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家庭教会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宗教与科学对立的吗
   
   为了解宗教与科学的关系,首先必须承认一个大前提,即:宇宙万物的存在是无限的,人类对宇宙万物存在的认识是有限的;科学解释宇宙万物的能力是有限的;宇宙万物的存在如汪洋大海,人类科学的知识只是沧海的一粟。一切有理性的人都无法否认这一事实。
   
   一、宗教与科学是认识世界两种不同手段

   
   人类认识世界具有不同的世界观,每人运用不同的理论去解释世界,因此,对世界的本原产生不同的观点。过去有人将世界观不同,定为政治问题;阶级斗争问题,认为:“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是反动阶级保守势力的世界观……。唯心主义、形而上学是地主资产阶级政治路线的理论依据”(《哲学辞典》P157)。在新的社会主义时期,这种对意识形态问题加上政治“桂冠”的理论是否可以休矣?
   
   我们是有神论者,当然相信宇宙万物是由神创造的。安瑟伦认为:“说上帝不存在,就是升高被创造者来裁判创造者,是极端荒谬的。所以只有上帝的存在最为真实,上帝比一切其他的存在物具有更高的实在性”。(《哲学辞典》P153),世界本原的存在,即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或无形的,属灵的,是感觉器官无法表达的。正如人的身体,即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或灵魂的,对灵魂的存在,也无法通过器官表达。当前我国提倡“两个精神文明”,这是社会主义理论方面新的突破。科学研究的对象是物质;而宗教信仰的对象是上帝,二者并不矛盾。
   
   科学是一种知识系统,当人们能按着知识去作,必能得到预期的效果,随着历史的发展,人类通过科学,对物质世界的认识日益扩大深化,首先认识了天文现象,逐渐扩展到生物现象和物理现象。当代科学能从10-15米的基本粒子到200亿光年的宇宙,在宏观、微观和宇宙观各个层次都有了深刻的认识,自然科学如此迅速发展,给人类幸福带来极大的效益。“幸福”是人类共同的追求的需要。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神的话能满足人的精髓需要;神的话(圣经)即是信仰。在物质世界之外还有属灵的世界,例如:宇宙万物的来源;人类的过去与未来;人类的死亡及永生等问题,当如何解释?对此虽然有某些理论与学说,但都不能被科学验证。由于物理世界存在是无穷无尽的;科学发展到今天尚不能将所有事物的本质及规律反应出来。物质世界既是无穷尽的;无形的属灵世界更是无穷尽的。科学虽然使我们认识了一些事物,还有另外更多不能认识的事物等待着人类去了解,今天是这样,明天仍是这样。柏思卡对唯理论进行批判时他认为:“对上帝的启示,恩吗必行接受,而不能及您因其不符合理性便予以 ,上帝的无限性是超越理性的,那种主张借助于科学原理就能解释万物的观点,是极为狂妄自傲的臆断”。人类认识世界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无神论的唯物主义的观点;一是有神论的创造论的观点,作为认识论的方法而言,二者是矛盾的,但作为科学知识来说科学无法将有神的创造论驱除认识领域之外。人与动物的重要区别在于人的行为是有意识的;人要用意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当科学不能对某些事物作出解释时,人们就需要按自己的意志去选择自己的信仰。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思想问题,毛主席对此早有精辟的论述,思想问题,不能强加于人,所以国家制定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马克思反对用行政手段处理德国基督教问题他说:“每一个人都应当有可能实现自己的宗教需要,就像实现自己的肉体需要一样,不受警察干涉”。列宁说:“每个人不尽应该有相信随便那种宗教的完全。哪一个官吏都管不着谁信的是什么教,这是个人的信仰问题,谁也管不着。”引自《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
   
   社会不断发展,文化与科学不断地扩大,接受创造论观点的人也在不断地发展。爱因斯坦指出:“主张有一个能干涉自然事件的人格化的上帝这种教义,决不会被科学真正驳倒,因为这种教义总是能够躲进科学知识尚未插足的一些领域里去的”。康德把世界分成可认识的“现象”世界和不可认识的“物自体”世界,他认为只能认识“现象世界”,不能达到“物自体世界”,“物自体”世界是信仰所承受的。在历史上一些科学家爱不能用科学理论对事物作出解释时,他们也往往求助于宗教。因此说为什么多数的科学家都是信仰基督教之道理了。哥白尼是一位虔诚天主教的神甫,他的不朽名著《天体运行论》在人类科学史上占有十分重要地位,哥白尼的“日心说”给人民的宇宙观带来了一次革命,开创了天文学的新起点。伽利略也是位天主教的修士,他发现了“惯性定律”,他证实了哥白尼的地动说是完全正确的,由此奠定了近代科学研究方法的基础。又如开普勒、牛顿、培根等等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相信圣经是来自上帝的启示,宇宙万物既是上帝创造的;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就不可能与科学的原理自相矛盾,科学的成果反过来又证明圣经的真实性。在哥白尼发现“日心说”之前,早在两千七百多年前,圣经上就启示:“上帝坐在地球大圈之上……”(赛40:22)。当伽利略发现空气有重量之前,圣经早在四千年前就启示:“上帝为风(空气)定轻重”(伯28:25)这两位科学家重大的发现都证明圣经的真实性,科学与圣经的统一性。弗姆认为:“虽然今天的时代想象上帝的实在性也许是困难的,但理解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则更加困难……人类是更深层实在的组成部分吗?这个实在是人类经验所能达到的吗”?可见,科学的发展扩大了文化知识的今天,宗教信仰并未因此被消弱。
   
   二、宗教与科学史相互相成的关系
   
   科学的显著特点,是用物质自身原因来说明物质变化发展的规律性。十六世纪以来,特别是到本世纪,科学迅速的发展,牛顿力学,生物进化论,细胞学说,能量守恒和转化定律,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理论相继问世,使人类对世界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人类若能把握事物更多的规律或定律,岂不是我们所高兴见到的吗?请问自然界的一切定律是从何处而来?科学家能创造自然规律吗?不!惟有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一切自然规律或社会规律,都是最高智慧者上帝所设计的,安排的,圣经说:“论到全能者,我们不能测度,他大有能力……”。上帝要为风(空气)定轻重,有度量诸水,他为雨露定命令,为雷电定道路……“(伯28:25-27)。上帝是一切规律的创造者,上帝也有权改变规律,这叫作“超自然律”,圣经上称为“神迹奇事”,例如:耶稣藉童女怀孕,道成肉身;命死人复活;灵魂不灭;将来进入新天新地;末后的审判等,这都是属于物质世纪之外超自然律的属灵世界范畴之内的。上帝起初创造天地,万物是为人类预备的,上帝将人类祖先安置在乐园之中,即地球的中心:上帝吩咐人对这个世界要“修理,看守,管理”(创1;28)。原来人类乃这世界的主人。但因人类祖先犯了罪,就失去管理这世界的权利,所以“地不再给你效力”(创4:12)。感谢上帝的救恩,在亚当未犯罪之前早就为人类预备了救恩,所以人类至今仍生存在这个地球之上:“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创8:2)。人类即被创安置在地球之上赖以生存,所以人的身体构造,功能等都与地球相适应。人的生存需要各种物质资料,都是由地球或自然界提供的。人与宇宙相互联系,相互制约,构成一个系统,通过上帝的救赎使人类逐渐恢复所失去的“乐园”。
   
   科学不断探索客观的世界的奥秘,不断认识客观事物的规律,由于神所创造的规律,才能使整个世界显出有秩序,凡在科学上有成就的人,都具有这种信念。这种信念支配着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这与相信上帝的创造论,是世界显出完美和谐,在思想实质上是一致的,“凡是曾经在这个领域里胜利前进中有深切经验的人,对存在中显示出来的合理性,都会感到深挚的崇敬……对体现于存在中的理性的庄严抱着谦恭的态度,而这样庄严的理性就是宗教的态度”。(爱因斯坦文集)在这里,科学家们从研究规律开始,达到对理性的庄严包谦恭的态度,最终达到宗教的态度,使科学与宗教信仰达到想通或相辅相成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信仰宗教的一个原因。科学的发展即向宗教提出了挑战,但同时科学又不能脱离宗教。英国物理学家波义耳对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有精辟的见解,他认为:“科学史宗教的一个卓越的学校,科学是一项宗教任务,是对上帝展现在宇宙中的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的揭示,实验的,经验的科学史宗教的盟友,甚至受宗教的指导,尽管它们两者之间方法论上有区别”。科学与宗教是认识世界的两种手段,使人类达到认识神的目的,通过十字架恢复人类所失去的乐园。
   
   二、宗教与科学都来自一个源泉
   
   重视经验思维是科学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天文学、物理学、生物学的许多定律是通过人们对客观事物进行观察,并对所观察的材料进行加工分析而形成的,这种经验思维是正确的,成功的思维方式被人接受,成为有效的真理,如科学哲学家石里克说:“一个命题只有在下列条件下才能说明其意义,它通过一种试验可以鉴别来断定它是真的还是假的”。否则它是空洞无意义的。但对宗教信仰不能用这个原则来接受的,因为宗教的特点是“超验性”的,科学没有任何手段试验宗教信仰,科学试验对象是物质:对超验性或无形的宗教信仰,必须用信心来接受。信心并非迷信,而是有理性的信心,科学家对一个科研命题,未达到预期效果之前也必须具备坚定的信心。如圣经上说:“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人非有信,就不能的神的喜悦……(来11:1-6)。“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可为推诿”(罗1:19-20)。这就是有证据,有理性的信心。就如神的存在,宇宙和生命的来源,神的救赎等属灵现象。科学试验即不能证实,但不能证伪。唯物主义认为宗教是形而上学或称为彼岸性,但科学家并不绝对排除形而上学,科学也需要形而上学,康德认为:“上帝存在,意志自由,灵魂不灭,为“自物体”是不可认识的,但作为理性的理念,却能对知性提供一种“范导原理”,它们有一个卓越的,实乃不可缺少的必然范导使用,即指导知性趋向某个目标”。假定一个理性理念的上帝“好像”存在着,以作为世界最高原因,并展示出世界万物的目的性,以达到经验的最大系统的统一完整和秩序,这在康德看来是研究自然,认识自然的最终结果和目的,因为由此找到了自然界万事万物变化的、最终内在根据。当代一些科学家、哲学家都强调科学需要包括宗教和哲学在内的形而上学的哲学和宗教思想,宗教虽然具有超验性,彼岸性和形而上学性,但却能给人以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指导,能满足科学家对形而上学的需要。在历史上一些科学家,包括一些伟大的科学家,都用宗教来指导自己的科学研究,然而这些感情的源泉却来自宗教的领域。同样属于一个源泉的是这样一种信仰,相信那些对于现存世界有效的规律能够是合乎理性的,也就是说可以由理性来理解的。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面临的对象越来越复杂,就越需要包括宗教在内的形而上学的指导”。可见,科学虽然在基本特征上与宗教对立,但同时又需要宗教的指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