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郑恩宠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7.10抓捕后,海内外进一步对中国维权律师进行了解,他们不仅用自家生存发展、养家糊口的钱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冒着丢饭碗、入狱的危险献身于中国的人权事业。那些得到律师或多或少帮助的上海部分访民在当局抓捕律师的时候,能写一些与律师接触点点滴滴的事实文章吗?这些人为何是失败的,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他们的实质,当局将他们长期冷处理,这也是这些人迷信习近平,走到咎由自取的结果。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隋牧青律师
    (博讯2015年07月28日发表)
   
   
   
   
    隋牧青律师照片(来源:网络)
   
    听到隋牧青律师被拘押,我并不感到吃惊!因为隋牧青先生近年来接连不断地代理国内的诸多政治敏感案件,秉持法律武器,在庭上口战群蛮,每每使诸法盲无地自容,以致由此反复受到司法当局的罚款、警告、威胁,使他一直行走于随时被抓捕的线上。但是,当我看到隋牧青律师的名字被排列于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抓捕的律师名单中时,我依然感到些意外。因为,隋牧青律师不仅身在广东,而且没有听说加入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一个原本不属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被以瞒天过海的方式“加入”锋锐律师行列,来予以讨伐,显然有着其他,如制造犯罪团伙等等,不可告人的目的,给外界产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在全国都有成员,在有计划、有预谋地做着什么违法之事的印象。
   
    事实上,从官方公布的信息:“公安部指挥多地公安机关摧毁一个以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少数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记者从警方获悉,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9名律师和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由此已经显示,公安部门正在做一件涉及全国的大案。对于这个大案所涉及的人员,别的律师暂且不说,仅就隋牧青律师的一些情况,就能管窥这次所谓“涉嫌重大犯罪团伙”案件的实质。
   
    我认识隋牧青先生是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之后。当年,由于我姐在广州因车祸伤残,需要委托律师代理进行诉讼索赔,我不得不前往广州联系律师。在去之前,我与身在广州的郭飞雄先生联系了一下,征询他对请律师一事的意见。郭飞雄先生当时说,对此案件他自己原本也是可以代理的,因为多年来他钻研法律,颇有心得,这种民事索赔应当不成问题;但是,当时他从监狱出来不久,一直被当局软禁着,行动不自由,因此无法帮忙,于是他推荐了同在广州的隋牧青律师。说实在的,对隋牧青律师我此前并不熟识,除了偶尔从广州一些维权案例的代理律师名单中看到这个名字,别的印象就很浅了,但想能得到学养很深且法律很专的郭飞雄先生推荐,相信必是极为难得的人物。于是我在到达广州龙洞地区时,就与隋牧青先生通话联系,相约一个地方见面聊聊。
   
    记得与隋牧青律师见面当天,下着小雨。当我坐在约定的地方时,就见一个身材魁伟的人,没有打伞,在雨中悠闲地走来。当我迎上去与他相认时,问他怎么没有打伞?淋湿了对身体不利。结果他说:在下雨吗?我没有感觉到。一听这话,一看这形情,我就相信这是个奇人。果然,在我们俩坐下来之后,他就海阔天空地大谈法律,整个吃饭期间,他基本都是滔滔不绝地讲着各种法律上的奇案异事。最后我谈到想委托他代理我姐交通伤残一事时,他说听飞雄讲了一下情况,自己思考了这个案子,胜算没问题,赔偿也有把握,但官司因为保险公司的介入会拉得较漫长,原因是这些保险公司委托有专门的法律人士应对这种索赔,而他们会想法拖延赔偿日期。最后的事实证明,隋牧青先生对案子把握非常准确,果然碰到保险公司的一再拖延,他因此费了颇多周折,想出了一些迫使肇事当事人主动协调共同促进司法解决的途径,使案子得到了理想解决。最后,我姐按照广州律师代理此类案子的基本收费标准付代理费时,遭到了隋牧青先生的坚决拒绝,原因是他总共的车马费与误餐费就是那么一点,所以不能收什么别的费用。这个算法让我听后不禁大笑起来,想如果律师都这么办案算帐,那不得全部饿死。但隋牧青先生坚持自己的观点,任你怎么说,他就是不听。
   
    我当时心想大概是飞雄推荐,大家是朋友,所以就免费帮我的忙了,结果后来了解到,隋牧青先生在代理诸多案子中,经常就是这样算帐的,至于那些政治敏感案件,他更是自掏腰包,不计安危,前往代理。他这种不要钱还贴钱的办案方式,实在让今天那些官府的老爷们大惑不解,他们因此认定隋牧青必有所图,甚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在今天的官府中除了名与利,他们实在无法理解公益、良心、信仰、奉献等等词义,也就自然不能理解隋牧青所为为何了。
   
    2012年后,我发现隋牧青先生几乎介入了全国发生的所有重大公民维权案件。北京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抓捕者的开庭代理名单中有隋牧青先生的名字,他还因出庭辩护言词犀利而被海淀法院以在法庭藐视法官为由罚款一千元,且遭到广州司法当局警告;广东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等街头行动派,因前往湖北荆州举牌要求人大讨论通过中国政府早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遭到抓捕后,隋牧青先生接受委托几次冒险前往荆州会见当事人;郭飞雄先生被抓捕后,隋牧青最先接受委托代理,为郭飞雄案奔走呼号,结果遭到警方万般阻扰,被明确告知不许他代理本案,但隋牧青依法顽强抗争到底;柳州教案发生后,隋牧青几番前往柳州,指斥公检法的诸多违法行径;北京王藏因声援香港占中事件被抓捕,在看守所中得到隋牧青律师前往会见,隋律师及时将王藏系狱被侵权情况发布于网,使王藏得到外界更多了解与关注;广州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君子案”中,隋牧青担纲出庭辩护,因此受到广州司法当局诸多刁难;广州维权人士区伯在长沙被诡异“嫖娼”事件发生后,隋牧青受区伯委托依法对长沙警方提起控告。如此等等人权案子,隋牧青都不辞辛劳,不计安危,毅然站到维护法律与公平正义的第一线。
   
    隋牧青先生在代理各种人权案件中,以其坚定的维护法律尊严与当事人权利原则,凭借其精湛的法律知识,以及不失幽默的语言技巧,在司法的各个环节上充分阻止公权违法侵权,经常让警方原形毕露,让检察方理屈词穷,使法官哑口无言。如在柳州教案中,隋牧青律师在不断遭到当地法院刁难时,及时指斥法官们的违法行径:“柳南法院齐颂梅审判长刻意对我们进行非法安检(其他案律师无需安检),非法要求当事人解除律师委托,非法限制旁听人数(每个被告家属只有三个旁听名额)致此案非法秘密审判,我们六位律师一致认为齐已涉嫌滥用职权犯罪,将要求齐先回避本案审理,而后逐级控告、追究其犯罪行为、责任”,“柳南区法院齐颂梅蓄意非法驱逐我们五位辩护律师,在律师缺席的情况下审理是非法审判,再次彰显了此案宗教迫害实质”,“我们来到柳州看守所,被告知它们收法院通知,拒绝辩护律师会见。柳南区法院非法驱逐律师,又非法下令看守所拒绝辩护律师会见,柳南区法院齐颂梅蒙广新一伙犯罪气焰冲天,我们一定控告到底,先为它们建立犯罪档案,预留其可耻的墓碑!”“在柳南区法院非法驱逐我们五位辩护律师并下令看守所拒绝我们会见当事人后,日前三被告家属又委托三位律师前往会见,再遭柳州市看守所非法拒绝,称系柳南区法院发文禁止任何律师会见三被告。柳南区法院在犯罪道路上继续狂奔!”
   
    隋牧青先生坚信法律公正建立于公开事实之上,他坚决反对那种人治阴谋思维下的专制执法,因此他总是将代理案子及时披露于网络,对一切违法办案予以坚决揭批,为此隋牧青先生多次受到警方警告威胁。今年元月4日,隋牧青在微博中说:某地国保通过一位朋友传话警告我:在为良心犯拍照及发布案情相关信息时“不要太过分”,类似的威胁、警告最近一年多我已收到多次。我想了下,过往我在会见良心犯时不仅为其拍照,而且是会见一次拍照一次,为此已多次与看守所及办案单位发生冲突乃至被扣查;同时我也如实披露警方违法办案、良心犯遭受酷刑等情形。在警方眼里,我确实做事可能太过分了。但是我认为于法于理,我之行事,均无任何过分之处—我不想与任何公职人员发生冲突,我只想尽量维护自己的执业权利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我之行事均为合法,无论拍照还是披露相关案情及办案方的非法行为,均为律师法定或法无禁止的权利,我之行事并未突破任何现有法律框架,尽管现有法律中恶法遍布。
   
      2、情理上,某些部门觉得我“太过分”,无非是因我以忠于当事人利益为首位而未屈从某些公权的威胁、干预。如果律师不能忠于当事人,还不如设法去做人民的老爷—公务员。
   
      3、对我的偏见、敌视,源于公权惯于自尊并蔑视民权。
   
    这些简短的微博,表达了隋牧青先生捍卫法律,寻求公平正义,维护当事人权利,不屈于任何外力强权的办案立场。正是坚守这种立场,隋牧青招致各地执法人员的刁难、阻扰与忌恨,广东警方进而公然违法剥夺隋牧青出境权。据今年3月26日隋牧青先生说:“日前本人港澳通行证获准续签,按理出境禁令应已解除,故赴泰国旅行。然而昨天下午在白云机场仍遭边检拦截,且拒绝出具相关法律文书,只告知系广州市公安国保支队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下令禁止本人出境,而上次则是番禺区警方下令拦截。我认为两次非法拦截均为滥用职权犯罪。”
   
    隋牧青先生这种顽强捍卫法律尊严与维护当事人权利的精神,在不断招致司法当局的警告、罚款、殴打、剥夺出境权、拘押等等多种迫害而无效后,警方终于利用这次全国性的大抓捕,将隋牧青投入监狱。这当然满足了全国许多警员和法官违法、枉法而不受阻扰的心愿。在这些警官、检察官、法官的眼里,隋牧青的存在常常使他们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必欲除之而后安。隋牧青在这次全国维权律师大扫荡中终于被刑拘了,这下让很多枉法侵权之辈暂时得以睡个安稳觉了。由此,可以看出这次抓捕律师的实质就是要清除那些只讲法律维护正义而不向强权低头的死磕法律人。
   
    隋牧青,辽宁人,1989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因参与当年反腐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审查三个月。出狱后,隋牧青先在北京作律师,后南下广州执业。长期以来隋牧青信仰法治,不畏强权,坚持为弱势群体说话,替遭受侵害者维权,经年累月奔波于推进中国法治民主的崎岖险途,直至今天自己也陷身牢狱。由隋牧青先生所行及其遭遇,不仅可以看出本次中国当局对律师抓捕的本质,而且也揭开了中国依法治国的虚幻面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