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陈破空文集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2015年初,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推出他的新著《红太阳帝国-中共最后的分赃》。汇集他最近几年对中共政权与中国政治的思考和文论。
   
   这个书名,让我联想到另一个书名:《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那是南京大学已故历史系教授高华的遗作,揭露毛泽东的极权控制术。夏明的《红太阳帝国》,则是揭露当今中共政权的本质与虚实。对照之下,高华论一人,夏明论一国;高华著作具有历史感,夏明著作则赋有时代感。
   
   把暴发的专制中国命名为“红太阳帝国”,出自夏明的灵感。这类文字灵感,在书中处处闪现,正是夏明写作的独特之处。如人大制度,被比喻为“政治昙花”;中共最高权力被比喻为“一颗魔戒”;中共特权被比喻为“一根绞索”;当前中南海政策被比喻为“邪途老路”;中共到全球办孔子学院,被比喻为“四砸孔家店”;北京津津乐道的“中国模式”,被比喻为“21世纪世界之癌”……这些生动的比喻,大大增强了该书文字的张力,也大大增加了一本政治类书籍的可读性。


   
   夏明称“红太阳帝国”,是对王沪宁仰慕“太阳帝国”的暗讽。王沪宁曾认定,日本的“太阳帝国”会战胜美国的自由体制。这个预言失败之后,王沪宁又幻想,中国能够继承日本,成为挑战美国的下一个东方民族。
   
   提到王沪宁,谁都知道,就是那个被称为“三代帝师”(历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三代领导人)的中南海最高智囊,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同为复旦大学校友,王沪宁与夏明,曾为师生、同事,相处十年。但两人却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王入党、当官、并节节高升,成为体制内的理论宠儿,帝王的抬轿伕;夏则遁出体制,投身民主运动,经历1989年血与火的洗礼,最后远渡重洋,成为北美自由大地的一名独立学者。
   
   书中,夏明以他的近距离观察,剖析了王沪宁的思想轨迹:饱读西方社科著作,却依然迷失于马克思主义的偏门;游学美国半年,却始终没有克服对美国的不理解和排斥心;逆反“西方中心论”,自以为西方最终衰败、东方必然崛起(先是日本、后是中国)。夏明毫不客气地点出王沪宁逻辑思维的自相矛盾:迷信“马克思主义绝对真理”,却又相信“政治生态学的相对主义”;用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定理,去否定西方的普世价值,为“中国发展道路”制造所谓东方“合理性”。
   
   其实,王沪宁与中南海掌门人的关系,亦师亦徒。表面上,王是参谋、顾问、师爷,为领导人出谋划策;实际上,王是仆从、奴才、徒弟,揣摩上意,咬文嚼字,为权力者的铁血统治寻找和炮制“理论根据”。前有姚文元,后有王沪宁,都是出自上海滩的“青年才俊”,均因攀附权势而飞黄腾达,跻身中南海政治局。“学而优则仕”,御用文人,如此而已。
   
   如果夏明要选择走这条“通天大道”,并不难。六四后,夏明虽然留学、任教海外,但仍可自由地出入中国,还曾是中共当局统战、拉拢、收买的重点对象。然而,在出入中国的那些年月里,这个本着为中国人民做点实事、为中国做建设性贡献初衷的海外赤子,目睹中国官场、社会的种种怪象、乱象、败象,腐败透顶,堕落无边,光怪陆离,深深失望而至深恶痛绝,最终,因为拍摄一部反映四川大地震灾民苦难的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而彻底与红色王朝决裂,与王沪宁们分道扬镳。
   
   与王沪宁等辈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夏明也饱读西方社科著作,却能精通其要领、汲取其精华。夏明书中,对西方学者及其学说的引用,顺手拈来,俯拾皆是,足见他对西方政治、社会和历史学说的博闻、博学与娴熟。作为一个良心不泯的知识分子,人权、自由、民主、宪政,才是打动他心弦、令他心向往之的理想境界。秉持独立人格,坚信普世价值,成为夏明教授坚定不移的人生坐标。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夏明言锋所及,处处刺穿独裁者的画皮。比如,他指出:这是一个培育仇恨的政权,“且不说中共掌权后即开始背叛自己的盟友(反右)、饿死自己的人民(大饥荒)、迫害自己的功臣(文革)、吞噬自己的子女(上山下乡),最后它把自己领袖的未亡人也投进了监狱,让她走投无路、上吊自杀,也把自己的‘伟大领袖’变成了‘反革命家属’。”好一部宏大而离奇的荒诞剧!
   
   “中共最后的分赃”,这是夏明著作的副标题。是的,分赃,只有这个词,才能更精确地解读当今统治阶层的心思和作为。时值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被法办的消息传出,其罪名,与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人的罪名如出一辙:巨额受贿,通奸,窃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
   
   可以预见,即便再抓出一些贪官,抓不完、杀不绝的共产党人,都将是这个模子:贪污或受贿,通奸,窃密或泄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关键一条,都是腐败,就是分赃。
   
   拒绝民主,为的是保住权力;维稳,为的是维护既得利益。对共产党而言,这是一个大分赃的年代。只是,分赃不均,必然导致内讧、引发内斗。成者为王,高高在上,光环四射;败者为寇,锒铛入狱,声名扫地。任何惯行分赃的团伙,包括匪帮、黑社会、以及形形色色的地下组织,都概不例外,因而时常发生火并,人头落地之声,不绝于耳。
   
   “红太阳”已经陨落39年,有人却幻想当新的“红太阳”。海内外热议习近平欲行强人政治。然而,当政治强人,根据何在?毛泽东成为政治强人,靠的是推翻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政权,并打倒党内各路政敌;邓小平成为政治强人,靠的是颠覆毛泽东的经济路线,并摆平党内各路政敌。习近平想当政治强人,政治上超越毛?抑或,经济上超越邓?其抱残守缺,宁左勿右,并无丝毫超越迹象;而反腐遇阻、打虎受挫,要铲除党内各路政敌,又谈何容易?
   
   况且,毛泽东掌权27年,邓小平管政20年,习近平能撑多少年?10年?更长或更短?由此可见,政治强人一说,迄今毫无根据。作为全书的结语,夏明戳穿中南海诸公的迷梦,曰:“中共的‘红太阳’不过是一群邪恶之徒在阴暗的洞穴里投射在石壁上的幻影而已。”振聋发聩,足以令红墙内外的人们玩味、深思。
(2015/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