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藏人主张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BBC驻悉尼记者乔恩·唐尼森
   
   BBC 2015年 7月 30日


   分享
   
   有研究表明,澳大利亚人是世界最大赌徒
   据称澳大利亚人是世界头号赌徒。赌瘾社会代价沉重,政府非但不铲除,还批准兴建更大更多的赌场,这其中既有内因、也有外因。
   劳拉20岁时开始玩吃角子老虎机—澳洲人俗称pokies—赌钱。几个月内,就欲罢不能。
   劳拉(化名)说,“我爱他,但他不爱我。”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和伤心。她今年25岁。
   赌博高峰时,劳拉一个月输掉大约5000澳元(约合3650美元,2350英镑)。她说,“总而言之,不输光最后一分钱,我绝对不会住手。”
   劳拉那时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是,她会把全部工资投进老虎机,然后再去找亲戚朋友借钱接着赌。“我失去了男朋友,丢了工作。我是想尽办法找钱来赌博。”
   “头号赌徒”
   在澳大利亚,劳拉并不孤独。澳大利亚人是官方认可的“世界头号赌徒”,每名成年人每年平均输掉1380澳元。这相当于美国人平均输掉的两倍,英国人的将近三倍。
   
   50万澳洲人面临赌博成瘾的风险
   “南十字星大学”赌博研究中心的萨莉·盖恩斯伯里(Sally Gainsbury)博士说,“按人头计算,澳大利亚人输掉的钱超过任何其他一个国家。澳大利亚肯定存在赌博问题。”
   她说,“成年人中1%有严重赌博问题,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临床病症。4%有中度赌博问题,8%有轻度赌博问题。”
   估算一下,这就意味着,令人跌眼镜的50万澳大利亚人可能存在赌博成瘾的隐患。
   迄今,最为普遍的赌博工具是老虎机,整个澳大利亚有20多万部。
   盖恩斯伯里博士说,“老虎机也是最大的生财机。所有赌博输掉的钱当中,大约三分之二都是被老虎机吃掉。在澳大利亚,这就相当于大约每年98亿澳元。”
   在澳洲,赌博相当容易,几乎所有的酒吧、酒馆都有老虎机。许多酒吧中还内设博彩店,喝酒赌钱两不误。更方便的是,附近几乎总能找到取款机,有时候取款机干脆就设在酒吧内。
   “无法估价”
   劳拉告诉我说,“我的男朋友曾经说,我就好像被催眠了。我总是在寻求赢了大钱那一刻的刺激,老虎机闪烁的彩灯、哗啦啦的响声……我就是渴望着坐在面前。”
   劳拉现在重返大学读书。自从加入“戒赌匿名会”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赌博了。她说,其实她心里非常明白,输的概率总是更高,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问题赌徒也会带来高昂的社会代价
   赌瘾多种多样。35岁的信息业白领马修(化名)说,“我知道哪天发工资,还没等离开办公室就全部输掉了。”
   马修的瘾是在业余爱好者交易网站赌股票、货币。最开始注意到自己出了问题,并不是因为输多了钱,而是他工作时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市场。
   但是马修说,没多久,输得钱就比有些人一年的工资还要多。“我失去了未婚妻,和母亲的关系也搞僵了。让大多数人最为痛恨的是,我能当着他们的面撒谎,包括我人在哪儿、我的钱都哪去了。”
   大多数无法自制的赌徒都有过类似经历。盖恩斯伯里博士说,“说到社会代价,据估计,赌博成瘾的造成的损失每年为47亿澳元。”
   “赌博不仅仅影响赌徒个人,也影响他们身边的人。我们所指的是家庭破裂、失业、干扰工作(造成的损失),此外,还有一些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比如自杀。”
   中国诱惑
   社会代价如此沉重,你可能会说了,政府肯定热衷于想办法禁赌。这样想可就错了。
   
   赌博税收是政府一大财源
   盖恩斯伯里说,“赌博税是各州和各领地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据估计,在2014-2015年间,赌博税能让他们创收将近59亿澳元。在一些州,赌博税收占全部税收的10%以上。”
   别提铲除了,在澳大利亚,赌博业其实是在蓬勃发展。
   比如悉尼港内,澳大利亚富豪詹姆斯·帕克尔(James Packer)就正在投资兴建一座豪华、巨大的新赌场。
   这个耗资20亿澳元的大项目把目光紧紧盯准中国市场。他们希望能够从亚洲吸引来越来越多的大手笔赌客。盖恩斯伯里博士则说,“最主要的目标是中国人。”
   她说,“中国人才会住进五星级酒店、才会坐到高赌注的台前。”
   尽管50万国民面临赌博成瘾的风险,看起来,澳大利亚还是决心巩固自己“博彩之都”的地位。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