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观察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一)/ 韩尚笑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二)/ 韩尚笑
·杨鹏: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
·任协华: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尹胜: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中国打预防针:请不要跟习主席谈人权
·韩尚笑:猪与猪肉的故事(启蒙系列)(原载博讯,略有改动)
·韩尚笑: 常在河边不湿鞋? ——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三)/ 韩尚笑
·韩尚笑:点评“中国光棍危机”
·魏京生:在美国国会接受美国工商业委员会颁发"经济自由奖"时的演讲
·韩尚笑:习近平访英,只黄不金的时代?
·习近平的屈辱……英议会演讲中无人鼓掌
·生活与生命 (六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五)/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只会做醋!
·胡 平: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为何美派军舰入南海?传奥习会晚宴奥巴马被彻底激怒
·韩尚笑:崇古与中共(启蒙系列)
·韩尚笑:吃虧是福新解
·韩尚笑:南海,是伟光正还是见光死?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中国崛起,唱响了己有些时日。可我总觉得不靠谱,是为了发展在毁灭自己?又像在看戏,耐着性子等“收场”,偏偏就是不落幕。

   幕间休息时,听见有人说,中国是文明耗尽之后的灰烬。我眼睛一亮,等待下文,却是嘎然而止。沉默,只剰下沉默。

   这时,我想起了年少时曾背过的四行古诗。只是喜欢,不甚了了,完全不晓,广袤无垠充满幻想和新奇的两性世界。大概我是大器晚成。(请大家不在此穷追不舍,我会保持缄默,没有苦衷,对不起。)

   故事的梗概好像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类似于今天反腐里倒下的国级副国级与形影相吊的央视的关系。

   那个年代,据说不需维稳,也鲜有通奸一说。反正通通招上来,都打进了后宫,也就是冷宫。我猜想差不多就是今天大陆很多高官原配们住的地方。

   回到正题。我只记住了其中四句:“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云髻半偏新睡觉,衣冠不整下堂来”。朦胧中觉得很令人向往,诗句真是太美了!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想象一般来说要比真实更美好:从前的冷宫,夜半更深,冷艳的美人,独自一人,该是何等的空寂落寞?!她怎么就不怕狼呢?那年代,连色狼都少!?

   既然那只鞋子还没扔下来,我也不想苦挨到天明。靠谁不如靠自己,根本等不及下回分解。要是万一下回分解不出来,我不是白等了吗?谁知道仅仅是甩个包袱还是欲言又止呢?

   大家先别急,耐心是种美德。Patience is a virtue. 仍在下半场。

   我开始用笨办法想:如果中国真是文明耗尽成了灰烬,那倒好了,寿终正寝。可以绝地逢生,创造更先进的文明。可中国崛起,笃信“发展才是硬道理”。意思是,只要发展,破坏生态环境和平衡,坑爹也没问题。什么子孙后代,只活在眼下。

   中国有时真的好奇怪。西方好的东西不会,莎士比亚的名言:After me, the deluge. (我死后,哪怕它洪水滔天!)好像倒是掌握了真谛。什么不少人关心的子女教育高考上大学,统统是面子工程,本末倒置!试想,连生存的空间都没了,哪还有什么下一代的竞争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种末日疯狂的心态,与中共所宣扬编造昔日的英雄人物,常与敌人同归于尽,有不同吗?以前叫烈士,现在统称恐怖分子。以前是作茧自缚式的抢班夺权,对自己人开打,然后迎来了比猎枪还残忍的豺狼,把自己打倒,再踩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比以前好了很多吗?看看中国的发展:糟蹋完南方,糟蹋北方,糟蹋完东部,再去糟蹋西部。只要中共一插手,保证比鬼子进村还凶残,不生寸草。

   今天中国从上到下,无论是反日反美,还是反腐炒股,还是抓维权律师大逮捕,还是南海填岛,只是维持奄奄一息的政权。所谓的硬道理,膨胀得有点儿找不到北。英语叫 Don't know whether they're coming or going.

   其实,中国并非文明的句号,很像是文明的删节号,是旧时送葬时纸钱的满天飘落。

   是“按鍵盤的快速鍵「Ctrl」+「Alt」+「.」三個按鍵輸入「刪節號」〈連續按兩次「.」。

   删掉的部分是精华,删节号后面接上来的,是泛起沉渣的中国,上面是厚厚半风干了的硬层。下面,聚集着中共半个多世纪来的红与黑,权与财,权与色,财与色,散发着有巨大能量的、中共固有的血腥邪恶,权斗腐臭,四周环绕着密密麻麻翁翁作响的苍蝇 、、、、、、

   空中,在雪花似的钞票飞舞中,人们隐约看到了一个双胞的怪胎:一边是很像传统中供奉的财神爷,另一边是酷似传说中色魔加恶魔的西门庆。中间摆放的,是滿脸横肉,中共暴君推崇的祖师爷画像 — 破帽子常挥舞的惡掍毛泽东。

   是啊,钱,已不再是钱,只是交换的符号。欲,已不完全再是情欲,只是色欲肉欲。

   天己鱼肚白。戏仍未落幕,只有人空瘦。

   我并未干等那只鞋,还在想:

   是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