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观察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八)/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张炜:2016年中国的三大难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余英时:评价毛泽东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精彩与平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我一直想谈谈对奥林匹克的看法,可又总觉得过于新潮叛逆而一再放弃。今天希腊的困境,陡增了挖掘这一语境的勇气。
   


   人类有两种语境未能引起世界足够的重视。对理想的溢美和对愚昧的忽视。两者都朝相反的方向飞奔。或许有一天,逃逸的双方会重聚,却不是回头的浪子,而是换不来的金子。
   
   这里所指的,不是终极语境,而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语意想象,成了微笑的蒙娜丽莎。
   
   古希腊的神话,我一向敬畏。敬,过于圣。畏,近乎玄。我生性简单,不字等身。所以,可径直理解,不简单。
   
   爱恩斯坦说:想象比知识更重要。我则不敢苟同,坚持己见:判断比想象和知识都重要。
   
   不过,如果把爱恩斯坦的话再想象一下,英文叫to read between the lines (字里行间的弦外之音),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想象确实起到了比知识更重要的作用:神学和宗教的语意语境,不就是想象出来的知识吗?
   
   奥林匹克的传说,人为想象成了奥林匹克精神的语境。精神勉强称之为实在,仅是可能的存在,而非科学知识。充其量是先形成理论后再追认为知识,即,理论知识。
   
   科学本身并无理论,理论应具有一定的科学性,指的是内在的逻辑性,但也并非都如此。比如,中共的理论,从无逻辑性,更无连贯性,只有任意性。
   
   希腊是西方文明发源地之一,现在好像已没有了之一。在希腊人的生活和文化中,离不开宗教和神话。他们认为只有将人类最美好的超群力量,全部献給諸神,才能实现美好的願望。如此一来,辛苦耕作便没有了必要,懒惰得只剩下了无所事事的神话。 
   
   有闲的文人,把奧林匹克的传说先渲染抽象化,致使人们因知之甚少而敬畏。得逞后由寸进尺,大尺度地解释为既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精神。然后,就演变成了高清版的 “相互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奥林匹克精神”。此处的引号里,注意到了人土斧凿的痕迹吗?
   
   今天的学者,由于考试、学位、升迁进级等诸多的需求,相当一部分已墮落成了类似于神学的传播者,看上去神兮兮地挺吓人。
   
   本来外面阳光明媚,室内的布置装璜,让人肃然生畏而不起敬,心顿时像石头一样下沉,灰暗的色调,使人原罪而内疚不已,很难正面人生。
   
   人,有时真的不可思议。比如,圣经是我年轻时大学英文专业的必修课,理应喜欢,可我却毫无胃口而不胜其烦。生命短暂,一晃百年,怎么可能会愧对自己,愧对一生?
   
   许多人把信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认为今天中国人的道德滑坡和丧失,是无信仰,是中共无神论者的结果。其实,这一定论本身有失公允。
   
   信仰是自由的。自由的语意也包括不信仰的自由。问题是,“信”不是不可以,可人为什么非要“仰”?让人后仰,而不是像人一样地站立,不就等于没有了立足点吗?是不是有点儿像被劫持的人质呢?爽吗?
   
   我认为,中国人不是没信仰,而是被共产党的信仰搞得惨不忍睹。好比一个被强奸了的花季少女,整天魂不守舍,很难重拾对异性抚摸的心动,更不要说会重建什么愉悦经历的信心了。
   
   其实,宗教,并不在于真实,而在于给人以希望。人的本性,往往是应该放弃的却任性地执着,应该执着的却选择了任性的放弃。
   
   希腊的困境,与其说是经济问题,不如说是人的问题,是人在奥林匹克的想象语境中迷失沉湎了自己。这是古希腊文明的殒落:它迎来了自以为是的神话,也留下了一段自食其果的史话。
   
   奥林匹克,一种本来就没有的语境,竟会如此的水起风生。
   
   别了,希腊;别了,空想的神话。
(2015/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