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匣子说话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毛共匪帮用枪杆子劫持并全靠枪杆子统治的中国大陆根本没有法律,所以也根本不需要律师,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那么简单。难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请参见:《究竟何谓“法律”?》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2/hxz/3_1.s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中国律师的人道危机

   

   
   ——710黎明前的黑暗

    律师的职责是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服务于解释法律并通过在司法诉讼程序中解释并坚守法律而实现对公民权利的法律保护,如果一个社会的法律解释不通了,那么不是废除这个无法自洽的法律体系就必然是废除律师这个服务于解释法律的职业。
   
    世界上的法治国家有两种:一种国家以法治国,一种国家依法治国。以法治国的国家是统治人民的人们制定法律来治理人民,法不上大夫,法律的解释权和监督权在官;依法治国的国家是人民制定法律来治理整个社会,无论官民,解释权和监督权在人民和人民的代表机构。所以从政治原理和法学原理上来讲律师只该在依法治国的民主社会存在,而在以法治国的专制社会是没有律师这个职业的。
   
    但是文明觉醒使得民主、自由、公平、公正的普世价值观成为人类现在的共识,赤裸裸的专制独裁政治已经不合时宜,所以很多专制独裁政权都不得不披上民主政治的外衣,以依法治国民主自由之名行以法治国专制独裁之实,鱼目混珠,混淆视听。遂虚设律师职业以掩世人耳目。
   
    但是,以法治国的专制社会是不能有实际意义的律师职业的,若有,则必使依法治国的政治谎言千疮百孔。
   
    所以一个只打算把法治当成专制工具的政权,虚设律师职业本就是一个装逼过头的自虐决策,被虐疼了现在干脆动手来抓,难道不嫌为时太晚吗?
   
    借和珅的口气弱弱问一句:皇上,这个逼咱们不装下去了吗?
   
    其实,中国的律师是一个伪职业,没良知的律师与专制独裁狼狈为奸,而有良知的律师则逐渐成为这个谎话连篇野蛮不公社会悄悄萌发的社会良心。
   
    党国因装逼失误而虚设律师,律师因忘记奴才身份而依法维权,这就是发生这次中国律师人道危机的政治根源。
   
    突然想起前天人民日报的咄咄质问:一个连医生都不尊重的社会还能尊重谁?
    人民:一个连律师都无安全的社会法律还能保护谁?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附件二】

   
   

   
    一夜驚魂…60多名維權律師被捕

   
   

   
    2015-07-13 02:29:25聯合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公安部門近日在大陸多地大肆搜捕「維權律師」,一夜之間至少有六十多位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同時被捕。中共官媒前天不僅證實大批維權律師被捕的消息,還指控這些維權律師製造社會混亂另有所圖。
   
    據BBC中文網引述香港支聯會整理名單,截至十二日傍晚,共有八十七名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受影響,其中七人被刑事拘留或監視居住,廿六人被帶走或失去聯絡,另外五十四人[email protected]
   
    香港和國際人權組織促請北京當局停止「打壓行為」,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維權律師一直備受打壓,但這次事件是廿多年來前所未見,是對大陸法律界的空前浩劫。
   
    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在周六深夜發出報導稱,在大陸公安部的部署指揮下,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警方偵查,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台,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伙」。
   
    大陸警方宣稱,根據維權人士翟岩民和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的供述和提供的線索,查獲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等自二○一二年七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四十餘起敏感案事件。諸如,黑龍江五月的「慶安事件」,民警依規合法開槍,卻被炒成「槍殺訪民」。
   
    大陸官媒稱,據翟岩民等人供述,這都是「維權圈」炒作的,先由維權律師挑頭起事、推手策劃組織、接著訪民圍觀滋事。官媒稱,「維權圈」分為三個層級:組織核心層,包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行政助理劉四新、律師黃力群等人;策劃行動層,包括律師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吳淦、翟岩民、包龍軍等人;跟風參與層,包括劉星等「訪民」。
   
    官媒還稱,「維權圈」有專人負責拍攝現場情況,第一時間發到微信;專人整理,發到境外網站。隨後,一些網路大咖評論、轉發,從而給當地政府造成強大的輿論壓力。
   
    對於大陸維權律師被捕,大陸網友多抱持同情態度,認為他們「至少忠於法律,哪怕是以死磕的方式」,反而認為公安抓人的舉動是不獨立、不透明的非法「維穩」。
   (2015/07/12 发表)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附件三】

   
   

   
   中国的司法腐败已到了亡党亡国的地步

   
   

   
   AM清阳温荷

   
    我是一个律师,我知道,如果这些事我说出来,或许我的职业生涯即告终结!
    正如黑社会和公安局是亲兄弟一样,一个以民事案件为主业的律师,与法官是亲兄弟,我刚陪几个法官喝花酒回来,七荤八素的,可能词不达意,见谅!简单点吧,煽动性语言不说了,说实际的,可能很多兄弟打过官司,或者听别人说过打官司的经历,或者在新闻媒体上看到过某些敏感事件打官司的报道,会从最基本的直观觉得“怎么可能这样?这官司怎么可能这么判呢?莫非法官傻了吗、、、、、、、、”诸如此类的疑惑,声明:法官不傻,个个都是全日制法学院校的本科或研究生毕业,他们有智商,有情商,有水平,他们根本不傻,具体在个别案件上,比大部分的律师水平要高!为什么会有让人看不懂的判决呢?只有一种可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猫腻,现在开始:
   

   
   一、黑暗从立案开始

   许多人认为打官司的猫腻是从开庭后甚至判决时开始的,只能说明你不懂打官司或者是打官司的菜鸟,真正的猫腻,从立案就开始了。
   多多少少,每个醒目律师(你懂的)谁都有自己熟悉的法官,如果你的案件恰巧分到你熟悉的法官手里,哈哈,你懂的。正常分案程序是这样的:立案后,立案窗口的工作人员随机分配案号,并按顺序分配给各个法官,一个法庭会有几十个法官,比如上一个案件已经分给李姓法官,那么下一个案件会随机分配给杨姓法官。问题在于,我跟某几个法官很熟,但跟别的法官并不熟(跟所有人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成本太大,天天有人叫你买单,受不了)。这个时候,我立过案后,会直接找到立案庭领导,要求把这个案件分到某某人那里,这对领导来说是小菜一碟,只需要一句话:小某,这个是兄弟的事情,放在谁谁那里!~我跟谁谁天天晚上在一起厮混!
   

   
   二、输亦赢来赢亦输

   有了上一步,基本可以高枕无忧了,判决我都可以先写好发给法官!这个案件如果可左可右,也就是说:证据的认定或者基本事实的认定存在不确定性,列位,你们懂的!如果我必赢,列位,你们更懂了,我可以在法律允许的最短时间内拿到判决书!如果我必输,比如借款(当然:这种情形适用于我代理被告时,比如我的当事人欠了别人钱),我可能把这个案件拖个一年半载,本来一两个月能判的案件,一年你也见不着判决,等判决下来了,财产也转移光了,就算你有能力保全,你拖得起吗,还有二审呢!你赢了官司,却赢不到一毛钱!
   

   
   三、执行是一种关系游戏

   千辛万苦判决生效了,要强制执行了。关于强制执行的法律解释和故事很多很多,为什么执行这么难?真的很难吗?如果你一个人不认识,真的很难!法律赋予律师的权限几乎没有!一个人的财产线索无外乎下面几种:房产、存款、股票、汽车、其他!律师能做什么呢,知道姓名查房产?sorry!查不了!去银行查存款?sorry!查不了!股票?sorry!名下有没有汽车?sorry!律师到底能做什么?只能给执行法官送礼或许诺,让他们去查!问题在于,每个执行法官一年可能有200宗以上的执行案件,不可能每个案件都去查!谁熟帮谁查!法官查这些其实很简单,简单到令律师愤怒!每个执行法官的包里都有一沓子盖好法院章的协助查询函,他们只需要到各个职能部门亮下工作证,手工填写协助查询函,爱查啥查啥,不要说你名下有没有房子,就连你在这个城市是否曾经买卖过房子都能查个一清二楚!银行有没有存款?更简单,有专门的窗口,把姓名和身份证号递过去,无论你在本市任何一家银行开户,马上显示得明明白白!查车查股票同理,但是,如果你跟执行法官不熟,你会等到一句话:请提供财产线索,你不提供财产线索,我们只能中止执行!凭你能耐,你去哪儿提供财产线索!
   

   
   四、代价

   我入行四年了,说实话,比一些干十几年的挣的还多。为什么?你懂的。我每年的开支在30万以上,基本是年节送礼和请吃请喝。吃饭喝酒太可怕了,现在茅台1550,五粮液889,轩尼诗XO1280,一顿饭下来万把块,下半场夜总会又是万把块!不送不吃不喝行不行?我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行!不是我想,龟孙子才想天天拿自己钱请别人吃饭!但是,不走这条路,我几乎无路可走。我爹不是李刚,我也不曾是某高院院长秘书,我的律所主任也不是彭真的儿子,我只是一个普通院校毕业的普通本科生,在一个普通的律所从事普通业务的普通律师,我没办法!我的小女儿还在老家,之所以没接过来,是因为应酬太多,老婆在的时候生过不少气,最夸张的时候我一个月没在家吃一顿饭,天天凌晨4、5点才醉醺醺回家,老婆跟我大吵一架回了老家,我只说了一句话:老婆你以为我想吗!老婆在电话里大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