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家庭教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2——求主拣选他们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3——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4——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5——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6——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7——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8——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19——走百姓路线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是徐永海今天警察上门来警告
************
李克牧师文选
·文选概要
·我的人生之主——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徐永海等:一位忠心有见识的老牧师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纪念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二百周年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如何认识神的存在
·生命从何而来
·宇宙从何而来
·生命之奥秘,光、气、水——生命之源
·人之本体的奥秘
·亚当人生的见证
·“以人为本”的思考
·爱仇敌之奥妙
·识别真伪,祛邪扶正(对气功的思考)
·婚姻之道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分别善恶树的奥秘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纪实)
·北京三自会纪实(1979——2000)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读《美国的本质》有感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万物的结局近了”——“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基督再来与世界末日
·以色列与阿拉伯
·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李克牧师:就缸瓦市教堂致信政府各级宗教事务领导同
·基督徒不可以诉讼告状吗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真道竭力争辩(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为真道竭力争辩

   (剖析“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
   
   当今中国基督教面临极大的挑战。自1998年“三自会”提出“神学思想建设”,已经六年了。被认为“当代中国基督教主要发言人”的丁光训宣称:“为了响应江泽民主席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号召,积极地引导人们重视神学思想的政治导向,急切地要“淡化”、“不讲”,乃至“清除”宗教中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的东西。有的要立即排除,有的逐步排除…”。
   首先要排除“信与不信”的界限。丁光训说:“教会里有些人强调信与不信的矛盾对立,说信的人可以得救,死后上天堂,不信的人不得救,死后下地狱。据此,他们极力传教,劝人信教,这就使基督教变成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对立的宗教。是和社会主义不相适应的宗教;是破坏中国人们大团结的宗教”。
   其次,要“淡化因信称义”,因为上帝就是爱,不信的人也可以“享受永生”;接着否定圣经的权威,“因为圣经不都是神的话”;否定上帝的圣洁、公义,歪曲神的完全属性;亵渎神的名,“上帝是暴君”,“上帝是反动的”等等…
   自1998年,丁光训提出“神学思想建设”的同时,出版了《丁光训文集》(几十年向国内外公开发表的演讲),又迫不及待地发表了三篇论文:
   1,《谈基督徒一个思想深处的问题》。1998年《丁文》285页;
   2,《调整宗教观念的呼唤》。1998年9月4日《人民政协报》;
   3,《老的神学思想要有所调整有所更新》。1999年3月1日《人民政协报》,
   丁光训的“文集”和神学观点,作为当今神学院必读教材。
   编者为了揭开“三自会”“神学思想建设”的真相,详细了解丁光训先生公开对中国基督教基本信仰的攻击,并“拜读”了《丁光训文集》,《金陵神学志》,《天风》和《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主编:罗竹风,上海社会科学院1987年出版,该文亦称“中共中央宗教政策十九号文件”)及《宗教》等有关资料。
   “神学思想建设”是正常无可非议的,但必须在圣灵引导下,以圣经为依据,加深对神的真理不断完善不断提高,“因为我们如今所知道的有限…”,(林前13:9-13)。但不是“以政治为导向”的神学思想,这是违反信仰原则的。
   下文引自《丁光训文集》,简称(“丁文”××页),《中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简称(19号文件)。
   我们基督徒拥护党的宗教政策和三自爱国运动。“爱国爱教”是我们的天职。为“爱国”我们反对个别干部破坏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为“爱教”我们反对攻击基本信仰的异端言论。圣经说:“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争辩”(犹大书第三节),我们有权捍卫宗教信仰自由的合法权益。
   一,“信与不信”,天经地义:为此,首先要了解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们的处境是社会主义社会,作为基督徒是不能超越现实。我们若不了解国家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就是无知的人。《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是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的产物,是马列主义对宗教理论一次新的突破,这是国家一件可喜可庆的大事。党和国家为什么提出使“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协调)”?原来马列主义者认为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不能相容,水火不能两立。这是自苏联十月革命以后一切社会主义国家在宗教理论上的传统观点。我国改革开放后,通过“中央19号文件”结束了那种传统的错误观点。
   “中央19号文件”认为:“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是可以相适应(协调)的,因为信教群众拥护社会主义,是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劳动者。尽管领导党是无神论者,但承认宗教存在的合理与合法性。反对任何消灭和歧视宗教的行为。宗教这种历史现象并不伴随阶级根源的消灭而消亡。”它本身有内在的独特规律存在作用。不充分认识这一点,试图用行政手段人为地去消灭宗教,结果必定事与愿违。“文化大革命”中强行禁止信教群众的正常宗教活动。把宗教界人士及一般信教群众当作“专政对象”。个别地方甚至在宗教问题上使用暴力,结果不仅没有消灭宗教,反而刺激了群众的宗教感情…”。
   中共中央19号文件指出:“在现阶段,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在思想信仰上的差异是次要的,如果片面地强调这种差异,甚而将它提到首要地位,歧视和打击信教群众,而忽视和抹杀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在政治上、经济上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忘记党的基本任务是团结全国人民(包括广大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为建设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共同奋斗。那就只能增加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之间的隔阂,并且刺激和加剧宗教狂热,给社会主义事业带来严重的后果”。
   1993年,江泽民主席正式提出对宗教问题的“三句话”:
   1、 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
   2、 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
   3、 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这是根据“中共中央19号”文件的精神提出来的,说明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在社会主义社会是可以相适应,不是对立的。早在1957年,周总理在谈到民族宗教问题时说:“不管无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不管是唯物论者还是唯心论者,大家都一样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只要不妨碍政治生活,不妨碍经济生产,我们就不要干涉。有神、无神、唯心、唯物是世界观的界限,是思想信仰的界限,而不是势不两立的界限”。(《宗教》1993年第一期)。“中共中央19号文件”确认:“宗教是有群众性、民族性、长期性、复杂性和国际性的”。这“五性”是我国宗教的基本特点,并承认宗教的存在和发展有其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承认“信与不信”之间不是势不两立和对抗的关系。但作为中国基督教的主要发言人丁光训却与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大相径庭。
   二,丁光训挑起“信与不信”的矛盾对立:“中央19号文件”的主要精神是在宗教理论上突破了“信与不信”的矛盾,结束了前苏联十月革命之后和我国五十年代消灭宗教的极“左”路线。信教与不信教是属于思想信仰上的次要矛盾,不再是势不两立对抗的矛盾。而丁光训先生却再次挑起“信与不信”的矛盾,他说:“要与全国人民团结,不要因为别人不信,就不同他们团结,我们和同胞是相亲相爱的关系,不是对立对抗的关系”。(《天风》2003年9月)丁又说:“教会里有些人强调‘信与不信’的矛盾对立,说信的人可以得救,死后上天堂,不信的不得救,死后下地狱。据此,他们极力传教,这就使基督教变成信教与不信教群众对立的宗教,这就和社会主义不相适应,是破坏中国人民大团结的宗教”,(《人民政协报》1999年3月5日)这就是丁光训所谓“神学思想的政治导向”,他又把“信与不信”提高到首要政治矛盾,是“破坏中国人民大团结的宗教”。丁光训不仅是与基督教为敌,更是违背“中央19号文件”的精神,这必然要给社会主义事业带来严重的恶果。丁光训严重地伤害了信教群众爱国主义的思想感情。基督徒从未将不信的人看成敌人。经上说:“你们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后1:7)。我们生活周围有很多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大多数是不信教的群众。我们从未想过与不信教的人对立对抗。丁光训“以政治为导向”蓄意制造“信与不信”之间的隔阂,是恶意对基督教的政治陷害。
   “中央19号文件”明确指出:“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是以爱国主义、社会主义为基础,以宪法为准绳,不是以唯物主义为标准,或以消灭宗教为目的”。“信与不信”不妨碍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或协调的。“相适应”是以宪法为准绳!丁光训先生为什么一定要把基督徒推到与社会主义政治对立的地位呢?
   “宗教信仰自由”并非一句空话,既是信仰自由,必然有宣传宗教的自由。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可16:15)。“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人的罪,乃是叫世人因他得救,信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3:14-18,36)。“信与不信”是有界限的,这是上帝的定命,不可否定。全世界的基督教都按耶稣的吩咐:往普天下去传信耶稣得救的辅音。丁光训先生你自己不信也就罢了,你为什么要指责别人,干涉传福音的自由权利?给信的人无限上纲,制造罪名呢?
   我们查考丁光训先生在50年代的言论,似乎也说了一些好听的话,表示他的信仰如何纯正。比如1954年首次召开全国基督会议,为了“安抚”全国信徒,将“三自革新”的“革新”二字取消,改成“三自爱国”。目的是叫人相信“三自”不会改变信仰,这是当初的权宜之计。丁光训还假惺惺地说:“基督教太初之道的教义,道成肉身的教义,因信称义的教义。教会的教义,三位一体的教义等等,都得到发展。推广到全世界”,(《三自爱国政法常识》第二页,下面简称“政法”)。另一位三自领导人也欺骗地说:“三自没有改变基本信仰,丝毫没有否认三位一体真神和耶稣的生、死、埋葬、复活、升天和再来的福音真道,既然如此,还怕什么呢?”(“政法”95页)。这些“好听的话”只能视为他们的“羊皮外衣”。几十年之后,丁的凶恶面目终于暴露。丁说:“至尽还有很多牧师讲道用天堂、地狱来威胁老百姓,因为有人不信耶稣,就把许多教外的优秀人物,如雷锋、焦裕录等人打入地狱,而许多不好的人,因他们信教就上天堂,这是颠倒是非。一些有良心的牧师,不再恶意跟着传教士把许多好人,爱国的人否定掉,而把许多坏人,毫无道德的人送入天堂,现在不忍心这样讲了。所以我们要“淡化”因信称义,这是神学思想建设的一大收获。国外水平比较高的教会已经淡化了因信称义,非洲一些国家还淡化不起来。目前有些教派仍旧把因信称义当作基督教信仰一切的一切,但他们的影响正在缩小。所以我们提出淡化因信称义并没有闯什么祸。而是说明我们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水平已经提高了”(《天风》03年9月)。
   丁光训淡化因信称义的目的,是因为他不承认人的罪行。以政治来划分好人与坏人的标准是不全面的。圣经上说:“世上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7:20,参看王上8:46,约一1:8)。“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行为)能在神面前称义”,(罗3:20)。罗马书和加拉太书是圣经中的中心。专论律法与行为,因信称义之道。而丁光训却指责教会“太重视罗马书了”,(《天风》9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