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郑恩宠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7.10当局抓捕律师后,各界对这些维权律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专长和缺点,每个律师都不是完人,他们也需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
    他们也有家,也有父母、配偶和孩子,他们也有自己的财产。他们没有一个是政府供养的公职律师。他们若不受理敏感案件,几乎个个都生活得很好。他们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之一。
    在上海或多或少得到这些律师帮助的访民,有的还认为律师作用很小,要迷信习近平,有的认为没有一个上海律师为我们上海访民说话。有的认为中国律师无用,我们有美国免费的律师。有的认为律师是靠我们上海访民出名的,律师就是要免费为我们服务,有的还将律师当随时可更换的衣物。有的还说,中国的维权律师我随叫随到。
    当局本来根本没把这些访民放在眼里,当得知这些人与中国维权律师真实的关系后,就长期对这些有奶就是娘的人冷处理,认为谁跳的高就处理谁。让我们看看这些人入狱后,能否可请到中国维权律师并随叫随到,而且个个是免费的。看看国内外舆论何时将这些人当英雄,当宝贝?看看外国政府何时将他们养起来?看看今后的上海历届政府,何时向这些访民承认错误,何时满足他们的需要,给几百万,几千万的赔偿?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张鲁:我的朋友王全章
   [日期:2015-07-31] 来源:议报 作者:张鲁
   
   
   
   
   
   
   
   
    年初在某地开会时,一位律师突然问我:“你老师现在在哪?”我一脸茫然,“谁……?”“全章啊!怎么,你不觉得他可以做你老师?”他笑言。“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场喧嚷,打断了我的解释。其实我是想说,习惯了和他朋友相待,正式点的称呼是王兄,若是喊王老师显得多见外。
   
   
    王全章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王全璋”,但他不喜欢“璋”字,所以平时都是写作“王全章”。2008年初春,我在济南和杨宽兴先生见面,下午吃饭时本想请A老师同往,但那天A老师家门口有人“站岗”,不便打扰,杨先生又给另一个人打电话,对方答应马上过来。“他叫王全章,文章的章,但他平时不写文章,山大毕业的,在省图书馆工作,好像有法律职业资格证,”杨先生向我简单介绍此人。
   
   
    十多分钟后,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人推门而入,杨先生起身跟他打招呼,他大步流星过来落座。杨先生对我说:“他就是王全章。”我起身与他寒暄握手,心想:“这气质,看着就像是在图书馆工作的人。”似乎是得知A老师没能来,而眼前又是个陌生小子,落座后的王全章显得兴致不高(以后我才知道,在聚会场合他就是一副闷闷的样子)。及至几杯啤酒下肚,面色红润的全章兄开始针砭时弊,说到激动处声调特别高 ,话语激昂,内敛书生瞬间转变为慷慨义士。具体话题内容我已记不清,只记得他为因坚持信仰而受迫害者鸣不平,力挺当时引发争议的高智晟律师,毫不掩饰愤懑的情绪,间隙还向我们展示他手里那部当时很先进的带键盘的诺基亚智能手机。
   
   
    离别时华灯初上,杨先生驱车拐进校园,我和全章在山大路与山大南路的路口分别。他壮硕的身影急匆匆地穿行在人流喧嚣中,看上去沉稳而显落寞。
   
   
    一年多后的夏天,我到A老师家里拜访。晚上,王全章给访民讲授法律知识回来,背着大背包汗津津地进门,身穿极普通的T恤、短裤,脚蹬一双大拖鞋,犹如一位远道而来的背包客。纵使到北京做了律师后,全章很多时候依然保持着这种“不修边幅”的造型,以致被律师前辈批评,律师一定要注意衣着仪表!一次他到我所在的办公室,除了T恤、短裤外,脖子里竟还挂着一条白毛巾,擦着汗进门,给他开门的实习生误以为是前来求助的访民,充满了平易近人的大叔气质。
   
   
    那次在A老师家里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他明显热心了许多,主动和我讨论一些时政与学术话题,让我表达观点、见解,表扬我的文章写得好,我想大约是他看了我那些不足道的文字后,将我作为值得交流与交往的同道朋友了。那晚我们同住在A老师的另一处寓所里,言谈中他已流露出对图书馆工作的厌倦,神情凝重,显得郁郁不得志。他未毕业前就为底层民众无偿提供法律服务,打“民告官”的官司。历城区的一个法官曾气急败坏地指责他永远也做不好律师,还给学校领导打电话,要求不发给他毕业证。多年以后,全章成了一名出色的人权律师,那个法官则因判案不公被当事人用花盆砸成了植物人。
   
   
    在A老师家里见面后不久,全章就扔掉了省图书馆的“铁饭碗”,去了北京。当时杨先生对全章的选择是持反对意见的,专程到济南劝他,但我倒是支持他走出安稳的书斋。之后杨先生因宪章事件远赴异国,我们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半年前在Skype上,他对全章在代理人权案件上不计个人风险的勇猛非常担忧,现在不幸被他言中了。
   
   
    全章到北京后,起初在一家民间研究机构做研究员,后来才专职从事律师工作。代理了一些包括信仰案件在内的维权案件后,他在这方面的名气越来越大,慕名向他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不会基于风险或个人利益考虑而推脱,再无时间和精力去做普通案件。全章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名“人权捍卫者”,就像他不注重所谓的律师仪表一样,他从不标榜自己的律师身份,始终站在底层立场,为被伤害与侮辱的弱势群体维权,在法庭上为受迫害者辩护。在我接触的众多同道朋友中,全章是少数毫不考虑风险与私利、绝不向专制权力做任何妥协与退让的人权捍卫者之一。
   
   
    全章在北京做律师后,偶尔会因办案路过济南,但总是来去匆匆。A老师的妻子Z伯母抱怨,这孩子来了也不怎么说话,就知道闷头吃饭,三十多岁了也该考虑成家立业了。全章在济南时,Z伯母一度很热衷于为他说媒,但似乎皆因双方缺乏共同语言而无果。我能够想象得到,两个人坐在一块,女孩想着逛街、看电影等等浪漫的事,而全章却总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深邃表情。直到有一天,他从北京带着年轻端庄的女朋友突然而至,不久后他们就喜结良缘,然后有了一个活泼的儿子。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壮举,让我们啧啧称奇。在省图书馆积聚多年的书生,就这样转变为了一名坚定的捍卫人权的行动者,同时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丈夫与父亲。
   
   
    纵使以律师身份投身于人权捍卫事业后,全章依然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很少参与研讨活动,从不做自我宣传,也甚少发表文章,但从他对刑法修正案的评论、对行政拘留制度的质疑中,足可见得他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他对运动式的政治迫害案件从程序问题入手、阻断违法庭审的辩护方式被众多同行借鉴,也卓有成效。
   
   
    全章真正为公众和舆论所熟知是通过2013年的靖江事件,苹果手机的云录音功能让法官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作为辩护人的全章被当庭司法拘留,引发全国律师和公民的声援。全章热心研究现代科技电子产品,熟练操作苹果产品的各种功能,常买诸如投影电视播放仪、高清拍照灯等新奇玩意。
   
   
    多年来,作为人权律师的全章遭遇过来自原律所、司法行政及公检法部门的各种打压,履行辩护职责时被暴力对待也是家常便饭。他头部有淤血,一直靠针灸减轻痛苦。巨大的风险从未让他退缩,但家人是他最大的牵挂。去年全章的母亲突发重病,他非常自责没能给父母提供悉心的照料,决定把母亲接到北京治病。但现在,家人都不知道身陷囹圄的他在何处。
   
   
    全章和现在的律所只是挂靠关系,很少到所里去,忙于为信仰群体辩护的他也没有参与近期的一系列社会热点维权事件,但执着的他早已被公权力部门视为巨大的麻烦制造者。所以在这次以徐纯合事件为导火索的对人权律师的全国“围剿”中,他“躺枪”一般被列为了“锋锐团伙”的主要成员。
   
   
    他执着、真诚、质朴,不畏强权,以法治为信仰,为权利受侵害者辩护,践行着人权捍卫者的道路,并因此而受难。他就是我的朋友王全章。
   
   
    2015年7月22日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