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家庭教会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何德普:郑重启事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刘世遵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献给为推动自由选举的朋友
·何德普: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何德普: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何德普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慰问安福兴先生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强烈抗议中共继续对民主党人进行政治迫害!
·何德普: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呼吁关注徐文立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等:我们郑重向你们反应一件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
·何德普: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基督教的一万件衣物被中共北京警方扣押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何德普:我在狱中狱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旧稿: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北京李克牧师文章
·李克牧师:我的人生简历
·北京三自会纪实
·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
·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
·神的权柄统管万有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歌颂基督教的共产党人
   
   传介者按:杜光先生系马列主义理论家,现任中央党校理论教研室副主任。近来他在网上(新世纪)发表《基督教的精神是值得称颂的》。杜光先生说:“今年7月19日在阿富汗的塔利班武装人员绑架了23名韩国志愿服务人员(基督徒),使全世界为之震惊。他们自愿放弃安定舒适生活,冒险犯难,以致落入塔利班的魔掌,这是基督教的精神。
   
   几百年来,基督教许多传教士和志愿者在世界留下了足迹。基督教的福音传遍了全世界每个角落。他们虽然屡遭迫害,但志愿者仍然前仆后继地区实现平等、自由、博爱的理想。他们除了传福音之外,办学校,开医院,设立各种慈善机构,提高人民的生活和文明素质,成为世界的文明之光。

   
   马列主义著名理论家杨献珍说:“对外国传教士,不能光是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传教士做了许多好事,值得我们学习。”陈伯达说:“文明共产党员应该学习传教士那种乐于奉献自我牺牲的精神。”杜光说:文明今天有必要再提倡民主主义与社会和谐的同时,应该发扬基督教的精神……基督教精神的存在有利于市场经济的完善和发展。我们应当切实贯彻《宪法》的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杜光先生说:长期以来,我们把基督教纳入“三自”轨道,剥夺了信徒独立自主的基本权利,进一步破坏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现在应该是结束违反宪法的蠢事的时候了,取消“三自”,还基督徒以独立和自由的权利。希望当局能够明智地对待这个问题。”
   
   建国后,将基督教打成“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是违反历史真相,是对基督教的诬陷。杜光先生以改革开放实事求是的精神,给予基督教的高度评价,令基督徒深表信服。
   
   有许多伦理道德,不分有神和无神都是属于人类的共性。1979年,马列主义理论家赖若愚为刘少奇《论共产党员修养》平反中说:“在修养中不但有孔孟之道,还有许多《圣经》之道,如:马列主义有句名言”不劳动,不得食“就是出自圣经的话。在新约“帖撒罗尼迦后书”三章10节:‘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饭”。以此概括了“不劳动,不得食”。(传介者引自1979年《中国青年》)。
   
   国家改革开放之后,大力提倡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这一切都是出自基督教的真理。请读者详阅杜光先生的论文。
   
   杜光:值得称颂的新教精神
   
   7月19日,在多灾多难的阿富汗,为非作歹的塔利班武装人员绑架了23名韩国的志愿服务人员,使全世界为之震惊。
   
   经过阿富汗和韩国两国政府的努力,塔利班在残杀了两名韩国人质后,于本月14日同意释放两名有病的女人质。就在确定了即将释放的名单后,一位已确定将被释放的女士说:“我的身体在逐渐好转,先释放其他人吧。”结果,另一名女人质得到释放,她却继续留在塔利班的手中。
   
   患难之中见真情。把生的希望让给别人,却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这是什么精神?我想,这应该就是新教精神。
   
   这些被绑架的韩国人是基督教福音派泉水教会的教徒。这个教会热心于为世俗社会服务,他们曾利用暑假时间到我国广西,为孤儿院的儿童和敬老院的老人们洗衣烧饭,还曾去南美洲最肮脏的城市植树捡废电池。他们以自己的奉献和牺牲的榜样,吸引新的信徒。他们在三年前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偏远山区设立了幼儿园。这次又派人到阿富汗,就是为了开展新的服务。他们并非不知道此行的危险。有一位服务队员在出发前向她母亲说是要去阿曼的迪拜,而不敢说是要去阿富汗,就是怕她母亲担心。
   
   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们放弃安定舒适的生活,冒险犯难,以致落入塔利班的魔掌?是新教精神。
   
   新教,通常指的是西欧16世纪宗教改革后,从天主教里分裂出来的基督教。宗教改革是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思想的承接者。在黑暗的中世纪大放异彩的人文主义思潮,反对神学,提倡人学;反对神道,提倡人道;反对神权,提倡人权。他们抨击教皇和教会的独断专横的专制统治,批判经院哲学,为反封建的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革命鸣锣开道。宗教改革的领军人物马丁•路德还提出了自己的神学观点和教义。他主张信仰免罪的理论,人们只要信仰基督,就可以免罪得救;有罪的人一旦信仰基督,便会逐渐开始了灵魂的净化过程,人性个性可因信仰而趋于完善。路德赞成这样的观点,每个基督徒都同时生活在两个王国之中,即基督的王国和世俗的王国。由基督统治的精神王国的权力是精神上的,在这个王国里,每个信徒都是平等的,自由的,教皇或教会无权行使管辖权。这样,德国的人文主义者就在宗教改革的框架里,确立了人性人权和自由平等的理念,把信徒从教皇和教会的神权统治下解放出来。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路德神学的教义里,突出地宣扬基督献身的意义:耶稣基督为了拯救世人,甘于接受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使一切信他的人都可以免罪得救。路德的因信得救的新教义,就像佛教禅宗的“顿悟”,因其简便易行,很快便在西欧各国传播开来。但由于这些教义不但有利于王权对宗教神权的打击,同时也危及世俗王权本身,所以,基督教往往遭遇到被世俗王权利用或被他们打击的不同命运。四百多年来,尽管基督教内部常因对教义的不同理解而产生出各种不同的教派,但它的基本精神却为各教派所恪守:1、因信仰而得救,完善自身;2、在精神王国里,人人都是平等自由的;3、以耶稣基督的献身精神为榜样,为帮助人们信仰基督、免罪得救,而奉献自己、牺牲自己。虔诚的基督徒把人性人权、平等博爱、奉献牺牲,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正是本着这种新教精神,几百年来,许多传教士和志愿服务者在全世界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基督教几乎传遍了全球的每个角落。虽然有很多信徒因此而遭杀害,但仍有很多志愿者前仆后继。为了在世俗王国里也能实现平等、自由、博爱的理想,他们在许多落后的国家和地区,除了传道以外,办学校,开医院,设立各种慈善机构,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和文明素质,在全世界传播文明之光。
   
   塔利班屠杀韩国人质后,网上有的人认为,泉水教会的做法是否有点过分,明明知道那里很危险,为什么还要派人去呢?这样提出问题的人,大概对新教精神缺乏了解。新教精神的核心是奉献,是献身。最危险的处境,最困难的局面,也是最需要新教精神的地方。红十字会的救护人员在战地为了救死扶伤,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在虔诚的基督徒的眼中,到落后的地方去传教,是精神王国的救死扶伤,冒险是值得的。更何况他们在传教的同时,还从事大量慈善事业,进行世俗王国的扶贫济困。这次韩国志愿人员到阿富汗,就带去了许多医疗用品和其它物资,还有数目不菲的慈善基金。对于这种充满新教精神的义举,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道义感和责任感,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指责。泉水教会大概也没有料到塔利班会残暴到这种程度,居然对满怀爱心前去帮助他们同胞的外国人也要绑架、杀害。现在泉水教会决定撤出全部派往阿富汗的志愿人员,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从清朝中期到1949年,有许多欧美的传教士来到我国。他们在传教的同时,开办学校,成立医院,设置济贫所,对我国的社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北京的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协和医院,上海的圣约翰大学、震旦大学,南京的金陵大学,长沙的湘雅医学院,都是来华传教士创办的(辅仁、震旦是天主教办的)。我们过去片面强调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抹杀他们的牺牲和贡献,是很不应该的。这是长期反帝教育的结果。记得我在1953年调到马列学院不久,有一次给副院长杨献珍送一份文稿(大概是另一位副院长侯维煜让我起草的一个文件草稿),他问我以前在哪个学校上学。我告诉他,我在北京大学读过两年,中学是在一个美国女传教士办的学校里读的。杨献珍说,对外国传教士,不能光说是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有的传教士也做了许多好事,甚至还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伯达同志说,我们共产党员应当学习传教士的那种乐于奉献、自我牺牲的精神。(注)我当时听了觉得很奇怪。要共产党员向传教士学习,这岂不是太荒唐了吗?但同时心里也暗暗高兴:连党的高级干部都赞赏传教士的奉献牺牲精神,基督教毕竟不是一无是处。因为我自幼生活在基督教家庭,中学上的是教会学校,参加共产党以来,几乎每次思想汇报、思想总结都要检查自己受到宗教的毒害。这次谈话以后,我才意识到,对于基督教对我的影响,也应该有所分析,不能一概抹杀。同时,从杨献珍转述陈伯达的话里,我也感觉到,自从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后,许多党员的地位变了,有了权了,就丧失了原有的为理想而献身的精神。这使我隐隐觉察到了党的危机,但还理不清它的来龙去脉。现在回过头来看,陈伯达说的共产党员应当学习的,大概就是这种新教精神。
   
   当然,陈伯达这样说的意思,我想绝不是要共产党员去信基督教,而是说共产党员应该像传教士那样,为信仰和理想勇于献身,敢于牺牲。我认为,这个问题在当前仍然有它的现实意义。也就是说,进入21世纪的中国,仍然有必要提倡这种乐于奉献、勇于牺牲的精神。但是,这种精神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它必定要有一定的理念为前提。树立了一定的理念,才能找准自己的人生坐标,才能焕发出为理念奉献自己、牺牲自己的精神。在中国社会发展的现阶段,共产主义虽然还是虚无缥缈的乌托邦,但社会主义还是可以预测的社会发展方向,我们可以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趋势,看到人类世界的社会主义前景。而要确立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首先就应当扎扎实实地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实现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文化多样化,社会自由化。完成了民主革命,才能为社会主义准备充分的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这是我们值得寄托的崇高理念,值得为之奋斗终身的伟大事业。有了这样的理念,才能产生为它奉献牺牲的精神。这是彻底的民主主义的精神,也是社会主义的精神,它同新教精神有着内在的共同之处:都是为了人类社会的更加美好的未来。正是有了这个共同点,我们今天有必要在提倡民主主义精神、社会主义精神的同时,发扬新教精神。
   
   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方式的多样性,决定了各种文化形式、思想观点和社会理念的多元化。既然它们都有着产生它的物质基础,当然也就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宗教是这样,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理念也是这样。在当前这个人欲横流、罪恶遍地的社会里,多少人以卑琐为崇高,以贪婪为光荣;在欣欣向荣的经济现象的掩盖下,隐藏着深刻的严重的危机。为了治疗中华民族的这些社会痼疾,宗教不失为抑制社会病菌、调养社会机体的良药。由宗教信仰所带来的平等、博爱、自由、宽容等等宗教精神,可以成为驱除追名逐利、贪得无厌的社会污垢的去污剂,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的黏合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