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高耀洁:惨遭苦难]
雷声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洁:惨遭苦难


    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主要是为保护他本人及其利益集团的利益。这也是从他最崇拜的、历史上最无道的暴君秦始皇那里学来的伎俩。秦始皇惧怕知识分子颠覆他的王位,利用政治上的权力焚书坑儒。这是残杀高智商人士的一种方式,但其实他统治的秦朝是历史上最短命的王
   
    反右派斗争完全是为保护毛泽东自己的宝座,采取哄骗、愚民措施,伤害了无数知识分子的个人和家庭,摧残了中国的文化,造成了万世罕見的冤孽。
   

    —,划分右派——陷害多少知识分子
   
    毛泽东利用哄骗、愚民政策换来执政的宝座,建立政权之后,很怕知识分子把他从龙椅上赶下来。他认为秀才可怕,有史以来知识分子是揭竿而起,改朝换代的主力军。毛泽东占据了中共路线和权力主导的制高点,故对知识分子痛下杀手,用血淋林的镇压凸显所谓的 “阶级斗争”是“激烈的、残酷的、你死我活的”。
   
    毛泽东用诱骗的方法来让知识分子说出內心的话,以言定罪,是为了巩固他的江山根深蒂固永不改变,借反右斗争清除异己,做到对知识分子铲草除根,以绝后患。
   
    有文献记载:毛泽东的手法很多,把右派分子划分的种类繁多,有极右、有中右、有内定右派、有“攻击”肃反扩大化的右派,有“攻击”苏联专家的反苏罪行的右派,有家庭出身“不好”的右派;有給党员、支部书記提意見的反党右派,有說1955年农业合作化运动是冒进了的右派,有说农民穷的吃不饱的右派、有说饿死人的右派,还有更多的是莫須有的罪名的右派!
   
    更甚者,1958年2月反右派补课,凑不够5%右派的单位还必須拉一个人来頂名!作为一个右派,戴上右派帽子之后谁都要远离他,见面也不能和他说話。生活待遇下降,有的仅给他们生活费,更有甚者基本生活费也不给他,必須把他孤立在群众当中,甚至有的右派被开除公职,送劳动场所改造。近年来我在省、市、县、乡级遇到的这种被诱自报当右派的人不少,他受到右派待遇,还累及家属。凡家里人提及此事,均泪流满面。
   
    1960年之后全国給右派们摘帽子,摘帽右派又是新的一项发明!之后每次的运动,右派首当其冲,每次“运动”中,右派都要出“項目”表演,以黑五类分子 (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 对待。 右派帽子拿在“革命群众”手中,可以摘掉,也可以随时给他戴在头顶上!
   
    广大知识分子太痛苦了,有诗为证:
   
    “苦 难”
   
    知识界的苦难
   
    声称党外人士可以帮助党整风。
   
    知识界,大学中,
   
    开座谈会,写大字报,设自己论坛,紛紛诉心声,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又显得不是那么平靜。
   
    倏忽间,“这是為什么?”工人說話了!
   
    欲來的山雨,
   
    暴雨前的风!
   
    这些意見是善良的衷言,
   
    还是向党进攻,党,已经成为凌驾于国家民族至上的神灵,
   
    当局抛出区分香花、毒草的标准,
   
    所有提意见者都被称之谓向党进攻!
   
    知识界、大学城,
   
    掀起巨澜,
   
    因为轻信得到的后果
   
    歇斯底里的呼叫声,响彻初夏的夜空。
   
    反右派斗争这段时期出生的婴儿,现在已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受打击的知识分子已是耄耋之年。那时知识分子其实为数不多,特别是有学术成就的高级知识分子更少,但受害最深的多是这些人。有作为的知识分子,更是重点打击对象;小知识分子也难幸免,特别是出身不好的知识分子更倒霉;甚至在大学生中划了不少右派,惨遭苦难。到底有多少人被划成右派,官方的说法是50万人,但如果全国每个工作单位按百分之4至5计算,右派人数应在300多万人以上。至今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数字,这是历史的遗憾。
   
    一旦戴上右派帽子,在批斗会上,被指责為反党反社會主义的右派站立当中,会场上悬挂着大幅标语,“打退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口号声!命令某某必須彻底交待反党社会主义的言行!某某必須低头认罪!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缴械投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条一条” 积极分子們相继发言,罗织罪名!突然间,又爆发出惊人的一声:“他还是某某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他与某某結成反党联盟!”“他还有反动日记数册,白紙黑字写得分明!”打倒右派分子某某!打退某某猖狂的向党进攻!“攻心”小会三五人组成,大会百余人批判声!讨伐之声!不绝于耳!使得人心惶惶。这个暴行尚在进行时,己有人自杀。
   
    例如,河南省中医院斗右派分子,不让说话,积极分子还可以任意打他。右派周耀宗被批斗,挨打之后,听说第二天全市召开大会,并通知全院职工参加,周以为又是斗争他,于是当天晚上服毒自杀,未留只字片纸,这是一种无声的反抗。
   
    二,反右派带来中国人口大爆炸
   
    人口专家马寅初先生曾提出节制生育,这是很正确的,但却与毛泽东多生孩子、人多好办事的观点相反。因为毛泽东听不了任何反对意见,马寅初因此得罪了这个专制魔王,被划成了右派分子,在全国范围内批判罪行。毛泽东同时号召民众多生孩子,其口号是:“儿多女多幸福多。”
   
    这个专制魔王毛泽东制造了中国近代的人口爆炸。继而共产党又抛出了毁灭人性的强制性计划生育,使千百万没有出生的胎儿,命归西天,也使母体留下了多种疾病,甚至造成不少妇女死亡。
   
    例如,孙爱玲1998第二胎怀孕六个月,因和第一胎女孩相隔不到四年,又怀上第二胎,河南巩县计划生育办公室强迫她引产,施行引产手术措施不力,胎儿娩出,胎盘不剥离,县医院大夫不负责任,没有及时处理,造成子宫大出血几个小时,孙爱玲己不省人事,输血900多毫升,做了子宫摘除术,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久治无效,于2011年3月死亡。这件事情在中国何止孙爱玲一人,这种事例太多了,让人不可思议。
   
    孙爱玲在生病时期,经常到我家索取预防艾滋病的的宣传单和书藉,带回巩义市向民众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她的病情日益加重,面色黑青,她会遭他人的闲气,怕她传染艾滋病不接她、不和她说话,孤立她,总之一句话——歧视艾滋病病人。
   
    2009年我离开家来美国了,她多次去我家找我无果,我往处的人们怕她传染艾滋病不对她多说:孙爱玲问不出来我的消息,她以为我死了。她买了二斤黃纸和冥币在我原住的小区门前,烧着哭着还祷告让我快来拾钱······ 她烧过纸、哭完之后回家了,从此她一病不起,一个多月后她离开了人间,我听到孙爱玲对我的感情和去世的消息很难过,写了一首吊亡诗送行:
   
    孙爱玲安息吧!
   
    狂风呼呼的吹,
    暴雪纷纷的飞。
    爱玲啊!15年艾魔的摧残,
    你走得痛苦,
    我的心伤悲。
   
    人生的灾难,
    输血是罪魁,
    爱玲啊!你壮年离世,
    你的遭遇是贪官污吏制造的罪孽,
    有一天历史会向他们追责问罪!
   
    更惨不忍闻的是更年后丧失独生子女的夫妻,顿时有如天塌地裂一般。这是一个共同的灾难。20年多来在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后,有多少独生子女死亡?又有多少父母失去唯一的孩子?其死因是疾病死亡、是意外伤害、还是其他事故,迄今未见一份统计数据。我亲眼见到的事例不在少数,但无能力调查、统计。
   
    例如,山东曹县陈庄村的陈家,独生的儿子己23岁了,外出打工因意外事故死亡。陈氏夫妻年已五旬,终日以泪洗面,哭红了双眼,头发也变白了,每次見到一个与自己儿子相似的人,都不自主的在后面跟着看······
   
    新蔡县高闯父母因卖血染艾滋病双亡,他无处归宿。2002年6月2日,我让陈母的弟弟刘宗启把高闯带往陈家,收为养子。是年陈家养的黃牛生个双胞胎,一对可爱的牛娃,大家说:“吉祥”,又飞来两对鸽子,在陈家房上筑巢、生出四个小鸽子,陈家认为是孩子代来的祥云瑞气,因此起名叫 “陈祥鸽” 。
   
    一次我去陈家看他 (陈祥鸽) ,陈母美滋滋的告诉我说:”这孩子是个福星,他很懂事,放学了就帮助他爸爸铡草喂牛、或去田间干活,他又瘦又小,我怕他累坏了,下学先给他煮两个鸡蛋吃。”
   
    一会陈母又说:“俺俩结婚30多年没有吵过架,从儿子死后、天天吵架,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一天吵吵闹闹到深更半夜,老头子一气之下,拿起被子跑牛棚里睡觉了。” 邻居接着说:这孩子是个福星,来这半年的时间里,这两位老人一次架也没吵过。
   
    上述故事,我们应该了解,这都是一胎化造成的悲剧。中国后来限制生育,是毛泽东提倡多生孩子造成人口爆炸的后患。
   
    如果建国初期听马寅初先生的建议,提倡节育,宣传节育,不会有这么多的后遗症----人口爆炸的恶果,是毛泽东又一个重大的罪恶,可与发动各种政治运动的罪行相提并论。
   
    计划生育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民众怨言载道,靠计划生育能控制中国的人口吗?在民众中传说:”有权的人明着生孩子,有钱的人买着生孩子,穷人跑着生孩子。” 深入过农村的人士都知道,在农戸家里—个孩子的家庭很少見,多数农户家中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我在河南省商丘郊区见到农村八个孩子的家庭,因为不生男孩不罢休,这个家庭非常穷困,小孩们很消瘦。
   
    计划生育不但没控制住人口,而且造成男女比例失调,残杀女胎、遗弃女婴的现象很普遍。男多女少,几十年后中国男性娶妻己是个大问题。社会老龄化,青壮年劳动力缺乏,这个社会问题不可小视,有人说中国实施计划生育,近几年来人口呈下降趋势,对吗?各地工伤事故频出、自然灾害无穷无尽,仅”血祸”引发的艾滋病死亡者要在千万人之上,还有其他疾病多发、民众无钱医治等着死亡,人口怎能不下降呢?
   
    各级都设立计划生育机构,这种机构不但杀生害命,而且抢孩子、卖孩子,贪污腐化,买官卖官。河南杨某本是个县级计划生育机构的干部,她花一大笔的钱款、买了个省城厅级领导官员,可谓钱能通神。一切的一切,无疑是反右派造成的后果,当然还有更多学者为此遭遇厄运,无法—一列举。
   
    三,小人物也难免右派之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