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雷声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转贴者按语:除了文中分析,还有股市受挫后的预防,防止受损股民维权。
   
   
   
   雷天壮: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中共政权严打的新对象


   
   
   
   作者: 雷天壮
   
   
   
   在过去一周时间里,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周世峰、王宇、王全章、黄立群等在内的129名全国各地维权律师(加上参与维权的法律工作者和人权捍卫者多达215人,且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中)受到警方采取刑事拘留、秘密关押、传唤、约谈等措施进行的打压。中国官方喉舌直言不讳地告诉世人,此次大抓捕行动系公安部统一部署。另据体制内人士透露,这次行动是习近平亲自下令,国安委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栗战书直接操办,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和中宣部协同作业,是全国统一部署的行动;所以除了黑色星期五及之后的大规模的抓人外,人们还看到官媒精心准备的大规模的抹黑。此次指向性很强的严打表明中共当局已将维权律师视为危及党国安全的心腹大患。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自7月10日开始,在过去一周时间里,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周世峰、王宇、王全章、黄立群等在内的129名全国各地维权律师(注:加上参与维权的法律工作者和人权捍卫者多达215人,且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中)受到警方采取刑事拘留、秘密关押、传唤、约谈等措施进行打压。中国官方喉舌直言不讳地告诉世人,此次大抓捕行动系公安部统一部署。据体制内人士透露,这次行动是习近平亲自下令,国安委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栗战书直接操办,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和中宣部协同作业,是全国统一部署的行动;所以除了黑色星期五及之后的大规模的抓人外,人们还看到官媒精心准备的大规模的抹黑。此次指向性很强的严打表明中共当局已将维权律师视为危及党国安全的心腹大患。
   
   
   自从孙志刚事件以后,中国的维权运动风起云涌,十几年来,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维权的普遍性,导致“维权”一词由原先的敏感逐渐脱敏,即使是官方媒体,也时常提及。不过,官方眼中的维权和民众眼中的维权虽然有交集,但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官方媒体所报道的维权事件,局限性很大,涉及到强行征地、拆迁、非法选举、酷刑、冤案等等维权行为往往都令其讳莫如深。
   
   
   此前,北京的高智晟律师因为大胆地抨击中共体制和领导人,结果被法院判刑,时至今日仍然言行无法自由。浦志强律师也被抓捕和判刑,高智晟、浦志强的横空出世带动了一大批律师勇于承接敏感案件,使得维权律师成为一个新兴的律师群体,成为律师中当之无愧的道德楷模。然而,打压不断,导致很多律师和法律工作者被拘捕、殴打、恐吓,以至于不得不保持低调。
   
   
   当律师原本并不危险,但如果总是涉足敏感案件,那律师无疑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大凡出事的律师,也基本上都是维权律师。中国的律师群体当中,有良知的律师比例并不高,很多律师为了赢得官司,帮当事人向法官行贿,而且对敏感案件唯恐避之不及,所以,这样的无良律师反而活得滋润,不过,在知名度和口碑方面却无法跟维权律师同日而语。
   
   
   在最近这些年,维权律师的策略转变了很多,维权律师在代理敏感案件的同时,往往不撰文抨击时政,所以,相对以往的维权律师而言安全系数要高得多。不过,在一些举国关注的公共事件方面,维权律师似乎比一般的维权人士还活跃,不仅亲临现场,而且还接受民间维权机构和海外媒体的采访,这就使得当局颇为不快,所以,当局会用年检不通过、吊销律师执照等方式来限制这些律师的活动。
   
   
   不过,最让当局愤怒的是,一些敏感案件已经被高层定性过后,维权律师依然能发现其诸多破绽,进而“死磕”。最近的就是黑龙江的庆安访民徐纯合遭恶警击毙一案。在公安部将其办成“铁案”过后,微信朋友圈以及海外的独立媒体上,依然充斥着维权律师的声音。另外,因为著名维权人士吴淦被警方拘捕,而吴淦是锋锐律师事务所的雇员,这使得锋锐律师事务所成为当局的眼中钉,最近这段时间,当局一直都在酝酿如何整肃该所。
   
   
   自从习近平登位后,当局对于民间反对派的整肃力度不断加大,从整肃网络“大V”到给各大网站划定“七条底线”再到如今的整肃维权律师,效率之高、声势之大前所未有。在很多人看来,律师作为体制内的法律工作者,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没想到,如今律师群体也未能幸免,可见,当局一直都在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治国理念。
   
   
   据人权组织统计,截止到7月16日19时,全国受到牵连的人数达到215人,其中律师129人,其他公民86人,有很多人多次被约谈喝茶和受到当局警告。被刑拘、监视居住的11人,强迫失踪的16人,被带走后失联的有20多人,被短暂拘留、传唤、约谈后已确认获释的141人,涉及省份多达24个。而且各地警方仍然在以传唤、恐吓的方式制造恐怖气氛,恫吓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以及广大访民。
   
   
   不过,在强大的法制意识和人权理念支撑之下,那些有良知的律师并未被此次大抓捕行动所吓倒。有“律坛怪侠”之称的杨金柱律师在两次被警方约谈后,不畏威胁,于7月12日依法接受了周世锋律师家属的委托,并公开宣布担任周世锋律师的辩护人,依法免费为周世锋辩护。7月13日,王全章律师发出成立为被抓捕的律师“义辩律师服务团”的倡议。他认为抓捕律师事件是现代版的“焚书坑儒”,当局的倒行逆施行为必将遗臭万年,并受到正义人们的强烈谴责。此时此刻,作为律师,应当担负起历史责任,精诚团结,用行动来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情此景,正印证了一句古语:“风雨如晦鸡鸣不已”。除了上述律师之外,一大批有良知的学者在微博上力挺被抓捕和骚扰的律师,认为这是中国法制史上黑暗的一页,希望当局能够悬崖勒马,无条件释放被抓捕的律师,停止对律师的骚扰,真正践行依法治国的精神。不过,在严厉的管控措施下,很多微博言论都是昙花一现。
   
   
   央视和新华社作为当局的两大喉舌,配合公安部在律师被抓捕过后发布了污名化的报道,对被抓捕的维权律师进行抹黑。与此同时,官方还组织写手对此事进行歪曲的评论,达到将维权律师名誉搞臭的目的,一篇题为《“维权”何以成了非法买卖?》的评论文章,一夜之间就铺满了网络,谁有这种能量?只有官方。官方喉舌指责锋锐律师事务所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其实,在偌大一个中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机构或组织比中共组织更严密,分工更明确的了。
   
   
   在官方宣传文本当中,当局在故意混淆概念,以蒙蔽公众。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没有团队的合力,很难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一伙人如果是组织起来干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就叫拉帮结伙,如果是干天经地义的正义之事,那么就只能叫精诚团结,二者有本质的区别。锋锐律师事务所虽然在参与敏感案件时的确存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特征,但是,毕竟都合理合法,无可厚非,当局凭什么抓人?
   
   对律师的大规模抓捕,就是为了遏制律师协助民众维权的势头,只要律师群体被镇住了,那么,以后敢于“死磕”的律师即使有,数量也会非常有限。这就是当局的如意算盘,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方式来整肃维权律师,只会引起更大的民愤,引发更大的官民矛盾。在宪政民主意识已经逐渐普及的情况下,公民社会正不断壮大,如果长此以往,终有一天,民愤会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届时,被推上被告席的就会是今天这些迫害律师,制造人权灾难的统治者。
   来源:民主中国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