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谢玲:骆兆平书海求索终不悔——访天一阁研究员骆兆平]
范子良文集
·牟传珩:“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为遭受政治迫害的范子良老先生鸣不平
·王金波:老而弥坚——记范子良老先生
·戚惠民:范子良老先生——一位自称“在民运舞台上跑龙套的人”
·何永全:从范子良的行止看应该推崇的精神
·戚惠民:请不要忘记这位民运老斗士——菱湖再访范老先生
呼吁与访谈
·大纪元:樊中庄被抓 范子良呼吁各界关注
·大纪元:樊中庄情况危急 范子良再度呼吁
文集
1998
·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1999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2000
·让更多的人看到优秀文章,也是一种启蒙工作
·《回顾20世纪》整理后的感想
·致朋友们的一封信 附:我的感想
·把刽子手的名字记录在案
·陈生江的情况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玲:骆兆平书海求索终不悔——访天一阁研究员骆兆平

   1961年,当骆兆平奉命协助冯贞群老先生抢救性整理《天一阁书目外编》时绝没有想到,自己会就此和天一阁结下一生的不解之缘。

   是时,年轻的骆兆平是新建不久的宁波图书馆工作人员,从事文化工作却已有10年经历。他1934年出生于诸暨,1951年参加工作,初在绍兴鲁迅文化馆等地供职,1956年由省文化局奉调宁波,参与筹建宁波市图书馆。

   冯贞群老先生是浙东著名的藏书家。1935年曾登阁编写《鄞范氏天一阁书目内编》,1940年铅印问世。1961年,冯老先生年届七五,沉疴缠身,已不能动笔。为助冯老先生完成编写《天一阁书目外编》的夙愿,骆兆平奉命来到冯老先生家,在其指导下进行工作。1962年3月,《天一阁书目外编》初稿整理完成后不久,冯老先生便溘然辞世。同年4月,家人遵其遗愿,将其伏跗室所收藏的十万余卷书籍全部赠予国家。骆兆平承担了伏跗室藏书的清点和管理工作。1962年10月,他正式调入宁波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开始了长达40年的天一阁藏书的管理与研究工作。

   谈起在天一阁的经历,骆兆平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管理藏书。天一阁是个藏书楼。在天一阁工作,你要是不读书,就不能知书爱书,也就不可能管理好这些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献。

   诚哉斯言。

   作为天一阁的守阁之人,数十年来,骆兆平读了多少书?问之,他自己也说不清。除了天一阁馆藏典籍外,凡能收集到的有关天一阁的书籍资料,他无不涉猎。读他的许多论文,你不能不为他淹博群书而感佩。曾见他《海内长存天一阁》一文,不足6000字,然注释中所列书目达44种之多。著名史学家毛昭晰先生如是评价:“数十年来,他埋头苦干,勤奋学习,可以说是当代学人中读天一阁藏书最多的一位。”1979年,我国著名古文献学家顾廷龙老先生因编纂《中国古籍善本目录》来到天一阁,骆兆平向他介绍天一阁历史滔滔不绝,又述藏书之聚散经过亦至详赅,给顾廷龙老先生留下深刻印象。老先生遂在一篇文章中褒赞:“兆平勤学好问,既熟悉天一阁之历史,又熟悉天一阁之藏书,了然天一阁盛衰之迹。建国以来,天一阁如枯木逢春,有笃好古书之人,才真能爱护数百年来之劫余。”

   天一阁是我国现存历史最久的藏书楼,而明代地方志又是这个历史文献宝库中最光彩夺目的一颗明珠,其收藏之富,冠国内各图书馆之首。十年动乱期间,骆兆平仍不忘书海求索。他因分管书库,所以即便是集中在干校接受“教育”,伏季还可以回天一阁晒书。他就利用每年晒书时可以接触藏书的机会,悄悄将有用的资料摘录于笔记本。经仔细研读整理,认真考证,骆兆平得出结论,天一阁原藏明代省、府、州、县志有435种,比《明史?艺文志》著录的还要多;现存268种,加上依据旧目补入的原刻本,共计271种;由于明代以前旧志的失传,有172种是各地纂修的方志中现存最早的;有164种为仅见之本;孤本中除刻本外,还有一些明抄本是在当时得不到刻本的情况下用蓝格棉纸抄录的,至今尤为珍贵。为力求精确,骆兆平对于明刻本、明抄本一一复核,对散出方志则遍查现存的十多种数十卷前人所编天一阁旧目和见于记载的收藏天一阁散出方志的各地藏书家之藏书目录,文革后又利用出差之机遍访北京、上海等地图书馆,进行细致的寻查,并详征博引各类著述以为考证,必覆案得实而后止。1981年10月,他倾十多年心血编著的《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考录》结集付梓,1982年由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的出版,使学术界对于天一阁地方志的价值及其收藏情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尤其是对于地方志的整理研究和编修,至今仍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2001年5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历史学教授范德在给骆兆平的函中提到,他从事中国明史研究30年,近年来又开始研究明代方志中的地图和插图,“现已出版的天一阁收藏的明代方志是我研究中使用的主要资料,您的《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考录》一书是我研究的重要指南”。1984年5月,《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考录》获得浙江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改革开放以后,天一阁是宁波第一批对外开放的单位,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慕名而来的国内外学者等日益增多。这样,一般的介绍已不能满足多方面的需求,对于天一阁的历史、天一阁的藏书等等,都需要有信实可靠的学术论证。于是,骆兆平陆续进行了12个专题的深入研究,结集为《天一阁丛谈》,于1993年由中华书局出版。全书分为12章,包括天一阁史话和书话两大部分,于天一阁史可谓淹贯故闻、旁征博引,而于天一阁藏书的特点与价值则如数家珍、考证详明。顾廷龙老先生在为之作序时言:“研究图书馆与普通图书馆性质不同,管理亦不同,研究图书馆之管理人员不能不熟悉馆藏……展读史话,喜阁书之典守有人,足为研究图书馆之矜式矣。”《天一阁丛谈》出版后,受到中外读者的关注,也得到专家学者的好评。1994年10月,在全国古籍出版社出版图书评奖会上,该书被评为二等奖;次年,又获宁波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1996年,中华书局在调整该书插图版面后,又再版重印。

   天一阁的藏书情况历来为海内外学者所关注。400多年来,阁内藏书屡有散失变动,因而不断有新编书目出现,记载着天一阁的盛衰之史。新中国成立以来,天一阁散书不断被访归,藏书日丰。因此,新编书目以提供最新文献信息,对于天一阁藏书的管理和利用都是十分必要的。1995年,骆兆平将自己数十年考录整理的天一阁书目按遗存书目、访归书目和进呈书目校录、明抄本闻见录四部分结集为《新编天一阁书目》,力求从各个不同角度反映天一阁藏书的现状和历史。1996年,该书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是为建国后第一本公开出版的天一阁书目。

   我国藏书文化源远流长,浙东是我国藏书文化发展史上最具典型意义的地区之一,而浙东又以宁波为中心,有事迹可考的藏书家就达154家。置身于这片沃土,耳濡目染,骆兆平长久被那些珍贵典籍所吸引,更为藏书家们的精神所感动,遂对浙东藏书文化有了较深入的认识和研究,于是考订史料,记述闻见,陆续成文。这就是2000年12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书城琐记》。书中既有对宁波藏书与刻书情况的概述,更重点记数述了20 多位古代与近代著名的藏书家及其藏书楼,引述资料丰富,考证详明,展示了人物和事件的真实面目。

   围绕天一阁的研究是具体细碎的,它要求有信实可靠的史证,谨严精到的学风。骆兆平说,有时看看不过两三千字之短文,也许要花上两三年的精力。为编纂《新编天一阁书目》,他从70年代就开始积累和研究史料,到1996年出版,前后用了20多年时间。

   数十年埋首于故纸堆而绝不为外面“精彩世界”所动,骆兆平自有骆兆平的乐趣。他说,有一年世界博物馆日的口号是“发现的快乐”,在书海求索中我时时可以感受到这种“快乐”。黄宗羲《留书》的发现即是典型一例。明末清初启蒙思想家黄宗羲以其《明夷待访录》著称于世,《留书》是黄宗羲为避文字狱而留存箧中暂不发表的著作,与后出的《明夷待访录》一样体现了黄宗羲的政治思想。自清以来,该书篇目虽偶见记载,但书不传于世。1983年,冯贞群先生的伏跗室藏书迁入天一阁新书库。此后骆兆平在编著《伏跗室赠书目录》补遗一卷时,意外发现了夹于其它两种书中但不见于冯目的《留书》抄本,卷首书名《黄梨洲先生留书》。经考证,此为现在仅存的《留书》抄本。1985年骆兆平的研究文章和《留书》标点本在《文献》杂志刊出,9月15日《光明日报》首先对此作了报道。1986年《新华文摘》第二期转载,新华社也于2月17日发了电讯通稿。《留书》的发现,解决了学术界的一个疑案,并为研究黄宗羲提供了珍贵的材料。

   正是这种“发现的快乐”与历史责任感,使骆兆平两次辞“长”重学。1989年6月,为集中精力做好基础工作和基础研究,他主动辞去天一阁文保所副所长之职。1992年他又出任天一阁文保所所长兼党支部书记。1994年底,他再递辞呈,辞去党政职务。此后他潜心于浙东藏书文化的研究和《天一阁志》的编撰。

   40多年来,骆兆平的专著和论文多次获奖,他的个人传略已载入《中国专家人才库》(1999年人民日报出版社)等近10种辞书。1998年2月,为表彰他“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国务院颁发证书并批准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凝聚骆兆平一生心血的《天一阁志》的编撰目前已完成过半。我们期待着……

(2015/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