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老是有人幼稚地以为习中央会为8964平反,并为此上书建言。习中央不会为8964平反的原因至少有四:一是平反后追责问题,邓江胡执政合法性都将动摇,邓的“两手都要硬”基本路线动摇;二是平反后放虎归山,海外民运人士归国,胡赵两案平反;三是平反后8964中两大反抗形式“合法化”、正常化,将为颜色革命铺路。这两大反抗形式是(1)大规模街头政治;(2)如“高自联”“工自联”式的群众团体自发产生,无疑开放党禁;四是军队再不会上街镇压抗议民众,统治者失去最后杀手锏。平反8964必引发风暴,即民间“举一反三”追击产生8964的体制,党内强硬派重新结集。畏访民法院前举牌如虎的当局能平反8964让局面失稳、失控吗?北京查建国
   
   2015-07-14 23:16 GMT+08:00 fang zhou :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六四是我黨歷史上唯一不能寫入黨史或黨章的重大事件。不能寫入黨史是因為關於那件事至今還沒有經過黨的全體大會討論通過任何一項決議。即便討論任何有關六四的決議,也無法在黨的大會上通過,一是因為許多老同志無法認同我們的軍隊向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和青年學生開槍,二是因為沒有人敢出來承擔責任,三是無法給那件事定性。由於黨內缺乏共識,關於那件事的說法就前後不一。先是說那是一場反革命暴亂,後來說是一場破壞安定團結的動亂,最後把那件事輕描淡寫成「一場風波」。既然只不過是一場風波,那又為什麼不准黨內外討論呢?像文革、反右都是我黨歷史上的重大事件,我黨勇於改正自己的錯誤,公開給那些被冤屈的同志平反昭雪,為什麼對於六四這樣「一場風波」中的受害者卻不能平反昭雪呢?
    這個問題好回答也不好回答。簡言之,六四雖然死的人遠少於文革和其它政治運動,但這卻是我黨有史以來最棘手的一個問題,沒人敢碰。
    六四以前,儘管我黨犯過很多這樣或那樣的錯誤,但我黨都有改過自新的能力。即使文化大革命對我國造成那樣的劫難,我黨都能夠最後靠自己的力量,粉粹四人幫,否定自己的領袖毛澤東,結束文革,使我國走上改革開放的康莊大道。縱觀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每一個新的王朝建立之初,總是有這種自我糾錯和革新的能力的。但那種能力卻永遠是很有限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管用了。六四就是這樣一個分水嶺。從那以後,黨再也不能靠自己的能力來治理腐敗,撥亂反正,獲取大多數群眾的支持了。每當一個政權喪失自我反省、自我改過的能力時,這個政權就開始走下坡了。中國歷代幾乎每一個朝廷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卻沒有任何一個皇帝可以扭轉這個趨勢,所以中國幾千年來一直重複著毛主席和溫家寶總理所描述的「政息人亡」這種歷史悲劇。六四就是這個中國的古老悲劇的重新開演。
    「政息人亡」的歷史悲劇在中國不斷重演,是因為從秦始皇到今天,官方都找不到一個好的法子來治理腐敗。治國就是治吏,治吏就是對付腐敗。從古到今,我國都是從體制內找答案。在美國讀過書的孫中山先生首先看到了這個中國幾千年的死結,決定從體制外找答案–他推翻了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曾經模仿美國建立了一套議會制度,三權分立,同時也開放黨禁報禁,夢想當中國的華盛頓。但很快他就玩膩了,回到了體制內,決定當皇帝。蔣介石不敢稱帝,但他懲治腐敗的法子還是和皇帝一模一樣–體制內找答案。所以22年後他被體制外的我黨所取代。毛主席還沒上台就想到了有一天會和歷代皇帝一樣被趕下台,所以他發誓要用民主來結束「政息人亡」的循環。但他還是沒有能夠跨越體制,他沒完沒了地整人,搞得黨內外怨聲載道,所以他死後不到一個月他的老婆和親信被一網打盡。鄧公一開始也想從體制外一勞永逸地解決大權獨攬、權力高度集中的問題,但他終究沒有那種魄力和勇氣,最後還是回歸舊的體制。他死後我黨之中再也沒有誰敢挑戰這個體制了。
    六四說到底就是中國歷史上最近的「在體制外找答案」的一次嘗試。我黨的領導並非都是外界傳言的那樣酒囊飯袋。他們知道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性。他們也知道,六四雖然失敗了,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獨裁和專制政權都不可能永久,其結局無非只有兩種:或是被另一個獨裁專制政權所取代,或是被一種民主制度所取代。我國現行體制無論出現哪種結局,鎮壓過六四學生和百姓的人都會被後來的掌權者釘上歷史的恥辱柱的,就和那些斬首「六君子」,鎮壓黃花崗起義的人一樣的下場。李鵬同志寫了一本自傳,想撇清他在六四中的責任。我黨不批准他那本自傳的出版,其實並不是和外界傳言的那樣害怕他把責任都推到鄧公的頭上,也不是要把所有參與鎮壓六四的人都綁在一起,而是認為那種責任不是一本書、一個表白可以推卸得了的。老百姓不會那麼笨。
    前面說了,我黨歷史上有過許多次平反糾錯的經歷。例如,我黨的早期曾經給很多被王明、張國燾整肅的同志平反。解放後,我黨錯打了很多右派,文革中又錯誤地打倒了很多知識分子和老幹部,我們都給他們平反了。但那些平反都是路線鬥爭的結果。誰贏了誰就可以否定黨的前任領導所做的一切。搞來搞去這還是體制內爭權奪利,可為什麼這種爭權奪利以前大都出現好的結局呢?這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黨內雖然也有不少的投機者,但畢竟還是有一大批有理想的好同志。那個時候加入共產黨遠不如加入國民黨來得實惠,所以我黨那個時候總的說來是純潔的。中國歷史上幫助皇帝打天下的總有一些忠心耿耿的老臣,這些老臣敢於拚死進諫,他們的話皇帝不願意聽也要聽。彭德懷就是我黨的老忠臣。劉少奇、周恩來就是肝腦塗地的宰相。但主席不相信他們,偏偏信了一幫奸臣–四人幫的胡言。主席死時,忠臣已被殺了一大半。到了鄧小平時期,忠臣一個又一個被整下去或退下去,就越來越稀少了。六四以後,我黨的忠臣可以說基本上被一掃而光。如今要入黨的,都是為了當官,撈錢。黨內幹部能夠生存下來的,爬上去的,除了投機者便是貪官污吏,他們連《黨章》都沒讀過,根本就不瞭解我黨的發展史,他們的理想就是撈更多的錢,把孩子一個個?安排到政府裡當大官,或者送到美國去享福,誰會傻到會去給六四平反?今天我們黨內有哪個人有華國鋒為民除害的那種膽略,胡耀邦為民請命的那種慈悲,鄧小平撥亂反正的那種雄才?
    給六四平反的最佳時期已過。鄧公在世時就應該把那件事辦了,那樣做雖然我黨有可能暫時失利,但長遠看來我黨會永存,不會消失,更不可能被打倒。黨和國家都會更加興旺。今天在中國真正的共產黨人已幾乎絕跡,大多數是權貴資本家和利益集團代言人。還有極少數有良心的人,但他們體制內處境艱難,我們這個體制容不下他們。我們這個黨早就不是共產黨了,而是既得利益黨,資本家黨,腐敗黨。如果我們給六四平反,中國將會發生三件事:一是民選政府官員,二是法治社會,三是輿論自由。這三件事一落實,問題就不是我黨失去政權那麼簡單了,而是我們很快就會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黨的幹部被獨立的反貪局審查。即便按照我們今天的法律嚴格查一下,這些人也都該進監獄的,很多人要被槍斃的。六四平反之後,中國廉政公署的傳票會像雪片一樣飛到歐美各國刑警那裡,通緝那些在國外安享天年的離退休幹部。美國加州的許多豪宅會因為屋主無法再繳納房產稅而被政府查收,荷蘭的紅燈區會立即失去三分之二的生意,法國香榭利大街的商店會一下子冷清一半,德國的奔馳和寶馬工廠將會有大批工人失業,就連泰國的遊樂區的生意也會突然間爆跌。如果說十年前世界需要中國腐敗,那今天的世界就已經離不開中國的腐敗了。
    如果說給六四平反只會影響黨的幹部的利益,那可就小看了我黨的眼光了。六四以後我黨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就是給我國知識分子辦了許多好事。你也可以說是把他們和黨綁架到一塊去了。中國這幾百年來鬧事的都是讀書人。把這些人管好了,天下就太平了一半。毛主席對他們來硬的,實踐證明那不行。我黨六四對他們大開殺戒,確實是不對的。江總書記靠「三個代表」就把他們徹底搞定了。今天中國那麼多的教授、博士,一打聽都有車有房,卻不見中國的科技趕超歐美哪國。包起二奶,玩弄起女學生他們比公務員還厲害。這裡的秘密誰都知道。他們要是再敢造反,都不用拿他們的政見和玩弄女生是問,隨便找幾篇他們的論文一查就可以讓他們栽了。給六四平反,並不能給他們帶來任何直接的好處,相反卻有可能斷了他們的財源,丟了他們的紅顏和小蜜,他們會同意嗎?今天的中國已不是20年前的中國了,今天中國的知識分子也不是20年前的知識分子了。你去中國隨便一所大學裡打聽一下五月四日是什麼日子,恐怕不少人會回答是情人分手的哀悼日。至於六月四日,他們會說奇怪網上竟找不到這一天。
    不要怪這是學術腐敗。我們二十年來的經濟成長哪裡是靠這些搞學術的。你看那全國十大首富裡有幾個是科技創新者?我國的經濟發展靠了兩大利器:腐敗和廉價勞動力。沒有腐敗這個第一動力,哪個領導幹部會去發傻搞什麼GDP? 都說我們成功的秘訣是摸著石子過河,那是趙紫陽搞過的一套東西,我們早就不用了。我們的幹部是摸著自己的錢包過河。他們的錢包越鼓,過河的幹勁就越大。所以我們的經濟會這麼繁榮。所以這一部分人就能富起來,所以就有一大批人富不起來。腐敗嗎?確實很腐敗。可又能怎麼辦?二十年前鄧公就看到了一個矛盾: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呢?他想不出好辦法。江總解了這個難題,這就是讓全國可以腐敗、敢於腐敗的各階層一起來腐敗。大家都腐敗了,誰也就別說誰了。你可以假公濟私,我就可以勾兌地溝油;你可以貪污公款,我就可以摻三氯氰胺;你可以買賣官職,我就可以打磨假晶片。這就叫悶聲發大財。到了最後,全國人民撈錢都撈瘋了,人格都不要了,臉皮都丟盡了,良心都餵狗了,也就沒有亡黨亡國的憂慮了。
    但鄧公當年說的一句話我們卻不能不放在心上。鄧公說,殺二十萬,換取二十年的穩定。聽清楚了:他說那只能管二十年,沒有多說一年。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鄧公可從來沒有延長過這個保鮮期。谁有再大膽也不能瞎做這個主。
    如果這個時候把六四問題拿出來討論,甚至要給六四平反,是多麼腦殘的一件事。二十年保鮮期已過,我黨已經坐在好多個火山上了,會給自己再添一座活火山嗎?就算我黨想通了,那全國那麼多的公務員們、大款們、精英們、教授們能想通嗎?靠喝學生的血養肥的,總不會把喝進去的血吐出來吧。毛主席說,天下大亂到天下大治。可天下大治也會變成天下大亂的。
    所以,六四雖然是一場小風波,卻也是我黨有史以來最棘手的一個問題,至今沒人敢碰。
   
    到底是谁下令开枪?
    「六四」以后,被开枪后果所震撼的中央高层,无人愿承担开枪的责任。军内流传的消息是,当有人问到主持军委工作的杨尚昆为什么部队会开枪时,杨的答覆是他也不知道,他当时正在人大会堂,听到枪响后也感到突然。对开枪持保留态度的张震曾质问过杨白冰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杨的回答是他只是执行命令。张震为此一状告到邓小平那儿,指杨氏兄弟把开枪的责任推给了邓,据讲这也是邓下决心把杨氏兄弟换马的原因之一。在北京高干子弟中盛传的消息还有徐、聂两位老帅和陈云去世前,都曾要求邓小平讲清楚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看来他们都不愿沾这个「历史功绩」的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