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藏人主张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自由開講》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2015-07-21 14:13 《自由时报》
   ◎曾建元
   司法院104年第八次人事審議委員會會議召開在即,本次會議將對司法院依各級法院之選舉而提名之庭長人選進行審議。101年一月,內人周靜妮法官即因臺灣苗栗地方法院審判長選舉風波,而曾欲以死諫,而今,同樣的程序、場景和戲碼年年上演了,周靜妮事件的真相如何,又能帶給司法界什麼樣的教訓或啟示,至今未聞內部或公開的檢討。法官鞫斷人間是非曲直,但法院巨塔內的冤曲,卻格於官官相護的心態,任由當事人自己承擔誤解與偏見,以成就〈法官倫理規範〉所謂的司法形象。


   
   
   法官鞫斷人間是非曲直,但法院巨塔內的冤曲,卻格於官官相護的心態,任由當事人自己承擔誤解與偏見,以成就〈法官倫理規範〉所謂的司法形象。(圖:網路)
   
   事情過去兩、三年了,我要以家屬的身分,說說我對於法院處理周靜妮事件的看法,也願意讓這一個巨塔內風暴的是非曲直讓社會公斷。也許內人的內心又要承受另一次的沉重壓力,然而,只有讓事實大白,讓她的委屈得以訴說,司法界的同仁得以理解、同情和鼓勵,她才能有充足的勇氣去面對這個世界,真正擁有寬恕與愛。
   
   事情的原委是如此的:民國100年底,苗栗地院刑庭庭長因故出缺,依《法院組織法》第四條之規定:「合議審判,以庭長充審判長;無庭長或庭長有事故時,以庭員中資深者充之,資同以年長者充之」,但當時院長許進國並未依上該規定的精神,由資深法官擔任審判長,而是開放法官選舉。參選者躊躇滿志,勢在必得。選舉結果是魏宏安與呂曾達兩位法官同票,許院長採用抽籤方式決選,而由魏法官中籤而當選審判長。
   
   然魏法官對於此一過程的曲折並不滿意,對於未能大幅勝選而耿耿於懷。選後某日,在與其同期之蔡志宏法官在場下,聲色俱厲地對內人進行質問,質疑內人杯葛其出任,並懷疑院內有人幕後影響其他選票動向。
   
   
   合議審判,以庭長充審判長;無庭長或庭長有事故時,以庭員中資深者充之,資同以年長者充之。(資料照,記者項程鎮攝)
   
   內人認為魏、蔡二人霸凌要求揭露投票祕密,並未尊重其同為法官之品位,加以到任不久,於院內制度與組織氣氛皆感陌生,為維護一己之尊嚴,於悲憤之餘,乃意圖輕生明志,情況一度緊急至大千醫院對我發出病危通知,謝天憐見,幸而獲救。此事震驚全國,司法界議論紛紛,惟許院長一意求息事寧人,將整起事件歸因於內人不堪工作壓力。內人恢復後曾請求許院長至少為其在院內公開澄清事件原委,以免同仁間蜚短流長,傷害其清譽,惟許院長為院內虛假的和諧計,寧可拖延不予處理。
   
   事發後,蔡法官曾數度向我們道歉,蔡法官才情縱橫,不免小節有所出入,我們仍然欣賞他在司法工作上的表現,魏法官則可能擔憂落人口實,有礙官聲,雖曾慰問,卻始終未就霸凌一事向我們道歉,亦從未承認此事,當是想反正事過境遷,船過無痕。許院長性情敦厚,對我們的關心和照顧,我們非常感謝,只是他過於鄉愿,讓身為當事人的魏法官和我們,至今不知有無任何的調查程序和文件,來記錄我們各自的立場和說法,證明我們是否和解,和讓我們在苗院裡的職業生涯能繼續平安度過。
   
   如果法院的巨塔不能期待,而且事發至今已有一段期間,責任的釐清或追究已無太大意義,事情之輕重又見仁見智,因人而異,那麼,就讓我用這一篇短文自力救濟,留下我們夫妻那一段生命劫難的記錄,然後把遺憾和不捨就此永遠藏在心中。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