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藏人主张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伍凡評論第452期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關鍵議題針鋒相對
   
   
   
   2015-06-26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5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關鍵議題針鋒相對」。
   
   
   
   中美戰略会谈表面有些成果,但中美兩國關係並沒有改善
   
   
   
   兩天半的第七輪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S&ED),和第六輪中美人文交流的高層磋商,在6月24號結束。這是近年來中美戰略會談的第二場。雙方在氣候變化、雙邊投資談判、海洋保育、人文交流等領域上都有所進展,但是在網絡安全、南海問題上仍然停留在各說各話的狀態,沒有改變雙方對峙的局面。對中國人權狀態和中共當局對待NGO組織的嚴加控制,美國持不同看法。中國尋求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問題也沒有解決。
   
   
   
   會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會見中共國務院總理劉延東、汪洋和國務委員楊潔箎的時候,他表達了美國對中國的網絡安全和海洋行為的擔憂。汪洋、楊潔箎和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美國財長盧‧傑克(Jacob Joseph Jack Lew)在24號的記者會上宣布,經過2天的對話和磋商,雙方在戰略、經濟、人文三個軌道上,一共達成了將近300項成果,其中戰略軌道有100多項、經濟軌道70多項、人文軌道119項。
   
   
   
   儘管表面上有了這些合作項目,但實際上都是為習近平9月份訪美作鋪墊開路而已。可以預料,涉及到中美兩國之間的一些重大而關鍵的問題是議而不決,要等待習近平訪問美國來定案。從表面上觀察,這次中美戰略會談看來似乎有些成果,但最關鍵的是中美兩國關係並沒有改善,並且有向惡化方向發展的趨勢。
   
   
   
   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戰略猜疑和互不信任
   
   
   
   中美關係的定位如何呢?還是沒有解決。汪洋過去講中美關係是夫妻關係,這次會談中講中美兩國關係是兄弟關係,親兄弟明算帳,這些都是用很膚淺的思維來定位中美兩國關係。習近平兩年前提出中美兩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堅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但是奧巴馬和美國政府至今還沒有接受習近平的倡議。而橫亘在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戰略猜疑和互不信任,譬如中美在南海問題、網絡空間方面的不信任,都造成雙方之間不少摩擦。
   
   
   
   因此中美兩國之間最重要的是如何取得互相信任的問題。美國官員甚至透露,2014年美國起訴5名中國中方的黑客之後,美中兩國成立的黑客工作小組到現在都還沒碰過面,可見雙方都沒有交往、沒有信任感。
   
   
   
   BBC中文網報導,中美第七輪戰略和經濟對話議題廣泛,雙方的官員都對構建建設性雙邊關係表達了強烈的願望。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箎呼籲雙方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對抗。
   
   
   
   美國副統總喬‧拜登(Joe Biden)呼籲坦誠面對分歧,爭取共贏,不過雙方在安全議題的對話當中氣氛仍然緊張。美國財政部長盧‧傑克指出,美方對中國政府支持的黑客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深表關切,並且講:有關行為已經超出了國家行為可以接受的範圍。
   
   
   
   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時空背景有很大的變化
   
   
   
   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和以前的幾輪對話的時空背景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美國總是抱著一個單相思,希望中國富裕和強大起來,中國最終走向普世價值道路,走上自由、民主、人權和憲政道路。所以美國在互利的條件下幫助中國發展經濟、文化和社會。
   
   
   
   但是最近這兩年半以來,中共在國際事務中要有所作為,要做出頭鳥。在意識形態宣傳上,把美國當作頭號敵人。在國內,推行大量的反憲政、反普世價值、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的政策。同時對各階層的民眾進行大量的逮捕和審判。中共還和普京進行了戰略結盟,形成了對全球普世價值民主化進行抗衡。所有這些不得不使美國重新思考,要改變對華戰略和政策。
   
   
   
   十年前,當時任副國務卿的羅勃頓‧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敦促北京成為美國所領導世界當中的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這一個想法,其中體現出美國當時對中國崛起抱有放鬆的自信的態度。然而,如今華盛頓許多人是看到了,它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而是一個胳膊越來越硬的競爭對手,有一向要將美國擠出亞洲的計劃。
   
   
   
   並且這次的對話時機也不理想,因為今年中美關係是多事之秋,譬如南海、人權、經貿、網絡攻擊等等,同時美國明年將要舉行總統大選,美國國內正在進行關於中國政策的辯論。所以中美這一次對話的實際總體是處於不利和複雜的背景,並且許多美國智庫和學者向美國政府和國會建言,修改美國對華的總戰略。
   
   
   
   美國副總統拜登向中共高層提出了中美兩國關係中的三個觀點
   
   
   
   過去35年來,美國5屆政府關於如何和中國打交道的共識受到了嚴重的批評,要把中國當作個對手,而不是當作個夥伴、合作者。美國副總統拜登他直言不諱地談到了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分歧,他說,我們在這次會議上不會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我們必須致力於找到解決方案而努力。拜登在這次戰略和經濟對話的開幕式當中,向中共高層提出了中美兩國關係中的三個觀點:
   
   
   
   第一,美國歡迎並希望中國負責任地崛起,也支持中美展開負責任的良性競爭。
   
   第二,歡迎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制定規則。
   
   第三,領導人的、私人的朋友關係,並不代表彼此歡喜對方。而是非常明顯地邀請中國加入國際事務的規則制定者的行列,要中國參與制定規則之後、要遵守規則,並且約束成為負責任的大國。
   
   
   
   但是在這次對話期間,汪洋、劉延東和楊潔箎都不敢接拜登的這個話題,僅僅一味地強調中美兩國合作雙贏,鬥爭則雙輸。那麼請問如何合作,可以在沒有規則和不遵守規則的情況下合作嗎?完全不可能。
   
   
   
   中共至今沒有表達接受與否共同制定網絡規則
   
   
   
   美國特別提出要中美兩國共同制定網絡規則,但是中共至今沒有表達接受與否,美國為了邀請中國參加共同制定網絡規則,在這一輪會談的最後一天,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兼美國網軍司令部司令麥克‧羅傑斯(Mike Rogers)將軍,6月24號在華盛頓舉行的地理空間情報研究會上說,美國人事管理部大量雇員的個人檔案遭黑客盜竊,出現了網絡攻擊的危險性,但不能想當然的認為是中國黑客襲擊了人事部的數據庫,Rogers 拒絶透露美國情報部門的調查對象,僅僅說這是一個正在進行的過程。
   
   
   
   但是美國其他情報官員說,情報機構傾向於認為這次攻擊是中國黑客所為,並且據稱了證據包括黑客使用的惡意軟件種類,黑客盜取數據的先進手段以及儲存數據的互聯網域名等等。
   
   
   
   另外,國會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6月25號舉行聽證會,要求聯邦人事局局長阿丘利塔等政府官員作證說明,阿丘利塔說她無法將該局受到的黑客攻擊歸罪於北京、及數據信息庫的脆弱和不堪一擊,說明聯邦人事局老化、陳舊的系統,急需要更新換代。
   
   
   
   聯邦人事局數據信息受到了黑客攻擊之後,美國公眾和許多國會議員都認為,對美國政府數據信息的黑客攻擊是和中國政府相關的組織所為的、所做的,參議員追問阿丘利塔,是否能夠明確的告訴參議員,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黑客攻擊是中國政府所做的嗎?阿丘利塔沒有正面回答過這個質問,她說人事管理局不負責將責任歸屬於哪一個人,而是需要其他部門的同事來回答這個問題。上面這兩位美國官員的公開講話,已經給中共當局足夠的面子和友好了,希望在習近平訪問美國的時候能簽訂中美兩國共同制定網絡規則的協定。
   
   
   
   雖然奧巴馬政府沒有直接指責北京黑客攻擊美國,美國媒體引用了美國情報總監克拉珀(James Clapper)就直接點名了是北京。《華爾街日報》引用了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辦公室發出的一份聲明說,雖然這一事件仍然調查之中,國家情報局清楚地認為中國仍然是主要的嫌疑人。
   
   
   
   另外美國也有可能會運用TPP的渠道來吸引中國,中國一直沒有批評TPP,顯示了有可能加入,而且如果中國不參加,那麼TPP一旦實現,美國和日本將成為主導力量,對中國不利。所以在這一輪的對話當中,中國有可能向美國釋放出更明確的一個參加的意願。
   
   
   
   中美兩國現在的關係,究竟是處於一個什麼狀態啊?
   
   
   
   那麼我們要問了,中美兩國現在的關係,究竟是處於一個什麼狀態啊?6月24號,日本《經濟新聞》也就是日經中文網,刊登了習近平的智囊之一,清華大學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在回答日本新聞記者的講話中,可以相當程度的表明了中美關係的現狀。
   
   
   
   記者問:中美圍繞南海問題關係日益緊張,中國外交部6月16日發布了南沙島礁造島將於近期完成,你認為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召開之前發表這個消息的意義是什麼?中美關係的緊張能否得到緩和?
   
   
   
   閻學通回答:第一,中國外交部現在發布南海工程在近期將造島結束,比較明顯的是希望給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創造稍微好一點的環境,使雙方之間的衝突和矛盾降溫,這樣在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會上就能夠有一些合作問題進行討論。
   
   
   
   第二,今年中美之間在9月習近平和奧巴馬見面之前,雙方應該說即使發生衝突和摩擦,規模也不會太大,程度也不會很嚴重,但是不排除中美雙方領導人會晤之後,發生新的、比較大的摩擦和衝突。也就是說在年底的時候,10月、11月、12月,本年最後一個季度,中美之間發生新的、比較嚴重程度的衝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第三,在奧巴馬執政時期剩下的1年半,總體來講中美之間會發生衝突,但是應該說在可控範圍之內。奧巴馬對華政策不會做出本質性的調整,但是奧巴馬之後,也就是說美國的新政府上台之後,中美關係可能會出現新的較大幅度的下滑。
   
   
   
   日本記者問:9月份以後更嚴重的摩擦,具體是指什麼摩擦?閻學通回答:中美之間現在發生衝突的領域非常多,在網絡、海軍、海洋、人民幣匯率、人民幣成為SDR特別提款權、投資、貿易赤字、外太空、朝鮮核武和伊朗核武,中美之間有分歧的領域太多,你說在哪個領域會發生?哪個領域都有可能,就是因為太多的領域裡都有利益分歧,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今年年底最後一個季度發生新的衝突的可能性很大。
   
   
   
   中共需要中美之間發生衝突,用民族主義和國際壓力作為藉口,加強社會統治
   
   
   
   為什麼閻學通如此肯定在本年最後一個季度中,中美之間會發生新的、比較嚴重程度的衝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呢?是不是中共已經有了中美會發生衝突的計劃了?我們可以理解中共需要中美之間發生衝突,用民族主義和國際壓力作為藉口,加強社會統治,應對中共黨內鬥爭和社會不穩定的局面。中美關係矛盾,控制到不動武,但又讓它時刻有衝突、製造緊張局勢,由中共控制局勢的發展,這是中共政權所需要的,這就是將黨內和國內的矛盾轉向國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