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九剑博客
·【历史今日】长春电视插播震惊世界 江泽民恐惧
·中共末日将临 美媒: 为崩溃做好准备
·【独家】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亲历活摘器官
·迫害法轮功主犯强卫罪状公告
·玉清心:建三江案风向为何突变?
·建三江案看守所突变脸 不阻律师见当事人
·九天剑:中共最后的蹦跶
·美媒 突破信息封锁的先驱:进入微细电波的中国烈士
·中共两会期间 大陆退休军医爆军队活摘器官
·怕啥?江泽民情妇不敢见报 埋怨港媒〝帮倒忙〞
·过气老虎李铁映跳出 分析:转移打虎视线
·你懂的:被洗脑后的中国人是啥样
·【清算国际】全面清算全国〝六一零〞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所有罪行
·共军买官卖官价目表出炉 疯狂价格令人咂舌 图
·本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法官称610说了算
·【禁闻】两会期间 一女中共党员声明退党
·上任首日 台北信义分局长逮捕爱国同心会成员
·中共近期落马高官多是“追查国际”追查的要犯
·清华大学校友致全世界善良人们的公开信
·【今日点击】江泽民老对头 近百岁万里罕见发声
·攻击法轮功 中共走卒被告上美联邦法庭
·“两会”期间围绕胡锦涛的较量
·法新社:国际医疗界质疑中共摘取死囚器官禁令
·天津一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律师:当局犯罪
·《中国制造背后的血和泪》好莱坞获奖
·追查国际:停用死刑犯器官是中共掩盖活摘又一骗局
·建三江当局害怕劣迹曝光绑架法轮功学员家属
·传芮成钢交代与谷丽萍及多名部长副总理夫人有染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首次国外传法
·周永康案最新消息:铁牙已撬开 今年将不在北京开审
·飞航导弹专家刘元杰女士在迫害中离世
·《马三家咆哮》选载6:酷刑折辱
·美媒接连称中共将崩溃
·新唐人周五直播预告:热议:美国专家“准备中共崩溃”
·是谁操控爱国同心会在台北101闹事
·台警抓捕“爱国同心会”成员,告诉大陆民众什么?
·十八大后落马高官多是迫害法轮功的凶徒
·龚平:徐才厚之死指向审判江泽民
·玉清心:徐才厚死亡 真相不会消失
·黄洁夫媒体上罕见指证: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
·海川:赵本山的出路在哪里?
·分析:中南海两动作释信号 “打虎”锁定江泽民
·温家宝中南海曾批活摘器官罪被间接证实
·黄洁夫抛出活摘器官后台 大火烧向周永康江泽民
·陈思敏:黄洁夫点名周永康透露重大信息
·中共酷刑:拖刑(1)
·前高官: 脱离中共是一生最正确的事
·【禁闻】黄洁夫直言 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
·中国器官移植乱象 黄洁夫归咎周永康(上)
·器官乱象归罪周永康?黄洁夫〝定罪论〞引质疑(下)
·夏小强:习近平与江泽民摊牌信号出现
·【石涛评述】器官移植黑幕重重
·【石涛评述】两会后习王通过黄杰夫或放重磅炸弹
·网曝粤狱警实名举报监狱长摘取囚犯器官长达十年
·剑平:〝以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呼之欲出!
·陆媒惊爆器官利益链 1/3〝活体器官〞来源不明
·黄洁夫曝周永康涉器官买卖 专家:活摘罪恶将揭开
·【禁闻】近100%定罪率 陆冤假错案泛滥
·广东监狱震撼举报信 揭强摘器官惊人黑幕
·沈审判长欲给法轮功扣帽 反遭律师“打脸”
·顶级医学专家发声 关注中共活摘罪恶
·【大陆新闻解读】周永康是活摘器官的首犯
·知名前律师李庄网曝猛料: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严真点评】撼动红朝根基的重磅炸弹
·六四解密文件流出 清场惨烈可见一斑
·剑平:陆媒图解器官移植藏玄机,江泽民核心罪恶被踢爆!
·【禁闻】聂树斌案新疑点 掀按需杀人质疑
·抗命 人民日报暗示六四屠城 许多记者保留未来审判证据 图
·赵紫阳敏感谈话泄露 大曝中共高层内幕
·黄洁夫的“最大奇迹”隐藏骇人秘密 震惊网络
·邢仁涛:抓捕江泽民 势在必行
·【透视中国】辛灏年: 民权与人权 (完整版)
·一个〝刽子手〞自白的惊悚到全面爆发的屠杀
·本溪绑架案非法开庭 律师齐呼:法轮功无罪
·邪不压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禁闻】黄洁夫亲做肝移植 泄漏活摘秘密
·白宫回应活摘器官 发起人:美应行动制裁中共
·玉清心:解体“610” 制止江泽民为祸中国
·大陆前检察官:黄洁夫是白衣屠夫 应送国际法庭
·解密:六四清晨一幕 军民对视20分钟后疯狂扫射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主犯许永跃罪状公告
·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 加国会谴责
·610、国保、信访官员等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为唐吉田筹手术费 3小时募22万
·江泽民苦心〝拼爹〞仍出丑 江上青被曝也是叛徒
·刘慧琼: 北京610等利用我编造赵昕自伤
·广州区伯指称遭“嫖妓”构陷及虐待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揭秘
·郭文贵犯王岐山大忌 公开信被删 鱼死网破刚开始?
·中共自曝官员“两面人”特质 专家析原因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
·《反右绝密文件》揭示不为人知内幕
·乌克兰拟立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
·制造「人间地狱」的辽宁监狱管理局常委宋万忠落马
·王立军的恐怖发明与专利
·中共海外大面积追逃贪官 分析:大厦将倾
·“区伯嫖娼”细节曝光 长沙电视台涉假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2)
·区伯:已委托律师将状告长沙市公安局
·江派经济血脉被斩断 港亚视“失血”关门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新唐人2015年07月05日讯】(明慧网电)曾经全中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的上海交通大学高材生瞿延来,被法轮功学员无畏当局的残暴,不断善意向当局讲述自身感受而走进法轮功修炼。当他坚持按真善忍行事时,遭到当局的残酷的迫害,五年绝食让他性命濒临生死边缘。
   
   
   

   
   瞿延来一九七七年出生在黑龙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品学兼优,曾获全国化学奥林匹克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一九九九年七月才开始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深夜,瞿延来被普陀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劫持,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受毒打,野蛮灌食造成四次严重胃出血,几度生命垂危,原本身高一百八十厘米,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壮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
   
   瞿延来说:〝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那我就一秒一秒的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吧!〞
   
   〝自从被抓到派出所,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抓捕,因为我修炼〝真、善、忍〞,我无罪!但是在失去自由无处申诉的环境里我只能采取最极限的方式来控诉邪党的迫害。〞
   
   自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被非法抓捕,到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重获自由,瞿延来经历了长达五年的残酷折磨,被迫长期绝食,受尽折磨与羞辱。但在苦难中,经过理性的思考,他依然选择了坚修大法〝真、善、忍〞,用自己的生命来证实大法的清白、真实与伟大。
   
   希望这篇报导帮助人们了解,在神州大地上曾经发生过多么荒唐、残酷的迫害,中共邪党的残暴与罪行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瞿延来。(明慧网)
   
   
   下面是瞿延来的自述:
   
   一、非法抓捕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也是我真正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二个年头。那时我在上海上班,工作表现比较出色,刚参加工作一个月,设计的产品就出口海外,很得老板的器重与尊重。我也认识当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
   
   九月三十日下班后,吃完晚饭我就骑着自行车出门了。我漫无目的的骑着车子,心里却翻腾着事情:我认识的两位同修被非法抓捕,我思考着是否应该离开上海,我相信警察撬不开我的嘴,怎么判我刑?但我也知道邪党做事,没道理它就硬来,我这样不是等着进监狱吗?走还是不走呢?真是举棋不定。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江泽民滥用手中权力一意孤心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那时我连《转法轮》这本书还没有读完,但是非常清楚电视上的污衊宣传就是栽赃陷害,是中共邪党历次政治运动的惯用手段:先铺天盖地的造谣,再无情打压!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让我彻底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更让我佩服大法弟子的坚韧与善良,在中国大陆要想打倒谁不会超过三天,一张报纸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而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不被谎言蒙蔽仇视佛法,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向世人讲清真相。
   
   那天我骑着车子,不知怎的又转回到住处。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洗漱完毕,我刚躺到床上,几个警察就破门而入,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将我绑架到普陀区公安分局桃浦派出所。
   
   二、派出所的非法审讯:约束带、毒打
   
   警察对我进行了非法审问,中间换了很多人,也不许我睡觉,晚上还用约束带把我连人带椅子铐到一起(作者注:约束带就是一根宽皮带,上面还带着两个皮带套。使用时把皮带在人身上系紧,手则紧铐在皮带套中)。警察问我为法轮功都做了些什么事?与哪些人联系?还说别人都交待了,要我也交代。他们把我当成了犯人在审讯。对于问话我都拒绝回答,只是给他们讲述我个人的情况,法轮功教人做好人,邪党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在造假。
   
   第二天,也就是十月一日,来了一个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局的心理医生。我与任何人对话都没有丝毫的畏惧,他想了解我的思想,我就毫无保留的让他了解,因为我想破除他对大法的误解。谈了一、两个小时,他就走了。过了几个小时,这个心理医生又想与我继续交流,但审讯的警察不允许。当天晚上,又过来两个自称是上海交大的老师与我谈话,说了几句就走了。之后普陀分局一个交大毕业的警察也被找来,其实我们是一个系的,但平时没什么交往,他说不认识我,就走了。
   
   十月二日第三天,审讯的人始终问不出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开始打我的脸,打我的上身;捏住我的鼻子,给我灌水。头一次被上海的警察打,让我想起了前两次失去自由时被殴打的情况: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在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那个警察自称叫刘刊,他也是这么打我的,但他的力量比面前的这两个人大多了。第二次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底,北京的警察对我是拳打脚踢,踢得却挺狠。他们一打我,我就把眼睛闭上,不再理睬他们了。
   
   三、普陀区看守所:踩生殖器、在水泥地上拖、插胃管
   
   我自从被抓到派出所,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抓捕,因为我修炼〝真、善、忍〞,我无罪!但是在失去自由无处申诉的环境里我只能采取最极限的方式来控诉邪党的迫害。
   
   十月二日的晚上,派出所的警察见我始终没有屈服,就用警车将我直接送到了普陀区看守所,几个人把我抬到了看守所的大厅。看守所来了一个狱医,给我量了量血压,走了。这时听送我的警察说看守所拒绝接收,他们就给上面的不知是什么人打电话,一会儿我就被抬上了看守所的四楼。这次来了两个犯人把我拖进四号监房,里面的犯人都在躺着睡觉。犯人们挪出了一个位置,让我躺下。
   
   几十分钟后,过来两个犯人又将我拖了出去,扔到看守所管教警察的房间。一会儿进来了两个审讯过我的警察,他们见我躺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就极其恶毒的踩我的下身生殖器,我忍住没有丝毫的反应。他们见一时没有办法,就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就不信你在看守所不说,要都像你这样我们还办不了案子了?!〞恶狠狠的撂下话就走了。我又被拖回了监房。
   
   十月三日早上,我被强行拖出监房拉去灌食。看守所的管教见我不肯走路,也不让犯人抬我,而是指示两个犯人抓住我的双手,粗暴的先从四楼拖到了楼下,再从外面的水泥路拖到警车上。在房间里拖我还好承受;从楼上往楼下拖,撞得腿就很疼了;在楼外的水泥路上一拖,腿上的裤子马上就磨坏了,膝盖和脚趾当即也磨烂了。平时看着水泥路很平整,这回才发觉是那么粗糙,也不知道有多少细小坚硬的东西在我膝盖和脚趾的烂肉和骨头上磨来磨去,那种痛彻心肺的滋味旁人真是无法体会。看着短短的一段路,我却觉得异常的漫长。我一声没吭。
   
   警车开进了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护士看到我这副惨样,就责问送我的管教怎么把人搞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都支支吾吾的推托。医生给我做了一些检查,接着就让护士给我插胃管灌食。结果插了好长时间也没插进去,还从鼻子里往外淌血,嘴里也开始吐血,医生就让护士给我静脉输液。折腾一天,晚上我又被送回了看守所。上四楼的时候,管教让犯人把我从楼下往楼上拖,但往上拖实在是太费劲儿了,管教只好让犯人把我背上了四楼。但那个管教还很不甘心,用木板猛抽打我的脚底心。
   
   十月八日长假一结束,我就又被送到监狱总医院。这次看守所不想让医院的人看到我的惨样,就没敢让犯人拖我,而是把我背上了警车。医院给我做了些检查,静脉输液后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十月九日早上,我被拖到了管教办公室。一个狱医叫犯人把我按到椅子上,开始给我插管子。插了将近半小时也没插进去,从鼻子里往外淌血,从嘴里往外吐血。狱医根本不在乎,他叫犯人把我按到墙角,先来一顿拳打脚踢,再插,这回费了半天劲儿终于插进去了。管子从鼻子插进胃里的感觉,就像有一条火蛇在往身体里钻,极其的痛苦。管子插进胃后,狱医让犯人灌了一点流质,就把管子拔了出来。犯人把我拖回了监房。
   
   以后每天狱医都来给我插胃管,灌一点流质。有时灌了一半把管子拔出来,再插一次管子,接着灌剩下的一半,总之想尽办法的折磨我。插胃管灌食的滋味是极其痛苦难熬的。每天灌的食物都是少得可怜的,但我却不觉得饿,那种感觉很奇特。
   
   四、四号监房讲真相
   
   白天没事的时候,我也和房间的人聊聊天。我旁边睡的人说,第一天我睡他旁边的时候吓得他一宿都没敢睡觉,为啥呢?他怕半夜睡着的时候我把他掐死!邪党把炼法轮功的人污衊得极其可怕。可时间长了,他见我人也挺好的,他就不害怕了。我给他讲了法轮功不能自杀,更不许杀人,你们只听信了邪党一边倒的造谣宣传,如果真象它说的那样,有几个人那么傻还炼功啊。特别是邪党现在极其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如果炼法轮功不能给人带来极大的益处,还有几个人会坚持?邪党最善于利用它控制的舆论工具蒙骗老百姓,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王进东身上都烧成那个样子了,两腿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没烧坏,刘思影气管都被割开了还能说话,这就像拍电影一样,看着很逼真其实是在拍戏。这一个月我和房间的犯人相处得很好,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也慢慢的没有了。
   
   普陀区看守所是我呆过的第四个看守所。中国的看守所都大同小异,也就是房间的大小有些区别,所关的人数不同。监房的犯人都很多,睡觉的时候,牢头和混得好的几个打手睡的地方还宽裕,但其他人就挤得不得了,一个个都得侧着睡。犯人们管这叫〝冰冻带鱼〞──睡在一起的犯人们就像冻好的带鱼,侧身立的紧紧的挨在一起,形容得极其形像。看守所有时揽到了一些手工活,牢头就分派犯人们干,干活还有指标,完不成要被打骂虐待。没活的时候,犯人们就被强制一个个排好位置在房间坐好,从早到晚的静坐〝反省〞。
   
   在四号监房呆了一个月后,我又遇到了一个曾在普陀区工商局工作的人,他可能是因为经济方面出问题被抓了。得知我因炼法轮功被抓后,他告诉我说:他的单位也有一位大法弟子叫熊文旗,自学了法轮功后,吃拿卡要的事都不干了,干工商税务的人没谁能像他那样清正廉洁的,他还当过上海市的十佳青年哪!但一九九九年之后熊文旗被非法劳教,释放没多久又被非法抓捕到了提篮桥监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