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藏人主张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拉薩「網格化」
·中共废劳教仍续压迫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丑陋的藏族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格德寺出版藏人自焚历史档案(图)
·袁红冰台北发表新书纪念自焚藏人
·藏人公开挑战中共底线遭弹压
图伯特正名
·圖伯特正名的最後呼籲
·关于圖伯特正名全文
·
·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BBC驻悉尼记者乔恩·唐尼森
   
   BBC 2015年 7月 30日


   分享
   
   有研究表明,澳大利亚人是世界最大赌徒
   据称澳大利亚人是世界头号赌徒。赌瘾社会代价沉重,政府非但不铲除,还批准兴建更大更多的赌场,这其中既有内因、也有外因。
   劳拉20岁时开始玩吃角子老虎机—澳洲人俗称pokies—赌钱。几个月内,就欲罢不能。
   劳拉(化名)说,“我爱他,但他不爱我。”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和伤心。她今年25岁。
   赌博高峰时,劳拉一个月输掉大约5000澳元(约合3650美元,2350英镑)。她说,“总而言之,不输光最后一分钱,我绝对不会住手。”
   劳拉那时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是,她会把全部工资投进老虎机,然后再去找亲戚朋友借钱接着赌。“我失去了男朋友,丢了工作。我是想尽办法找钱来赌博。”
   “头号赌徒”
   在澳大利亚,劳拉并不孤独。澳大利亚人是官方认可的“世界头号赌徒”,每名成年人每年平均输掉1380澳元。这相当于美国人平均输掉的两倍,英国人的将近三倍。
   
   50万澳洲人面临赌博成瘾的风险
   “南十字星大学”赌博研究中心的萨莉·盖恩斯伯里(Sally Gainsbury)博士说,“按人头计算,澳大利亚人输掉的钱超过任何其他一个国家。澳大利亚肯定存在赌博问题。”
   她说,“成年人中1%有严重赌博问题,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临床病症。4%有中度赌博问题,8%有轻度赌博问题。”
   估算一下,这就意味着,令人跌眼镜的50万澳大利亚人可能存在赌博成瘾的隐患。
   迄今,最为普遍的赌博工具是老虎机,整个澳大利亚有20多万部。
   盖恩斯伯里博士说,“老虎机也是最大的生财机。所有赌博输掉的钱当中,大约三分之二都是被老虎机吃掉。在澳大利亚,这就相当于大约每年98亿澳元。”
   在澳洲,赌博相当容易,几乎所有的酒吧、酒馆都有老虎机。许多酒吧中还内设博彩店,喝酒赌钱两不误。更方便的是,附近几乎总能找到取款机,有时候取款机干脆就设在酒吧内。
   “无法估价”
   劳拉告诉我说,“我的男朋友曾经说,我就好像被催眠了。我总是在寻求赢了大钱那一刻的刺激,老虎机闪烁的彩灯、哗啦啦的响声……我就是渴望着坐在面前。”
   劳拉现在重返大学读书。自从加入“戒赌匿名会”后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赌博了。她说,其实她心里非常明白,输的概率总是更高,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问题赌徒也会带来高昂的社会代价
   赌瘾多种多样。35岁的信息业白领马修(化名)说,“我知道哪天发工资,还没等离开办公室就全部输掉了。”
   马修的瘾是在业余爱好者交易网站赌股票、货币。最开始注意到自己出了问题,并不是因为输多了钱,而是他工作时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市场。
   但是马修说,没多久,输得钱就比有些人一年的工资还要多。“我失去了未婚妻,和母亲的关系也搞僵了。让大多数人最为痛恨的是,我能当着他们的面撒谎,包括我人在哪儿、我的钱都哪去了。”
   大多数无法自制的赌徒都有过类似经历。盖恩斯伯里博士说,“说到社会代价,据估计,赌博成瘾的造成的损失每年为47亿澳元。”
   “赌博不仅仅影响赌徒个人,也影响他们身边的人。我们所指的是家庭破裂、失业、干扰工作(造成的损失),此外,还有一些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比如自杀。”
   中国诱惑
   社会代价如此沉重,你可能会说了,政府肯定热衷于想办法禁赌。这样想可就错了。
   
   赌博税收是政府一大财源
   盖恩斯伯里说,“赌博税是各州和各领地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据估计,在2014-2015年间,赌博税能让他们创收将近59亿澳元。在一些州,赌博税收占全部税收的10%以上。”
   别提铲除了,在澳大利亚,赌博业其实是在蓬勃发展。
   比如悉尼港内,澳大利亚富豪詹姆斯·帕克尔(James Packer)就正在投资兴建一座豪华、巨大的新赌场。
   这个耗资20亿澳元的大项目把目光紧紧盯准中国市场。他们希望能够从亚洲吸引来越来越多的大手笔赌客。盖恩斯伯里博士则说,“最主要的目标是中国人。”
   她说,“中国人才会住进五星级酒店、才会坐到高赌注的台前。”
   尽管50万国民面临赌博成瘾的风险,看起来,澳大利亚还是决心巩固自己“博彩之都”的地位。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