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说,因涉及中國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案及其它重大經濟案被中共追緝,目前正躲在美國的中國股市“政泉系”實際掌控人郭文貴,曾试图找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求其为他向中南海高层说清,恳请中共“放郭一马”。基辛格办公室人员称,他们确实收到郭文贵的请求,但经过考虑,未如其所愿。这一消息,透露了中国商界“猎权高手”郭文贵的最新动向,自从3月29日,隔洋与胡舒立公开叫号之后,郭文贵再也没有露面发声,象放了一个响屁般地滑稽,郭文贵“大隐隐于市”吧。
   如果你到过北京的盘古大观或看过网络上的图片,很难想像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山东农民,能够独闯郑州和北京,靠官商勾结和巧捏权力的睾丸而几步登天,在北京建起5栋大楼,首创“空中四合院”,贿赂中南海大佬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把中共官场搅得风生水起,总之,他聚敛近百亿资产并因政治的场景转换而失势以至流亡,充份说明了官商紧密勾兑的结果:当权势的大伞破裂,商人的身家性命躲不过狂风暴雨,而一切的来临未必没有征兆。
   但每个人的思想性格和学有专长都不同,较之其他商界同仁,郭文贵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然而在预测官场裂变方面,智商却太低。当他一名不文,脚上穿着胶鞋之际,他的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两个酒窝,如同美女的甜笑能迷住男人一样,他善于用最美的词句,拨动商场和官场“大姐们”的心弦,从港商夏平到商务部的老处女吴仪,郭文贵总是在最需要“女人缘”的时候,能把女人的魅力和实效用尽,有人说他既会利用女色玩死男人,又善于利用自己的“小鲜肉”缠住大姐,无疑地,假如这一套搬到北美,就寸步难行,这说明中国的政体和官商勾结的现状才是他左右逢源的根本原因。


   就郭文贵跑到美国后的一次对掐骂战而言,他首次发声就撕裂了咽喉,他的跌跌撞撞的脚步还没站稳,就摔了一个大跟头,他以为发表一封斗气和造谣的公开信,就大功告成,但忽略了美国的法治精神,人们虽有言论自由,但碰上诽谤的官司也相当麻烦,现在,对郭文贵来说,抓住他所编造的有关胡舒立的小故事,控告他侵权没问题,但却找不到人影,这位在北京既有豪宅,又有摩天大楼的老板,却要藏身于美国的某一栋公寓里,惊慌失措地隐身,不能不说是一个笑料。发挥同样的“党国思维”,郭文贵出了麻烦不是找“法”而是找“人”,就偏离了美国的法制“轨道”,他把自救的希望寄托在官员身上,和靠造谣与诋毁解套一样可笑。所不同的是,这回是美国的“大官”,即过去的国务卿基辛格。
   海外媒体报道说,郭文贵曾打着民間外交旗號在美國活動,實際在為國安部做事,與眾多美國政要相熟。(这一点,他在公开信里也委婉地承认)早些時候基辛格在北京,習近平親自接見,赞赏基辛格数十年来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表明基辛格的确吃得开,他另一个公开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团国际委员会成员,多次代表华尔街与北京主管金融的高层沟通,因此也与王岐山稔熟。他偶尔也会参与到一些涉及中美关系的危机公关的处置当中,因为双方都认他的脸面。也许正因如此,郭文贵抑或是郭后面的高人,找上了基辛格。
   实际上,郭文贵不过是马建的“线人”,就像赖昌星当年声称自己是国安特工一样,确曾神秘和风光了几年,但因靠山坍塌而成了后娘养的,“爹爹不亲,奶奶不爱”,如今,跟随郭的幕僚除了北京某区法院的一个前法官,就是他的侄子,如此一般智出其人,有什么好点子能自救呢?依我看,出来伊始“大音希声”最好,像“小令子”的哥哥令完成那样,沉默比躁动更有力量,但可惜他对胡舒立的辱骂诋毁失策了,他败得一塌糊涂,一倒而不可收拾,而寻找“救命稻草”基辛格,更是傻逼一个。
   正如海外媒体表述的那样,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971年访华率先打破了中美关系坚冰,自此,他就成了中国官方的老朋友,也成了每一届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座上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地位堪比刚去世不久的李光耀。基辛格在纳粹时期移民到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的,他的背后既代表着美国政界利益,也代表着美国犹太人利益,他是美国犹太人和政界最重要的桥梁。但他的辉煌毕竟走入历史,如今的影响力日渐式微,而且他致命的弱点是过于看重金钱,他2011年7月,之所以去重庆为文革复辟的“政坛新星”薄熙来公开站台,就是因为铜臭熏晕了他的脑袋。
   这一人生轨迹尽显于他的履历,海外媒体说,1977年,基辛格辞去公职,很快被投行聘为高级咨询顾问。甚至还一度被招至美国著名战略研究机构兰德(Rand)公司旗下。然而他发现,这些角色不怎么适合他。1982年,基辛格决定自己做老板,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 Inc.(简称KAI)并担任董事长。由于基辛格的名字在中美两国政治关系中具有符号性意义,他很快便在商业领域发挥自己独特的影响力。例如最早投资中国的美国PC制造商惠普,就是基辛格推动的结果。
   无疑地,郭文贵自己是商家奇才,应当知道已是“官商”的基辛格不可能现在雪中送炭,何况涉及司法的大事,中国领导人是最敏感的,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外国人对中国法院的判决指手划脚,而且,郭的后台是曾庆红,而王歧山反腐打老虎的终极目标就是“江派大佬”,海外媒体概括得好:消息人士告诉本社,基辛格多年来游走于中美两边做说客,初时是政治目的,后来越来越经济化,而且获利颇丰。如今,郭文贵在马建案发时,跑到香港抛掉持有的“数字王国”股票,套现了8000万港币,加上以前的款项不过几个亿,又不能遥控北京的盘古大观,他应当知道:这些固定资产留在中国,已经改换了姓名。那么,他有多少钱喂饱基辛格的大肚皮?
   不过,正如老郭误判形势一样,不太了解中国的海外某媒体说,此时正是传闻王岐山反腐受阻之机。郭文贵雖傳涉案被追缉,但中共的猎狐行动看来也并未将郭列入名单之内。有人说,郭爆與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有私生子,这一招相当于直接捏住了王岐山的睾丸。有辈分颇高的“老朋友”基辛格作为说客,王或许就此借坡下驴,轻轻放下。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除非王歧山的对立派反攻倒算得手,就王一贯的思想性格和目前政局而言,不把郭的名字放在追逃名单里,是不到火候。
   总之,不是郭文贵抓住了老王的睾丸,而恰恰相反,因为老王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前所未有,他所用的是国家的力量,又有确凿的证据在手,而郭文贵所持的不过是失去权势的一段游丝,恍惚加上恐惧,试想,求情都找到了基辛格,可见他是多么紧张而落魄,还吹牛撒谎说要随时回北京与胡舒立对质呢,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所以,“此地无银三百两”成了郭文贵自救的又一雕虫小技,海外媒体报道说,据本社获得的消息,郭文贵疑离开美国,暂居英国。这等于描述了一副兴趣盎然的画面,一个藏身石头下的螃蟹,对赶海的人手说,我不在这里,你不要来抓我呀,但他不知道,“老王”不仅火眼金睛,而且众多耳目早对“小郭”如影相随,既然紧紧地盯住了他,就会依据美国的法律拘捕和遣返他,或就地起诉他,这就像男人摸睾丸一样容易。
   2015年6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7月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7月1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6474691005,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