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雷声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27日 转载)
    最近,中共当局锁定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和近年来坚守在公民维权运动第一线的大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展开了大规模的传唤与拘捕。央视、新华社、环球时报、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轮番轰炸与抹黑,于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就这样被泡制出来了。那些空泛的措辞和就范者的影音,大概只能暂时骗骗不明就里、平时把新闻联播当新闻看的人。但我还是想在此写下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尽管不明就里的人也可能照样看不到。
   
    作为法律界的从业人士,他们中规中矩行走在你定的法律之内,他们身体力行维护着你许下的尊严,正义在这个国度里一直苟延残喘,但它历来也会生生不息。谁在疲于奔命,谁又在前赴后继。刀把子可以拉出一时的行情,但它挥不出道义的光辉,更斩不断无形的求索。追求公平的力量,只会蔓延在差距的鸿沟里,你们只能借黑色的夜,掩饰心里的慌张和脸上的狰狞。愤怒却埋伏在阳光里,只等暴风雨的来临。


   
    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精英,敢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士,他们既有法的理念和法的依据,在职业操守和公益怜悯的完美结合下,努力付出法的实践。他们既可单兵作战,又能抱团会战,他们没有文人相轻的劣根,也没有同行是冤家的竞争环境,面对强大的公权力,维权的路上同行的人才多多益善。他们秉持的是法的精神和人权的理念,他们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正因为人数不多,他们更会抱团取暖,同气连枝,他们同忧相救注定会为彼此辩护,他们被轰过、被打过、被拘过、甚至被判过,以致他们习惯了和恐惧同行。他们就是一群维法的“惯犯”,拘留所、法庭与监狱的大门,以辩护人、“罪犯”、亲人、等各种不同的身份进进出出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他们承受了恐吓的负荷,也领教过酷刑的折磨,甚至赔上家人连坐,这些痛苦挣扎和身陷囹圄的经历以及应对的经验,正好成就了他们坚忍不拔的品质,具有了能接受一切后果的成熟准备,这次为了同仁他们必将义无反顾义辩忠奸。尽管历来维权的官司也很少羸过,也正因为如此,维权才变得更有意义。屡败屡战,不是更能唤醒更多心存侥幸冷眼旁观的待宰羔羊吗?
   
    可以负责地说,只要这个行业不被取缔,在司法不公的社会里,维权律师是打不完的,只会越打越多,他们学的是共产党的法律,引用的也是共产党的法条,从事的也是共产党许可的职业,只要这些都还存在,他们就会选择据法力争,拒绝做法庭的附庸,拒绝做执政党“依法治国”的陪衬。只要法官敢于偏私地执法,他们就会当庭喝止,要求你们也须作法自缚。只要公权力在他们的眼皮下跨过自设的红线,蛮横地挡住他们践行的路,他们就会底气十去冲撞,一丝不苟的死磕,哪怕是螳臂挡车。公共权力越是粗暴干涉司法公正,越是阻挠他们执业行权,就等于不停地往他们法眼里头掺沙子,无论是出于人的本能,还是职业的反应,他们都会反击自卫。他们是一群较真的刁民,也是一群舞着法律之剑的圣斗士。有领导人时常自诩依法施政,一再强调“依宪治国”,有向国际人权组织承诺的国际信用,他们就会举起这支令箭去“畅行”,尽管走得跌跌撞撞碰得头破血流,虽然这支令箭他们使用起来犹如鸡毛,但也举得庄重。
   
    他们有圈内人的力挺,圈外人的关注。不要忘记,他们背后都有很多结实的追随者,这些大多都是他们帮助过的受众,和对他们道德勇气的崇拜者,及互通有无合作无间、又患难与共彼此护助过的同仁好友。而不是一些潮流大V上面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的粉丝,他们随时都会转化成有力的后援。正因为他们不能正常履行法律人的职责,不能维护委托人的权益,迫于无奈才“炒作”声援,来引起社会的关注,给故意刁难的法官施压,也向不公展现了他们的能量,让害怕民意的当局如芒刺在背,怀恨在心。但这也没有超出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范围。
   
    在这个体制内,再混得如鱼得水的达官贵人,也会有需要透气的时候,鲤鱼跳龙门也有跳到险滩的机会,不只是弱势群体才需要他们。当你们当中有人受到迫害的时候,只要你们委托他们,即便你们打压过他们,他们也一样不计前嫌,竭力保护你们应有的权利,忠实的为你们发声。不会等到宣判落下,在推出法庭的时候,才大呼上当。所以,不要轻易通过各种手段辗转注销他们的律师牌。越敢于死磕的律师,越会成为你们落马后的基本保障。
   
    也有一些世故的律师长年游走在既安全又好赚钱的业务上,但他们的职业使他们时常会面对各种性质的案子,虽然当中也拒绝过一些过于敏感的。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怕保守的执业人士,偶尔也会拿不同类型的案子练手,偶然的就会正义那么一两回,也难免和公权发生抵触,一旦遭到暗里的掣肘和明里的打压也会据理力争,短兵相接。当局想当然的就会武断的把这些律师置于对手或敌人的位置,他们索性顺着你们宣传的方向放开脚步,在你们想要的方向上逆行,切身体会权力傲慢的嘴脸与镜头下和颜悦色的伪善之间的反差,你们不愿意当弱势群体的救星,又把这些维过权的律师当扫把星统统赶下水,也就很容易让他们走上“不归路”,也人为的扩编了维权的队伍,“培养”了维权的领头羊。
   
    电视游街,未审先判的做法,对一般人来说,首先是人格上的侮辱,然后才是法律程序。但对律师们来说,更是对法的亵渎和对法律人的蔑视。他们必会一个个站出来护法,为荣誉而战。虽然他们已经欣然接受当局通过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刻意的丑化与冠以污名,也更加说明他们早就不屑与当局追棒的各种模范为伍,也使得他们对这个制度意兴阑珊。
   
    维权律师们行走在体制内外,活在当下,活在弱势群体的苦难中,一起体会这个社会阴暗面里的冷酷,及时为他们争取被吞噬的权益。从法律的角度用法律的语言来针砭时弊。他们是这个社会大森林能最低健康成长的啄木鸟,在民主与专制之间企图用法治调和的正能量。消除当局从来言行背离的陋习,立起执政党应有的承担和信用,还这个社会一点希望,也减缓社会矛盾对体制的直接冲击带来的社会动荡,敦促他们要想一党专政就必须自我改良没有退路。如果当局哪怕还有那么一点小聪明,最少都会虚应故事的善待这些维权律师,不然更多走上街头维权的人群就在暴力维稳下定会四处开花,这样只会让当局日愈被动,每当维稳的力度越大,累积的民愤就越多,维稳的成本越高,那无疑就是在火山口上撒钱,就像熏起动荡要来时的狼烟,这不就是在烧钱买井喷吗?
   
    这几年,当局平常时不时的露着膀子关一两个维权律师,吃相还算“斯文”,这次大规模的对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展开的一连续行动,无疑是向世界脱去了“法治”的伪装,露出人治的本来面目。也夺走了弱势群体提在维权路上的马灯,拨开了他们试图摆脱苦难的救命稻草,关闭了疏导民愤的蓄洪池,也打破了他们合法追求公平维护权益的幻想。当无辜的法律人都无力自保的时候,被侵权的人们将停止期待。跟着,社会矛盾只会加速进入到不可调和的乱局,剩下的将是毫无弹性的碰撞。
   
    眼下,在网络时代觉醒的人,不可逆转地越来越多。公权却在此刻肆无忌惮的粉墨登场,当局知道靠洗脑是徒劳枉然无力回天的。但仅恃着暴力机器懒惰的压制,和靠宣传工具传播恐惧还能走多远?当整个社会适应这种恐惧时,也就到了对你们完全死心的时候。如果他们战胜恐惧,暴戾的矛头终将会集中指向谁?当和你们死磕的对像不仅仅是“一小撮”理性维权律师的时候,当这些法律人有天也加入暴戾的队伍,大声告诉人们:“在不公义的社会里,人民有反抗的自由”!当走上街头的人们不再赤手空拳的时候,你们还有勇气扫射吗?到时你们妥协让步的筹码还剩多少?你们还有全身而退的机会吗?
   
    维权律师滕彪指出:“自从习特勒上台以来,上千名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被抓,其中不少案件仍未判决。维权律师的参与给中共随意处理这些案件制造了很大障碍。现在大批人权律师、死磕律师被抓,这些案件可以放心地开庭了。”
   
    中国维权律师肖国珍指出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周世锋主任律师所谓“认罪”并不感到惊讶!她说:“李庄曾经‘认罪’,高瑜曾经‘认罪’,但是在不长时间内就真相大白。我们需要弄清楚周世锋律师是在什么情况下被‘认罪’的,他有没有得到律师的帮助,他有没有受到酷刑、被胁迫‘认罪’。”她还表示,律师其实是在以理性、平和的方式帮助构建和谐社会,但现在政府对他们的大规模打压,会导致更多杨佳、邓玉娇式的案件发生。
   
    历史学家章立凡先生认为,维权律师本身实际上是在维护中共的司法体制。他说:“现在你(当局)把这个规则改变了,你把他们抓了以后,首先用媒体审判的办法来给他们从舆论上线定罪,这个做法本身就是超越法律的。”
   
    民间思想家王康先生指出:“近年滥觞的新国家主义,没有偏离列宁斯大林党国主义,但逻辑通向20世纪30年代德国国家社会主义,中国社会出现纳粹化趋势。习近平的个人独裁如果与新国家主义成功结合,势必把中国引向对内厉行专制,对外扩张征服的红色帝国道路,从而把中国和世界都带进全球性危机。”
   
    维权人士李恭敏先生在《打压人权律师阻挡不住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脚》一文中说得好:“中共当局对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和NGO进行大规模、高强度、持续性地残酷打压,目的是想防止颜色革命在中国发生,维护风雨飘摇的一党专制的红色帝国。当专制的谎言被戳穿之时,当恐惧的阴霾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散去,当中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王宇、周世锋式的人权律师和吴淦、陈云飞式的人权捍卫者,当人们的公民意识和权利意识日益增强,人们不仅仅为自己争权利,更为了争取所有人的基本人权和做人的尊严而英勇抗争时,庞大的专制机器轰然崩塌的那一刻就将会不期而至,一个民主、法治、人权受到充分保障、人人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的中国必将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来源:民主中国
(2015/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