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姜维平文集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说,因涉及中國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其它重大經濟案被中共追緝,目前正躲在美國的中國股市“政泉系”實際掌控人郭文貴,曾试图找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求其为他向中南海高层说清,恳请中共“放郭一马”。基辛格办公室人员称,他们确实收到郭文贵的请求,但经过考虑,未如其所愿。这一消息,透露了中国商界“猎权高手”郭文贵的最新动向,自从3月29日,隔洋与胡舒立公开叫号之后,郭文贵再也没有露面发声,象放了一个响屁般地滑稽,郭文贵“大隐隐于市”吧。
   如果你到过北京的盘古大观或看过网络上的图片,很难想像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山东农民,能够独闯郑州和北京,靠官商勾结和巧捏权力的睾丸而几步登天,在北京建起5栋大楼,首创“空中四合院”,贿赂中南海大佬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把中共官场搅得风生水起,总之,他聚敛近百亿资产并因政治的场景转换而失势以至流亡,充份说明了官商紧密勾兑的结果:当权势的大伞破裂,商人的身家性命躲不过狂风暴雨,而一切的来临未必没有征兆。
   但每个人的思想性格和学有专长都不同,较之其他商界同仁,郭文贵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然而在预测官场裂变方面,智商却太低。当他一名不文,脚上穿着胶鞋之际,他的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两个酒窝,如同美女的甜笑能迷住男人一样,他善于用最美的词句,拨动商场和官场“大姐们”的心弦,从港商夏平到商务部的老处女吴仪,郭文贵总是在最需要“女人缘”的时候,能把女人的魅力和实效用尽,有人说他既会利用女色玩死男人,又善于利用自己的“小鲜肉”缠住大姐,无疑地,假如这一套搬到北美,就寸步难行,这说明中国的政体和官商勾结的现状才是他左右逢源的根本原因。


   就郭文贵跑到美国后的一次对掐骂战而言,他首次发声就撕裂了咽喉,他的跌跌撞撞的脚步还没站稳,就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以为发表一封斗气和造谣的公开信,就大功告成,但忽略了美国的法治精神,人们虽有言论自由,但碰上诽谤的官司也相当麻烦,现在,对郭文贵来说,抓住他所编造的有关胡舒立的小故事,控告他侵权没问题,但却找不到人影,这位在北京既有豪宅,又有摩天大楼的老板,却要藏身于美国的某一栋公寓里,惊慌失措地隐身,不能不说是一个笑料。发挥同样的“党国思维”,郭文贵出了麻烦不是找“法”而是找“人”,就偏离了美国的法制“轨道”,他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在官员身上,和靠造谣与诋毁解套一样可笑。所不同的是,这回是美国的“大官”,即过去的国务卿基辛格。
   海外媒体报道说,郭文贵曾打着民間外交旗號在美國活動,實際在為國安部做事,與眾多美國政要相熟。(这一点,他在公开信里也委婉地承认)早些時候基辛格在北京,習近平親自接見,赞赏基辛格数十年来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表明基辛格的确吃得开,他另一个公开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团国际委员会成员,多次代表华尔街与北京主管金融的高层沟通,因此也与王岐山稔熟。他偶尔也会参与到一些涉及中美关系的危机公关的处置当中,因为双方都认他的脸面。也许正因如此,郭文贵抑或是郭后面的高人,找上了基辛格。
   实际上,郭文贵不过是马建的“线人”,就像赖昌星当年声称自己是国安特工一样,确曾神秘和风光了几年,但因靠山坍塌而成了后娘养的,“爹爹不亲,奶奶不爱”,如今,跟随郭的幕僚除了北京某区法院的一个前法官,就是他的侄子,如此一般智出其人,有什么好点子能自救呢?依我看,出来伊始“大音希声”最好,像“小令子”的哥哥令完成那样,沉默比躁动更有力量,但可惜他对胡舒立的辱骂诋毁失策了,他败得一塌糊涂,一倒而不可收拾,而寻找“救命稻草”基辛格,更是傻逼一个。
   正如海外媒体表述的那样,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971年访华率先打破了中美关系坚冰,自此,他就成了中国官方的老朋友,也成了每一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座上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地位堪比刚去世不久的李光耀。基辛格在纳粹时期移民到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的,他的背后既代表着美国政界利益,也代表着美国犹太人利益,他是美国犹太人和政界最重要的桥梁。但他的辉煌毕竟走入历史,如今的影响力日渐式微,而且他致命的弱点是过于看重金钱,他2011年7月,之所以去重庆为文革复辟的“政坛新星”薄熙来公开站台,就是因为铜臭熏晕了他的脑袋。
   这一人生轨迹尽显于他的履历,海外媒体说,1977年,基辛格辞去公职,很快被投行聘为高级咨询顾问。甚至还一度被招至美国著名战略研究机构兰德(Rand)公司旗下。然而他发现,这些角色不怎么适合他。1982年,基辛格决定自己做老板,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简称KAI)并担任董事长。由于基辛格的名字在中美两国政治关系中具有符号性意义,他很快便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独特的影响力。例如最早投资中国的美国PC制造商惠普,就是基辛格推动的结果。
   无疑地,郭文贵自己是商家奇才,应当知道已是“官商”的基辛格不可能现在雪中送炭,何况涉及司法的大事,中国领导人是最敏感的,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外国人对中国法院的判决指手划脚,而且,郭的后台是曾庆红,而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终极目标就是“江派大佬”,海外媒体概括得好:消息人士告诉本社,基辛格多年来游走于中美两边做说客,初时是政治目的,后来越来越经济化,而且获利颇丰。如今,郭文贵在马建案发时,跑到香港抛掉持有的“数字王国”股票,套现了8000万港币,加上以前的款项不过几个亿,又不能遥控北京的盘古大观,他应当知道:这些固定资产留在中国,已经改换了姓名。那么,他有多少钱喂饱基辛格的大肚皮?
   不过,正如老郭误判形势一样,不太了解中国的海外某媒体说,此时正是传闻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机。郭文贵雖傳涉案被追缉,但中共的猎狐行动看来也并未将郭列入名单之内。有人说,郭爆與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有私生子,这一招相当于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有辈分颇高的“老朋友”基辛格作为说客,王或许就此借坡下驴,轻轻放下。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除非王歧山的对立派反攻倒算得手,就王一贯的思想性格和目前政局而言,不把郭的名字放在追逃名单里,是不到火候。
   总之,不是郭文贵抓住了老王的睾丸,而恰恰相反,因为老王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国家的力量,又有确凿的证据在手,而郭文贵所持的不过是失去权势的一段游丝,恍惚加上恐惧,试想,求情都找到了基辛格,可见他是多么紧张而落魄,还吹牛撒谎说要随时回北京与胡舒立对质呢,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所以,“此地无银三百两”成了郭文贵自救的又一雕虫小技,海外媒体报道说,据本社获得的消息,郭文贵疑离开美国,暂居英国。这等于描述了一副兴趣盎然的画面,一个藏身石头下的螃蟹,对赶海的人手说,我不在这里,你不要来抓我呀,但他不知道,“老王”不仅火眼金睛,而且众多耳目早对“小郭”如影相随,既然紧紧地盯住了他,就会依据美国的法律拘捕和遣返他,或就地起诉他,这就像男人摸睾丸一样容易。
   2015年6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7月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7月1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6474691005,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