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姜维平文集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说,因涉及中國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其它重大經濟案被中共追緝,目前正躲在美國的中國股市“政泉系”實際掌控人郭文貴,曾试图找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求其为他向中南海高层说清,恳请中共“放郭一马”。基辛格办公室人员称,他们确实收到郭文贵的请求,但经过考虑,未如其所愿。这一消息,透露了中国商界“猎权高手”郭文贵的最新动向,自从3月29日,隔洋与胡舒立公开叫号之后,郭文贵再也没有露面发声,象放了一个响屁般地滑稽,郭文贵“大隐隐于市”吧。
   如果你到过北京的盘古大观或看过网络上的图片,很难想像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山东农民,能够独闯郑州和北京,靠官商勾结和巧捏权力的睾丸而几步登天,在北京建起5栋大楼,首创“空中四合院”,贿赂中南海大佬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把中共官场搅得风生水起,总之,他聚敛近百亿资产并因政治的场景转换而失势以至流亡,充份说明了官商紧密勾兑的结果:当权势的大伞破裂,商人的身家性命躲不过狂风暴雨,而一切的来临未必没有征兆。
   但每个人的思想性格和学有专长都不同,较之其他商界同仁,郭文贵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然而在预测官场裂变方面,智商却太低。当他一名不文,脚上穿着胶鞋之际,他的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两个酒窝,如同美女的甜笑能迷住男人一样,他善于用最美的词句,拨动商场和官场“大姐们”的心弦,从港商夏平到商务部的老处女吴仪,郭文贵总是在最需要“女人缘”的时候,能把女人的魅力和实效用尽,有人说他既会利用女色玩死男人,又善于利用自己的“小鲜肉”缠住大姐,无疑地,假如这一套搬到北美,就寸步难行,这说明中国的政体和官商勾结的现状才是他左右逢源的根本原因。


   就郭文贵跑到美国后的一次对掐骂战而言,他首次发声就撕裂了咽喉,他的跌跌撞撞的脚步还没站稳,就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以为发表一封斗气和造谣的公开信,就大功告成,但忽略了美国的法治精神,人们虽有言论自由,但碰上诽谤的官司也相当麻烦,现在,对郭文贵来说,抓住他所编造的有关胡舒立的小故事,控告他侵权没问题,但却找不到人影,这位在北京既有豪宅,又有摩天大楼的老板,却要藏身于美国的某一栋公寓里,惊慌失措地隐身,不能不说是一个笑料。发挥同样的“党国思维”,郭文贵出了麻烦不是找“法”而是找“人”,就偏离了美国的法制“轨道”,他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在官员身上,和靠造谣与诋毁解套一样可笑。所不同的是,这回是美国的“大官”,即过去的国务卿基辛格。
   海外媒体报道说,郭文贵曾打着民間外交旗號在美國活動,實際在為國安部做事,與眾多美國政要相熟。(这一点,他在公开信里也委婉地承认)早些時候基辛格在北京,習近平親自接見,赞赏基辛格数十年来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表明基辛格的确吃得开,他另一个公开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团国际委员会成员,多次代表华尔街与北京主管金融的高层沟通,因此也与王岐山稔熟。他偶尔也会参与到一些涉及中美关系的危机公关的处置当中,因为双方都认他的脸面。也许正因如此,郭文贵抑或是郭后面的高人,找上了基辛格。
   实际上,郭文贵不过是马建的“线人”,就像赖昌星当年声称自己是国安特工一样,确曾神秘和风光了几年,但因靠山坍塌而成了后娘养的,“爹爹不亲,奶奶不爱”,如今,跟随郭的幕僚除了北京某区法院的一个前法官,就是他的侄子,如此一般智出其人,有什么好点子能自救呢?依我看,出来伊始“大音希声”最好,像“小令子”的哥哥令完成那样,沉默比躁动更有力量,但可惜他对胡舒立的辱骂诋毁失策了,他败得一塌糊涂,一倒而不可收拾,而寻找“救命稻草”基辛格,更是傻逼一个。
   正如海外媒体表述的那样,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971年访华率先打破了中美关系坚冰,自此,他就成了中国官方的老朋友,也成了每一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座上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地位堪比刚去世不久的李光耀。基辛格在纳粹时期移民到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的,他的背后既代表着美国政界利益,也代表着美国犹太人利益,他是美国犹太人和政界最重要的桥梁。但他的辉煌毕竟走入历史,如今的影响力日渐式微,而且他致命的弱点是过于看重金钱,他2011年7月,之所以去重庆为文革复辟的“政坛新星”薄熙来公开站台,就是因为铜臭熏晕了他的脑袋。
   这一人生轨迹尽显于他的履历,海外媒体说,1977年,基辛格辞去公职,很快被投行聘为高级咨询顾问。甚至还一度被招至美国著名战略研究机构兰德(Rand)公司旗下。然而他发现,这些角色不怎么适合他。1982年,基辛格决定自己做老板,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简称KAI)并担任董事长。由于基辛格的名字在中美两国政治关系中具有符号性意义,他很快便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独特的影响力。例如最早投资中国的美国PC制造商惠普,就是基辛格推动的结果。
   无疑地,郭文贵自己是商家奇才,应当知道已是“官商”的基辛格不可能现在雪中送炭,何况涉及司法的大事,中国领导人是最敏感的,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外国人对中国法院的判决指手划脚,而且,郭的后台是曾庆红,而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终极目标就是“江派大佬”,海外媒体概括得好:消息人士告诉本社,基辛格多年来游走于中美两边做说客,初时是政治目的,后来越来越经济化,而且获利颇丰。如今,郭文贵在马建案发时,跑到香港抛掉持有的“数字王国”股票,套现了8000万港币,加上以前的款项不过几个亿,又不能遥控北京的盘古大观,他应当知道:这些固定资产留在中国,已经改换了姓名。那么,他有多少钱喂饱基辛格的大肚皮?
   不过,正如老郭误判形势一样,不太了解中国的海外某媒体说,此时正是传闻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机。郭文贵雖傳涉案被追缉,但中共的猎狐行动看来也并未将郭列入名单之内。有人说,郭爆與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有私生子,这一招相当于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有辈分颇高的“老朋友”基辛格作为说客,王或许就此借坡下驴,轻轻放下。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除非王歧山的对立派反攻倒算得手,就王一贯的思想性格和目前政局而言,不把郭的名字放在追逃名单里,是不到火候。
   总之,不是郭文贵抓住了老王的睾丸,而恰恰相反,因为老王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国家的力量,又有确凿的证据在手,而郭文贵所持的不过是失去权势的一段游丝,恍惚加上恐惧,试想,求情都找到了基辛格,可见他是多么紧张而落魄,还吹牛撒谎说要随时回北京与胡舒立对质呢,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所以,“此地无银三百两”成了郭文贵自救的又一雕虫小技,海外媒体报道说,据本社获得的消息,郭文贵疑离开美国,暂居英国。这等于描述了一副兴趣盎然的画面,一个藏身石头下的螃蟹,对赶海的人手说,我不在这里,你不要来抓我呀,但他不知道,“老王”不仅火眼金睛,而且众多耳目早对“小郭”如影相随,既然紧紧地盯住了他,就会依据美国的法律拘捕和遣返他,或就地起诉他,这就像男人摸睾丸一样容易。
   2015年6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7月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7月1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6474691005,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