹药,都一律由成都军区负责收回封存。对各群众组织中受伤的人,都由成都军区负责安排治疗。对死者要进行抚恤。
   
   
   
   
   1967年上半年各地武斗情况概述
    按:下文摘自司马长风著《“文革”始末》(香港百叶文业1976年1月出版)部分武斗介绍,仅供参考;下文中的“毛派”和“反毛派”即为文革研究者通常所称的造反派和保守派/新保守派。
    武斗几乎是随着红卫兵的出现就发生了。不过1967年1月以前,所谓武斗次数既少,规模也小。正规的武斗到一月风暴后才出现。从一月到三月底,武斗的情况虽然已极严重,但是比起五月前后的武斗来,仍是小巫见大巫。例如,武汉从四月底到六月初一的一个月内就发生了200余次武斗,死伤一万六千多人;北京从四月卅日到五月十日这十三天里,发生了五十人以上规模死伤的武斗一百三十三次。而北京与武汉并非武斗最激烈地区,如河南,四川,广州情况还要严重得多。
    因为武斗太多,发生的地区太广,无法个别说明,笔者根据极有限的资料,试将四,五,六三个月的武斗情况列表如下:
    武斗地点 日期 出动人数 死伤情况 备注
    天津 3月27日 六千人冲南开大学 50人重伤,220人受伤 抗议驻印尼大使姚登山被迫害,游行示威,两派冲突
    成都 4月4日到11日 连续发生六次武斗 死伤一万人 反毛“产业军”余毛派“工人造反团”武斗
    北京 4月13日 四千人武斗 伤数百人 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及师大人大等红卫兵,攻击“新北大公社”
    兰州 4月18日 军区司令杨嘉瑞,政委王世泰,胡继裳指挥十万群众,争夺《甘肃日报》社,攻击毛派 重伤27人,轻伤70人 尸体投入黄河
    郑州 4月下旬 3000人 伤340人 公安局支持反毛群众袭击庆祝北京革委会成立大会
    南昌 4月30日报导 四百余乡镇发生流血武斗 全市54间工厂33间停工
    石家庄 5月1日 动员军车150辆 毛派245人伤,15人重伤百余人被捕 攻击毛派控制的军事机关
    成都 5月1日到5月4日 动员十万人 毛派死11人,伤2400人,重伤700人,被俘千余
    当权派十万群众围攻毛派工人更动员成都附近30万农民,冲突持续一个月
    郑州 5月上旬 五万反毛群众 毛派红卫兵死伤数百 反毛群众袭击郑州工学院红卫兵
    成都 5月6日 反毛派20万人冲入成都 死百余人,二千人受重伤入院 5月4日冲突的延续
    重庆 5月6,7日 二万人 死300人,伤者无计,另撞沉毛派渡轮 7789部队政委张继臣指挥反毛派群众进攻毛派 8.13 毛派死200余人
    佳木斯 5月6日 二万人 毛派死11人,被捕150人 反毛派群众袭击红卫兵总部
    长沙 5月4-6日 不详 5日毛派死22人,6日死39人 两派争夺广播电台
    开封市 5月12日 不详 不详 北京派往的军事调查团250人,25日被包围后失踪
    宜宾 5月13日 二万反毛派 死200余人,伤1900人,28人被活埋,700人被捕 军人支持反毛分子镇压毛派红卫兵
    乐山 5月中 不详 百余红卫兵被活埋
    宜宾 5月13-16日 三万人 毛派死300人,伤1500,被俘700余人,24名活埋 攻击毛派据守的建筑物
    昆明 5月29日 反毛派三万人包围毛派2200人 毛派仅500人逃出,死266人,重伤千人 昆明军区与云南省军区对打
    郑州 6月初 一万人 死105人 军区政委何运洪指挥群众袭击 “二七公社”
    长沙 6月6日 死62人
    武汉地区 4月29-6月24日 武斗200余次 死350人,重伤1500人轻伤万五千人 武汉军区支持的“百万雄师” 俘囚北京派员谢富治,王力、周恩来赶往斡旋,二人得释。
   
   
   
   
   周恩来康生第二次接见重庆代表讲话记录
    周恩来 康生
    1967.05.16
    〖时间:1967年5月16日凌晨1:30-3:33;地点:人民大会堂西北厅。参加大会的中央首长有:总理、康生、关锋、王力、杨成武及五十四军首长谢家祥、白斌副军长,蓝亦农副政委也在场。〗
    总理:
    对不住,你们来了好久了,今天五月十六日,你们记不记得是什么日子?今天是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通知发出一周年,大家都在庆祝。
    四川的问题比较急。张国华、梁兴初、刘结挺、张西挺他们都先回成都去了。今天结束重庆问题。先听听八·一五观点的意见。请八一兵团张益同志谈谈。
    (八一兵团张益发言后,江陵厂军工造反团一代表发言说:革联会成立以来,对抓革命促生产不是起了积极作用,而是起了消极作用。)
    总理:
    你们反革联会的写来了十六条意见,我们看了。你们写了不少材料来了。……
    我来读一下《中央关于处理重庆问题的意见》,稍加解释。
    中央同意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张国华、梁兴初、刘结挺、张西挺四同志回成都后写来的关于重庆问题的报告,中央同意他们的看法和意见。有五条意见,刚才毛主席亲自批准了。
    第一、重庆各革命组织应当把斗争矛头指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指向四川最大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指向重庆市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任白戈及其一小撮同伙。在军队内,和群众中,都要把斗争矛头指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对刘、邓、李、任等人的罪恶,进行充分的揭露和彻底的批判。中央同意公开宣布撤销任白戈的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和重庆市第一书记的职务,撤销任白戈兼任的重庆军分区第一政委的职务。
    在军队内和群众中进行充分揭露、批判。这就解决了矛头指向谁的问题。我们看在座的两边组织一般都是革命组织,当然有的错误严重些,有的轻些。总还是革命组织,既然都是革命组织,斗争的主要矛头就应该对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促进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促进革命的三结合。你们都学了《红旗》的文章了。从全国来讲,斗争矛头应指向刘、邓;从四川来说,斗争矛头应指向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从重庆来说,斗争矛头应指向任白戈及其一小撮同伙。这是大方向。斗争中要考验锻炼你们,要明确大方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