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家庭教会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2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3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4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5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6
·大连访民王亚新意外死亡,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呼吁关注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3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4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5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6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7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8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9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0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1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2
·圣爱团契洗礼照片13
·胡石根长老近一年来的施洗圣礼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和祈祷的照片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7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9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2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3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4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7
·徐永海自荐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8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教会中有些信徒不谙圣经,认为基督徒不可诉讼告状。这种错误观点已经约定俗成,影响极坏,我们要全面理解圣经真理,不可用无知的言语,使神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误人子弟。
   


     哥林多教会是一个腐败的群体,纵观哥林多前后书,便知哥林多教会在信仰上不纯,组织分裂,宗教礼仪混乱,道德腐败,淫乱成风等现象。哥林多前书6章1-11节,保罗针对诉讼问题,给予纠正。保罗说:“你们中间有彼此相争的事,怎敢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不在圣徒面前求审呢?……难道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智慧人能审断弟兄们的事吗?……”本段经文保罗没有否定争讼问题,而是匡正如何正确处理教会中的矛盾纠纷。在不同的时代、国家、社会、群团,都有相应的法律和规章制度。在旧约以色列人发生纠纷时有法可依。祭司利未人负责民中争讼的事(申17∶2-13)。在新约耶稣也提出处理矛盾的原则(参看太18∶15-17)。犹太人曾为教内法规信仰名词发生纠纷告状在不信主的官员面前。迦流地方官对犹太人说:“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办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徒18∶12-17)但对民事和刑法问题,就当以国家法律进行申诉、裁判。
   
     保罗以法维护人权。世上一切先进国家,均以法治国,以法保护国家和公民的权益,这是天经地义之道。保罗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作官的原不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罗13∶1-7)一切法律都是赏善罚恶的。基督徒是神的儿女,也是国家的公民,任何公民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就当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为什么说:“基督徒不可以在不信主的人面前诉讼告状呢?”不可用错误的思想观念自我封闭,基督徒在中国十三亿人口中是极少数分子。我们有许多社会生活交往,如工作、学习、交通、购物等等。若都以信仰来划分,岂不太可笑吗?保罗还说:“我先前曾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此话不是指世上一概行淫乱的,或贪婪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林前5∶9-10)在我们生活圈子中,即或都是信主的,也不可能都是纯全无邪的,何况我们的父母、妻子、儿女、亲戚、朋友,不可能都是基督徒呀!可见自我封闭是行不通的。
   
     保罗是生活在公元后,罗马帝国统治犹太人的时代,犹太人在政治上没有自主权。犹太人“公会”是附属于罗马帝国政府的组织(太10∶17-19)。保罗的传福音工作既受到犹太人公会的压迫,也受罗马政府的管辖,保罗身受双重的政治迫害和侵犯。保罗以法律为武器保护信仰和人身自由。
   
     使徒行传21章27-28节,共八章经文都是记载保罗以法律与犹太公会和罗马政府官员面对面地进行合法的斗争。在经文中有八次提到“分诉”;有五次提到“上告”。
   
     一次因犹太人公会的控告,保罗被捉拿,罗马政府千夫长企图用鞭打拷问,保罗抗议说:“‘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们就鞭打他,有这个例吗?’……千夫长既知他是罗马人,又因为捆绑了他,也害怕了。”(徒22∶24-29)
   
     又一次保罗在“公会”面前正义申诉,大祭司亚拿尼亚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保罗的嘴,保罗当即严正抗议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又一次保罗站在罗马巡抚腓力斯和非斯都面前受审,“公会”的人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不能证实,保罗分诉说:无论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恺撒(罗马皇帝)、我都没有干犯……,保罗要求,我要站在恺撒的堂前,这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向犹太人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指犹太公会)。我要上告于恺撒(徒25∶7-12)。罗马巡抚以法驳回犹太人的控告说:“无论什么人,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徒25∶16)巡抚非斯都又说:“我查明他(保罗)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徒25∶25)n
   
     最后又经统治犹太人的亚基帕王的审讯。结果都证明保罗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经过合议,亚基帕宣布:“这人若不上告于恺撒,就可以释放了”(徒26∶30-32)。
   
     但保罗为了维护合法的权益,坚持去首都罗马上告于皇帝恺撒,因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徒23∶11)耶稣早有预言,要防备假冒为善的犹太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太10∶17-20)。
   
     纵观保罗在犹太人的公会和罗马政府官员面前受审、申诉、上告于罗马皇帝恺撒。不是为个人的安危,而是维护信仰自由。公民的人身安全,是为神作见证,是为真理而战斗,保罗的大而无畏的精神,我们当歌颂学习。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