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荐语】《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值得一读。了解一点原始点按摩及食疗常识,对于保健疗病,很有好处。前不久罗辉来访时留下了台湾张钊汉医师所写的《原始点医学》,阅之颇有启发,试之不乏效验,原始点医学确具安全、环保、简易、速效等特点,特别易学易懂。东海2015-7-10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原始点医学是台湾医师张钊汉先生研发出来的。张医师在台湾原来也算小有名气的中医师,但自2003年末,张医师太太施淑贞因患乳癌,在其付出巨大努力使用现有中西医治疗都无效,人已入住安宁病房只求好死的情况下,为了缓解她的疼痛,彻底抛开那些中西医学知见,一切归零,直接从病人身上点点滴滴摸索出来的。原始点医学是一套诊、疗一体同步的疗法,方法是先按推人身体“体伤”(指所有疾病症状的总称)处的原始疼点解决“体伤”问题,再用内外热源以改善患者的热能不足,从而帮助患者增强体质康复身体。为解决“体伤”问题,原始点医学归纳出了一条脊椎及七处原始点,并在此基础上创立以“因”、“缘”、“果”的架构来阐述疾病由来与诊疗原则的理论,又在临床实践中不断验证、突破、充实、完善,是一个理论、诊断与治疗高度统一的崭新医学体系。原始点医学认为,人生疾病是因为身体体质出了问题,身体是“因”。“因”坏可分为热能不足和“体伤”,“体伤”又分他处体伤及本处体伤,并可直接产生“果”。“果”指所有疾病症状、仪器检测结果、医学病名及病因。“缘”则指的是诸如外伤、劳累、情绪、环境污染等。“缘”会影响热能不足,进而影响“体伤”而产生症状(“果”),同时人们在自我修复体伤会消耗热能,故生病后热能会更加不足。有时“缘”也会直接造成体伤而产生症状(“果”)。“因”要影响“果”,必须借助“缘”,同样“缘”要影响“果”,必须凭藉“因”的运作才行。单一的“因”或单一的“缘”都不会产生“果”,必须要“因”、“缘”具足,“果”才会现前。切莫在诊断上将“缘”作“因”,如把风寒或中暑当成症状的“因”,从而使外“缘”及内“因”混淆不清;或倒“果”为“因”,如把肿瘤或结石当痛的“因”,而说“果”生“果”;或在处理上弃“因”谈“缘”,不谈身体运作却谈药食、按推有治病功效,而说“缘”治“果”。在处理方法上,原始点医学认为必须从“因”着手,利用各种善“缘”, 断绝各种致病的恶“缘”(如长期吃寒凉食品、贪凉等),以改善热能及“体伤”。如此则“因”变“果”转,治病不难。如果治疗上舍“因”逐“果”(如轻易开刀、放化疗等),恐怕会招来祸患。印光大师说“因果者,世出世间圣人平治天下、度脱众生之大权也。”《书》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俗语有云:“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世间万事万物,都离不开因果法则,人类社会的各种制度、关系等,也必须依因果之道来裁判。原始点医学的“因缘果”理论之说中,“因”应该指的是通俗所谓的“内因”,“缘”应该指的是“外因”,亦称外缘。由是可知原始点医学以“因”、“缘”、“果”的架构来阐述疾病由来与诊疗原则的理论是一圆融无碍的理论。而如今处在台面上西医和中医让我们用原始点“因缘果”理论来讨论,就不难发现谁是谁非了。具体张钊汉医师如何来论述,请广大儒生化上些时间对原始点医学作些研究不难明白,笔者此处仅稍作复述式提示。原始点与中西医比较唯一的共同之处无疑都是以疾病症状为“果”。而在诊断上,原始点医学认为所有疾病症状,皆因热能不足及“体伤”所致,“体伤”作为一种“因”可导致多种症状“果”,属于“多症一因”;其“体伤”是通过按推原始痛点、双方互动来确认的。西医则把仪器检测所发现之异常形态或指数都当成疾病症状或疼痛之“因”,完全凭单方论定,属于“一症多因”之说,如将肿瘤、结石、沾黏、发炎、骨头移位或变形、高尿酸、高血脂等当成疼痛之“因”,而事实仪器检测所发现之异常形态或指数等一切皆是属于“果”,由此岂不是“果能生果”。并且西医又认为异常形态或指数若不治疗将导致严重后果,也是属于“倒果为因”。中医则以四诊为手段,虽然也有双方互动,但以单方推论为主,辩证繁杂,常把六淫、七情及外物所伤为“因”,这都是将“缘”作“因”;还有以八纲、六经、温病等辩证而常常为假热之表相而误以为“因”,还有以病理产物之痰饮、瘀血等异常形态之“果”为“因”,这两者又属“倒果为因”;而唯有辩寒为“因”这一点原始点医学相似。在治疗上,原始点医学是“从因解症”,跟诊断是一体同步的,以非侵入性的手法,从他处“体伤”下手,同时补充热能。西医则“从果解症”,且药皆寒凉,对身体及其热能具破坏性。中医或“从因解症”、或“从果解症”,手法上或从他处、或从患处,没有定则。如果是“从因解症”的,善用温灸及温热药,治疗效果相当好,如扶阳派、火神派等;但如果障蔽于假热症状而“从因解症”,则极易犯错,错用寒凉药,使患者病情甚或加重而难愈。对于原始点医学、西医和中医三者的理论、诊断与治疗,张医师还作了如是概述:“原始点医学是一以贯之,离相探源,舍果治因,化繁为简,西医则执着名相分别,舍本逐末,化简为繁,既有违科学归纳的精神,又倒果为因、弃因谈缘,也不合逻辑推理的原则;中医则理论庞杂,歧义纷呈,善悟者或能沙里淘金,千虑一得,其下者则直如蒸沙煮饭,穷其一生亦不得门而入。”张钊汉医师“十年磨一剑”,“铸成”原始点医学,此“宝剑”锋芒初试,早已所向披靡,势不可当,“其简易、速效、安全、环保、经济、全科、圆融等优点已随处展现,完全可说是医学中的究竟法,必将对未来全人类的医疗环境乃至日常生活形态产生深远影响。”《左传•成公十三年》曰:“国之大事,在祭与戎。”而《论语•述而篇第七》则曰:“子之所慎:斋、战、疾。”夫子将疾病和斋戒祭祀、战争同等看待,视为国之大事,可见圣人对待疾病是多么慎重!因为疾病,关系着人类健康和生死。事实上也是如此,比如当前就有不少国家或地区因医疗费用成了财政的巨大拖累。由于原始点医学是张医师彻底抛开那些无用的中西医学,放空知见,本着“以人为本、以病为师”从患者身上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故适合广大无任何医学背景的人们。原始点医学虽说易学难精,是由于当今人们所知障重,但笔者以为我儒生要学好这门学科则易如反掌,其原因在于儒生固有的对于道心的理解。大家也根本不需担心医学基础怎么样,张医师在讲课时讲了这样一句玩笑话:听我一堂课,相当于增加一甲子功力。其实也不是什么玩笑,古往今来有多少医生穷其一生,能够彻底明白医理的人则没有几个。南宋第三扁鹊窦材夫子在其《扁鹊心书》序云“《灵》、《素》为医家正传,后世张仲景、王叔和、孙思邈、孙兆、初虞世、朱肱,皆不师《内经》,惟采本草诸书,各以己见自成一家之技,治小疾则可,治大病不效矣。”由此可知,医道之不明已久矣!但现在有了张医师的原始点医学就不同了,我以为是我儒生,皆可通达医学之道。关于如何来学习原始点医学,笔者以为,在目前张钊汉医师还没有出来更为全面完善的讲座之前,可以以2012年10月张医师讲于马来西亚、2013年8月讲于河南郑州的《原始点医学讲座》为主要学习教材,早期如在2010年1月北京的讲座也可以参看。(原始点医学资料网上全部公开,笔者也有部分音频和文字资料,有儒友需要请联系我,QQ550939223。)古人有云:不为良臣,便为良医。目前社会于我儒生为“良臣”机会可能不多,但作为儒者能兼做医者则利益多矣。一有很好的孝敬长辈的方式,并可予以临终关怀;二可健康家人和谐家庭惠及亲友;三可援手他人集义积德贡献社会。愿我儒生共同勉之!

(2015/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