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观察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文革,痞子与仕途联姻?
·跟我学英语
·陈小平:刘宾雁批判中共一辈子都不到位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七十二)/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施一公的判断出了大问题?
·韩尚笑:知识与判断(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十)》组图 (转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性服务与为人民服务(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启蒙还是纪念?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求生与众生(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程晓农:文革是谁的宿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龙应台:盛满“中国中国中国”的瓶子 (转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幽默与沉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颜丹:高考是唯一改变命运的出路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知识与认知(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The Little Match Girl(阅读理解)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英国脱欧的选择意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没有中国的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狼的哀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 港人为何不愿做中国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不疼的,一切都会过去!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南海,压垮驴子最后的一根稻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让我告诉你,中国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春申建康:解读波琳 · 汉森的复出 一一兼看澳洲未来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韓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
   
   少年,我笃信不疑,因为涉世不深,善于幻想。


   
   青年,我半信半疑,因为好高鹜远,易于逞强。
   
   中年,我自信置疑,因为力求至简,贵在判断。
   
   读史固然不错,可未必使人明智。君不见,中国人酷爱史书,如数家珍,却也深陷其中。悲哀的是,中国人非但未因此而明而智,反倒为史而史,迂腐得近乎痴狂。
   
   其实,判断与读史并无必然的联系。当人们将精力用在史的研读上,方向就有了问题,睿智更成问题。因为,人,仍跋涉在过去,尚未走出来过。
   
   如果说,过去的魅力只在未经开垦的萌然处女座,那么,今天的G点则正在人类科技不断的兴起和推进。
   
   读史,是在大自然遭受严重破坏的前提下,躲进“小屋”,咀嚼沉闷的过去。是姥姥不喜,舅舅不爱的“苦差儿”。是好不容易“走了出去学外语”,却又白跑了一趟,做了本来就不需要走出去的书面翻译!
   
   读史,易注重细节,埋头于过程。性爱倒是理想,开车则是异想。因为,既要低头查地图,又要抬头驾车看路,找座标,瞄方向,不能错过一个叉口,包括小小的死胡同(英语叫 No Through Road)。
   
   判断需要冷静。既便够冷够静,也未必奏效成行。更何况手忙脚乱呢?高速能不迷路,已属万幸。
   
   读史,需要来龙去脉,逐一数来,不可掛一漏万。是照相式的记忆。是专业的 “死嗑自己”。
   
   如此的自残,还能判断吗?
   自我式的了断,是判断吗?
   
   读史,是审时度势上的劣势。尤其在记忆力下降时,也得钻进古史去查阅不可。不仅语言艰涩难啃,陈旧的霉味也令人难忍久长。更重要的是,沉闷不畅的空气,是判断的缺席审判。
   
   当黑眼球钉在泛黄的靓照时,白眼球又如何能窥见到质感的立体存在呢?没有了实在,哪来判断?
   
   有诗为证: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书,不在多,在精。
   史,不在精,在不精。
   
   因为,读史不一定使人明智。
   反倒容易误入,读史的陷阱。
(2015/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