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家庭教会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6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7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8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9
·辽宁上访维权人士王春梅被逮捕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0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李克牧师
   
   2012年12月1日
   
   丁光训于2012年(龙年)11月22日结束了他98年的岁月。据悉丁光训生前和夫人郭XX,多年在英国留学,从事“学运”的政治活动。
   
   解放后回国,被政府任命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吴耀宗的接班人。他是三自爱国运动、基督教协会、金陵神学院和爱德基金会历届的领导人。他的宗教身份是基督教圣公会的主教。
   
   作为国家当代中国基督教主要发言人。他是国家人大常委和全国政协历届副主席
   
   1993年,江泽民提出“对宗教加强领导管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政策。
   
   1998年,丁光训在《天风》上宣布:“为了响应江泽民主席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号召,积极地引导人们重视神学思想的政治导向。急切地要淡化、不讲、乃至清除宗教中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的东西。有必要立即排除,有的要逐步排除……”,这是丁光训执行政府灭教的宣言。
   
   (一)、丁光训否定基督教的基本教义:1998年,丁光训提出所谓“神学思想建设”的同时,出版了《丁光训文集》,(以下简称“丁文”)。主要内容是几十年在国内外公开发表的讲演,又迫不及待地发表了三篇论文:
   
   1、《谈基督徒一个思想深处的问题》,1998年“丁文”285页;
   
   2、《调整宗教观念的呼唤》,1998年9月4日《人民政协报》;
   
   3、《老的神学思想要有所调整有所更新》,1998年9月4日《人民政协报》。
   
   丁光训的文集和神学观点,作为当今神学院必读教材,培养三自的接班人。
   
   笔者为了揭开丁光训的思想工作,和他公开对基督教基本信仰地攻击。特研读了“丁文”,《金陵神学志》,《天风》和《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亦称“中央19号文件”等有关资料。了解丁光训的所谓“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于2004年,笔者撰写了《为真道竭力争辩》一文,请参阅。
   
   中共中央19号文件提出:“在现阶段,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在思想信仰的差异是次要的,如果片面地强调这种差异,甚而将它提到首要地位,歧视和打击信教群众,而忽视和抹杀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在政治上,经济上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忘记党的基本任务是团结人民,包括广大信教群众,为建设现代社会主义强国而共同奋斗。那只能增加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之间的隔阂,并且刺激和加剧宗教狂热,给社会主义事业带来严重的后果。”
   
   中央19号文件的精神,在宗教理论上,结束了我国50年代消灭宗教的极左路线。信与不信是属于思想信仰上的次要差异,不再是势不两立对抗的矛盾了。
   
   丁光训在2003年9月在《天风》上说:“教会里有些人强调信与不信的矛盾对立,说信的人可以得救,死后上天堂,不信的不得救,死后下地狱。据此,他们极力传教,这就使基督教变成信教与不信教群众对立的宗教。这和社会主义不相适应。是破坏中国人民大团结的宗教。”丁光训不仅与基督教为敌,更是违背“中央19号文件”的精神。这必然要给社会主义带来严重的后果。他把基督徒推到与社会主义政治矛盾地位。在国家大法中,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既有宗教信仰自由,就有宣传宗教的自由。基督教必须宣传“除他之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可以靠着得救”,(徒4:12)。耶稣说:“你们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可16:15)。神差他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叫世人因他得救,信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3:14-18-36)。不可否认,信与不信的界线。“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与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与彼例(撒旦)有什么相合呢!信主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林后6:11-16)。
   
   信与不信是思想信仰的差别,宗教信仰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在国家公民的义务方面,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都是共性的。丁光训自己不信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指责别人,干涉传福音的自由权利,给信教的人无限上纲,捏造罪名呢?为什么把基督教说成是破坏中国人民大团结的宗教?
   
   (二)、丁光训否定因信称义之道,丁说:“因信称义是外国传教传进来的,我们要淡化因信称义,因上帝就是爱,不信的人也可享受永生……”。那就不需要基督教了。因信称义,是全世界基督教最基本的教义,因信称义在旧约,神就启示给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相信耶和华,就以此称他为义”,(创15:6)。“亚伯拉罕因信称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称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相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而称为义人”,(罗4:23)。如今,三自领导人不再掩饰内心深处,对基督教基本信仰的厌恶。吴耀宗在他写的《基督教与唯物论》中说:“基督教那一套直接或间接从圣经中引申出来的信仰,如道成肉身,童贞女生耶稣,复活,三位一体,末日审判,耶稣再来等等,都是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无论怎样强迫自己始终不能接受。”丁是吴耀宗的接班人,他说:“吴耀宗先生是他40多年的良师益友,是一位先知式的神学家,是真以色列人,是超越宗派的神学家”。
   
   (三)、丁光训宣传无神论,诅咒上帝:丁是国家任命的宗教代言人,他公开向信教群众宣传无神论,严重地刺激了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丁说:“我早年的训练,使我想向一位全能,有无比巨大能力和威严自足,自在不变的上帝。也承认一位爱的上帝,但他的爱每每被他的公义、严厉、怒气、审判和任意性所掩盖。我多年的奔波,导致我走向另一个追求。让我向你们介绍,我在社会政治地图上所处的地位……。无神论对上帝的否定,是对人群的肯定,无神论对上帝的批判,是值得我们同情的。因为上帝是专制的宙斯(希腊神话中的主宰),惨无人道,上帝是专制的阎王,派遣差役将犯了错误的人,投入地狱,永火惩罚。而人道主义的无神论,是人们追求人生高超意义的方式。为了发展高超的信仰,无神论是我们的同盟者。我们不能反对无神论,我愿与他们合作”,(丁文107页)。
   
   丁光训不再掩饰他的无神论思想和政治立场。他根本不相信基督教的基本信仰。解放后吴耀宗很多学生们都离开了教会,为什么丁光训、刘良模、李储文、赵复三等人却留在教会?答案非常清楚,就是“利用今天有利的政治条件”冲击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消灭有神论,就和无神论“融会贯通了”。他们说:“要重新研究圣经。为了新的看见,新的追求,为教会开辟一条新路”,(丁文92页)。这就是“三自会”开展的所谓“神学思想建设”,以政治冲击基督教的。
   
   (四)、丁光训否定圣经的权威:
   丁光训毫不隐晦地说:“我们要利用今天有利的政治条件,促进宗教观念的变革”,(人民政协报1998年9月4日)。圣经被政治“变革”后。就可顺利地使宗教为政治服务,达到政教合一,使教会成为官办的组织了。丁光训利用政权和教权的双重地位,妄自尊大,置身于圣经之上,以实用主义手法曲意解释经文,随意“增删、淡化、禁讲、清除”。他说:“圣经不都是神的话,不要把圣经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圣经不是‘三位一体’的第四位,不要把圣经像请菩萨一样供奉”(《天风》2003年9月)。“圣经非一字不错,不必字字恪守,当用批判方式来认识”(“神学志”21期30页)。
   
   三自会企图利用某些权威人士重编圣经的建议“要删掉与中国人无关的经卷,增添道、佛、儒经典,道家老庄,中国佛藏都是高僧所撰。绝不稍逊旧约的先知。以色列的历史,传记,中国信徒不必阅读,在基督之名以外仍有拯救”。鼓吹宗教大联合,建立世界性的真正宗教。2004年6月《中华儿女》载,记者采访“世宗和会”主席丁光训时,发现丁的室内置有观世音的偶像;又在“香港圣经事工展”会上,丁光训鼓吹“妈祖和观世音,都是真、善、美的化身,当受世人尊敬”。
   
   丁光训用“圣经不都是神的话”来迷惑信徒,企图否定圣经的权威。在圣经中从旧约到新约记载了人类堕落的历史,其中有义人和恶人的话,也有先知和假先知的话,不管谁的话“都要记载圣经上,作为鉴戒、警戒我们后世的人”(林前10:11)。“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圣经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五)、丁光训否定神的公义,亵渎神的名:在丁的文集中,反复践踏神的圣洁公义属性。他指责“教会脱离了神的爱,大讲神的公义,必导致一个畸形的宗教,把神看成一位赏善罚恶的主宰”,(丁文102页)。如果没有赏善罚恶的上帝,社会就失去公理和正义。神的属性是完全的,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满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万不以有罪为无罪,必要追讨他的罪……”,(出34:6-7)。慈爱与公义,二者同时维护了神的完整属性,我们既讲神的慈爱,也讲神的公义,丁借助政治权力,“开口说夸大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指教会)……”,(启13:6)。他说:“上帝不分善恶,残酷粗暴是令人害怕的阎王”,(丁文286-287页)。“是冷酷的道德家”,(87、109、111、112页)。“行事像推土机,上帝是虚假的神明,是暴君……”,(112、231)。“上帝在政治上的如此反动”,(140、144)。“上帝是道德水平不高,很残酷的上帝,是希特勒,法西斯,日本帝国主义……”,(天风,2003年9月),丁又说:“请大家不要误解,好像我在这里批判圣经,反对上帝,我没有这个动机,我提出这些问题,是请大家思考。”
   
   丁光训欲盖弥彰,他亵渎上帝,否定基督教的信仰,实在令人震惊,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他敢于说出共产党不敢说的话,他公开与上帝为敌,教会很多人不了解丁光训的真实面目。是谁给他的权力?是“大红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启13:2,5-6)。
   
   在教会有一些领导人,如刘良模、李储文、赵复三等人,他们实际都是在教会卧底的共产党员,丁光训对这些人进行掩护,他说:“共产党鼓励我作一个好牧师,我的信仰要求我作一个好党员”,(丁文508页)。共产党和牧师,在思想上能协调吗?一个人能侍奉两个主吗?(太6:24)。真是岂有此理?“因为在那日子以前(指世界末日)必有离经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帖后2:1-1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