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雷声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7月初北京高层毅然救市,中国股市出现了世界奇观:虽然一度只有3%的上市公司参与交易,也未达到4500点这一预定目标,但却在若干天内将股指 勉力维持在3900-4000点这一区间。如今,政府终于发现,救市已成骑虎难下之势,让股市回复常态变成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国家队退意甫露,众股指齐齐跳水
   


    这次救市的主角是中国证金公司。据中国媒体介绍,证金公司的资金约有1.3万亿,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21家券商以2015年6月底净资产15% 出资,合计1280亿元,另一部分是证金公司从银行系统获得的资金,据《财经》采访“知情人士”,这部分资金的买入规模超过万亿元。这一救市资金规模显然 远远低于彭博社估算的5000亿美元(3万多亿人民币)。
   
    由于外资裹足不前,股市缺少足够的资金玩击鼓传花游戏,国家队奉命临危受命托市,现在淹留股市多日,也在思考如何安全撤出。7月20日,中国改革 网登出一条消息,称证券管理层正在考虑用何种方式,在二级市场上撤回救市资金。市场对此消息立刻做出强烈反应,上午10时30分,就在市场冲高之际突然来 了个急跳水,直至收盘,几大指数也未能收复早盘创下的高点,午后证监会出来澄清,虽然没有出现连续跳水,但市场的热情已经大减。可以预测,政府救市资金如 果马上退出,中国股市将回归低位,导致此前救市的努力付之东流。
   
    中国散户当中的大多数已在今年股市上折戟沉沙,据说这轮股灾一共消灭了60万中产阶级。尽管许多险中求富的梦想者还想继续搏一把,但因对场外配资有限制,美梦难以成真。无大规模资接盘,就导致政府资金无法撤退。
   
    救市资金被套牢,不知救市方案的设计者们在设计之时想到过这一后果没有?
   
   
   救市留下三大后遗症
   
    中国政府救市举措,因其偏离国际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太远,近期内至少给中国留下了以下三大后遗症:
   
    第一,对A股被纳入MSCI指数将造成直接影响。路透社曾于4月底报导过,摩根斯坦利公司负责制作新兴市场指数(明晟指数)的部门在接受路透社采 访时声称,据估算,全球追踪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资金约有1.7万亿美元,假如中国A股能被纳入MSCI旗下指数,应可吸引4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6月10日明晟决定不将中国A股纳入该指数,但认为今后几年内,把中国A股纳入该指数将是不可避免之事。
   
    经过此番政府救市之后,很多境外机构投资者的看法有所改变,他们认为中国股市在暴跌后的大规模停牌以及禁止卖空的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信誉,“中国当局的救市行动意味着,中国A股事实上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投资的市场”。
   
    资产管理公司GAM的投资总监Michael Lai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过去几周的事情生动地提醒了许多投资者,中国是一个受政策驱动的市场,”明晟决定将推迟以人民币计价、在沪深两地上市的 股票被纳入MSCI全球基准指数的进度,据说原定于2016年的纳入计划现在将延后至2017年。
   
   
   第二、可能影响WTO评定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
   
    自加入WTO之日起(2001年),中国就被定义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期限长达15年。中国政府非常不喜欢这一头衔,不惮劳烦地说服一个又一个 国家。通过多方努力,在入世十周年时,全球已有包括俄罗斯、巴西、新西兰、瑞士、澳大利亚在内的81个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令这张“成绩单”大打 折扣的是美国、日本及欧盟等约30个左右、占全球3/4的“高收入国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政府倒也不太在意,认为按照WTO的规定,到 2016年,中国将自动成为市场经济国家。
   
    但政府救市这一举措实在太不“市场化”。明年WTO在进行相关讨论时,除非美国、日本、欧盟等国闭上眼睛,硬迫使自己吞下这只苍蝇,否则中国如何能在明年“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受阻。
   
    相比WTO的所谓“市场经济地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受阻使中国政府管理层更为忧心,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今年年底对特别提款权、 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复核,人民币是否能够成为IMF认可的全球储备货币,将于此次会议上见分晓。错过这次机会,就得再等5年。如果中国经济 这5年内再发生点什么不测,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可能将永失机会。
   
    7月18日,2015年国际货币论坛在北京举行,IMF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表示,加入到SDR一篮子货币,至少有四个维度的评估,除了货币在一国再出口当中是否起到门户作用、是否是自由使用的货币,将来该国是否能 够提供相应的贷款等之外,还有北京最难把握的“IMF要检查的一系列的指标,由IMF成员国来进行评估”。
   
    中国金融业高管层对上述评判标准烂熟于心。因此,当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国资委、证金公司等各机构受命联手救市之后,业内 就已预知《A股强力救市打乱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认为这次股灾与救市暴露出中国资本市场的软肋,即市场透明度与稳定性都乏善可陈,“政府对股市的干预伤害 了政府建立一个兼具深度和流动性的金融市场的努力。令管理层推进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努力受挫”。
   
    美国彭博社发文指出,人民币想要加入IMF的储备货币篮子,必须更加开放,使用上限制更少。而在这次救市行动中,IPO暂停,央企被要求增持,企业高管禁止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这些都凸显出国家力量对市场的影响非常大。
   
    对中国政府一直比较友好的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对于中国政府这轮救市也持批评态度,他认为中国是个发达经济体,但“有一个资本错配和定价不当的封闭式金融体系”,希望中国继续未曾完成 的金融改革。
   
   
   救市影响明天,但股市却关系到今天
   
    最后,要回答一个问题:既然后遗症这么大,中国政治高层基于何种考虑决定出手救市?
   
    一些外国观察者认为,中国政府出手救市,完全是反应过度,《金融时报》在《警惕后股灾综合症》一文中分析: “股市在中国内地的金融体系中仍只扮演相当小的角色。中国股市的市值大约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多数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超过 100%。”
   
    这些论者忽视了一点:其他发达国家的股市是开放性的,尤其是美国,来自世界各国的资本在华尔街与纳斯达克进进出出,翻云覆雨。中国股市主要是自家资金,外国资本只有4%左右。因此,中国股市对本国经济的影响远比他国股市对本国经济影响要大得多。
   
    更重要的是,一国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究竟在何处,内部人往往比外部观察者更清楚。
   
    中国现在是百业萧条,股市一枝独秀。中国政府不惜工本地将股市做成“牛市”,就是因为将银行解困、消除坏帐、减少地方债务等宝全押在中国股市上。 在6月份股灾中被套牢的不少就是是国家队,因此不能轻视股市下跌对中国经济的严重影响。国内有评论者为政府救市辩护,认为如果不施援手,就好比农民在春耕 时宰牛。这段话说的其实是以下道理:救市可能影响明天,但如果不救股市,就连今天也将断送。没有今天,当然绝不会再有明天。
   
    再往深里说,习李接班将近三年,高层政争纷扰,反腐伤及的内部人数不胜数,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实在太多。此情此境之中,股市成了牵一发动全身的命门 所在,事关国运党运与领导人运数,岂能不救?这就是明知救市这只“老虎”的虎背易上难下,也得咬紧牙关搏一把的缘由。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国内观察者心中门 儿清,但外部观察者只能雾里看花。
   
    来源:美国之音
(2015/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