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鲁迅】鲁迅比它笔下所有负面人物都坏。它笔下人物的坏是严重偏离乃至悖逆儒家正道所致,而鲁迅充当了反孔反儒的急先锋。鲁迅被当作民族魂抬上神坛,民族遂丧魂失魄丧心病狂,阿Q、孔乙己及看客成群孳生并变本加厉,大量看客直接成了吃人的主力军---不仅仅是抢吃人血馒头而已。

   

   【看中国】怪象笑柄何其多,一花一带(花千芳和周带鱼)算什么。风雨沧桑百年来,多少下三滥的小混混小流氓成了英雄榜样、道德模范和正能量的代表,多少不入流的术士乃至骗子成了领导推崇、各界追捧的大师,一花一带算是负能量和含毒量较低的人物。

   

   【计生】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东海曰,不幸有七,无后第一。拜计生所赐,无数人家遭到了这一大不幸。计生最大的罪恶不是以收取社会抚养费的名义劫财,而是堕胎害命和绝人之后,导致无数人家断子绝孙。更可怕的是,由于计生的宣传,国人不以堕胎为罪为耻,不以绝户为不幸。呜呼哀哉!

   

   【计生】将人口数量与人口素质及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观点,是小农思维乃至暴君思维。事实恰恰相反,一定的人口数量,有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资源的良性开发和文化教育的深入开展。孔子说,为政之道要庶之富之教之,将提高人口数量放在第一位,良有以也。

   

   【看中国】十八屆五中全会的预告中把指导思想设为邓、三、科和习讲话,有进步,但很不够。邓、三、科思想低劣各有毒素,与习讲话充满内在矛盾,不宜与习讲话并列为指导思想。习讲话的品质亦参差不齐,应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其孔诞和五四两次讲话,文化含金量颇高,值得各界好好学习。

   

   【答客】或说:西方是小人社会,平庸堕落,没必要过度推崇。答:西方最堕落也有其底线。老子说“失义而后礼”,法治社会可谓失礼而后法;马家社会则无礼无法,堕落无底线,典型的恶社会。西方的坏东西,一学就会;西方的好东西,百学不会,侥幸学到手,立马就本质。

   

   【答客】人间万事各有因缘。很多东西,如果条件不备,求之不可得;一旦因缘成熟,拒之不可免。故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得之固佳失之无碍,不将不迎一切随缘。对各种身外之物,既不宜刻意求之,也无须刻意拒绝逃避。对于君子来说,名利权位不仅可以锦上添花,更是救世救民和进一步立德立功的好工具。

   

   【看中国】官媒批评一些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其实这恰恰是一种进步,向正确的道路迈出了一步。鬼神信仰虽非正信,但比马列信仰好得多。儒家信仰“性与天道”同时亦承认鬼神的存在。易经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系辞上)中国的问题,恰是信仰马列主义唯物主义者太多了。

   

   【击蒙】在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之间,万里选择拥护人民群众。陆天明对万里这么回答表示很疑惑,认为“只有敌视社会主义的人才会这样分隔。”(@陆天明 )其实万里的回答没错。只有盲心瞎眼的马邦特色的知识分子如陆天明之流,才会地认为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没有矛盾,才会认为社会主义是以人为本的。

   

   【章太炎】“经学即史学”的命题完全错误。经无戏言,六经所述的历史事实及人物皆确凿无疑,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六经皆史”。但不能因此将六经等同于史学。六经主要是道德学政治学,中华特色的哲学。至于说“子学即哲学”,没错,但子学渊源于儒经,哲学品质和义理深度比经学差得远。

   

   【章太炎】章氏论经子关系说:在研究方法上,经学用客观之考据学,子学用义理之诠释学;在知识的功能上,客观之经学在求是,主观之子学在致用。(黄燕强)经学之义理,广大精微高明中庸,岂子学所能相比?经学即体即用,全体大用,岂能将其体用割裂开来?章氏一生浮皮潦草喜欢混扯,到老才略有觉悟。

   

   【计生】在城市或许不觉得,到了农村,那种缺人气、缺活力的萧条感空寂感会特别强烈。同时,“计生文化”深入人心,多子多福的观念和重视传宗接代的传统已基本消失。与城市一样,农村人生育意愿也普遍寡淡。人们变得特别短视、现实和物质主义。

   

   【看中国】女儿举报身为纪委官员的父亲吃喝嫖赌包养情妇,导致被停职调查。(新浪新闻)父不父,女不女,都不是合格的人。这个父亲应该被处理,但不应该由女儿来举报。这个女儿的做法非礼可耻,应该受到批评教育。“大义灭亲”之邪风不可长也。

   

   【儒理】父母犯罪,应该努力劝谏和设法弥补,但作为子女,不能检举揭发。惩罚犯罪不能以悖反孝道为代价。政府如果鼓励这种非礼不孝的行为,民德就会越来越薄,得不偿失。即使某些犯罪分子因此得不到及时惩罚,那也不具有普遍性,大多数罪恶的曝光不需要依靠儿女的揭发。

   

   【击蒙】或以权道为子女告发父母辩护。殊不知经权不二,权不违经,权道不能违反五常道,不能违反中道、仁道和孝道。父父子子,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这是儒家原则之一。子女告发父母,违反了这个原则,大不孝也。

   

   【大罪】孝经说:“罪莫大于不孝”。不孝是十大恶之一,犯者“为常赦所不原”。子孙不能善待父母和祖父母即为不孝,包括控告祖父母和父母。《礼记》规定:“事亲有隐无犯”,隐是隐其过恶,无犯包括不告发其罪。《国语》中有“父子不得相互告诉”说。隋唐以后法律规定,子孙告发父母,要被处以极刑。

   

   【击蒙】或说告发父母“其实帮助父母避免犯更大的罪过”云,这种蠢话只有马邦猪才说得出口,是深中马家教育之毒的症状。告发父母乃大不孝,依儒家刑法,属于死罪。《唐律•斗讼》:“诸告祖父母、父母者绞。”父母违法犯罪,子女只能劝说,不能到官府告发,否则绞死。此规定被后代王朝所继承。

   

   【看中国】思想观念的错误真可怕。不少人以告发父母的罪行为正义,以灭亲为大义,不可理喻,不可思议。观念的错误导致这些人畜生化豺狼化而不自知。古来盗贼所不屑的大罪大恶,居然被这些东西视为功勋。对这些乱民贼子,若无法律严惩,必有天谴天诛,否则何以申公道于人间哉!

   

   【定律】决定人生高度的是良知光明度。

   

   【儒眼】善良需要三观保障,正义需要正见垫底。三观不良非善类,知见不正非正人。例如,信奉马列主义或丛林法则的人,最好也有限,不是真正的好,坏起来则没有底。在马邦,大多数弱势群体也有一颗强人(强盗)的心,真正的正人善良人,多乎哉不多也。

   

   【答客】或说:儒家刑法那样严峻,万一儒家得势,岂非要大开杀戒?答:不教而诛谓之虐。儒家得位,首先会加强文化道德教育,对原来无知而犯罪者,可以从宽处理。但若屡教不改,怙恶不悛,自当义刑义杀。对罪恶的纵容,是对善良的残忍,对国家的犯罪。这里来不得一点妇人之仁。

   

   【台湾】民进党就是民粹党,最善于煽动民众,依恃民意。国民党拿它没办法,因国党的意识形态为三民主义,有严重的民粹倾向,不足以教化和导良民众,反而很容易被民意牵着鼻子走。三民主义的思想品质注定了,国民党统治下,乱民贼子必然很多。共产党民进党都是国民党“培养”起来的。

   

   【儒眼】经济落后不一定挨打,思想的落后不一定挨打,道德恶劣必定挨打,必须挨打。换言之,穷人蠢人不一定挨打,他们更可能得到同情和支援。但恶人一定要挨打,要么挨正义力量打,如汤武革命;要么挨恶势力打,包括外击和内斗。前者如前苏联被纳粹攻打,后者如前苏联内讧。

   

   【更正】裴多菲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此言境界颇高,然非最高,特修正如下: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良知故,两者皆可抛。为了成德成仁,必要时生命和自由都是可以放弃的。

   

   【崇拜】流行什么崇拜,是衡量社会品质高低优劣的重要标准。人类社会曾经流行过各种各样的崇拜,如圣贤崇拜,鬼神崇拜,财富崇拜,明星崇拜,权力崇拜,盗贼崇拜等等。拜神比拜物好,拜金比拜权好,拜星比拜贼好。拜什么都比拜贼好,拜什么都没有拜圣好。

   

   【看历史】年羹尧虽遭逢时会,颇建功勋,然一介莽夫,不学无术,器小易盈,不值得过度推崇。雍正始而过度推崇,忽略上下之别,让他恃宠而骄,是不能善始;后又过度贬斥,直到命其自裁,丝毫不念旧功,是不能善终。年羹尧不懂为臣之道,得意忘形;雍正亦不明为君之道,宽严失当。

   

   【儒眼】夏商周王师征伐堂堂正正,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兵不厌诈。但自战国至明清,兵诈有度,不至于冒充百姓。民国开始严格地讲是从马军开始,军人冒充百姓才时髦起来。“国防大学教授房兵说,一旦中日发生海战,就让军舰混在商船队伍中,伺机攻击。”(@梁惠王 )非马贼提不出这样的战法和妙计也。

   

   【供参考】马邦官民,罪人多多。儒家若有机会为政,应该给予一定的教育感化期,少则半年,多则三年。在此期限内,对于主动悔改自新者不妨重罪轻判,甚至不予追究,过了期限就必须严刑重典,从重从严,一个也不饶恕!在据乱世,真正的仁政必须惩罪罚恶大开杀戒!

   

   【东海曰】儒家社会,利官利民。官有官的权威和尊严,民众不能冒犯;民有民的权利和利益,官员不能侵犯。官官民民,此之谓也。反掉儒家,官不官民不民,礼制德治固然不可能,民主法治同样无望,只能迎来极权暴政。开始是民不聊生,后来是官不聊生,最后官民皆不聊生。

   

   【看中国】中国脑残者众,这不是民族劣根性,而是“文化劣根性”,是马主义、唯物主义持之以恒的培养熏陶,导致国民普遍物化恶化,德智双缺。不仅中国,所有马家社会,无不既恶又愚。只不过,由于燔书灭儒大革过文化之命,马家社会愚昧邪恶程度是所有马邦中最高的,比原来的老大哥都高得多。

   

   【看中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依托于中华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精神的重建,关键又是儒家的复兴。因为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和民族精神的核心。儒家五常道,是中华道德和民族精神也是普世价值,普适于所有国家和社会,普适于过现未。儒化政治社会是复兴中华民族、重光中华文明的唯一途径。

   

   【美国】奥巴马在演讲时有几个年轻人大声捣乱,保安起身想驱赶这年轻人,奥说“他们不需要离开”,被赞为“大国总统的心胸”。 其实这不是宽容是纵容。这些年轻人大闹总统演讲会,极其无礼,就应该被驱离会场。奥巴马纵容无礼,不利于年轻人的道德成长,更会误导社会。

   

   【元朝】明初之元遗民数量众多,明初文臣普遍怀恋元朝,钱穆认为首要原因是元明之际士人夷夏意识淡漠,惟知君臣大义而不论华夷之别。此说有误。华夷之辨的主要标准不是民族而是文化和文明。元朝以儒立国,“进于中国”,就是中国。这也是朱元璋君臣的共识。明人怀恋元朝,是元朝值得他们怀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